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进入蜀山
大白2016-05-14 15:553,158

  师兄看着师弟倚在门旁呼呼睡起来,无奈的得叹了口气。这对师兄弟是蜀山属断龙崖一脉,师傅是明青剑祖的关门弟子,剑逍遥。

  剑逍遥在修真界名头颇响,功法技艺尽得明青剑祖的真传,道行修为也有了剑祖的十之八九。一柄秋水剑更是不知斩杀了多少妖孽祸害,邪魔歪倒闻之胆寒。而剑逍遥在断龙崖坐师收徒更为严厉,门规律法在蜀山余下的几脉中属最苛刻的,正是如此断龙崖才在几年间就已势力大增,人脉旺旺,俨然有一领余下几脉的形式。

  方才那发话的师弟就是断龙崖下的六师弟,柴鸣。而柴鸣口中的师哥则是李莫尘。

  蜀山位居凌霄,夜里阴风朔朔,寒气逼人,纵使在蜀山习了几年万剑诀的柴鸣也冻得哆哆嗦嗦,何况常人。李莫尘把外套脱掉盖在师弟柴鸣身上,自己盘膝坐下,转动真元将万剑诀调动全身,只见李莫尘身为淡淡青光缭绕,任那寒气多么煞人也侵入不了半分。

  李莫尘把万剑诀运转了一个周天后,放眼向山下望去,不禁骇然变色,也顾不上招呼柴鸣一声就一引剑诀,向山下奔去,双脚方一离地一柄烂银似地流光长剑就嗖的激射出去,李莫尘身随剑走第二步就已踏在剑上,带着一道银虹御剑向山道下冲去。

  没过多久李莫尘就又极返回来,怀里还搂着个孩子。李莫尘踏地收剑一气呵成,一把推醒还在沉睡的柴鸣,急道:“六师弟,你快醒醒!你现在这守着山道切忌不可大意,若有什么情况就赶快去断龙崖通知我。我现在找个地方帮这孩子把体内的寒气散一散。”

  “哦……”柴鸣稀里糊涂的支吾一声。

  李莫尘又交代叮嘱了柴鸣几句就匆匆向蜀山断龙崖御剑飞去。

  断龙崖位于蜀山西陲。一道如天坠的鸿沟蜿蜒千里,其深度不知有多少,此处由来到有一段缘由。相传蜀山地处龙脉,开山剑祖在此开宗收徒惊怒神龙,神龙从天而降势要毁掉蜀山,但开山剑祖岂是泛泛之辈,手持残神利剑,力斩苍龙,剑势透过龙身气势不竭又重重斩在山岩之上,宛如开天辟地,只见整个蜀山都在颤抖,丝丝裂缝由山上裂开,天际也暗无天日,阴云密布电闪雷鸣,“轰”一道惊雷响过后,蜀山轰然裂开,一道深不见底的危崖就此形成,此崖随将蜀山一分为二但崖中灵气却肆意流出,将断龙崖滋养的人杰地灵。后人为了纪念此崖遂命为,断龙崖。

  李莫尘修为不差,飞剑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蜀山西头的断龙崖。李莫尘单掌抵在那孩子背心注入一道天剑真元后,才重重吁了一口气。方才他望见山道上倒下一个少年,心里顿时就漏了半拍,以为是修为弱些的子弟受不了山道艰难在加上蜀山夜里寒风凛冽阴气肆虐,才倒下的。蜀山的寒气李莫尘可是知道有多骇人,见那孩子面色僵硬,嘴唇发紫身体不住发抖,以为命在垂危大惊之下就向蜀山赶去。等到了断龙崖才有机会查探他的情况,这一探就松了口气,那孩子虽然外表很吓人,但体内却生机旺旺,筋脉不乱,心肌也未受半分寒气所噬。

  这孩子正是十三,十三虽然体健身强但终究是没有半分真元的,哪里经得起蜀山阴气的侵蚀,没过多时就一倒在山道上,这也多亏黑袍老者几年的栽培,十三虽然倒下但体内的生机却不断绝,顽强的抵抗寒气所以才能撑下来。

  李莫尘将十三安置在自己房中,解开他的上衣正要为他盖上棉被,却瞥见十三胸口有道微弱的蓝光,其中蕴含的灵气更是李莫尘再熟习不过的万剑真气了。惊异之下掀开十三的内衣看去,一个刻有断剑的令牌赫然映入李莫尘眼前,那牌子正是蜀山剑符。

  这一发现可让李莫尘惊疑了半天,心中思索道:“剑符蜀山每年仅仅就发出几道,而且授予剑符的子弟不是修为深厚就是天资聪颖之辈,这孩子为蜀山寒气噬伤况且自己适才探入他体内也未发现他丹田处有丝毫真元,再看他体质也不是练武的奇才怎么就怀揣剑符呢?”越想眉头就皱的越深,到最后只能暗叹一声,等到明早去禀报师傅好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李莫尘早早的就到了断龙崖的逍遥阁。

  远远地就听到阁内一片欢声笑语,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说道:“爹,这次你一定要给我招个师弟回来。不,得给我招一批师弟回来,好让我威风威风的当个师姐。这也都怪你和娘,生我生的辈分那么小,害的我当了好几年的师妹。”

  另一个满是爱意的声音,笑道:“你还好意思说你小师妹的事,你看你那几个师哥被你搞的还不是像菩萨一样供着你,现在断龙崖上下除了你爹还有谁能管得了你!”

