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绝杀
朴雨2019-09-17 22:163,290

  悄无声息。静的仿佛在这短短的几个瞬息之间能从人们的眼睛里看到一切。

  南宫微雨惊愕的抬起小脑袋,不会吧,这么衰,这回丢人丢大了!

  千里樱诺瞥了瞥嘴角,他娘的,多亏老子没把希望寄托在这丫身上,一直不靠谱的人突然有一天想靠谱都靠谱不起来啊……

  站在玲珑门众人最前面的铁二牛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儿,看着眼前的南宫微雨一脸沮丧的样子,心里一阵放松,多亏这个二号魔女没弄好那个什么“绝杀”,否则今儿又有的受……

  混在玲珑门最中央的二狗子将自己隐匿在人群中央,找了个最保险的角落摆了个最保险的姿势,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玲珑门一边看着南宫微雨,生怕南宫微雨一个恼羞成怒在启动点儿什么别的机关,躲避不及就惨了……

  站在人群靠外围的苏前夕堂主挑了挑眉毛,真是丢脸,居然跟一帮小辈儿去抢名额……

  比二狗子还奸诈的傲天站在一个看似危险实则可守可攻的死角上,一双三角眼四处打量着,似乎对这几秒钟的寂静根本毫不在意一般。

  有些贪生怕死的郑钧此时正垂首立在千里樱诺的左侧,面上说是要在武林大会期间维持本派秩序,其实就是因为被那“玲珑门”的残忍给吓到了,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明哲保身的好办法……

  “咔嚓,咔嚓。吱呀。”

  就当众人差不多都放下警惕心之时,我们伟大的南宫微雨猛地窜了起来,仰天大笑三声之后,指着玲珑门内的众人一脸猖狂的大声嚎道:“呔,各路妖孽吃俺老孙一棒!”

  千里樱诺掐了掐耳朵,多亏这里的人不知道西游记的桥段……

  “轰隆隆。轰隆!”

  南宫微雨话音刚落,千里樱诺的手还停留在耳朵上,郑钧有些嘲笑的眼神还挂在眼睛上,铁二牛庆幸的微笑还未撤去,排山倒海的各种武器各种沙包已经从天而降。

  “啊!”

  “哎呀,救命!”

  “唔……”

  “咔嚓,咔嚓,啊!骨头……”

  “看到没有?有没有庆幸你没下去?”千里樱诺一扭头,对着身边已经膛目结舌的郑钧说道。

  “啊,啊?是啊,是!”猛的反应过来的郑钧舔了舔嘴唇,一边庆幸的拍了拍胸脯一边自言自语道:“就我这样儿的能耐吧,要是进去了恐怕不是被那暗器射死,也得被那些疯起来的杀手们踩死……”

  “其实不然,任何一个人都是有优点的,正所谓天生我材必有用,郑钧,我千里樱诺从来不会留无用之人,郑钧,你武功不高,而且有些贪生怕死,但是既然能在这嗜人皮肉弱肉强食的“血勐”里混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必然是有一定的能耐,我千里樱诺没什么优点,就是惜才,只要你肯忠心追随于我,有我一口饭,必定有你一碗汤。”

  千里樱诺搅动着水果盘里的水果,一歪脑袋,像是感叹又像是自言自语,只是说过的话却掠过每个人的心头。

  “郑钧,你一会儿去安排一下,看看谁能去参加武林大会,无论是谁,有本事就可以,一共十人,算我和南宫微雨十二人,我们明日就出发,可能要很久才回来,在我未回来的时候,“血勐”大大小小的事物就拜托你了。”

  千里樱诺顿了一顿,抿了一口茶,随将目光转移到了像地狱一般的玲珑门中。

  郑钧看着千里樱诺,半个多月前那一场绑架让原本武功就很差的自己把所有自认为最糟糕的一面都暴露在了这个女人的眼里,不仅胆小的跪地求饶,而且还将“血勐”中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机密全部出卖,原以为自己是活不过几天了,倒是没想到……

  “主子,你就不怕再来一伙人把我绑架走之后我把你们全供出来吗?”郑钧的脑海里闪烁着这个疑问,下意识的张口问了出来。

  “只有弱者才会害怕别人的背叛。”千里樱诺一听到郑钧的话,一愣,随即转过小脑袋,对着郑钧嫣然一笑。

  “郑钧,相信我,我不会让任何人可以威胁到你们的生命,除非,我死了。”千里樱诺随手捏起一枚火龙果,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轻轻舔了一下,笑的一脸阳光灿烂。

  “是,主子放心,郑钧必将用生命保护主子。”郑钧听到千里樱诺的话,微微一愣,随即低下头用相当认真的语气说道。

  “不用,我是打不死的小强,不需要你来保护,你只需要保护你自己,没有一个人的生命是可以随便为他人牺牲的,你还有你的家人,你的儿女,你的父母,你若死了,他们的世界便塌了。”

