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四象剑法
胡霜拂剑2019-09-17 22:153,516

  万兵府,一座幽暗深邃的古老青铜室内。

  这间石室纯粹由青铜铸成,墙壁厚有丈余,墙壁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灵纹,固若金汤。在青铜室四角摆放着一件件古老灵兵,这些灵兵都已经具有了兵魂,释放出强大无匹的战气,势凌云泽!

  石室中央,一个身穿枣红色长衫的长髯男子盘身而坐,正在运气练功,他周身缭绕着一道道紫色光芒,在紫色玄力维持下,九把沉重的古剑围绕此人周天运转,释放出夺目凌厉的剑气,剑气呼啸!

  “哈哈哈!九阴剑法就快要练成了!这九把剑经过上百年人血的浸泡,已经阴邪无比,配合我的九阴剑法简直完美无缺!不出两个月,九阴剑法一成,连那灵兽域域主都要高看我几分!”男子冷笑一声,随即长袍一挥,将九把古剑收了起来。

  此人乃是万兵府府主韩穆,已经是百鼎境八期通玄期巅峰,离百鼎境最高境界扛鼎期也只有一步之遥了,放眼整座玄苍城地域,算得上顶尖高手了。

  “九阴剑法”练成之后,韩穆更是可以大杀四方,堪比灵兽域的上层人物!

  “恭喜府主,九阴剑法看来就快练成了,只要我把剩余的元精给你,你很快就能练成神功了……”这时,青铜壁上的一道光纹骤然一闪,一扇大门轰隆打开,走出一道身影。

  此人身穿黑袍,裹得严严实实,气息凝练,还带着黑面罩,看不清面目。

  “楚天逸,你还剩着一些元精,为何不给我?你借我之手想要夺兽魄印,我几乎已经要弄到手了,你想要宰了七大元老,独自掌控楚氏一族的大权,我也帮你。可你为什么保留了一些元精?就是这些元精,能决定我九阴剑法能不能练成!”看到黑袍人,韩穆勃然大怒,眼中射出道道雷霆。

  “府主切莫动怒,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楚天逸阴鸷一笑,嗓音十分沙哑。

  韩穆冷眼盯着楚天逸,喝道:“敢跟我谈条件?你很有种啊!你难道不怕我宰了你,再夺走元精么——说罢,你想做什么?”

  “杀楚原!”

  ……

  楚家大殿中,楚雄狮端坐大殿中央的宝座上,六大元老分列两侧,楚天逸则坐在家主独有的座位上,一脸的阴沉和不甘。

  毕竟,楚天逸名为家主,实际上大权却由楚雄狮等一干元老掌握,他根本无法接触楚氏一族的核心秘密。传闻中,楚氏一族除了兽魄印外,还传承着一门强大的功法,但身为家主,他连这功法的皮毛都没见过,自然无比郁闷。

  因此,与万兵府联手,清除七大元老,夺取兽魄印,是他掌控楚氏一族的不二选择!

  与此同时,房间中,楚原仍在潜心地修炼。自从晋入胎醒期、淬生玄力种子之后,楚原本身的精气神暴增,整个人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信状态,仿佛拥有着搬山卸岭的力量!

  而身为上古天帝,楚原凭借无穷的智慧,对这具肉身了解得十分通透,他心知肚明,依靠万界仙瞳和火阳玄石修炼出来的肉身,绝对要远远胜过同级十倍。

  这具身体的强度,足以修炼一门五品元级功法,加上前世的楚原又是剑道至尊,对剑法有着超强的造诣,所以就从记忆中选择了一门五品元级剑法“四象剑法”来修炼。

  “四象剑法”需要反复地锤炼玄力种子,融合剑法的奥义,在体内凝练出剑气。当然,以楚原的剑法造诣来看,修炼这门剑法肯定能少走许多弯路。

  可是,修炼功法并不单纯看造诣,更要结合自身状况,以他如今的修为,身体不可能一下子承受太高强度的修炼,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慢慢修炼。

  “剑破春晓!”

  “剑荡夏雷!”

  “剑灭秋风!”

  “剑扫冬雪!”

  一口气之下,楚原将“四象剑法”的四式一一施展了出来。不过,由于时间仓促,而这门剑法太过玄妙,他也仅仅只能练成前两式而已。但饶是如此,以楚原如今的实力,已经足以秒杀胎醒期同级修者了,甚至可以抗衡元胎期的存在。

  砰砰砰!

  小院里,剑气纷飞,剑芒交织,狂暴的剑力将一座座巨大石碑都纷纷轰碎开来,化作无尽的齑粉,消散而去。

  “不错,已经将前两式练得差不多了……”楚原满意地拍了拍手,脸上露出一抹邪笑!

  今日万兵府就会上门讨要兽魄印,自己一定要狠狠地打击万兵府的嚣张气焰!