  说话之际李莫尘已步入逍遥阁中。恭敬地给师傅剑逍遥,师娘文钰行过礼,未了又不忘对着师妹文梦烟唤了声:“小师妹。”

  剑逍遥因为是明青剑祖关门弟子所以从收入门下的时候就被赐了剑逍遥这个名号,一晃眼百年已过人人都把他唤作剑逍遥结果他自己原本的名字却忘了,后来娶了文钰又在几年前喜添一女,出于无奈文梦烟就随了他母亲的姓。文钰就这一个女儿平日里尽是百般呵护,千般宠惯,文梦烟在断龙崖下虽然辈分最小但谁见了这小师妹都不禁要头痛一阵,文梦烟性喜热闹所以常常在断龙崖中闯下祸来,祸虽然是她闯的但一方面有文钰护着另一面文梦烟使出百般解数让众师兄帮她抵罪,如此下来纵然剑逍遥一再责罚却也不见悔改。

  看到李莫尘进来文梦烟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来,惊喜道:“师兄你来的正好,你一定要带我去瞧瞧我那一群小师弟都长得什么样子,顺便让我在试试他们的道行,咱们断龙崖先去挑人尽挑好的,把那些歪瓜烂枣都留给朝剑洞,摇波池什么的。嘿嘿,让那些抽鼻子老道吹胡子干瞪眼去吧。”

  剑逍遥低喝一声:“胡说!傍我回来!”文钰也无奈的摇了下头,佯怒道:“梦烟你这话怎么说的,快坐下把饭吃了。”随即有转向李莫尘问道:“昨天蜀山收徒可有什么情况?鸣儿没给你添麻烦吧?最近两天也着实累坏你了,过了这几天师娘给你点玩意儿好好补偿一下。”

  “娘偏心!不给我好处还骂我!”还没坐稳得文梦烟撅嘴怨道,还想抱怨下去却对上了剑逍遥剑一般的目光,怔了一下就止住了嘴。但一双明亮的眼睛却盯在了李莫尘身上,滴溜溜的飘来飘去,嘴角还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李莫尘哪能不晓得师妹文梦烟的眼色,心神一收全当没看见,对剑逍遥道:“师傅,昨天夜里弟子在山道上救下一个粗布麻衣的少年,索性他所受寒气未深,不到一会就用万剑真气驱散。”

  文梦烟插嘴道:“这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啊,每次蜀山收徒都有这样的例子。”

  李莫尘接道:“师妹你别急,这事到这确实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我在为他解衣盖被的时候却发现他怀里竟有蜀山的剑符,而且好像还是出自断龙崖。”

  文梦烟一听剑符双目顿时大放异彩,叫道:“他竟有剑符?那再好不过了,这几天我这闲的手痒一会定要他陪我玩两下子不可。”转念一想,咦道:“他尽然有剑符那修为肯定有一段根基的怎么还耐不了蜀山的寒气?莫不成他是偷来的?”

  李莫尘不理会文梦烟,对剑逍遥说道:“是以弟子才早早就来禀告师傅。”

  剑逍遥一听那剑符出自断龙崖,虎躯猛震好一会才平复下来,但嘴里却反复的低吟:“剑符…断龙崖……”

  过了半响剑逍遥霍地就站了起来,剑目中精光连闪道:“你快带我去见那孩子!”话没说完就也赶出阁内,李莫尘急急跟上。

  “我也要去!”文梦烟见两人走的都这么匆忙,就要奔出去却被文钰一把来回来。

  文梦烟不依道:“娘,你快松开啊。那人身怀剑符却受不了寒气,一定有古怪我看他非奸即盗,你让我去把他教训一顿,看他还敢不敢来咱们断龙崖蒙混过关。”

  文钰把文梦烟按到椅子上叹道:“你爹心里有事,你要是去扰他烦了小心他让你去面壁去。等会我带你去看剑试,保管精彩。”经此文钰的一番劝说才让文梦烟安安稳稳的坐住,但眼神还是不断地飘向外面。

  十三缓缓的睁开眼,环扫周围见身处一间小屋里,屋里装潢十分单调,寥寥几件物件,窗机更是明亮。十三站起来正要推门而出,李莫尘和剑逍遥就抢先进了来。

  十三见进来的两人都盯着自己,尤其是那中年人目光更似要把十三看个透一样,十三忙装出一副惊慌的样子,有些呆痴道:“这是那?是蜀山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