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月光圣地
蓝色飞羽2017-04-14 16:273,768

  小白从易云那里,听说了他的身世。知道他父母都是在十年前的五谱之争中被无辜杀死,而他又是一个人孤零零地长大,身世疾苦,实为不易。

  小白想到自己乃是天地造化所生,一千年才出现一次,同样无父无母,心里不禁对易云的孤独痛苦更加感同身受,对他也更加亲近。

  神兽一族,天生便高傲无比,不耻与普通兽类为伍,更别说不是同一族类的人界之人了。如今小白与易云毫无间隙,如此亲近,可见他对易云的喜爱和信任。

  易云也从小白那里得知了他十年前的经历。

  兽界每千年便会降临六大神兽与六大邪兽,本有善恶之别,故区分为两大阵营,分别是正阳宫和邪神殿,其他一众兽类分别投靠于他们。

  十年前,为争夺万兽残卷,正阳宫和邪神殿大战一场,双方势均力敌,难分高下。就在关键时刻,正阳宫众人却被突然出现的兽神偷袭,背腹受敌,无奈之下只好落荒而逃。对方步步紧*,小白知道若是不牺牲一人,拖住他们的追击,只怕要全军覆没。于是他施展全身法力,以燃烧修炼千年凝聚而成的肉体血气为代价,张开兽界最强的结界法术——洞天法界,保护大家顺利逃脱,而他则是失去全部法力,肉身消失,灵魂四散。

  只有经过十年时间,在一处灵气极强之地将灵魂慢慢汇聚,才可重新获得身体,却只是回到原本形态,只能通过再次修炼,千年后才可变化为人形。

  灵魂四散之后,各自还留有部分记忆和感应。这处月光圣地,便是小白灵魂所共同选择的重聚之地,并不受他自已意愿所使。不过却因此结识了易云,也算是一种缘分。

  不知为何,这月光圣地中的天地灵气异常强盛,因此小白才能够在夜晚将灵魂显形,与易云聊天。

  可是只要出了圣地范围,便会立刻化为原形。为了不被别人认出自己,躲避兽界和人界高手的追杀,小白只好收敛气息与身形,变化为猫的形态,藏匿在森林之中,只求日夜加紧修炼,早日恢复法力,再次返回到万里洪荒之中,与亲人团聚。

  所谓亲人,便是小白提到的除他之外的其余五大神兽。他们六大神兽由于是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域,也同为天地造化所生,故彼此结为兄弟姐妹,誓言齐心合力,共同进退,便如同一家人一般,亲密无间。

  至于其余五大神兽的名号及种族,小白没有详细透露,而易云也没有多问。

  毕竟,谁都会有自己的秘密,不想对任何人说起。这不单单是为了保护自己,更是为了保护自己周围的亲人朋友不受他人伤害。

  听小白诉说完自己的身世和经历,易云感觉自己与他的距离也拉近了许多。

  那晚他们聊完各自往事,已快天亮,易云却没来得及请教小白说起的修炼之法。于是他早上吃完早饭,正好趁无道子进城的时候,便迫不及待地跑进森林,想要快点学会。

  穿过丛林密布的森林,易云便来到月光圣地,熟悉得如同回到自己家里一样。只不过在白天,这月光圣地没有了月光凝聚,在阳光照耀之下,也只是普通的石头空地了。

  他四下看了看,没有找到小白,想起他曾经说过白天只是小猫形状,无法依靠月光圣地与他对话,心想这时候他应该是变为小猫睡觉去了,便打算在附近找找看。

  突然,易云发现在月光圣地正中的黑色圆形石柱之上,好像写着什么字!

  在夜晚的时候,他从来没有仔细看过这石柱,也看不清楚上面的字,没想到在白天却是看到上面竟然还写有东西,不由让易云倍感好奇。

  他连忙走近几步,想要一看究竟,只见上面只书写着两行字迹,一共十六个字:乾坤之法,天地之灵。

  镇守八方,鬼神俱灭!

  正看着,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自石柱中发出,震慑住了他的灵魂。一时间,他感到这些字体开始不断旋转,眼前一花,竟是快要晕倒在地。

  这时,易云的头顶掉落下一个东西,令他一下子清醒过来。他不由后退几步,不再看那两行字,摇了摇头,镇定住心神,这才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不已。

  这时,易云才想到自己头上还有个东西,抬手一摸,毛绒绒的,不由大惊失色,吓得原地跳了起来。这一跳,也正好把他头上的东西甩了下来,待易云定睛一看——不是小白,又是何物?

  再看小白,此时正看着他偷笑,仿佛在笑话自己胆子忒小,不觉大窘,脸红起来,不自在地挠了挠头。

  小白歪头看着他,双眼眨了眨,好像在说:“你怎么来了?”

  易云蹲下来,笑着看着他说道:“嘿嘿,我这不是心急嘛,想早点学会那修炼之法啊!”

  小白眉毛一挑,轻轻叫了一声,好像在说:“我这个样子,怎么告诉你啊?”

  “嗯……”,易云抱着双臂想了一会,然后拍手叫道:“对了!你可以用写的啊!”

