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 支离破碎的过去
慕辰昔溟2020-09-09 16:344,267

  “爷爷,我会死么?”

  空城闭上眼,轻声呢喃着,应急灯闪烁的红绿光线零碎在她欣长的睫毛,看上去明净而美好。

  丧尸的咆哮声,人们的吼叫声,割破空气下坠的机翼的呼啸声都在她的听觉中缓缓淡去。一切仿佛都沦入了黑暗与无声。

  就像多年前……

  雨淋漓的落着,泥泞的路上碎裂无数的水花,雨湿透她的脸庞,滴滴都像穿透她的心脏。

  黑夜无声笼罩着天空,暴雨遮蔽了远处的光芒,埋没了她的世界,寂静无边。

  她已经逃了三天。

  “爷爷已经不在了么?……”她想着,无比酸楚的悲伤骤然涌进她的眸中,而她紧咬着双唇,死死护住怀中爷爷给她的科研手稿,不让它被雨水淋湿。

  顺着面颊滑落的水珠像珍珠般晶莹,不知是泪还是雨。她柔弱的身影在暴雨中踉踉跄跄,像飘摇在海中的孤舟。

  无力得悲凉。

  “要带着爷爷的研究……活下去。”她痴念着,眸中空洞得没有一丝光彩,甚至连悲伤也凝结。而黑暗蚕食着她的意识,她重重的倒下。

  怀中包裹着她外衣的手稿静静的半浸在水中。天空中闪过一道银白的闪电,像是一双明亮的眼望着她,随即又惋惜般的缓缓闭上,消逝了最后一道光彩。

  她终于淹没在了黑暗之中。

  “你醒啦?”

  空城睁开双眼,面前是一个朦胧的笑脸,带着无法掩盖的美好,浸人心扉。

  空城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怀中—她本紧抱着外套包裹着的手稿,现在却空空如也。

  “在找什么吗?”那个甜腻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件衣服和里面的那张纸都湿透了,我把它们晾在那里了哦。”女孩指了指一旁的支架。

  空城这才看清她的脸,女孩大概12岁模样,清秀的脸上是明净如风的笑容,只是漂亮纯洁的眼眸中满是迷茫,甚至显得空洞。

  “你……看不见吗?”空城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嗯,从小都是这样。”女孩仍然笑着回应。

  “那你是怎么救起我的?”“有莫扎特哦!”她唤了一声,一只导盲犬样子的德国牧羊犬飞快的扑到女孩的怀里,逗得女孩一阵清脆的笑声。

  “为什么救了我?我是一个陌生人啊……万一我是坏人……”

  “诶,莫扎特能分辨好人和坏人的!……你看,它很喜欢你啊!虽然我看不见……我能感受到你的悲伤……你为什么承受了如此大的悲痛呢?”女孩后面的声音越来越细微,逐渐变成了自言自语的低喃。

  莫扎特回望了空城一眼,又矫捷的跳到床上用温暖的舌头去舔空城的脸,像是浸入到心底的温暖,痒痒的很舒服。

  空城笑了起来。

  眼泪却又忽然滑落,被小屋的温暖蒸发成淡淡地悲哀,青烟般消散在空气之中。

  “爷爷……有些事总会过去吧。”她努力忍住哭声,不愿打碎女孩纯净而简单的快乐。莫扎特轻舔着她的泪痕,安慰似的低呜着。

  窗外低沉的云紧落着凄沥的暴雨,只听得见一片碎落的雨声与悠长的雷鸣。万物肃穆而寂静。

  闪电落下曲折的命运轨迹,又缓缓消逝在光暗之间。

  重的葬礼,埋葬的是一个人,也是过去。

  少女的名字叫夏天。

  没有过多的询问,仿佛空城原本就属于这个家。快乐的日子简单而幸福的重复着。

  早出晚归的夏天,苦心研究的空城,黄昏时一同漫步,星空下嬉笑打闹。平凡却往往是最值得怀念的时候。

  夏天的姐姐在国科院工作,丰厚的工资让家中一直很宽裕,疲倦于都市嘈杂的夏天带着她的导盲犬搬到了僻静的郊外,虽然出外购物常要恨晚回来,但倒是清静了不少。空城的到来让她欣喜不已—即使自己也没大多少。

  “空城,这么多书你全都看完啦?”夏天摸着她从姐姐那借来的一堆书籍,上面是密集得眩晕的公式和符号,不过,她看不见。

  “嗯,人体肌腱的发力结构已经基本清楚了,接下来是研究大熊猫的发力肌腱了,初步的理论已经建立了,明天会去动物园观察一下,之后用松紧弦模拟实验。”空城翻着一本《生物肌体结构分析》的书,另一只手拿着笔在飞快的计算着什么。

  “听不懂诶……不过空城你真的好聪明!”夏天微笑着,“要不……我写封介绍信给姐姐,让她带你去国科院吧?”

