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战争的前兆
残翼君2017-05-04 03:443,689

  ----光之国----

  万古不灭的神圣之光再一次被点燃,象征着这个宇宙的正义和光明,奥特之王悬浮在等离子火花塔的最顶端,望着无尽的废墟,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光之国已经无数年没收到这种等级的创伤了……阴月,你真的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奥特之王的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和懊恼,在心里默默的说。

  “肉身没有毁灭的战士们,经过银十字队的抢救基本已经复活了。只是有点虚弱,不过并无大碍。”奥特之母沉默了一会,还是开了口,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辛苦了,玛丽……”奥特之王幽幽的开了口,没有平时一点不正经的样子,此时作为宇宙顶级强者的气场正在隐隐透出。

  “长官级别失踪的有雷欧和阿斯特拉,其余都得到了即使的救治,已无大碍。战士级别失踪无数,大战前失踪的战士们也依旧没有回来。”奥特之父看着奥特之王的背影:“赛罗和帝克雷斯在三天之前与我们失去了联系。”

  “赛罗也……”奥特之王叹息一声,转过身来盯着奥特之父:“赛文怎么样?”

  “赛文那孩子很懂事,我相信他不会意气用事,以大局为重的……”奥特之父想了想说道。

  “啊……那个,刚才泰罗对我说赛文在三天前就出去找赛罗了==”奥特之母天然呆的吐槽了一句。

  “唉?唉!!!!!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话说为什么泰罗要过了三天才告诉你!不对不对!为什么他不告诉我!!”奥特之父咬牙切齿,眼珠子都差点弹出来。

  “你自己的儿子你不了解?要是三天前告诉你,你难道不会去阻止吗?我们的儿子,他是个善良的孩子呢……”奥特之母的眼中是温柔的。

  “他们太冲动了!知不知道贸然冲进那个地方很可能会送命的!为什么不找我商量!”奥特之父生气的甩了甩披风。

  “会有哪个父亲面对自己儿子失踪还会无动无衷呢……”奥特之母轻叹一声:“赛文是个可怜的孩子,赛罗也是……”

  “老伴,若是泰罗被阴月抓走,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去救他,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奥特之母拉住奥特之父的手,给他愤怒的灵魂带来抚慰:“请你用一个父亲的角度去看待赛文吧,赛罗那孩子……我们都欠他太多了……”

  “光之国所有长官级别战士速到会议室集合!”奥特之父洪亮的声音顿时响起在光之国的每一个角落。

  “老伴!”奥特之母的眼中闪着泪光,欣喜和欣慰似乎可以从她的眼中读出。

  “其实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是……我,好吧,是我的错!我没有替赛文考虑,我只是希望不要有人在死去了……”奥特之父叹息一声。

  奥特之王的身影降落在奥特之父面前:“这次,我和你们一起去。另外我会去联络德拉西翁……”

  奥特之父并没有露出开心的表情:“王……您真的打算彻底消灭血炎星域吗?可是阴月不是您的……”

  “行了,我知道!”奥特之王低吼一声,整个星球都似乎在他的一吼中震动起来。

  “我不能那么……自私,几万年前我已经为了他背叛了宇宙的正义了,才让今天的光之国受到这么惨痛的代价……这次,我绝不会再被私人感情所牵制!”奥特之王眼中闪着决绝和深刻的痛苦。

  奥特之父和奥特之母都沉默了,三个人心中各有所思……

  半天之后,奥特之王带着杰克,艾斯,泰罗,梦比优斯,希卡利离开了光之国……

  留在司令室的奥特之母担忧的对身边的奥特之父说:“就他们几个,没问题吗……为什么王不多带几个教官去呢?”

  奥特之父叹息一声:“王留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就是继续守护光之国……毕竟现在有不少邪恶的宇宙人抱着“痛打落水狗”的念头,想趁着我们虚弱来攻击我们。”

  奥特之母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看着已经没有他们身影的天空,喃喃自语:“大家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帝克雷斯醒了……不过他希望自己没醒,因为现在的他处于一个被五花大绑的悲惨处境,全身的能量被封印,计时器不再闪烁,但是自己却没有死,也许是因为残留的星空之力的缘故吗,没有人可以封印星辰的力量。

  帝克雷斯没有睁开眼,这是极为聪明的做法,他只是用精神力默默的扫视这片囚禁他的地方。

  一片漆黑……即使不用眼睛看,精神扫描居然也是一片漆黑!

  “醒了就别再装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带着讽刺的意味。

  “你是谁!”既然被揭穿了,帝克雷斯也毫不客气的睁开了眼睛,锐利的光芒直*声音的来源。

  “呵呵……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瞪我了。小子,你胆子很大啊!”最后一个字仿佛是雷鸣之声,轰轰响起在帝克雷斯的心中,让他能源枯竭的身体遭受了巨大的打击,整个人都萎靡下来。

  帝克雷斯低下头,现在和这个人硬碰硬自己不是对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破开身上的封印,恢复力量,再找到办法出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个声音在一起响起,自那句话结束之时,帝克雷斯身上的绳子全部断掉,封印破解,星空之力也在那一瞬间充斥全身,能源全满!