  小白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再看看脚下的地面,抬起头来看着易云,一脸幽怨的表情,好像在说:“你想累死我啊?”

  易云嘿嘿一笑,心想确实有些为难小白了,再一想,便对小白说道:“对了!反正白天你自己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不如跟我一起回茅草屋,与我一起锻炼身体,到了晚上我们再一起回到这里修炼道法,互相做个伴,这样多好啊!你这个样子,估计师父他们是看不出来有何端倪的!嘿嘿!”

  小白看了看易云,两只耳朵动了动,歪头想了一会,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爬上他的肩头,与他一同回去了。

  自从无道子不许他们道武双修,易风与凌月儿便只是每日上午练习一些基本剑术,试着以自身灵气贯穿于剑中,与剑产生共鸣,然后在舞剑中探索灵魂与天地灵气合一之道。虽然说起来容易,但是练习起来却是极为困难,一周过去,他们两人也只是刚刚掌握了基本招式而已。至于各自领悟,易风有了“瞳神”的帮助,自然进步也稍快一些。

  “师兄,小师妹,我回来了!你们快看看,这是什么?”

  还未见人,声音已是先传了过来。不用说,除了易云,还能有谁?

  易风与凌月儿停下手中练习用的铁剑,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易云一下从一个大石头后面闪了出来,肩膀上好像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待得他跑到近处,两人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只白猫!

  细细一看,这只猫通身雪白,依稀还有几道淡淡的灰色斑纹,一双碧蓝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可爱至极。两人一见这猫,都是分外喜欢,尤其是凌月儿,抱着它便不愿松开了,倒是把一边的易云急得不轻。

  “小师妹,你不要抱的这么紧好不好?你看这猫色迷迷的眼睛……你这死猫,还敢用头蹭月儿!……怎么,还想咬我不成?”

  凌月儿抱着小白,易云便在一边上蹿下跳的,恨不得立即把小白掐死。

  凌月儿杏眼一瞪,嗔怒道:“哼!你这人,和一只小猫生什么气,还与他相比?你脑子没事吧?”

  凌月儿说这话的时候,小白便窝在她的怀中,看了看易云,一脸坏笑,还伸出爪子,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易云看他这样,更是生气,但是又无可奈何,只好赌气把头扭到一边,正好看到易风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仿佛也在嘲笑自己竟和小猫吃起醋来,不由感到窘迫不已。

  易风笑着拍了拍易云的肩膀,说道:“这白猫,你是在哪发现的?此猫浑身洁白如雪,不似山中野猫,难道是谁人将它遗失在了这里?”

  易云看了看小白,挠了挠头,心想不如顺易风的话来说下去,便道:“估计是吧,嘿嘿,我见它挺好看的,心想大家也会喜欢,就将它带了回来。”

  凌月儿笑道:“那在它的主人没来寻找之前,我们便先养着它吧!呵呵,也不知它叫什么名字呢?”

  易云刚说出“小白”二字,正好那白猫也同时发出“喵,喵”叫声,竟是十分默契,不由让易风和凌月儿一愣,转而又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易云,看来你们很有缘分啊!而且看它很喜欢这名字,我们便叫它小白吧!”易风笑道。

  凌月儿看着怀中白猫,也笑道:“这猫好像和你很有共同语言嘛!哈哈哈,莫非这猫与你是前世兄弟不成?”

  易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心里却想:其实,我们是这一世的兄弟才对!

  正说笑着,凌月儿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约摸已到中午,便把小白还给易云,自己跑去做饭了。

  修炼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三人都学会了简单的*纵火焰之术,可惜易云道法全失,也不如凌月儿做饭好吃,便帮着易风在一边打打下手。

  饭很快就做好了,只是无道子还没回来,他们三人便坐着等他回来。

  凌月儿单独准备了一个小碟子,里面放入一些鱼肉和汤,又放到地上,让小白吃。却见小白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爪捧起那只小碟,仰头喝了起来,好像人类一般!

  三人都是大吃一惊,呆呆望着这猫。小白却如同旁若无人一般,喝完后,还用爪背擦了下嘴,这一动作更是差点让三人晕了过去。

  “这……”易风呆呆看着这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凌月儿也是眼睛瞪得老大,用双手揉了揉眼睛,这才相信刚才没有看错。许久之后,待得小白冲她“喵”了一声,她才醒过神来,这毕竟还是一只猫嘛!

  “呵呵,这小白真是一只有修养的猫啊!看来它的主人一定是大户人家,竟然教育的这样好!不像某人……”

  易云正要偷拿一个馒头先吃着,却听凌月儿好像话中暗指自己,不由收回手来,羞愧地低下头,接着又瞪了小白一眼,提醒它要“猫有猫样”,不要太过怪异,转而又见凌月儿一把抱起猫,一人一猫一起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更加窘迫,恨不得当时就找个地缝钻进去。

  突然,他们听到门外传来无道子的声音,似乎是在一个人自言自语:“奇怪,我找了宇文尊王这么多次,守卫都说他不在,却是去哪了?唉!一日不见他问个明白,我这心中便是一日不得安宁啊!”

  话未说完,无道子已走进屋子,接着便看到凌月儿怀中的白猫,眼神竟一下变得凌厉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