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龙门客栈
朴雨2019-09-17 22:163,246

  正在和南宫微雨抢食吃的千里樱诺来不及抬头,只是随手捏起了一个啃得相当狼藉的鸡腿儿,顺着发声的地方就打了过去。

  “啊!你这个粗俗的女人!居然用吃完的鸡腿儿打我!”冰小雨很显然没想眼前这个女人居然直接扔出一个鸡腿儿,当下羞愤难当,小手一挥,直接拿出一根鞭子,对准了千里樱诺运足内力狠狠的抽了下去。

  “小姐,你如此对待我家主上,是否过分了些?”就在拿鞭子快接近千里樱诺的时候,突然一个俊逸的身影从天而降,潇洒的身影,如玉的五官,九清风一把拽住冰小雨的鞭子,虽然脸上的表情依旧温和如玉,但是那语调却像是三九天的寒冰,让人不寒而栗。

  “嗯,我,明明是她先拿鸡腿儿打我的。”冰小雨被眼前这个男子突如其来的冷冽给震住了,脸上不知为何浮上两抹潮红,磕磕巴巴的轻声说道。

  “小姐请自重。”九清风松开抓在手里的鞭子,一转身,便向自己的桌子走去。

  “哎哎,我,我不是来找茬儿的,只是,我们没地方住而已。”冰小雨一看九清风要走,心底突然冒上一丝慌乱,迅速跑到九清风的面前,猛地拽住九清风的胳膊,有些害羞的说道。

  “龙门客栈的房间很多,小姐大可入住,与在下应该没什么关系。”九清风有些不安的瞥了一眼一直低头吃饭的蓝晴,毫不犹豫的绕开了冰小雨,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看到九清风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冰小雨颇为尴尬的站在九清风的不远处,瞄了瞄四周都在低头吃东西的人,狠狠跺了下脚,正打算出门去找自己的师兄之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嚣张的声音。

  “三师妹,你在吗?”

  随着这一声疑问,一个身着紫衣的男子踏门而来。神采飞扬的眼眸,邪邪勾起的嘴角,一张如妖精一般妖冶的脸逆着阳光,却又熠熠生辉。

  “二师兄,这个女人欺负我!”一看到寒血然进了门,冰小雨一扫前一秒的尴尬,像只小鸟一样扑到了寒血然的身边,一只纤纤玉手指着千里樱诺大喊道。

  “唔,好一只狗狗哦,叫了这么久都不累。”吃饱喝足的南宫微雨拿起手绢儿,一脸满足的擦了擦手。

  “你说谁是狗呢?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冰小雨被南宫微雨说的满脸通红,一根柔软的鞭子直接向南宫微雨扫去。

  “三师妹,不得无礼。”寒血然一看到身边自己从小宠到大的三师妹,无奈的一伸手,直接握住了那气势汹汹的鞭子。

  “二师兄,你没听见这个女人骂我吗?还有那个泼妇,刚才她拿鸡腿儿丢我!”冰小雨用力抽了下鞭子,却没有抽动,气急败坏的冰小雨指着千里樱诺大声喊道。

  “诸位,在下的小师妹不懂事儿,给诸位添麻烦了。”寒血然狠狠地剜了冰小雨一眼,随即轻轻地对着在正中央依旧扫荡着的千里樱诺行了个礼,那模样儿确实是风度翩翩,让人讨厌不起来的温和。

  “嗯,没什么啦,本姑娘大人有大量,不跟她计较,反正龙门客栈也有位置,你们要不要来住啊!”千里樱诺咽下了最后一块红烧肉,优雅的伸出油腻腻的小手,扯了一个仪态万千的微笑,对着寒血然微笑着说道,当然,请忽略她嘴角粘着的各种饭粒各种菜。

  “当然,若姑娘不嫌弃,我们也不推辞了,在下现在去叫一下同门师兄,多谢小姐的谦让。”寒血然笑的一脸春光明媚,随即拽着一脸不情愿的冰小雨,退出了龙门客栈。

  冰小雨被寒血然拽的一个踉跄,快跑了好几步,才跟上了寒血然。

  “二师兄,你干嘛啊!没看到那跟人都把我欺负成什么样儿了吗?”冰小雨猛地一甩袖子,一脸委屈的站在了原地,越想刚才寒血然剜自己的一眼越委屈。

  “你啊,真是什么人都惹,你以为龙门客栈里的那些人是好惹的吗?若不是我及时赶到,若不是人家不跟你计较,你以为你能活着出来啊!”寒血然瞄了瞄四周,又看了看远处的龙门客栈,确定自己所处的地方够隐蔽而且没有人跟踪之后,才颇为无奈的说道。

