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怒放的生命》录制
蔗糖麦芽糖2019-09-27 11:213,739

  《怒放的生命》是汪峰在2005年发放的歌曲,获得了全球华语音乐榜中榜年度最佳歌曲奖,大气成熟,顽强刚毅,用汪峰那收放自如的声音唱出来颇为动听,能让人在聆听中错愕地惊醒于思觉的沉眠中。

  不过这首歌好听归好听,但在音乐人眼中却不免有点那啥了,因为这首歌和《我要飞得更高》过于雷同,很多旋律,和弦乐甚至都不需要重新设计。

  当然,也不能说这首歌不好。

  相反!

  能得到全球华语音乐榜中榜年度最佳歌曲奖就是一个很好的总结,毕竟这是别人对自己生命的理解。

  理解万岁嘛!

  程安乐带上耳机站在麦克风前,两者距离二十公分左右。一切准备妥当,他比划出一个OK手势,表示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录制。

  录音师点点头,同时也比划了一个手势表示OK,一切准备就绪。

  下一刻,熟悉的音乐旋律响起……

  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

  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

  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

  我想超越这平凡的奢望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

  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

  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

  …………

  好歌,真是太好了,已经很久没录制过这种水平的歌了。

  录音师一阵激动,慢慢回忆起自己走出大学校门后的生活,被人拒绝,被人藐视,甚至还有人拳脚相加。在那一刻,他也对生活产生过迷茫,怀疑自己当初选择的道路是否正确。

  如今苦难虽已经过了,但阴影却一直伴随左右。

  直到听了这段歌词。

  他终于明白了,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方向,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做自己的事,做最精彩的自己。

  曾经多少次失去了方向

  曾经多少次破灭了梦想

  如今我已不再感到迷茫

  我要我的生命得到解放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

  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

  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

  …………

  唱到这里,程安乐也有些激动了。

  前世干了那么久的龙套,他也曾拥有过上位的机会,不过自己没钱,没权,也没有一个好的背景,就算有机会也只有被人抢的戏份。

  如今重新来过。

  他身体里充满了执着,热情,激昂,好像能捅破天空一样。

  随着歌曲结束,程安乐脸庞微微泛红。“不好意思了张师傅,刚刚因为激动没控制好气息,让你白忙活了!”

  “没事!”录音师摇摇头,道:“录歌嘛,第一次都是试唱,主要目的是为了感受录音环境,通过耳机感受自己声音和伴奏是否和谐。”

  说到这里。

  录音师开始回放起程安乐的干音,没有伴奏,声音干净,充满了磁性,比那些所谓的录音棚歌手不知道好了多少。

  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

  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

  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

  我想超越这平凡的奢望

  ……

  听到自己的声音,程安乐点点头感觉还算满意,虽然有些别扭,但感情上的沧桑反而让歌曲显得更加动听,意境更加深厚。

  所有录过歌的朋友都知道一件事情,录音回放时听到的声音和自己唱歌时听到的声音是有所不同的。因为我们在自己唱歌时声音是通过头盖骨传递给听觉神经,而录音机里的声音是通过空气传递给听觉神经,所以区别很大,甚至还有人难以接受这种事实。

  程安乐喘了一口气,喝点温水润润喉。

  唱歌是很容易口渴的,嗓子不好今天就别想录了,所以保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再次站在麦克风前。

  程安乐有了一定经验,不再受情绪左右,而是控制着情绪和气息,将所有感情用在声音上面,对话筒诉说。

  很快,又一次录制完成。

  感觉比先前好了不少,但某些细节方面还需要稍作调整,恐怕要重新录制才行。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已经过去。

  程安乐将歌曲录制了三遍,正在进行第四遍录制,控制得很好,就连录音师都感觉这次能够达到理论的完美程度,不需要再次进行录制。

  然而两人没有注意。

  随着录制深入,录音棚里多了两个人。一个是带着黑框眼镜,身材肥胖的王部长,一个是穿着黑色OL服饰,头发盘在脑后的安大台长。

  她静静的看着录音棚里的程安乐,眼神间带着疑惑。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他吗,为什么感觉好陌生啊,难道是因为自己从开没有了解过他吗?

  安怡情对自己提出了疑问,当时她之所以找上程安乐就是因为觉得对他熟悉,在某些方面两人聊得来,不会讨厌。

  然而现在却不同了,感觉完全是两个人一样,一点都不熟悉。

  而王部长则显得非常吃惊,满脸不可置信。

  靠靠靠,这是何等我靠!

  程站长这丫的居然真的在录制歌曲,还唱得那么好听,自己都忍不住想下载来听听了啊。

  果然!

  台长的眼光不是盖的,不管是生意上还是选人上都和别人与众不同。显然,程站长就尼玛是一只扮猪吃老虎的阴人一枚,连媒体都被他骗过去了!

