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夜半笛声
蓝色飞羽2017-04-14 16:273,170

  自从那天吃过午饭之后,易云又昏睡了三天。

  其实,他只是在假装睡觉,不愿醒来而已。当他听无道子说自己已经前功尽弃,无法再修炼道术时,脑海中顿时如同天崩地裂、翻江倒海一般,痛苦至极。

  这种对心灵的打击,已经远远超过了他肉体的疼痛!

  如果不能修炼道术……那我如何与师兄师妹他们一起修炼?如何对得起师父对我的期望和信赖?现在的我岂不成了废人一个?我以后该怎么办?今后该如何面对大家?

  ……

  脑中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想法和疑问,不断充斥脑海,几乎将易云的精神摧毁。他不愿面对这么残酷的现实,因此,便不想睁开眼睛去面对大家担忧的目光。

  这三天里,他能感觉到师父时时刻刻陪在自己身边,有时会用法力为自己检查身体,修复灵魂,还会买来一些修补内腑的灵丹妙药,强灌入“昏睡”中的自己喝下,这使易云心中更加觉得难过。

  如果他睁开眼睛,看到师父那慈祥关爱的目光,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放声大哭出来。

  白天时候,易风、凌月儿照常在屋外修炼,只有到中午和晚上,才会进来看看他的情况,试着喂下一些汤水,然后在一边陪着他,给他讲讲这一天发生的有趣事情。

  有时,他还能听到到师父会在易风、凌月儿不在的时候,坐在自己身边,凝望自己好久,然后便是重重的一声叹息。这时,他的心也会随着这一生叹息而更加沉痛。

  大多数时候,师父只是静静地在他身边坐着。有时候,也会听到师父说着一些自责的话。

  有一次,易云听到师父自言自语道:“唉,我无道子修习道法一生,对武技却是初窥门径而已!如果易云无法修炼道法,跟着我怕是什么都学不到,岂不白白荒废了一生?不如等他醒转过来……再有不到两个月便是新年了,等过完年,我便同他商量一声,将他送到天檀寺,跟着渡慧大师修习武道去吧!”

  易云听了,不觉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难道,师父打算不要我了吗?打算放弃我了吗?

  直到第三天晚上。

  易风和凌月儿修炼完后,围坐在易云身边说着话。

  “大师兄,你说易云他……怎么睡了这么久还没有醒来?会不会……就这样,永远醒不过来了?”凌月儿的话语之中,仿佛还带着哭腔。

  “月儿,别瞎说!易云可是比我强壮厉害得多的!怎么会……不会的!等他醒来,我们还要一起修炼,然后一起出去闯荡江湖、斩妖除鬼呢!”

  “那他怎么到现在还不醒呢?爷爷这几天也是不太对劲,经常是一言不发,坐在一边发呆,有时候出去很久也不回来……我看这才三天时间,爷爷似乎又瘦了一圈,也苍老了许多……”

  “唉,师父为了易云,这几天到处寻医问药,寻找高人,以求救人之法,可谓劳心竭力啊!虽然师父平时经常训斥他,可我知道,他只不过是想让易云加倍努力、早日成才。其实,他最疼爱的徒弟便是易云啊!”

  易云听着,便不敢再听下去了,他怕自己的眼泪会止不住流下来。其实,在他心中,早已是泪流不止了。

  原来师父为了我,四处奔波,只是想让自己好起来,可是自己却还责怪师父要放弃他……还有师兄和师妹,他们也是心中牵挂着自己的……难道我就要这样,永远假装昏睡、逃避现实,如此荒废一生,让他们为我担心吗?这样做,不是更加对不起他们吗?

  半夜,大家都睡了,易云却睁着双眼,呆呆地看着窗外。他打算明天开始,便不再这样沉沦,不管今后怎么样,都要勇敢地去面对!为了师父他们,也为了自己!

  突然,他听见了一曲笛声。

  易云仔细分辨那笛声,悠长,委婉,如泣如诉,似乎正在向人们诉说着一段悲苦往事,又像是向人们诉说着思念故乡亲人的苦楚。

  易云的内心不禁与笛声产生了共鸣,他想起这十年来,自己无父无母,虽是跟着同村人们生活,却从小就没有感受过“家”的温暖,只能每天去乞讨、去抢别人的食物来充饥,后来有了师父,是他给了自己家的温暖,还有师兄和师妹,他们都关心着自己,就像一家人一般……

  想着想着,易云终于坚持不住,任眼泪肆意流下。

  对,师父和师兄师妹他们,便是我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不能再让大家为我担心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易云终于睁开了眼睛!

