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偷学是正道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284

  第二天的时候擂台赛继续,不过台上的实力比第一天的强多了,总算今天的还能有点看头,只是帅哥依旧少得可怜。

  百里清琰坐在台下一边找着台上人招式的破绽,一边偷学着武功,遇到不解的,就向萧溯请教,舒寒和春花则还在想着昨天的帅哥。

  舒寒忽然看向萧溯,同样都是极品,不知道昨天那位和眼前的萧溯比起来,谁会更胜一筹呢?

  不过两人的类型完全不同,也没有什么可比性,只能说各有各的特色,但绝对都是秒杀眼球的那种,不过真要比起来,舒寒觉得,自己还是喜欢萧溯这种多点,其实,他温柔时候的样子,还是很让人心水的嘛……

  也许是感觉到舒寒太过于热烈的目光,萧溯转过头来,正好看见一脸花痴望着自己的舒寒。

  毫无防备的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漆黑眼眸,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舒寒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心跳加快,脸上也不禁有些升温……

  汗,这是这么回事?舒寒心中顿觉窘迫无比,坑爹啊,他怎么就忽然转过头来了呢?不知道他看见自己的这幅模样会怎么想?千万别多想啊……

  舒寒从来没有哪次这么唾弃自己是个颜控,奶奶滴,她只不过一下子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表情还有思想……不会让萧溯发现了什么吧?

  说什么今天也不能在他面前丢这种人,舒寒心想着,于是脸上保持着淡定的表情,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虽然心跳还在加速,脸上温度也还在持续上升……

  调整了一下身心状态,舒寒假装镇定的问道:“教你徒弟偷学人家武功还偷出成就感来了?”

  萧溯笑了笑,笑得很是好看,一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眸子紧盯着舒寒,道:“我只是觉得,你一直这么盯着我看,会容易让我产生误会的。”

  会产生什么误会?舒寒当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心中默默吐着槽,不过面上功夫还是做得很好,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淡淡道:“我只是想看看,你脸皮到底有多厚。”

  萧溯笑意不减,果然脸皮很厚的接道:“那你看出来了没有?”

  舒寒点点头,叹道:“果然奇厚无比!”

  “是么?”萧溯抿着唇笑道,“我觉得你的脸皮也薄不到哪去啊。”

  靠,他什么意思?舒寒怒,刚才脸上的温度还没退下,这一怒脸就更红了,虽然此刻是做男装打扮,却更让她多了几分可爱。

  萧溯眼中笑意更深:“你生气起来的模样很有意思。”

  擦嘞,这下舒寒脸上就跟红烧云一样了。

  下午的时候,其中一个擂台上了一位高手,几乎是以横扫千军之势一下子就秒杀了十几个人,看那人轻轻松松的模样,仿佛打趴十几个人都不带喘气的,这让比武的进度加快了不少。

  春花在下面冒着红心眼鼓掌:“哇,有气势,长得也比其他人好看,虽然比起我家小扬扬还是差远了,不过我还是看好他!”

  小羊羊?知情的都知道这一定是春花对楚扬的称呼,只不舒寒和百里清琰连同萧溯都不由恶寒了一下,要是楚扬听到这称呼,估计想自杀的心都有了吧?

  说到楚扬,舒寒也想起什么,问道:“春花,楚扬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啊?”看他那性格,也不像是有热闹不看,能够沉静得下来的啊。

  春花“嘿嘿“笑了笑,道:“本来他是要来的,但听说我来了,所以又改变主意说不来了。”

  舒寒汗,估计是第一次见面的事件对楚扬的心理阴影造成过大,才会导致他避春花如虎蛇,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啊!不过想想这两人,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本来舒寒还想安慰安慰春花来着,但见她一脸乐呵呵的表情,好像楚扬来不来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舒寒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妞本来就是冲着找备胎来的,这会心里想着谁还说不定呢。

  因为台上来了个厉害角色,其秒杀千军之势赢得台下一片掌声,其他高手也有些坐不住了,纷纷心想:这群没见识的,他那点功夫算个毛,哥不上去露几手给你看看你们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厉害!