  要搞好关系,必须要搞好关系才行。

  再次录制完毕,程安乐取下耳机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安怡情两人,他打开录音室大门,道:“台长,王部长,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要下班的时候想看看你把策划案写成什么样了。不错,非常不错,写策划能写到录音棚来,你也算是飞鱼电视台第一人了!”

  程安乐看了王铁生一眼,含义不用多说,是你丫的把我卖了是吧?

  王铁生擦擦不存在的汗水,脸上肥肉乱颤。“程站长别介意啊,电视台台长最大嘛,我这不是没办法吗,只好把你给出卖了!”

  尼玛!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完了,今晚得写策划案了!

  程安乐捂着额头,一脸伤感。“台长,咱们需要私人空间啊,我保证一星期内给你写出策划案来还不行吗?”

  安怡情微微一笑。“一星期内,你把策划案写给我是必须的,不过你工作态度极其不认真负责,你知道该怎么办的!”说到这里,她打了一响指,转头对录音师问道:“张师傅,程站长的录音好了吗,好了我这就先把人给带走了啊。”

  录音师也是没有脾气,自己敢说啥啊。

  他连连点头,毫不犹豫就把程安乐卖了。“好了好了,程站长录制得非常棒,两天后我就能赶得出来!”

  程安乐:“……”

  …………

  告别录音师以及王部长,程安乐一脸苦涩的站在飞鱼电视台大楼下面,欲哭无泪。

  这小妞太不地道了,哪有这么干的啊,这不是强迫自己晚上加班写那什么策划书嘛。

  天啊,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没等多久,一辆银白色的R8停在了程安乐的面前。

  安怡情带着一副红色墨镜,成熟,干练,甚至还多了一丝丝冷漠,让人不免侧目,多看两眼。

  这妞其实挺漂亮的,就是生活和工作的两面落差太大了,分分钟让人无法适应。

  没错!

  安怡情在工作和生活中完全是两种性格,工作中霸气,女王范尽显,就连王铁生这种老油条也不得不服。可生活中却显得柔弱,感性,让人从内心最深处想关心她爱护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啪!”

  安怡情打了一个响指,道:“上车,报家里地址!”

  程安乐不想让安怡情上门盯着自己,于是想要摆脱监控。

  “这样不太好吧台长,咱俩结婚的事情我还没和我爸妈说呢,你这样突然造访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我都还没准备好呢!”

  安怡情气乐了,低吼一声。

  “滚!”

  没办法,迫于台长威严,程安乐上车了。

  不得不说,豪车就是不一样,加速时的推背感非常舒服,让人过瘾。

  车行驶到半路时,程安乐拿出手机拨打了自己老妈的电话通知一声。“老妈,我今天会按时回家,还带了一个客人,您多烧一份汤吧,算是招待她了。”

  程母有些疑惑。“男的还是女的?”

  程安乐声音降低了一分,略显犹豫。“怎么说呢,气质上来说是爷们儿,纯爷们儿!”

  程母立刻变得激动起来。“你小子动作挺快的啊,总算是做了一件对的事情了。等着,我马上就去准备,一定会让姑娘很满意的。”

  挂掉电话,程安乐嘴角一阵狂抽。

  自己老妈的嗅觉是不是太明锐了,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能联想到别的事情。“看来不能带女性回家啊,否则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半小时后。

  安怡情将车开进了老城区,古老的房子被时间冲刷得有些破旧,但破旧中却多了一些历史的厚重,高楼大厦不曾有的祥和感觉。

  一路前行,安怡情对古老的建筑很有兴趣,一路东张西望。

  “原来你住在这种地方啊,挺不错的!”

  程安乐点点头,也觉得这地方不错,远离繁华街道的喧嚣,多了一份宁静的感觉。

  突然,安怡情把车停在路边,自己下车去了。

  程安乐有些诧异。“还没到呢,你怎么把车停路边了啊?”

  安怡情打开副驾驶车门,把程安乐撵去开车去了。“我找不到路不行啊?”

  程安乐也是醉了。

  这年头真是奇了怪了,找不到路都敢这么嚣张,找得到路岂不是要翻天啊?

  你妹的,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没办法。

  程安乐接过开车重任,晃晃悠悠地向家的方向驶去,一路上被安怡情骂得狗血淋头,连头都抬不起来。

  “你会不会开车啊,这么慢的速度你以为自己是蜗牛啊?”

  “大哥,我让你开快点不是让你赶着投胎,没看见前面要转弯啊?”

  “……”

  十分钟后,程安乐终于安全的到了家门口。

  安怡情先下车,他紧随其后。

  下车后程安乐别的事情没干,第一件事情就是指着天空发誓。

  老子再也不当着自己媳妇面开车了,太特么打击人了,作者你丫的要不要这么玩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娱乐天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娱乐天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