  “你若能打败我,我就放了你,和下面那两只小老鼠……”

  听到这句话,帝克雷斯的心跳突然失控般的震动起来,在恢复力量的瞬间,以他的感知力自然发现了这片土地下被封印了两个人。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却有一股极为熟悉的味道,这味道几乎让他暴躁!

  “下面藏着什么!!”帝克雷斯大吼一声,整个人都暴跳起来,朝着那个声音发出的地方飞去:“告诉我,这下面究竟是什么!!!!”

  “打败我,我就告诉你。”那个声音隐藏在黑暗中,继续刺激着帝克雷斯。

  帝克雷斯疯狂的心跳让他像是丧失理智般的攻击那个阴影中的男人,只是他没看到那个男人嘴角讽刺的笑容,和充满杀气的眼神。

  真是太弱了,这就是天机之子?这就是能毁灭我血炎星域的天机之子!?

  梦神机,等我宰了这个小兔崽子,就去要你狗命!敢骗到本座头上,让血炎星域违背约定出手,招惹光之国,还让本座损失这么多的得力干将!

  梦神机,你该死!

  阴月冷笑,他也不动,只等帝克雷斯来到他的眼前,就送他下地狱!

  阴冷的眼神中闪着一丝说不明道不清的光芒,似乎有点期待……

  就在帝克雷斯来到阴月的面前的时候,阴月的手抬了起来,朝着帝克雷斯的计时器飞快的戳去!

  噗……手指穿过,一道白光从指间迸发出去,瞬间将一道大门炸得粉碎!

  而帝克雷斯的身影却缓缓消失在阴月的眼前!

  什么!!阴月猛地站了起来,愤怒这个表情出现在这位星域之主的脸上,幻影?

  多少年了,谁敢当着他的面使用幻影!

  “好你个梦神机,敢耍我!?”几乎在眨眼的时间,他就发现了带着帝克雷斯快速逃遁的梦神机。

  而此时被梦神机绑架(?)的帝克雷斯则是极为愤怒的挣扎:“臭老头,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小鬼,老夫这可是在救你!别不识好歹!”梦神机冷冷开口,他可以感受到阴月的目光,背后一片冰冷,恐怖的杀机一直锁定在他身上。

  即使是梦神机,也不敢真正和阴月闹翻,所以他凭着自己闻名宇宙的预言借走黑袍人,怂恿他攻击光之国。

  这一切计划,都是为了帝克雷斯,可是现在若是正面承受那一指的力量,帝克雷斯别说是身体了,就是那虚无的灵魂都会被轰个精光!

  那他忙策划了这么久岂不是白忙活了,还得受到血炎星域的无尽追杀!

  所以他决定出手帮助帝克雷斯逃走,只要能找到他吸收星空之力的方法,他自信自己将有资格与阴月打个平手!

  不过,在血血炎星域,阴月的地盘,岂是梦神机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在空间的扭曲中,阴月冷着脸缓缓走出:“梦神机,你想死?”

  “阴月,这个人你现在还不能杀!”梦神机一边逃一边喊。

  “放肆!满口胡言!”阴月冷笑一声,迈步间飞快追来。

  “靠!”梦神机忍不住爆了粗口,帝克雷斯眨眨豆豆眼,这个老头子原来也有这样的一面啊……

  梦神机将帝克雷斯朝着相反方向猛地一甩:“快跑!别让这里的人抓住!你是老夫的!在没被老夫研究完,老夫不准你死!”

  帝克雷斯被这句深情的宣(gao)言(白)==雷的双眼星星乱晃……不过他也不蠢,拼着全力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这个方向,是他们刚才逃出的地方!

  帝克雷斯在全力飞行中心还碰碰直跳,一方面是为了自己死里逃生,梦神机虽然是个老头子,不过看起来似乎挺厉害的……另一方面是那个地方底下的两个微弱的生命体让他一直很在意。

  现在,阴月被梦神机牵制,给了自己最大的机会!

  在阴月和梦神机对峙的时候,在不远处的朱雀星,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朱雀捏着手中那张皱巴巴的纸条,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一股惊天的气势在不断爆发着。

  纸条上述:“爹地~~人家听伯克斯说外面的世界,认真好想去哦~于是就和伯克斯出去玩啦~~不要挂念我哦~更不要来找我哦~~~很爱很爱爹地的认真”

  朱雀的脸色变了又变,脑海中闪过无数惩罚小丫头和虐死伯克斯的手段,但是最终还是定格在认真坐在山峰上露出寂寞的表情,他的心疼了:“丫头,要小心啊……”说着,一道红光刺破虚空,落在了已经离开血炎星域的认真身上……

  而与此同时,奥特之王带着光之国的精英部队出现在血炎星域的入口处,他们的身后是德拉西翁的大部队……

  一股肃杀之意,从他们身上隐隐出现。

  屠灭血炎计划,开始!

  TBC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奥特曼之星空幻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奥特曼之星空幻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