  于是,一下子又有三四个高手翻身上了其他擂台,那些本来还想打打酱油走走过场的小虾米们就倒霉了,这造型都还没摆好呢,就被提前出场的压轴高手给秒下去了,有一个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怎么,上台的时候腿就一直抖,还没开打呢,就一跛脚给摔下去了。

  高手上场,那进度都是“嗖嗖嗖”地,百里清琰也偷学得越发起劲来了,萧溯还时不时靠近他耳边说着什么,每次都能看见百里清琰那跃跃欲试的神情,好像恨不得自己也上台打一场似的。

  到了临近晚饭时间的时候,武林盟主的待选人员也差不多出来了,八个擂台,最后站在台上的也是八个人。

  问了几遍,确定再没有人上来挑战了,主席台上的慕容不败才再次发话,那大致意思就是:现在已经不早了,而且这几位打了一下午也累了,并且这八人高手赛又费时间,建议大家都先回去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来进行这场最后的决赛。

  台上打了一整天,台下看了一整天,别说是比赛的人,就是看赛的人也累了,对于慕容不败的提议,大家自然都是举双手双脚赞同,这几人之间的对赛无疑是整场武林大会最精彩的一幕,养足了精神再来看是最好不过,于是大家都纷纷回去吃饭睡觉。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舒寒一行才缓缓从赛场往回走去。

  百里清琰迫不及待的道:“师傅,我刚才从那几位高手中偷学到了好多招式,等回去,我就练给你看,好不好?”

  那小表情,足足一副等着萧溯表扬他的模样。

  “嗯。”萧溯低头朝他笑了笑,道:“等明天他们放绝招的时候你可要睁大眼睛好好偷学。”

  “恩,我一定要偷学过来!”一听到“绝招”两个字,百里清琰放大眼睛,对于偷学这行兴趣又增加不少,那可是绝招啊,高手的绝招,等他学到手了,以后杀起人来也可以像师傅一样,一招秒一个,多带感!

  “可是!”百里清琰忽然想到什么,皱着眉头道,“我怕他们出招太快,我看不清怎么办?”

  高手对决起来,速度都是很快的,如果内力没有达到那个水准的人,根本就无法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招的,更别说偷学了。

  萧溯轻轻松松的笑了笑,道:“放心,为师有办法让你看清他们是怎么出招的。”

  “耶,那太好了!”有了萧溯的保证,百里清琰这下彻底不用担心了,他亲爱的师傅果然是无所不能,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他!

  果然啊,人的脸皮一旦厚到某种程度,也就无敌了,舒寒在一旁默默想着,这对师徒,不仅不以偷学为耻,还以偷学为荣!

  其实,对于偷学别人武功,舒寒也不觉得那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毕竟她以前考试还经常作弊呢,能偷到,那也是一种本事,可是,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再悄悄商量么?为什么这对师徒一点都不忌讳这旁边还有这么多人,这要是被那些武林人士听到,还不得遭炮轰啊!

  唉,低调啊,有些人永远不懂低调怎么写!

  百里清琰和萧溯在那边商量着偷学人家武功的事,舒寒和春花则一边讨论着昨晚那惊鸿一瞥的帅哥:

  “诶,你说,那位帅哥今天晚上还会不会出现啊?”

  “不知道,要不我们晚上出去看看。”

  “好啊,说不定他也正等着我们呢。”

  “这次看到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对,这回一定要好好看个够!”

  “可他会轻功怎么办?

  “那就扑过去抱着他大腿!”

  ……

  萧溯在一旁静静听着两人越来越没节操的对话,暗道:花痴多脑残啊……

  当然,这天晚上苏寒和春花并没有真的特意出去找那位帅哥,只是吃完饭后在慕容府内散了散步,在经过一个院子的时候,发现里面人声鼎沸,几乎聚集着这几日在住在慕容府上的大半人口。

  舒寒和春花都不由好奇驻足,在外面听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感情这些人是在这开设临时赌场啊,一个个都在那拼命的砸银子,赌明天到底谁能夺得武林盟主之位。

  舒寒在脑海中回忆了遍今天台上最后剩下的八位,问道:“春花,你觉得明天谁会是最终胜利者?”

  春花很认真的想了想,道:“那几个人都是擂台上最厉害的高手,如果打起来,肯定非常激烈,就算不死,打到最后的,估计也要残了。”

  春花很难得的客观分析了一次:“我觉得,那八个人都很难登上新武林盟主之位啊。”

  可是,如果最后的几个人都不行,那登上武林盟主位置的人会是谁呢?

  舒寒也只是随意问问,并没有太把这事放在心里,反正结果如果,明天就知道了。只是她也没想到,事实竟被春花一语成谶了,如果那些压赌的人听到了春花的分析,估计明天也不会那么多人哭瞎在厕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