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绝脉之体
大白2015-12-14 16:493,200

  “好!”漠千绝从人群中跳将出来,断喝一声:“今天这剑首之位我要定了!”

  李莫尘拉住江楚歌劝阻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啊?这分明就是无法抵挡的事还试什么?”

  江楚歌倔强的摇摇头,排开李莫尘。走到漠千绝的面前说道:“你来吧。打败我就你就是剑首了!”

  漠千绝冷笑一声说道:“我让你三招。你尽避攻过来,这三招若是我后退了一步或者出手反击,我就主动认输!”

  众人哗然!这漠千绝的口气好大啊,竟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其实漠千绝它原本也不敢这样说,但是就在之前他推江楚歌的那一下就已经试探道江楚歌的体内一点真元也没有,试问,这样的一个凡人怎么可能让你自己退后或出手呢?恐怕只要自己轻轻的动用一下真元,面前这懦弱的家伙就挡不住了。

  江楚歌听说漠千绝要让自己三招。握紧双拳,大喝一声对着漠千绝就冲了过去。

  “太弱了!”漠千绝身子动也没动,任由江楚歌这一拳头打在自己的胸口。

  “啊!”江楚歌痛呼一声,拳头就像击中岩石一样,只一下子江楚歌的手骨就断了两根。

  江楚歌强忍着痛楚,紧紧咬住嘴唇。再一次扑了过去。

  漠千绝阵阵冷笑,浑身一震。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为之一凝,一个蓝色的光罩把漠千绝罩的结结实实的。

  砰。一声闷响,江楚歌没有收住去势,猛地就撞在了光罩上面。

  “呸!”江楚歌吐出一口血水。看着身上点点血迹,伸了一下衣袖抹掉嘴边的血迹。又一次冲了过去!

  砰。依旧和之前一样连漠千绝的一角都没有沾到就倒在了地上。这次江楚歌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漠千绝一步步的缓缓走进江楚歌。伸出食指指向躺在地面上的江楚歌,食指上面凝聚起一道蓝色光芒,其中蕴含的灵气让文钰都是一惊,“住手!”

  漠千绝一愣,缓缓的收回右手。

  李莫尘扶起地面上的江楚歌,对着他体内渡去数道灵气,低叱道:“快点认输啊!”

  江楚歌摇摇头,对着漠千绝说道:“除非你把我打昏,否则我死也不认输!”

  李莫尘剧烈的晃动着江楚歌的肩膀,“师弟!你傻了么!”

  “你动手吧!我说过我不会认输!”江楚歌的言语中透漏着半分挑衅,眼中的目光更是有些看不起漠千绝,瞧不起他不敢动手!

  漠千绝被江楚歌的目光惹火了,惨笑一下。右手又一次冒出寒光,嗤——

  李莫尘看到眼前一道蓝芒射向江楚歌,慌忙斩去。奈何太过仓促,李莫尘竟然没有打断这击,只是改变了蓝芒的线路。

  蓝芒直接射到江楚歌的肩膀处,江楚歌闷呼一声就昏了过去。

  李莫尘看着江楚歌血肉模糊的右肩,抱起江楚歌就向逍遥阁冲去。文钰见状下令道:“事出意外,剑首之位暂时搁置。其他人可以散去。漠千绝你留下!”

  说完这些话,文钰看也不看漠千绝一眼。也转身进入逍遥阁。

  “怎么样?”文钰关切的问向李莫尘。

  “这条胳膊废了!”李莫尘摇头叹息的说道:“那小子下手太狠,胳膊连根切断,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咱们修行真人最重人心,什么灵丹妙药都是身外之物,何必看的那么重?这点难道你还不懂么?”

  李莫尘顿时一身冷汗,直接说道:“除非用万年莲藕才能保住这条胳膊。”

  文钰二话不说,转过身进入内阁,急匆匆的拿出一个盒子。这盒子用的是白玉雕刻,花纹古朴。一拿出来就是一股清新气味让人心神皆醉。

  文钰打开盒盖问道:“是不是这个?”

  盒内的东西是一个白色莲藕,一层层的仙气从莲藕中散发出来。

  李莫尘点头称是。

  文钰把万年莲藕交给李莫尘,沉声道:“不论他修为怎样,咱们都不所能忽视,毕竟放在眼前的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李莫尘凝重的点了下头。拿起万年莲藕从中掰断,一丝丝的汁水从莲藕中缓缓溢出。李莫尘把这些汁水滴到江楚歌的伤口处,一点点的白色灵气缓缓冒出。但见江楚歌的伤口一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增长,等到鲜藕的汁水滴完以后,江楚歌的伤口上就已经愈合完全。

  但是李莫尘知道,江楚歌的臂膀看上去已经好了,其实不然。臂膀里面的筋脉骨骼现在还是短碎的,还需要让江楚歌服下莲藕才能把他的臂膀重新接上。

  感受着万年莲藕的灵气,李莫尘暗暗羡慕江楚歌,这可谓是因祸得福啊。莲藕不仅可以帮助江楚歌重铸肩膀,还能让他的实力直接提升一大截。

  李莫尘把莲藕为江楚歌吞下。一道白光直接浮现在江楚歌的表面,白光在江楚歌的体表循环了一周就消失不见了。

  “绝脉之体!”