  千里樱诺说到这里,捏着火龙果的玉手一顿,也不知道,异界的父亲听到自己那个从小就很野蛮的女儿突然变成植物人了,不会再和自己那如花的妻子吵架,不会再和自己的继子争抢食物,不会在给自己脸色,不会再半夜跑出去彻夜不归,会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回主子,郑钧代全“血勐”上上下下两千余人感谢主子的大恩大德,郑钧必定没齿难忘。”郑钧一弯腰,对着千里樱诺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大礼,话音很轻,却清清楚楚的飘进了千里樱诺的耳朵。

  “郑钧,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必定有人上门挑衅,记住了,若是有人敢在暗地里给“血勐”使绊子,一定不要坐以待毙,尽最大的努力保全自己,若是出了事,就带着你这帮手下去操家伙干倒他们,若是还不行,就把这包药给他们下了,然后再去干倒他们。”千里樱诺咽下口中的火龙果,一边有些模糊不清的说道,一边将手中的药包扔到有些呆泻的郑钧的怀里。

  千里樱诺看了一眼台下已经快接近尾声的血腥大筛选,舔了舔火龙果,这段时间若是自己这个新主子不在,这刚刚稳定下来的“血勐”肯定是要矮点儿欺负的,看来有必要杀鸡儆猴一下子了……

  “你们这些人,报上名来,还有具体家庭情况。”

  千里樱诺端坐在虎皮椅子上,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儿泛着倦意,却还是坚持不懈的看着眼前这十个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却又顽强不屈的男人。

  “铁二牛,原将士部队,后收编到杀手部队,年方二十,家有老母一人远在故乡,无妻子儿女。”千里樱诺话音刚落,铁二牛直接向前窜了一步,铜陵似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整个金碧辉煌的大殿。

  “小的张二狗,与铁二牛同乡,今年十九,家里双亲健在,尚无妻子儿女。”张二狗紧跟在铁二牛的身后向前窜了一步,整个十人之中,数张二狗的伤势最重,地上淋漓的鲜血一半儿都是他的,恐怕若不是有铁二牛一直在旁边拉着,早就体力不支了,但是张二狗浸过血一般的脸上却镶着两颗明亮的眼睛,闪耀着兴奋的光芒。

  “属下傲天,双亲早已不在人世,家有一妻三妾,两女一子,今年三十二岁。”傲天眯着一双小眼睛,胖嘟嘟的身体向前稳稳的迈了一步,虽然浑身上下也沾了不少鲜血,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全是别人的血,这个胖子倒是一点儿伤都没受。

  “属下苏前夕,今年四十八,双亲已故,家有一妻无妾,还有三个男宠,并无子女。”苏前夕佝偻的身影随着傲天的步伐向前迈了一步,声音大的震耳欲聋,说道男宠的时候仿佛并不在意别人知道自己这爱好一般。

  千里樱诺抿了一口香茶,心里暗道,果然不愧是我看上的属下,脸皮够厚!以后什么不要脸的活儿就给这丫了!

  “小的九清风,今年十八,孤儿,无妻无妾,并勿育有一儿半女。”一个浑身淌血却仍然精神饱满的男子微微弯了下腰,一张颇为英俊的脸挂着温和的微笑,若不是这一身鲜血,恐怕还真是个温文尔雅的美男子吧。

  “小的张三,今年十八,无父无母,无妻无子。”一个憨憨的男子腼腆的向前迈了一小步,看了一眼正中间的千里樱诺,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仿佛多看一眼是多大的罪过一般。

  “小的祁冰,今年三十五,家有二老,有妻无妾,儿女成双。”祁冰利落的向前迈了一步,耀武扬威的看着千里樱诺,那神情真是说不出来的骄傲。

  “小的龙舞阳……”

  半盏茶后。

  “好啦,你们先止止血吧。”千里樱诺伸了个懒腰,有些慵懒的看着身前站着的十个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你们刚才为什么不用我给你们的止血丸止血?难不成不担心你们自己成人干儿啊?”

  站着的十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颇为了解千里樱诺的作风的铁二牛和张二狗从怀里掏出了止血丸,带头儿吞了下去,剩下的八个人才动手吃止血丸。

  “你们十个给我记住了,无论在什么情况之下,哪怕敌人正在用剑指着我的脖子威胁你们,你们也要尽最大限度保全你们自己,为了任何一个人而让自己受伤是很不理智的行为,如果我被绑架了,你们没有能力和绑架我的人斗争,就退回大部队保存实力,如果我被杀害了,你们没有能力为我报仇,那就隐藏你们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继续阅读:第13章 离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霸宠:妖妃狠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