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幕 黑暗舞者
慕辰昔溟2017-06-25 23:342,510

  “洛羽辰。”

  蓝轻步走上前,灯光辉映着她欣长得睫毛,蓝色的眼瞳美得绝伦。

  “还在想那两个人么。”

  “嗯。”洛羽辰靠在落地窗上,紧贴自己倒映的影子,深沉的覆盖了窗外的一切,雨点稀落的碎成窗上的斑点。

  “不知为何能激活这首饰。还让自己的血脉升了一阶,但无法摆脱那种无力……在庞大压力前的畏惧……死也甩不掉。在它的面前没有一丝反抗的力量。果然我还是漫画看多了,始终想要自己摆在主角的位置……可能我真的不适合统领一个团队。”

  洛羽辰望着窗外,嘴边泛着苦笑。冰蓝挂饰晃动着,像倒计时的钟摆。

  “我们,都不知不觉开始以你为中心了,甚至刚遇上的天灵和火炎焱。”蓝转身离开,没让洛羽辰看见她的表情,“如果愿意战斗下去,我,也绝对会陪你走到最后。”

  洛羽辰望着蓝离开的背影,蓝色的长袍轻轻扬动,像飘逸的舞者在优雅的舞蹈。

  “罕见呐……三无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洛羽辰挠了挠头。

  “三无是无口,无心,无表情吧?又不是说话少。”天灵从后面拍了拍洛羽辰。

  “或许我资格评论什么,但我觉得,当你和他们一起的时候,真的带着一种气势让人能敞开心胸相信你,甚至心甘情愿追随你。”

  “是么……”洛羽辰笑的很苦涩,“别对我寄予太多希望啊……很怕……一个细小的失误,会让大家全部丧生,我只想让大家都活下去……可光靠现在的力量……还是会有危险的吧”

  “空城好像说过,你胸前的挂饰不是能变成镰刀吗?那散发的光可以威慑鼠群吧?甚至他们也感受到那种压力。”

  “不过……只能一次……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却很清楚以后再也用不了了。”洛羽辰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试着依靠大家的力量吧。”天灵大大咧咧的笑着,“我的灵符,空城的怪力,蓝的冰,火焱焱的火焰,陈增的枪械,不都可以成为你的助力吗?你把自己的责任放得太大了。”

  “是么……”

  “好了,睡觉吧,这么深沉的话题搞得我困死了……明天早点切磋一把拳皇02吧。”天灵伸了个懒腰向正在搬床的众人走去。

  “依靠大家啊……”洛羽辰倚着落地窗,白炽灯光折射着他的倒影,和像夜一样深沉的黑眸。

  雨在幽深的夜中静静的飞舞着,像无数银白的黑暗舞者。

  “开始清理周边的丧尸吧,我大概查看了一遍,周边没有大型的丧尸群,最多只有十个左右的丧尸聚集在一起,还有一些零稀的游荡丧尸,为了避免它们影响战斗,尽量清空。”

  及肩短发的少女望着身旁的三人,她微微扬着头,路边闪烁着的灯光落在她的脸上,和她红宝石般的双眼。

  红色的瞳孔不带一丝嗜血,反而有一种圣洁的清明,又仿佛流动着光彩,将人深深吸进去。

  “大约早晨进攻,让这群白痴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神裔。”黑衣男子收回直视红瞳少女的目目光。“还有……背叛者,蓝·可可丽尔!”

  他的眼中爆发出无数情绪,嫉妒、愤怒、厌恶……像狂暴的野兽,全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一只纯黑色的蝴蝶,停留在他的肩上,轻轻的肩动着双翅……像即将腾起的黑暗舞者。

  印度海德拉巴

  “即是这样圣莲因小姐也还是想要救他吗?”黎昕天摸着礼帽的边缘。

  他站在一块木板床旁,上面放着从飞机中救出来的人不像人,丧尸不像丧尸的家伙。他的胸膛被钢棍刺穿了,手臂上貌似还有几个弹孔。

  圣莲因捧着钟,看着床板上的人。她双手笼罩着白光,落出一点点光团落进半丧尸半人的家伙的伤口。他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圣莲因小姐对时间的掌控貌似更强了啊。”黎昕天咂着嘴。

  “不,有一半是他的自愈能力。”圣莲因摇着头,“我的能力是变时间此在此刻的状态。一般情况是将时间朔回受伤前的状况。但在我在加速他的伤口的时间状况的改变。”

  “是么……那他果然是丧尸了吧。”黎昕天走上前,“不过还是有人类的基因……半人半丧尸吗?诶……身份牌?官木灵?好像就是他吧?真奇特的名字,照片还挺帅的……不过现在也不错,更酷了。”

  官木灵躺在木板,紧抿着嘴,黑色脉络蔓延了他的一半的脸,火焰般跳动着。他体内的细胞正在疯狂的分裂,每个新生的基因都结合着人类和埃博拉的基因片段。

  而他的心脏,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强健的跳动着,

  美国黄石公园

  山前的植物正在疯狂的颤动着,游荡的丧尸也仿佛感知到了危险,远离了这片山区。

  整片山在抖动着,一股股浓烈的硫磺味弥散在空气中,呛鼻的窒息。

  褪变成丧尸的守护员正僵硬的拍打着玻璃企图从看护用的小屋逃出。

  “呜”山中回荡着蒸汽火车一样的低鸣,仿佛蕴藏的庞大能量即将喷薄而出。

  “轰”巨大的火柱终于从山顶狂涌而出,直直的冲向填空,滚烫的岩浆从火柱顶端倾盘砸下,树木、草石、小屋,甚至地面,都极高的温度瞬间被考成焦黑的晶体。

  “死,你愿意誓死效忠我吗?”身着礼服的少年微笑着,高贵的金发飘扬在他的额前,他站在火山口,岩浆却一丝也没洒落在他的周围,那炽热的温度也没有分毫影响。

  被叫做“死”的黑袍少年紧紧盯着金发少年金色的瞳孔,那释放着无比高贵的气势的瞳孔:“是,誓死效忠。”

  “那就随我跳下去吧。”少年微笑着向暴怒着喷涌岩浆的火山口跳下。

  死跟着纵身跃下,没有半点犹豫。

  炙热的火山内壁都背被灼烧成炽金色的晶体,火红的光浓烈的闪耀着,占据了他们整个视觉。

  他们的身影淹没在怒喷的岩浆中,仿佛未曾出现过。

  埃及胡夫金字塔

  “十三号车队,布置中近程重火力武器。”

  “防御工事搭建完毕,铁丝网已铺设完毕。”

  “西北方向有救援飞机抵达,请求一小时内进入金字塔进行消毒处理。”

  “东南方向出现一股丧尸群,目测有五百数量左右,请求炮击。”

  ……

  胡夫金字塔外搭设着四千平方米左右的军事围墙,一群群人正忙碌的奔走,各国的军徽混杂着,各种极具威慑力的武器搭建在围墙上,整齐有致的布置,很难想象是一天之内搭建起来的。

  “人类还真是顽强的种族啊……”远处的狮身人面像顶端坐有一个身影,他随手抓起一只被感染的昆虫,那只昆虫不断的挣扎,扭动着躯壳想要咬住他的手。

  身影缓缓消失,和曾经出现在国科院的黑影消失的方式一模一样。

  只剩下爆成血团的昆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