  “不要,我讨厌那里。”空城合上前一本书,又翻开另一本《细微力学分析论》,“而且和你在一起不是很好吗?”

  她的脸上带着厌恶,因为继承了爷爷研究的空城在阅读爷爷留下的手稿时发现了爷爷被追捕的原因。年轻的爷爷在国科院首次提出这个极具震撼性的理论时遭到了无数研究员的批驳和嘲笑,资深教授的否决与打压根式让他失去了立足之地。他无奈退出国科院来到这座城市的偏僻郊区,建造了一间实验室独自进行着长达二十年的研究。而中情报局终于发现了他的秘密研究,在警告过无数次以后伴随了越来越来的完成度发现了这项研究的可行性,直到震惊于这项能颠覆人类历史的研究。得不到基层理论的国科院和畏惧于成果被交给其他国家的中情报局决定夺取这份即将完成的研究,如果得不到,也必要毁灭。

  那一天,便是谋杀了空城爷爷的噩梦。

  也无怪空城厌恶国科院。

  “嗯……那我先告诉姐姐吧。如果你想去的话,再去吧。”

  女孩也知晓空城的过去,知道空城拥有卓越的智力,那是站在人类顶端的智慧。“呐,空城,明天下午早点回来哦!有神秘大餐呢!”夏天甜甜地笑着,简单的快乐却让空城找到一种被自己遗失了的感觉……很温馨的轻拥着她,像柔软的棉花糖,飘散着“家”的味道。

  失去了爷爷的空城,女孩成为了她的家人,也是她的一切。

  她的笑,果然很美好啊。空城看着女孩明净的脸庞,微笑着。她又像那个躺在爷爷怀里的小女孩了,眼中总是朦着快乐。

  这一次,不会再失去了吧?

  昏沉的阳光破碎在木屋的窗沿,漂浮的灰尘迷失在空气之中,风狂乱的舞,又悲伤的轻吟,沙土玷染在空城的眼中,让她以为一切只是个幻像。

  没有佳肴的香味,没有愉悦的问候声与欢迎。甚至莫扎特会扑上来舔她的温热舌头,也了然无踪。

  空城看见女孩的脸,熟睡着般美好,纯净的像无暇的水晶,轻轻跳跃着阳光。

  可是她死了。

  尖刀刺穿了她的胸膛,鲜艳的红色在她的胸口绽放,火焰般蔓延在地上。书籍与家具杂乱的散落一地,像堆砌了无数悲伤,黑夜般笼罩着空城的心,窒息得没有一丝光明。

  可是她死了。

  难以形容的孤独感潮水般淹没了空城,紧压得生疼,汹涌的悲伤疯狂撕开她的胸膛,泪喷薄着滑落,诡异的静谧。

  微亮的电视屏幕来回滚动着“本市三起入室抢劫案的作案者已潜往郊区,请郊区市民注意防范,警方已全力展开调查。”

  剩下的只是无声。

  要是我死了,就没有什么人记得你们了吧……没有人记得你们的故事,没有人会刻下你们的名字。。那你们会被人们遗忘啊,淡漠在历史之中,还有谁会记得你们啊……

  空城睁开眼,急速的风压着她的脸庞。

  “所以我会死吗?”空城轻念着,“空海爷爷,夏天姐姐。在我的记忆中活着吧。”

  空城猛然将手刺入机舱顶端,然后撕裂里层的金属,用力的插入机舱底板,形成了盾一样的金属片。

  将爷爷研制的纳微分离剂溶入固体合金,分子间隔会被强行扩大而使固体化为流质,会释放出微量辐射和约300℃的高温。

  空城将顶舱的金属再次撕裂,插入底板形成了和之前一样的盾。

  在冰藏室的冷却环境下进行,可以扼制高温,微量辐射不足以造成基因变异,高温能降到可以承受的范围内,灼热感不可避免,还有金属流质对于血管和骨骼的冲击,而在低温鹅蛋分子缓运动下疼痛感会被放大无数倍。