  距离他那天受伤以来,已是整整过去了五天。

  “师父,易云他……他醒了!”一睁开眼,易云便听到易风对着外面喊道。

  “是吗?太好了,哈哈哈哈哈,终于醒了!”无道子大笑着走了进来。

  紧紧跟在无道子身后的是凌月儿,她一下子冲到床前,直直地看着易云的脸,好半天,才道:“看气色,应该是好多了呢!呵呵!你可算醒过来了,大家都为你担心呢!”

  易风也是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易云看着他们关心自己的样子,不觉从心底油然升起一股幸福的感觉,感到自己心里暖暖的,很舒服。

  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易云一扫心中阴霾,又恢复了以前开朗活泼的样子,对大家说道:“嗯,大家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呵呵!”

  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神情也轻松了许多。

  接着,易云想坐起来,证明自己已经没事了,可是他刚支起上半身,便感到头晕目眩起来。

  无道子连忙扶他重新躺下,笑着说道:“你啊,这都昏睡了好几天了,又没怎么吃东西,身上哪有力气?不要着急,慢慢来,先把体力恢复好了再说!呵呵!易风,月儿,快,先拿碗稀饭过来让他喝下,然后再慢慢吃些饭菜!”

  易云看着无道子开心的样子,嘿嘿一笑,道:“师父,我要多吃一个馒头!”

  “哈哈哈哈!好,好,好!馒头多的是,尽管吃!”

  这师徒四人围坐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吃饭聊天,终于又恢复了以前的热闹景象。

  等到易风和凌月儿修炼的时候,无道子便叫易云来到茅草屋门前,让他试试用灵魂聚气。

  正好易云也想试一下,于是便原地闭目打坐,清空头脑杂念,控制呼吸,试着用灵魂去感应天地灵气。

  他感到自己灵魂虽是修复了一大部分,却是不如身体恢复的快速。听无道子所说,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到八成,而灵魂却只恢复到七成,便再也无法继续自行修复了。

  肉体有自我再生的能力,而灵魂却只能依靠吸收自然灵气来修补,这也是为什么灵魂修炼比肉体修炼更为艰难,而灵魂比肉体更加重要的原因。

  易云暗自运气,想让心灵慢慢与灵魂产生呼应,从而控制灵气,却感到灵气只是缓慢地游动在身体周围,更加无法依靠灵魂的力量去吸收体内的灵气。

  他又试着运用灵魂去感应外界灵气,可是那些灵气却最多只能到肌肉内膜,就不再向丹田聚集了。

  似乎是灵魂经过上次的损伤,竟然产生了“自我排异”功能,与吸收到的外界灵气发生排斥,很难融合到一起。

  难道,自己真的不能再修炼道术了?

  无道子看着易云面部表情始终阴晴不定,便知道他尝试了之后发现不行,还想再试,于是及时制止了他,让他好好休息,不要过于心急,不然硬将灵魂吸收灵气,一旦再次受到伤害,那就真的是无法修补了。

  之后,无道子又一再对易云强调,严禁再修习魂体分练之法,暂且先简单地锻炼一下身体,至于真法修习,也需过一段时间再说,慢慢来过。

  易云心中知道,师父是担心自己想不开,所以一直没提及自己不能再修炼道术一事,而他自然也不会点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对师父提出的要求都是一一答应,也是为了让他老人家放心。

  夜里,易云枕着手臂躺在床上,犹自想着白天的事情,不由愁上心头,准备为未来做一些打算。

  难道真如师父所说,去天檀寺跟随那些和尚天天习武吗?不行,我不喜欢当和尚……我想跟着师父他们一起!可是继续跟着师父,他看我无法修习道术,只会更加着急……为了不让大家为我劳心,等过完新年,我便自行离开,然后游历四方,去拜访玄明大陆各个地方的名师高手为我修补好灵魂,然后再回来找师父,跟着大家一起继续修炼道法!我要让师父、师兄和师妹为我感到骄傲!

  小师妹……想到凌月儿,易云不由脸色一红,嘴边挂满了笑容。

  突然,他又听到了昨夜的笛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