  李莫尘单掌按住江楚歌的丹田处,试探了一下他体内的真元,结果如他所想,之前吸收的万年莲藕的灵气一丝也没有被他吸收。叹息道:“这孩子恐怕一辈子也无法迈入修真之道了,他竟然是绝脉之体。这样的体质可谓是百年难遇啊,没想到竟然落到了他的身上。”

  文钰呆了一下,看着昏迷中的江楚歌,见他因为痛疼额头上的眉皱的紧紧的,心痛道:“这事别告诉他了。这孩子身世本来就凄苦,还是不要再给他这样大的打击了,给他一句实话不如给他一个对未来的希望。人只要活着就是什么都好!”

  李莫尘深深的点了下头。给江楚歌的体内输入许多真气帮助莲藕和他的肌肉的融合,虽然江楚歌的绝脉之体导致他不能吸收莲藕的灵气,但之前的那几滴莲藕汁的功效可是非同一般,只一炷香的功夫江楚歌就缓缓的醒转过来。

  江楚歌带着虚弱的眼神望向李莫尘和文钰,开口说道:“我是不是很没用?“

  李莫尘微笑道:“怎么会呢?天生我才必有用!资质固然重要,但是后天的勤奋才是决定一个人修为能走多远的根本原因。”

  “你不要想那么多了。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一定会更好的。”文钰一边拍着江楚歌的手一边柔声劝道。

  江楚歌摇头说道:“你们不用劝我。我知道我这个人笨的要死,学什么都不如别人,我……我不想修行了,只想和卢师傅在蜀山打打杂烧烧柴,就这样过一辈子。”

  “你这是说的哪门子丧气话!你可以平庸但是你不能甘于平庸啊!人这一辈子总是要往上走的,怎么能贪图安逸呢?”李莫尘的语气中夹杂着一种威严。

  文钰把纤手搭在李莫尘的肩膀上,打了个颜色示意他不要再说。文钰对着江楚歌问道:“今天早上卢天还来找我,说想要你在他那吃住,你是不是感觉跟他在一起很舒适啊?”

  江楚歌说道:“我之前在村子里面就没什么大志向,整天就想这以后能去个媳妇生个胖娃娃就行了。自从我来了蜀山后,遇上的都是一群又厉害又有很多志向的师兄,和他们在一起我真的感到无地自容,在我眼里他们就是无所不能的神仙,可不是我这个乡巴佬可以高攀的。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哪种砍个柴扫个地的乡下生活。”

  文钰沉吟了半天,小声嘀咕道:“你这绝脉之体跟着卢天也许也是一种福分吧。”

  李莫尘倒是没有顾忌江楚歌的感受,这下一听觉得自己对他的要求确实太高了,看着现在江楚歌心里也颇为自责,柔声道:“这样吧,我们也不逼你,一切都由你自己选择。若果你要去和卢师傅在一起,我就把天剑诀前三重的修炼方法给你抄录下来,就当师兄的一片心意吧。你想看就看看不想看就直接扔一边,反正人各有志,呵呵,再说了你这孩子倔的像牛一样,我们也不能改变不了什么。”

  江楚歌赶忙谢道:“多谢师哥。”

  “那还这么用这样。我和你师娘都是真心希望你过得好好的。”

  文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以后你就跟着卢天在一起吧,有兴趣的话也可以来你的师兄师弟们交流一下。”

  江楚歌感谢的看了文钰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文钰从他的眼中看说了点点星光。

  到此为止江楚歌筹划的隐退计划终于全部完成。他终于可以消失在众人的眼中,再也不用顾忌别人对他身份的猜疑,当然除了卢天。

  之前从选剑首开始,江楚歌就已经想好了这一计划。激怒让漠千绝打伤自己,然后趁着伤势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希望在蜀山做一个打杂的,然后让别人慢慢的遗忘掉他,这样不论以后黑袍老者给自己什么任务,起码身份的秘密可以隐藏住了。

  文钰说道:“你刚刚服下了万年莲藕,伤势还在恢复当中,这几天就呆在断龙崖不要动了。你的情况我会给卢天说的,你就在这安心的养伤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