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花痴倒一片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294

  望着前方一众年轻人,慕容不败很是和气的说着官方开场词:“很感谢各位今天各位能够来参加小女的生辰宴,以及小女举办的相亲大会,只是方才念烟突感身体不适,让他哥哥带着回房休息了,还请大家见谅!”

  慕容不败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把慕容家两兄妹失踪一上午的事也糊弄过去了,舒寒勾了勾嘴角:身体不适?就早上慕容念烟追着慕容苏跟开了火箭似的速度,要说不适,那也是被她自己那爆脾气给气的。

  不过舒寒倒是更加奇怪,那对兄妹现在到底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打得两败俱伤没法出来见人,才让老爹来出面?不然,干嘛这么久过去了一个都没出来?还让慕容不败找了这么个借口。

  慕容不败一说自己女儿突然身体不适,下面立即便有不少单身青年流露出关心的神色,想要知道慕容念烟到底怎么了,并借此机会在慕容不败面前表现一把,希望这位盟主能够挑上自己当女婿。

  慕容不败呵呵笑了笑,感谢了一下众人对自己女儿的关心,然后提了下明天武林大会的事,大概意思就是:如果有想参加明天武林大会的人,今晚便留宿在这里,如果有不想看的,慕容府也不留人,反正留去自如。

  说完这些,桌上的菜也都上齐了,慕容不败也就不打扰各位单身人士进餐,说完事便走了。

  其实今天来慕容府的人远不止这些,毕竟今天是武林盟主的女儿过生日,前来送礼祝贺的人自然不少,而那些被慕容不败请来参加武林大会,但不包括参加慕容念烟相亲大会的人,都聚集在慕容府的另一个厅堂内,由慕容不败亲自招待着。那里大多是些老江湖,单身的也不多,慕容念烟自然就没请了。

  吃过了午饭,已经有个别在上午相亲成功的带着对象离开了慕容府,而剩下的单身狗则继续努力脱单,就跟上非诚勿扰舞台似的,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相亲成功的都走了,还有大多数留下来,等待着明天的武林大会。

  毕竟,今天的相亲大会只是慕容念烟小打小闹的前戏,明天的武林大会才是重点。

  下午的时候,慕容苏和慕容念烟依旧没来,这场本来是慕容念烟特意为了自己和萧溯准备的相亲大会,结果成了为这群江湖单身狗做的脱单慈善。估计这会,慕容念烟正躲在哪里气得吐血呢。

  期间也有家丁领着大家去院子里赏花,舒寒也出去随意的看了看,后来觉得身边人太多了,她懒得凑这热闹,又回到了厅堂继续找个不起眼的角落当吃货。

  其实这个所谓的相亲大会,真正相亲成功的没几对,大部分都是在那闲聊看热闹。

  中途萧溯出去了大概有一小时,也不知道是干嘛,回来得时候正拿着他那把扇子摇得欢,顿时引来了不少少女倾慕的目光,因为萧溯的打扮不太像是江湖人,因此周围的人纷纷在心中暗道这是哪家贵公子,这模样绝对秒杀在场所有男性啊,就连那位失踪了一天的慕容苏站着这位身边一比,恐怕也占不到好处,要是慕容念烟一早看见这位,估计就不会消失一整天了。

  不过在场的单身女同志们同时也在心中暗暗庆幸,幸好那慕容念烟不在,这不正给了她们绝佳的勾搭机会么?

  于是,已经有不少在蠢蠢欲动了,暗忖着要怎么向这位公子表白,同时又一边担心对方是否看得上自己,要是被拒绝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这么多情敌在场,多丢人啊……

  而就在众单身女们还在做着内心交织混杂的纠结时,萧溯已经风采翩翩的走向了舒寒。

  望着n道集聚在萧溯身上的花痴目光,舒寒暗骂一声祸害,问道:“你去哪了?”

  萧溯笑嘻嘻道:“这慕容府这么大,我又是头一次来,当然是出去欣赏欣赏风景,见识一下啊。”

  欣赏风景?他还真有闲心!

  舒寒又问道:“慕容苏和慕容念烟呢?”既然他在慕容府逛了一小时,应该会知道这对兄妹怎么样了吧?

  谁知道萧溯竟是摊了摊手,一脸不了解情况的模样:“我也不知道。”

  舒寒撇了撇嘴,也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知不知道她也不是很在乎,就是有点好奇心作祟。

  萧溯转而换了副模样,笑道:“怎么?你想见他们?”

  舒寒扯了扯嘴角,慕容苏她是不想见,但慕容念烟可没她什么事。

  舒寒接道:“是啊,那慕容念烟一心盼着你来,结果你来了她人却不见了,我倒是想知道,她看到你后,会是什么反应?”

