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到阿拉德大陆
爱梦留梦2017-05-06 05:243,542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射入房间,传来阵阵温暖舒适的温度。光的漫反射让房间内看起来很是亮堂,也有了些许温度。

  躺在床上的少年感到了些许暖意,缓缓睁开了自己原本紧闭的双眼。

  “早上了吗?”

  少年抬起自己的右手揉了揉自己因为过长的睡眠时间而导致有些晕眩的脑袋,喃喃的说道。

  回应少年的,只有窗户外庭院内的小树上小鸟的叽叽喳喳声。除此外别无他声。

  “切。”

  少年厌烦的砸了砸嘴,掀开被子拿起旁边散乱的放置在椅背的衣服,不慌不忙的穿起来。

  少年看起来约有十七八岁左右,个子并不是很高,约有一米七五左右。中等长度的碎发,尽管因为睡觉有些凌乱,但是看起来却是那么黑亮。少年的眼睛不小,但是却没有什么神采。带着些许健康颜色的白皙皮肤,高高瘦瘦的身材。窗外的阳光洒落在身上,让少年看起来是那么的温和。

  少年在穿好衣服后,拍拍自己的脸颊便打开房门便往客厅走去。

  这个少年名叫吴月,来自单亲家庭。然而他的单亲,并不是父母离婚所导致,而是因为……“早上好,妈妈!”

  吴月走到客厅内正中央桌子上摆着的一面相框面前跪了下来,双手合十在面前。看着面前的照片温柔的说道。在说道‘妈妈’这个词的时候,少年原本宛若死鱼眼一般的眼睛,才有了些许神采。

  没错,吴月的单亲家庭并非因为父母不合而导致的。而是因为一场意外所导致的。

  三年前,在吴月还在上初二的时候,有一次考试考了一个不错的分数。为了奖励吴月,妈妈和爸爸特意带着吴月到服装店去给吴月挑选衣服。家里的条件虽然不算非常好,但是也属于中等的平民家庭。不算太贵的衣服,多给孩子买两件父母也是乐的花钱。没错,所有的事情在买好衣服之前都非常好。然而,在一家三口欢天喜地的抱着一堆衣服从服装店出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辆黑色的摩托车在路人的惊呼声中,呼啸着向吴月三人所在的方向冲来。而摩托车的车主,视线却是在向后看。因为摩托车后面的不远处,跟着几辆正在不断鸣笛的警用摩托车。显然,这辆摩托车的主人干了什么不好的事。但是重点不在这,黑色摩托车为了摆脱警用摩托车飞快的加速,再加上向后看,根本就没有在意到自己即将酿成一场悲剧。

  吴月与那辆黑色摩托车是呈一条直线的。吴月一家都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身体无法动弹。因为摩托车实在是太快了。

  机车的攻击范围不大,只要吴月一家人移动一点就能避免被撞到的命运。但是有什么人能够有什么强大的精神力支持自己在遇到危险时做出反应呢?答案就是情感。吴月的母亲在机车冲过来前就突然动了。突然一把将吴月往后推去,接着利用推动的反作用力,用肩膀将吴月的父亲推开。吴月和父亲脱离了危险区域,但是作为代价,伴随着衣袋的飞去,柔弱的身体在机车强大的冲击下,宛若断线的风筝一般在空中不规则的飞着。落地,溅起满地鲜红的彼岸花。

  而结果则是,抢救无效,死在了手术台上。犯人没想到前面有人,撞到人后轮胎被人的血液打滑,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上。因为带着头盔没有死掉,但是后来经过判决。抢劫罪,外加超速行驶,再加杀人,死刑。判官的锤子落在的桌案上,也算给死去的女人一点点的宽慰。也就是那一天开始,吴月和他的父亲都一蹶不振,似乎不再是为了生活而活着,而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每天宛若行尸走肉一般。好在吴月的脑袋很聪明,尽管受到了如此打击,但是学业并没有荒废,中考时考了635分,上了市内的重点高中。

  吴月柔和的看着面前的照片。照片内的女人和吴月有着七分相像,带着平淡的笑容定格在相框内,看起来有种悲凉的感觉。

  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课。

  吴月站起身,来到洗手间洗漱好后,走到书房打开电脑。熟练的打开了地下城与勇士,开始进行游戏。

  地下城与勇士,是最近几年内最火的一款战斗类冒险剧情游戏。讲述的是几个身怀绝技的勇士如何在阿拉德大陆冒险,并成为绝世强者的故事。游戏的任务从一开始的小剧情开始,不断的往后延伸,让人沉迷其中不可自拔。游戏中的人物站在街道上,周围几乎都是人。各种叫卖声和收购声不绝于耳。看着里面热闹的场景,吴月冰凉的心中才会有一丝丝的慰藉。至少,那里面不是一个那么让人伤心的世界。

  在吴月沉迷游戏中时,胸前僵硬的触感突然让吴月的精神回到了现世。吴月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前。一个约拇指大小的翡翠戒指利用一根红绳穿过挂在在胸前,刚才的触感就是戒指与桌角的挤压,压到了胸口。

