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易化风云
蓝色飞羽2017-04-14 16:273,901

  无道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不过,你们的名字嘛……古语有云,世间道理,讲究形而上学之道,阴阳化生之理,无往不复之运,顺法天地之气,易化风云之境!今日,我见天边似有幻化风云之象,实为天意!既然如此,我便为你们赐名为易风、易云,兄为风,弟为云,你们意下如何?”

  “易风?易云?”两个男孩听了先是一愣,用心一想,觉得这名字最起码比起石头、小狗子好听多了,于是便开心的答应了。

  无道子看着两个男孩,不由目光炯炯有神,似乎是一个漫无目的之人终于找到了生活的目标,又像是一个暮年垂死之人终于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意义一般!

  这两个男孩,就是他今后生命的全部意义!

  他恨不得立刻便把所有的道法学问都传授给他们,让他们超越自己,甚至修为不断精进,成为高高在上的天仙!

  想着想着,无道子觉得身体里面升腾起一股无名业火,竟是将自己全身血液都烧的沸腾起来!

  虽是这么想,不过毕竟太过疯狂,还是应该循序渐进。

  想到这,他强压住心头激动,微笑着看着两个男孩道:“既然你们认了我这师父,那便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你们先随我出城,选一个僻静地方,行了拜师大礼,我再教给你们一些基本的修炼法门,待得修为稍作提升,咱们就一起去游历四方!呵呵!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那原名为“石头”、现在叫易风的十三岁男孩先说道:“我本就是孤儿,跟这里的大叔大婶和朋友们打了招呼便可以走了。不过……你们真的不介意我的眼睛……是残疾吗?”

  三人认真地看了看易风的眼睛一会,又一同一本正经地说道:“不会!看多了还是挺好看的!”

  易风开心的笑了,笑得格外灿烂。

  那原名为“小狗子”、现在叫易云的十一岁男孩想了一会,问道:“跟着你,有馒头吃吗?”

  其余三人听完这话,差点一下晕倒在地。

  之后,易风、易云便各自向乡亲与朋友们告别,然后便跟随无道子、凌月儿祖孙二人,来到了乾阳城外的琉璃山。

  这琉璃山,本是由天然黑土千年沉积而成,海拔约有三百余丈,占地百亩。山上原先栽种着一些耐寒耐旱的农作物,由于鬼怪妖兽时常侵袭,人们都逃难到了城里,这里早已是人迹罕至、田地荒芜,只留下了许多间荒废的小茅屋,孤零零地散落在各处。

  之所以叫琉璃山,不仅因为这座山通体黑色,还因为此山每逢月圆之夜,在月光照射之下便会如琉璃一样晶莹透亮,山体上反射出淡淡月光,当真是美丽至极。

  这一行四人选了一间还比较完整的茅草屋,稍作打扫,便决定暂且先在这居住下来。

  这茅草屋被分隔为三间,中间是客厅,左右两边各有一间卧室,收拾一下,铺上被褥,正适合他们居住。易风和易云住一间,凌月儿单独住一间,而无道子则是在客厅之中席地静卧。

  收拾完屋子,无道子便端坐在客厅正座上,凌月儿站在一边,而易风、易云则跪拜在他面前。

  无道子对这两个男孩说道:“我无道子此生从未收徒,想到能在垂暮之年有缘收下你们,也算是一种机缘巧合、造化天意吧!至于清规戒律,倒是没有什么,贫道一直讲究逍遥自在,除恶扬善,你们只要牢牢记住这些便可。至于一些繁文缛节,倒是不必了。刚刚已经赐了你们名字,现在你们只要对我行三叩首之礼,叫声‘师父’便可。”

  易风、易云连忙一齐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之后,便“咚咚咚”地连磕了三下响头。

  两人都是非常认真,抬起头来,额头皆是微微发红,可见他们用力之大,用心之诚。

  “哈哈哈哈!”无道子看着这两个徒儿的样子,更是喜欢,笑着上前扶起二人,让他们与月儿一起落座在一侧。

  无道子微笑着捋了捋胡须,说道:“按照先后,凌月儿虽小,却是跟随我时间较早,不过,她倒是没行拜师之礼,因此我们只有祖孙情分,没有师徒之礼。既然我收下你们为徒,那便按照年龄论辈吧!易风为长,易云为次,凌月儿也跟随你们一同修习,你们叫她小师妹便可!”

  凌月儿听到这,倒是没有计较,大大方方地站起来,对着易风和易云施礼,然后喊了一声“大师兄、二师兄”,倒把两个男孩弄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忙点头答应,然后让她又坐了下去。

  易风想了想,突然觉得心中疑惑,便对无道子说道:“师父,既然我们拜您为师,便也是修道之人,我有一些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无道子笑着看了看他,捋了捋胡须,道:“但说无妨。”

  易风便道:“请问师父,我们修习的是何种道法?可有门派派别?”

  无道子听了,哈哈一笑,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问的好!我也正要对你们说起,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先从一千年前开始讲起,你们且细细听来……”

  无道子从一千年前的“五界大战”,讲到玄明仙帝的神奇身世和传奇经历,又讲到“千年之约”后世界格局的变化,再到人界玄明大陆各城及五大家族的一些基本情况,听得三个孩子都是目瞪口呆。

  凌月儿听着,不禁插口问道:“爷爷,这些故事,你以前怎么没有跟我提起过?”