  “原哥,万兵府的人……找上门来了……他们一共来了二十多个人,都是万兵府绝顶高手,持有古老的兵器,你要当心啊……”这时,秋水烟跑了过来,两眼发红地娇声道。

  “放心吧小烟,我马上过去!”楚原冷眸扫过房间,看了眼房间中的大量火阳玄石,神情变得格外凌厉。

  大殿内,韩穆傲然而立,浑身波动着黑色玄力,玄力发出毒蛇般的嘶鸣,十分骇人。同时,他手仗龙血宝剑,剑纹中传递出来的残暴龙气,令人心惊胆寒。

  在韩穆身后跟着二十来个身穿黑色法衣的青年护卫,皆是手握重兵,眼神里波动着狂暴的杀气,一看就是修为不弱的凶狠角色。

  而在众多黑衣者中央,一个身穿羽白色劲装,冷眸如霜的女子格外的吸引眼球。她身材高挑妩媚,前凸后翘,脸颊更是洁白如玉,光滑莹泽。尤其是她那一对衣衫遮盖不住的玉兔,让人看一眼就彻底沉醉了。

  此女玲珑真巧,亭亭玉立,放在大殿之中,犹如一朵冷酷的冰花,孤高桀骜、孤芳自赏,令人可远观而不可亵渎!她就是万兵府府主千金,楚原“偷窥门”的女主角韩霜儿!

  之前的楚原的确对韩霜儿爱慕有加,可是奈何楚氏一族实力远不及万兵府雄厚,门不当户不对,而且韩霜儿乃是武道奇才,天赋远胜楚原,两人根本不属于一个世界,这也就注定了楚原的悲剧。

  楚天逸跟万兵府联手之下,楚原对韩霜儿的爱慕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导火索,将楚氏一族推上刀山火海!

  楚氏一族跟玄苍城最大势力天玄殿之间有着一丝微妙的渊源,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万兵府才迟迟不敢吞灭楚家。这次,万兵府想到了这个阴毒计策,当然就师出有名了。

  “不知府主兴师动众光临我楚家,有何贵干?”楚雄狮捋着长须,一头雪白长发犹如银瀑般从两肩垂了下来。

  “有何贵干?论实力不行,论装傻你楚家可真是一绝啊!少废话,按照约定,你们要交出兽魄印!如果没有兽魄印,那就拿两倍于兽魄印的物品来抵换。不过,我看你楚家这么点家底儿,应该也就只有一个兽魄印值点钱儿了吧?嘿嘿……”韩穆冷然一笑。

  楚雄狮气得咬牙切齿,但依然故作镇定,随即摆了摆手,示意将兽魄印取来。

  没过多久,两个身穿简单兽皮的壮汉抬着一只两尺见方的黑色铁盒返回了大殿。那黑色铁盒并不大,也不沉重,表面凝刻着繁复的纹路,似乎是一种古老的符号。虽然铁盒没有太大分量,可是两个壮汉依然谨慎异常地抬着它,生怕出现半点闪失,神情很是恭敬。

  “这就是兽魄印么?传说中,兽魄印蕴含一滴上古乘黄的血统,正是这滴血统维系了乘黄后裔不灭,不知道这兽魄印被我炼化成本命魄印之后,你们楚氏一族会不会从此绝种?哈哈哈!”韩穆笑的脸都抽筋了。

  砰!

  随即,韩穆一掌将铁盒盖子震飞,手掌一抓,把珍藏在盒内的兽魄印一把抓到了手中。

  那兽魄印猩红如血,无尽的兽纹交织而成的图腾释放着奇异而古老的血气波动,蕴含狂暴的兽元!

  “果然是传承古宝,这兽魄印里有好强的血统力量,我如果炼化成本命魄印,就有望达到百鼎境巅峰境界了啊!不过,我万兵府灵印也不少,像兽魄印这样的灵印倒是也有……”凝视着手里的兽魄印,韩穆发出贪婪的干笑。

  一旁,楚天逸却是暗中紧握双拳,心中骂道:莫非你真打算独吞了兽魄印?如果是这样,那元精你也休想弄到手,这九阴剑法就别练了!

  “韩穆,现在你已经得到了觊觎已久的兽魄印,该离开我楚家地界了吧?”这时,一个元老极为不友善地哼道。毕竟,这伙强盗硬生生地夺走了楚氏一族的传承古宝,楚家族员当然对他冷言冷语。

  “走是要走的,可是区区一枚兽魄印,就能抵偿小女的损失了?金线元灵草不打紧,可小女万金之躯,居然遭到了这个杂种的窥视,他非死不可!或者,挖其双眼、断其手脚也行,你们看着办吧!”韩穆说罢,朝楚天逸暗甩了一个眼色。

  旋即,韩穆冷眼如刀,狠狠地扎向楚原!

  “哈哈哈!韩穆,你说得对,我的确看过韩霜儿洗澡,那又如何?我不会说她左臀上有颗胎记的……”楚原眼神戏谑地盯着韩霜儿,一脸的邪笑。

  “你……你敢胡言乱语?”韩霜儿俏脸变得铁青,不禁握紧了手里的寒霜剑!

  “我胡言乱语?你敢说自己左臀没胎记的话,那就扒下裤子让众人验证一下……”楚原冷笑一声,身后楚家成员也纷纷大笑起来。

  “你压根没看到过,就敢胡说,看我不扒了你的皮!”韩霜儿气得肺都炸了,两眼猩红,没多久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用手掩住了嘴。

  楚原大步迫向韩霜儿,大喝道:“既然我没有偷窥之事,那你们就想把这个恶名压在我头上,还想来个死无对证?真是该死!我楚原可不是好欺负的,我会让你们以血还血的!”

  “既然话都说到了这里,那我不妨挑明,此事的确是我万兵府用来夺取兽魄印的借口,但那又如何?以血还血?可笑,我现在就让你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界天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界天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