第20章广宗城内 张角托孤
堕落炎羽2018-03-22 10:522,490

  “寰宇,伤亡统计出来了……”第二天一早,双眼通红的戏志才来到郑峰帐内却见到一女子躺在郑峰的床上,而郑峰则是双腿盘起犹如入定的老僧一般坐在床上。

  郑峰睁开双眼见到戏志才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笑着说道:“志才啊,进来吧!莫要傻站在门口!吾军伤亡多少?贼军伤亡多少?”

  “虎贲骑轻伤二十三人,无重伤、死亡;步卒亡五千二百四十三人,轻伤三千,重伤无法上得战场者三百余人;弓手无伤亡!斩杀贼军四万九千七百余人,俘虏五万余人,其余贼军逃离!不过寰宇,此女何人?为何在此?汝并非不知军营内不得有女眷!”戏志才走入帐内严肃的说道。

  “呵呵,宁儿汝且于军师解释下吧!”郑峰苦笑了下对那女子说道。

  “诺!”那女子起身下床对郑峰施了一礼,随即转身对戏志才施礼道:“小女子张宁见过戏军师!”

  “不必多礼,汝乃何人?可知家眷不得入军营之内!”戏志才说道。

  “小女子乃是黄巾天公将军张角之女,今小女子已无处可去故暂居于营中!”张宁轻声说道。

  “这……寰宇,却是为何?”戏志才目瞪口呆道。

  “呵呵,志才坐,且听吾道来!”郑峰笑道。

  原来,昨日傍晚郑峰用过晚膳后无事可做变起了到广宗内转一转的心思。于是,郑峰穿上夜行衣来到广宗内。待来到城主府的内院的意见屋子前时听到里面传来一女声“父亲!自起事后我太平道边如同变了一般,所到之处,民不聊生,哀鸿遍野!试问如此义军如何能不败?父亲降了吧!”又听到一男子亦是有意降于官军,却又害怕投降后有如长社的黄巾降卒一般便走了进去说道:“不想天公将军之女有如此见识!”

  “汝乃何人?”张角惊道。

  “汝现心中所恨,欲杀者何人焉?”郑峰问道。

  “今城外汉军之帅讨寇将军郑峰也!”张角答道。

  “父亲!郑将军何必戏弄吾父!”张宁说道。

  “什么!汝便是杀吾二位弟弟之郑峰?”张角一惊,说道。

  “然也!张角,汝非吾之敌!于我拔剑无非自取其辱也!”郑峰见张角变了脸色想要拔出宝剑于是说道。

  “父亲!这位郑将军所言不假,父亲并非他之敌也!且如郑将军欲取我等性命必不会至现在亦不动手!郑将军小女子可对呼?”张宁说道。

  “哈哈,好个聪慧的女子!张角汝不如也!”郑峰大笑道:“张老道,汝不与那南华老仙于山中修行仙家法术却来此霍乱天下,却是命不久矣!”

  “汝安知传吾仙术者乃是南华仙人焉!”张角大惊道。

  “汝盗来汝师之《太平清领道》,却胡编乱造出《太平要术》不怕汝师怒呼?”郑峰笑着说道:“不止于此,吾尚知当年汝随南华仙人修习之时一大户人家看上汝妻欲得之,便以银两诱惑汝弟!汝弟不经诱惑,为那银两便将汝妻以绳索捆之,送与那大户,汝妻为此不堪受辱撞墙而死!汝闻此噩耗便取了那《太平清领道》下山,待至家中却发现乡里正闹饥荒!汝弟受饿便欲将汝之女烹而取肉食之,幸汝及时赶到故救得性命也!”

  “这……”张角心神大乱,多时后长舒一口气说道:“将军何其厉害,一语便令角心神大乱也!”郑峰偏偏嘴角也不言语。

  张角见此又说道:“郑将军,吾师曾夜观天象,却发现妖星降世,天下分崩为三,竟有帝星三颗现于天际,天下将战乱百年方可归于一统。然异同后不久又有异族横行中原,汉人百不存一,故而将吾寻之,欲感化吾这妖星。可不成想,我搅乱汉室天下却是必然的事!而后吾于家师又观,却发现一神秘将星现于天际,那三颗帝星黯然失色,吾这妖星瑶瑶欲坠,原先环绕于三颗帝星之旁的将星却渐渐围绕那神秘将星之旁!有见那将星边上有神龙相护故大惊也,后角闻家中噩耗故下山也!”

  “汝欲言吾便是那将星呼?”郑峰说道。

  “然也!吾为妖星,搅乱天下必不得善终,且吾命不久矣!然吾爱女张宁何其无辜,故请将军将小女收于家中,纵然为奴为婢亦可也!且照顾太平道一二,若非官服*迫他们亦不会踏上此不归之路!”

  “父亲!父亲何出此言!”张宁大惊道。

  张角苦笑着说道:“宁儿,为父命不久矣!汝那二位狼心狗肺之叔早已被郑将军所杀,与其令汝东躲西藏,朝不保夕,却是不如寻一可靠之人照顾与你!为父夜观星相却之发现仅有眼前这位郑将军方能将汝保住!”说完取出一竹简。

  “宁……张小姐,汝父并不愿舍你而去,而是汝父身中丹毒至今已是无药可医矣!且昔日聚众返汉被困于此日久早已掏空身躯,不日便卒!汝若在此,汝父又如何能走的安详?”郑峰上前安慰道,又对张角说道:“张老道,本将军答应汝,然只限张小姐与黄巾中性情纯良者。““宁儿,此是那《太平清领道》所在之图,待广宗黄巾被灭后如于郑将军寻一时机去取了吧!”张角叹道。

  “父亲!呜呜呜……”张宁扑入张角怀中痛哭起来。

  张角拍拍张宁的粉背说道:“宁儿莫要在哭,为父虽舍不得你!然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汝去收拾收拾,一会随郑将军走吧!”

  “诺,父亲,儿这就去!”张宁哽咽着起来接过竹简退了下去,张角送走了女儿,心中也不是滋味。生离死别本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尤其是凡夫俗子所能看破?

  待张宁退下后,郑峰说道:“汝本无需死,为何一心求死?”

  张角望向星空答非所问道:“汝可见那颗巨大且有暗淡之星?此乃帝星也,其周围魔星环绕,可见当今皇帝本欲重整大汉,却被小人所坏!”说完又指向另一颗说道:“汝可见那颗极其耀眼之星?此星现,便表有后世之人到来,然今此星现时却又九龙所护!吾观大汉如今起兵清剿黄巾者唯有将军可对此星也!”

  “那又如何!汝为何不言汝求死之因?”郑峰走至窗前说道。

  “郑将军,待天下平定汝虽非帝皇却比帝皇更为高贵,那时汝虽欲退隐然帝王绝不会令放汝回归田野!此,星相已明!至于吾求死,爱女以找到所能托付之人,吾该去寻她了!”张角说道。

  这时,张宁背着一小包裹红肿着眼睛回到屋子里说道:“父亲,女儿收拾完了。”

  张角恨了恨心说道“既如此,郑将军汝带上宁儿走吧!”说完便转身离去。

  “张小姐,走吧!莫要令汝父难受!”郑峰走到张宁跟前轻声说道。

  “嗯,郑将军。”张宁点点头然后又红着小脸说道:“郑将军,今后郑将军唤吾宁儿吧。”

  “呵呵,好!吾等走吧!”郑峰呵呵一笑腕上张宁的细腰走出房间轻轻一跃朝城外而去。

继续阅读:第21章 广宗血战 刘备惨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战神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