  她连造了十个金属盾作为缓冲板,将机舱压缩得狭小而拥挤。

  单质金属替换骨骼不会有金属离子的产生,所以不会重金属中毒,流质合金要夹和性还原剂,会顺着毛细血管流向钙质骨骼。然后产生完整置换,每体积钙还原,每体积合金填补,体积单位甚至可以拆分到纳米。

  她又扯开头上的金属板,将她扭成螺旋状,再推开惊异的众人,狠狠的将它刺向丧尸的头部,被洞穿的丧尸终于停止了嘶嚎和挣扎,空洞的眼神渐渐熄灭,暗红的血染遍空城的白袍,稚嫩的容颜妖异的美。

  钙质骨骼的流失和新合金质的填补是万蚁噬体的痛,大量的流质金属造成的压力会使大部分毛细血管裂开,脑部可能产生充血,淤积的血会压迫神经,压力过大甚至会造成某类神经损坏。

  金属板突起的尖端撕扯的空城的手满是划痕,她静静的靠着金属板的一角蹲下,双手着膝,像被世界遗弃的孤独。

  “飞机略偏下坠落,依靠10层金属板的缓冲,能够活下来。”她轻声说着,众人从震惊中恢复,迅速紧靠向金属板。

  “你还是完成了研究吗?”官木灵看着空城,像是自言自语。

  沉重的合金骨骼不是目前的肌肉强度能够承受的,之前对于熊猫的研究也完成了。熊猫的肌腱结构式叠加型肌腱而非人类的伸缩型肌腱,不发力时如伸缩型肌腱的外表,但发力时肌腱位置会因叠加而产生巨大的施力。从外表看来是普通粗细的手臂,强度却足以承受沉重的合金骨骼。

  机首重重的捶到地上,骤然的减速带来的巨大惯性冲破了第一层缓冲盾,被撞得凹陷的机首略略弹起,又拖着庞大的机身向前冲去,金属的磨痕咆哮着嘶嚎。众人剧痛的背部又撞开第二块缓冲板。

  完善了爷爷的P型肌理药剂,会分裂肌肉再堆积成叠加型肌腱的形状,又会在催化作用下重新连接。伸长。恢复原大小后紧密连接骨骼与肌肉。

  第三、四块缓冲板几乎撞碎了脊椎,突起的金属褶锋利的割破了官木灵的白衣,破碎的痛觉麻痹着他的神经。

  “开始吧。”冰凉的空气包裹着空城,红绿色的光芒闪烁着幽幽的目光,但空城的心,没有任何温度,填满了与世隔绝的孤独,比寒冷更寒冷。

  第五、六、七块金属板依次撞碎,狂躁的风压拂乱着每个人的面庞,震耳的轰鸣声在地面爆裂,无数游荡的丧尸向着深深的磨痕奔去,又有无数丧尸被巨大的摩擦力碾成了酱沫。

  “失去了痛觉么。”空城说。黑暗中亮起的蓝光唤醒了她紧闭的眼,支离的痛感涣散着,直到丧失最后一点感觉。

  “失去了痛觉吧。”空城说。

  最后一块金属板被扭曲的机首挤出一根锋利的尖刺,却生生折断在空城的掌心,她冷漠的望着舱外狂奔的丧尸,飘落的发梢遮住了表情。鲜血顺着尖刺滑落,火红的燃烧着舱底。

  --------------

  “轰!!”巨响从校外的某处传来,惊响了墙外游荡的丧尸,他们咆哮着急掠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靠?地震了?”洛羽辰劈落被冰墙卡住的丧尸头颅后,惊异的问道。他随即又想起了什么,利落的攀上了围墙。

  “嘿,蓝。我们得救了。”洛羽辰回过头来笑着,“丧尸们都跑向巨响那里了,我们可以翻过围墙走了。”

  他翻上围墙,向蓝伸出手:“走吧!我们活下来了呐。”

  析过云层的阳光刺穿厚密的云层,宽阔的后街铺满了阳光。

  蓝接过他的手,轻轻的跳过围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