  萧溯依旧摇着扇子,笑得悠哉:“既然你这么想看,那我们……不如今晚就留宿在这里吧。”

  “什么?”舒寒一惊,今晚还要住在这里?这厮脑子进水了么?

  惊讶之余,舒寒忽然想到什么,严肃问道:“你想参加明天的武林大会?

  萧溯也不否认,点了点头:“只是看看。”

  然后朝着远处一群注视着他们的单身女同志们投去一个礼貌的浅笑,顿时迷倒一片,还有些超级花痴竟忍不住尖叫起来,一边兴奋的对其他人道:“他对我笑了,他对我笑了!”

  这效果,就跟明星来到现场跟粉丝互动一样。

  晕,这人懂不懂低调?

  而这时候,舒寒又听见来自周围的小声议论:

  “这两位公子都长得这么好看,好难做出选择啊。”

  “是啊,就是不知道他们喜欢哪种类型的?你说,他们会不会喜欢我这种啊?”

  “你想的美,要喜欢他们肯定也是喜欢我这种多一点。”

  ……

  然后两女展开撕逼大战。

  其他人还在自顾自的讨论:

  “为什么这两位公子总是在一起啊,他们不是来相亲的吗?怎么不见他们物色对象?”

  前一位的话音刚落,立马就有一位惊诧的声音响起:“天呐,这两位……不会是断袖吧?”

  “什么,断袖?”

  此谣言一出,顿时碎了一地女子的玻璃心。

  舒寒觉得这些人的想象力也是丰富,见萧溯依旧一脸无所谓听好戏的模样,好像那些人议论的不是他,舒寒真想一把将他掐死。

  妈的,怎么只要跟着这人在的地方,就总能引起骚动?

  舒寒不满道:“喂,你低调点会死啊?”

  “低调?”萧溯想了想,道:“我很低调啊。”那神情语气,就好像舒寒说错了他似的。

  舒寒看了眼周围成群的花痴,瞪他:“你这也叫低调?”那什么叫高调?

  萧溯无辜至极:“我什么都没做啊。”

  靠,他是什么都没做,可是他不知道么?他进来的时候就不该那么招风的扇着扇子,还有刚才,也不该对那群花痴笑得那么灿烂,不然现在局面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舒寒本是一直秉着低调的原则做个安静的小透明,可是就因为萧溯这厮,导致他们现在被这么多人围观议论,舒寒总觉得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而就在这时,舒寒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诶,为什么这些人好像都不认识你?”

  舒寒并不知道萧溯从不以浮云阁主的身份在外露面,只是下意识按照慕容念烟对萧溯的执着程度,怎么说作为浮云阁主的萧溯也算是位很有名的人物吧,就算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也不至于所有人都不知道,可是看这些人的模样,像是无一人知道萧溯的身份,这有点说不通啊。

  萧溯反问道:“他们为什么会认识我?”

  舒寒奇怪道:“你不是赫赫有名的浮云阁主,慕容念烟立誓要搞到手的对象么?怎么会没人认识?”

  萧溯说得理所当然:“因为我低调啊。”

  舒寒晕。

  相亲大会结束后,晚上又有少数几人离开了慕容府,剩下的人吃完晚饭后,则被慕容府上的人带着他们去安排好的客房,客房的等级也是根据身份来分配的,舒寒才知道,原来她昨晚上住的那间院子是慕容府上最好的一座招待贵宾的院子,而今天晚上,萧溯也与她一同住进了这座院子。

  萧溯就住在舒寒的隔壁,吃完晚饭天色还没完全黑,舒寒又不想这么早睡觉,索性出来欣赏风景,古代就是这下不好,没电脑没手机,夜间生活实在太难熬了,难怪古人都那么早睡觉,也不知道萧溯现在在房间干嘛?

  这么想着,舒寒就往萧溯那间房间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把舒寒吓一跳,只见那家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了房间,正盘着腿坐在回廊的柱梁上,一脸悠然的摇着他那破扇子。

  本来现在天色就比较暗,萧溯又是一身白衣在那里,在昏暗的光线下,舒寒眼角乍一瞥见还以为这院子里出现了鬼。虽然视线不是很清楚,但舒寒还是可以感觉到他那双笑吟吟的目光正在看向自己。

  这家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吓到自己了,她真怀疑这厮是不是自己的克星,默默吐了口气,舒寒走过去,问道:“你之前不是说对武林大会不感兴趣吗?”怎么这会又改主意了?虽然他说的是看看,可是谁不是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上去参加了?难道是受不了武林盟主这个位置的诱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