  无道子无奈一翻白眼:“我给你说,你能认真听进去吗?之前我看你对道法啊修行啊什么的全然不感兴趣,我便也没有强求你,想等你问起来的时候再给你讲的。不过,这些只是传说,千年流传下来,想必也有些失真了。”

  “哦。”凌月儿一吐舌头,冲易风、易云做了个鬼脸,就不再说话了。

  无道子捋了捋胡须,又接着说道:“在这一千年间,五大家族也认识到培养习武修道人才的重要性。除了宇文无极是道武双修,其他四人有二人专门习武道、二人专门习法道,意见却是统一不起来,于是一时间在玄明大陆上出现了很多门派,林林总总,参差不齐。

  “后来,为了宣扬正统武道学问,五大家族便渐渐将这些门派统一起来,形成两大门派,便是现在位于乾阳城北城之中,以修习武道、壮大身心力量为主的天檀寺,以及位于坤夜城南城之中,以修习真法、壮大灵魂之力为主的凌云观了!

  “接来下的几百年里,两大门派都培养出了不少高手,成仙之人也是不少,不过大多数都留在了人界,辅助五大家族共同担负起保卫玄明大陆的责任,也是为了防止在‘千年之约’到期之时,其他族类的疯狂侵袭。

  “四界之中,仙界还好说一些,毕竟不会对普通百姓下手,但是这鬼、妖、兽三界却是不得不防……嗨!你们两个,专心一点!”

  此时,除了易风还在专心听着,易云和凌月儿都是昏昏欲睡,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听到无道子一声大喝,他们赶忙提了提精神,正襟危坐,竖起耳朵继续“认真”听下去。

  “唉……料你们对这也不感兴趣,不过既然讲起来,就要讲的彻底明白,这关系到你们今后的成长路程和增长见闻,不然只是教你们修道,却不教一些见识道理,终归也只是闭门造车罢了。”

  无道子挠了挠头,仿佛刚才思绪被打断了,一下子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才好,想了一会,才继续讲了下去。

  “十年前,也是五界‘千年之约’到期之时,天上竟现‘天神卷’,之后化为五谱,每谱又分为力、法、御三张残卷,分别记载了各界之中最强的修炼身体、修习法术之法,以及召唤五界最强高手的方法。这些残卷分散到了世界各地,传说中只要随便得到其中一张残卷,稍加潜心参悟和修习,不出十几年便可独霸一方。但是,却不可跨越种族修炼术法,否则必将走火入魔、道法尽失。

  “于是,五界皆是派人四处搜寻属于自己一族的残卷,其中来人界搜寻残卷的仙鬼妖兽数量众多,幸好人界有五大家族设置的结界禁制和神器所护,还有众多高手一起抵抗,虽然死伤无数,也终归是将他们都抵挡出了玄明大陆,不过大城之外的村庄却是未能幸免……你们,想必就是那时候幸存下来的。”

  三个孩子以前也听一些年纪较大的乡亲们讲述过妖兽如何袭击村庄的事情,却是不知为何,现在听无道子说起,才终于知道了真正原因。

  易风不由怒道:“只为了几张残卷……竟然就将我们的父母和亲人全部杀死,未免也太……太过分了!”

  无道子看着三个孩子脸上都是写满愤怒之情,无奈叹了一口气:“唉!虽不知你们的亲人到底是被何界之人所害,但终究是为此而遭遇不幸啊!你们想要报仇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不好好修炼,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当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啊!不过,你们只要认真跟我修习道法,想必不出几年,你们不但可以保护自己,还可以自己消灭一些普通妖鬼!继续修行下去,更有可能成为天仙,斩妖邪魔!”

  三个孩子都是一脸坚毅,目光炯炯地看着无道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无道子看着门外风景,脸上写满了沧桑,又接着道:“我本是在凌云观修道之人,在修习道法、参悟天地之时,却发现了一些其中缺陷。

  “十年前我曾加入‘镇邪军’,与大家一起抵御外敌,眼看着自己的道友与其他高手一个个被更为强大的鬼怪妖兽所杀,也因此而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

  “在凌云观中,我们修习道法,只是不断强化灵魂之力,召唤天地自然之力施放法术,却忽略了自身身体的修炼,在近身战斗中格外吃亏!想要拉开安全距离,却是不如那些天生敏捷的妖兽快!而天檀寺僧人,以强化身体力量为主,不断强化身心,却只能打近身战,对一些远距离施法的妖鬼也是吃亏!何况天檀寺和凌云观本就是两大门派,彼此有些思想和信念甚为不和,平日里互相并不交流,在战斗中更谈不上配合了。所以那次战斗,虽是抵抗住外界入侵,我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我便思索,能不能效仿宇文家族的道武双修之法来修炼?我回去后,将这想法告诉了掌教真人,却得到了一阵训斥,于是我毅然离开凌云观,游历四方,只想验证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几年前,我只身去了一趟天檀寺,没想到那里的方丈也不同意我的观点!不过,我在山下住了一段时间,通过与其他高僧交流,倒也学到了一些修身习武之法,感觉对自身修为提高实在大有增益!可惜我领悟晚了些,而游历与习武的时间也很短,不然,我如今的修为将会更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