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谁是捡来的
隔岸罂粟2019-09-17 22:192,512

  这浮云阁光从外面看就觉得不简单,走进去更是别具一格,里面的人没见着几个,面积却是不小,建造也是无比的奢华,只见亭台楼阁,假山园林,曲径回廊,还有各种名贵花草,整得跟个皇家后花园似的。

  舒寒一边走一边想,这么大的地,要是放在寸土寸金的现代得值多少钱啊……

  当然这里也并不是真的像皇家后花园那样姹紫嫣红,比起来,这里更多的是绿色植物,就算是花,也是素色居多,更令人有种清幽疏朗的感觉。

  百里清琰早已乐得在旁边一蹦一跳,舒寒则一边跟着萧溯,一边欣赏着这里的建筑风景。

  转过几丛修竹,来到一条回廊中,前面迎面走来一位长相平凡看上去和萧溯差不多大年龄的男子,见到萧溯时,眼睛顿时亮了不少,眉间也像瞬间化开了一样,走上前很有礼貌的道了一声“阁主回来了。”目中亦是掩不住的关心。

  那模样,就跟等了八百年的老情人终于回来了一样!

  舒寒暗道这两人莫不是有基情吧?否则就算看见自家阁主回来也不用高兴成这样啊!

  就在舒寒观察着对方时,那男子也注意到了萧溯身后的舒寒,平时这浮云阁向来不允许外人进入,他更是不曾见阁主带过任何陌生人进来,可这次他回来,不仅多带了一个人,还是个女的!

  这令陈墨不得不意外了,这么想着,也就问出了口:“阁主,这位是……?”

  萧溯看也没看舒寒,只淡淡道:“这位是我在路上遇上的一位朋友,你去给她安排下住处。”

  “是”陈墨领了命,正要退下,却被另一个突然传来的声音给顿住了脚步。

  “哎哟喂,阁主这回是把阁主夫人都给带回来了啊!”

  说话的一位身穿粉色衣服,面容姣好似少女的少年,不知从来哪里冒出来,只几个旋身便从回廊外跳到了舒寒的面前,就像市场上挑货似的目光打量着舒寒。

  因为他这一句话,令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动作,就连刚刚还在蹦蹦跳跳的百里清琰都停了下来,像是惊讶于他这话。

  看见这少年一身粉红的打扮,舒寒心中闪过的第一个词就是——骚包!

  可是再看向这少年的长相,舒寒却不由得感叹:奶奶滴,这长得也忒好看了点,如果从远处看,绝对会以为这人是个女的,能将粉红色的衣服穿得这么好看的男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虽说这少年长得面容姣好,跟美女似的,可是脸上却又带着一种痞痞的笑,就跟个不良少年一样。

  可神奇的是,这样的打扮和长相,再配上他那一脸笑意邪恶的痞子像,竟丝毫不令人觉得违和。

  不过当然,舒寒也没忽略他刚才说过的那句话,显然,这骚年是误会了她和萧溯的关系。

  百里清琰和陈墨都停下动作在那等着萧溯的回答,舒寒则觉得有些尴尬,而这一粉衣少年则是一脸看好戏模样,只有作为这个问题主角的萧溯,在听到粉衣少年的话时,脸色都没变一下,只是回头淡淡瞥了眼舒寒,然后对那粉衣少年道:“我品味有这么差吗?”

  舒寒晕倒,特么他这回答也打击人了吧?好歹也是当着她的面啊,他就不能委婉点么?再看向萧溯,只见他眼中就像写着“这人我完全看不上”的意思,舒寒只觉得心中一阵怒意: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那粉衣少年有像是些惊讶,问道:“那你带她回来干嘛?阁主,以前我可从未见你带过谁回来,怎么这次就突然带了个人,而且还是个女的。”

  说到后面,粉衣少年又恢复了一贯不正经的模样,目光在舒寒身来来回扫了几遍,笑嘻嘻道:“而且看上去似乎还不错,阁主,不如这样吧,既然你看不上,那送我如何?”

  说着,一张貌若好女的脸还向舒寒凑上来:“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一旁的百里清琰心中却是汗了一把,暗道这位可是南唐的和亲公主,就算师傅看不上,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送人啊,这楚扬也太会想了吧!再说了,师傅怎么想的,还说不定呢!

  这边萧溯像是也没料到这粉衣少年会这么说,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头,然后听不出语气的道:“楚扬,别打她的主意,她是我从路上捡到的,你若是想要,那你便也从路上捡一个吧。”

  名叫楚扬的粉衣少年一听,当即垮下了脸,抗议道:“阁主,你也太诓人了吧?这路上随随便便就能捡到个这样的?我活了这么多年,别说路上捡了,就是我上次跑去幽州知府家他女儿房间偷的也比不上这个啊!”

  他这话一出,百里清琰和陈墨心中皆是一惊:吓,这小子啥时候还跑去知府的女儿房间采花了?

  萧溯随口道:“那是你人品不好!”

  楚扬撇了撇嘴,忽然想到什么,笑道:“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就去捡一个回来,然后和阁主的这个换换,反正阁主人品好,上哪都能捡到极品,下回再捡个更好的回来不就行了。”说完,还就真就要去了。

  这边舒寒已经彻底怒了:这两个人也太过分了,说的好像她是萧溯从路上捡来的垃圾似的,还被当做东西随意交换,靠,刚才她就已经忍够了,她这么会碰上这种无耻的人,她现在已经忍无可忍了!

  没错!她是萧溯闲的蛋疼才捡来打发时间的,可也不代表她就可以这么被人侮辱!妈的,这里的人,没一个好东西!早知道这样,她还不如去和亲呢,路上挂了也比现在这样好!

  舒寒正要发作,萧溯早已看到她眼中的怒意,先了半秒开口:“楚扬,你要去捡那是你的事,不过,她可不是能作为物品任意交换的东西,舒寒是我带进浮云阁的客人,这里,还没有人有资格对她不敬。”

  他说这些话的声音不大,语调亦是平和,很平常的语气,可在楚扬听来,却有一种不容抵抗的威严,令他心中一震,竟是不觉停下脚步来,连平常一贯痞气的笑容都收敛了。

  说完,也不等所有人反应,萧溯又对着还愣在那里的陈墨道:“陈墨,你先带她去安排住的地方,有什么要求都可满足她。”

  然后又对舒寒道:“赶了这么多天路,你也应该累了,先去休息休息吧。”

  见舒寒脸上似仍有怒意,萧溯笑了笑,手指灵活的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副纸牌来,对舒寒道:“你这打发时间的玩意还不错。”

  舒寒一惊,道:“我的牌怎么在你这里?”她不是带在身上的么?怎么跑到萧溯手里了?

  摸了摸兜里,果然,牌不在了,估计是某个不注意的时候被萧溯给顺走了,妈的,这厮还附带小偷职业的么?

  萧溯笑道“什么时候等你能斗赢了我,我再告诉你。”

  舒寒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咬牙道:“哼,这牌我不要了!”妈的,不就一副破牌么?

  萧溯笑得可恶:“那就等于你了承认永远都赢不了我。”

  “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