  这个戒指是小时候自己出生的时候,母亲特地不远万里跑到一个当地最有名的寺庙中给自己求的。据说是寺庙大师开过光的。虽然吴月从不信神佛,但是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所以一直都好好带着。因为从小就带的关系,现在长大了,绳子的大小已经小于了头颅的宽度,所以已经无法拿下。

  吴月无奈的看了一下自己胸前的戒指,直起腰不让戒指在碰到自己的胸口。开始继续玩起游戏。

  游戏中的角色是个狱血魔神,是游戏角色中一个被称为鬼剑士的转职职业。除此之外,剑士的转职还有剑魂,阿修罗与鬼泣。这三个角色吴月也全都玩过。因为吴月很喜欢剑士,利用手中的剑保护自己在意的事物,这是吴月所向往的。

  刷完了所有的疲劳之后,吴月向后靠在椅背上,揉揉酸痛的眼睛。这时候,才发觉到肚子的严重抗议。

  说起来,自己还没吃早饭。

  吴月关上电脑,向外走去。向着自己一直以来都常去的包子店走去。

  现在已经九点多,太阳已经升起老高。行走在街道上,感到阳光有些刺眼。吴月不自觉的眯起眼睛。

  “嗡。。”

  熟悉的摩托车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让吴月不自觉转身向后看去。然而在看到背后的瞬间,吴月的瞳孔猛然收缩。

  又是一辆黑色的摩托车,摩托车上的车主单手张把,一只手正在不断的按着眼睛。车主并没有带头盔或是墨镜,应该是刚才阳光刺眼让眼睛一时不舒服吧。然而,车主现在双眼是闭着的,而且车主很年轻,绝对是那种追求速度快感的年轻人。而现在,摩托车正直直的向着吴月冲来。

  吴月愣愣的看着面前直直向自己冲来的摩托,忘记了躲闪。这时候,车主似乎揉好了眼睛,才缓缓睁开眼,而这时,才看到自己摩托车的正前方站着一个人。车主下意识的想扭转车头偏转方向。但是,为时已晚。在车主刚刚双手张把的瞬间,车子已经触到了吴月的身体。

  在空中的吴月,清楚的听到自己身体内骨骼错位的咔吧声和肋骨碎裂的噼叭声。痛楚清晰的传到脑中,但是吴月却没有任何反应。在空中漫长的飞行中,吴月的脑中突然回忆起了很多事情。出生时父母的喜悦,与小伙伴的矛盾,刚刚上学的兴奋,到后来麻木的学习,以及,母亲飞起的瞬间。

  落到地上,吴月呆呆的看着面前万里无云的天空。身体很痛,痛到无法动弹,但是大脑却很宁静。

  母亲是这么过去的,现在轮到自己了,是命运吗?如果是的话,这是惩罚,还是解脱?自己这一生还真是平淡呢,什么波澜壮阔的事情都没做过,甚至连尽一点孝道也没有。如果这是命运的话。如果这是命运的话。如果这是命运的话!

  吴月的眼睛突然变为了赤红色,放佛血液全部流入了眼睛一般。吴月缓缓却又坚毅的抬起自己已经无力的右手,伸向天空。

  如果这一切都是命运!都是老天你的安排!那么我不怪你!这一世我毫无所为,生与死亦无区别!但是!下一世我要活着!我要活下去!活在每个爱我的人心中!活在世间的每个角落!!

  吴月疯狂的在心中吼道!似乎要发泄自己这一世所遭受的种种不公与无奈!

  意识,逐渐流逝。黑暗,逐渐掩盖面前晴朗的天空。

  任何人都没有发现,吴月胸前的翡翠戒指因为血液的浸染,变为了完全的血红色。而在吴月闭上眼睛的时候,戒指却惊奇的散发着阵阵血光,伴随着光芒没入了吴月胸膛中,消失不见。

  阿拉德大陆,一家平房中。

  “啊。。”

  孩子的阵阵啼哭声惊醒了平房外左右走动焦急不定的男人,瞬间男人便推开房门进到房间内。简朴的房间中,一位些许俏丽的女人正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正在虚弱的喘着气。而在床尾处,一个五六十左右的老妇正抱着一个初生婴儿,不断的哄着。看到男人进来,老妇责怪的看着男人说道。

  “老吴啊,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说生好后再进来吗?”

  不过怀中的婴儿却让老妇不想再责怪男人。推到一脸焦急男人面前说道。

  “看吧,是你儿子。还好长的不像你。是个摸样俊俏的孩子。”

  “郑妈,多谢了多谢了。”

  叫做老吴的男人也不理这个叫做郑妈玩笑,赶忙接过婴儿爱怜的逗弄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叫做郑妈的老妇和躺在床上的女人都微笑的看着男人。

  众人齐乐,但有个人却是惊讶。就是男人手中的婴儿。

  婴儿在啼哭了一声之后,便再无声响。不吭不响仿似睡着了一般。

  吴月在婴儿体内,因为眼睛还未睁开,所以看不到到底现在是在什么地方,但是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自己,重生了!

  我,又复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狂神鬼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狂神鬼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