  “就是两个举止粗俗的女人嘛,又能如何?倒是刚才那个男子,比那两个女人有风度多了。”一想到刚才那个俊逸潇洒的男子,冰小雨又红了脸庞。

  正在思考的寒血然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三师妹的小心思,只是自顾自的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应该就是那个“血勐”了,这“血勐”更换主子才短短一个月有余,几乎所有店铺都起死回生,按照现在“血勐”的发展来看,用不了几年,估计整个清岚国都得遍地都是“血勐”的店了。”

  “而且最关键的,就是现如今整个“血勐”的战斗能力和行为作风都和以前迥乎不同,不仅不会滥杀无辜,甚至还会劫富济贫,而且“血勐”的战斗能力简直是不可见底,就是一个毫无内力的扫地的人,都身傍奇技啊。”

  寒血然说到这里,轻轻地叹了口气,原本是想好好和这血勐联盟一下的,毕竟是如此有潜力的一个门派,就是不知道今日被三师妹这么一闹,还能不能有结盟的机会了,毕竟传说中的“血勐”新主是个相当惹不起的人物……

  “那又能如何啊?“血勐”再厉害,也只是个小门派,怎么能和咱们四大门派相提并论呢?”冰小雨傲慢的一抬下巴,眉宇之间全是不屑。

  “哎,算了,走吧,去找师傅了。”寒血然揉了揉额头,心里暗自感慨,以后可千万不能带这个会知道捣蛋的小丫头出门儿了……

  龙门客栈。

  “苏堂主,今日那个女子,是那一个帮派的人啊!”千里樱诺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哎呀,吃得好饱啊……

  “那个女子属下并不认识,但是那个“二师兄”嘛,倒是听说过,此人名为寒血然,是四大门派之首的“龙门”首席大弟子,和龙门大师兄慕容前苏并称武林两大风流才子,虽然是二徒弟,但是能力武功都和大师兄不相上下,估计再过个几年,这两师兄弟完全有可能因为龙门的继承权闹僵呢。”

  苏前夕用内力探听了好一阵儿,确定附近没人之后才轻声说道。

  “其实这“龙门”是有意和咱们“血勐”交好的,从今天寒血然的行为就看得出来,毕竟咱们“血勐”现在的发展让人不得不忌惮,能结盟是最好,若是不能结盟,恐怕会有一些人趁着咱们还未壮大来要我们的性命。”

  傲天站在窗户旁,身子背着千里樱诺和苏前夕轻声说道。

  “那按你们的看法,这其余的三大门派会来此地么?”千里樱诺百般无聊的捏起一块酥饼,一边吃着一边继续打听。

  “依属下之见,是不会来了,“龙门”好歹也是四大门派之首,而且属下总觉得那个店小二是故意把我们拉到这里的。”苏前夕皱了皱眉头,学这千里樱诺的样子仰头喝完了杯中所有的茶水之后轻声说道。

  “嗯,这四大门派暗地里也是波涛汹涌么?哪个更厉害一点啊?”千里樱诺舔了舔饱满的樱唇,眨着一双星星眼继续坚持不懈的打听着。

  “其实如果真的要说哪个门派更厉害一点,其实并不是名扬天下的“龙门”,应该是一向行事低调的“慕叶阁”,“慕叶阁”的势力几乎是遍布整个清岚国,而且墨云国和其他国家也广有分支,只是一向低调,才没有为众人所知。”傲天轻轻转身,拿起杯子,沉吟了一下说道。

  “而且除了“慕叶阁”,剩下的“百花谷”和“天机阁”也是不好惹的主,暗地里都在铲除别人的势力培养自己的势力,但是面上却和气的像是一家人一样。”苏前夕站起来瞥了一眼楼下,眯着一双眼睛轻声说道。

  “嗯,好啦,你们都下去休息吧,若是“龙门”那些家伙来了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千里樱诺伸了个懒腰,直接转身爬到了自己的床上装死。

  “是,属下告退。”苏前夕和傲天对视一眼,颇为无奈的齐刷刷答道。

  听着傲天和苏前夕关上门离去的声音,千里樱诺才微微抬起了浑浊的像是受到污戚的大海一般的脑袋,“天机阁”吗?

  蓝戚风,你最好不要再来惹我,否则……

  “唔,好好吃的糖葫芦,古代的人就是实惠。”南宫微雨一手拿着一串儿红彤彤的糖葫芦,一边咀嚼着山楂模糊不清的说道。

  “我说你这个懒瓜,出来的时候说的好好的,说是要去探听一下别的门派的情况,这一出门儿咋就跟吃得过不去了呢……”千里樱诺一边拍了拍额头,一边猛吃着手里的年糕说道。

  “喂,你比我好到哪里去啊?”南宫微雨冷冷的睨了正在与食物做斗争的千里樱诺一眼,满是不屑的说道。

  “切,这叫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千里樱诺傲慢的一昂头,顺手又在一个小贩的手里买了一兜包子,香喷喷的味道引得南宫微雨上来争抢。

继续阅读:第20章 杂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霸宠:妖妃狠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