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神仙醉
黄土守山人2019-10-18 20:352,564

  打发走袁富贵几人,杨承志找了强叔一趟让他到村里看谁家有空余的房子。

  十月黄金周几天,留宿客人的那些家庭都没少收入,当时说的是八十到后来走的时候每人都按一百付钱,让村民小收一笔。

  所以这次强叔没出多大一会,就回来告诉杨承志都安顿好了,让杨承志放心不少。

  一连三天,天天有人到杨家沟,最少的一拨人都有四人,这可高兴坏杨家沟的村民,这些人到杨家沟都先去杨承志家,当看到杨承志还如盛夏一样的院子,青云一家,大金、小金、金毛都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

  到后来看到后院的果树,有几个老专家激动的差点晕过去。最后这些人得了一个结论,不能用常人的方法衡量杨承志。

  这些专家天天带人到杨承志院中转悠,采集标本,观察院中动植物的生长过程,经过研究的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杨承志院中的果树大都是别说在华夏在世界上也是首次发现,一行人把报告打到华夏农科院,农科院最后把这些果树列为珍稀树种,要求当地机关配合杨承志加以保护,又看到杨承志能和动物像朋友一样和谐相处。

  最后华夏政府给了杨承志一个野生动植物保护专家的荣誉,允许杨承志收养和保护一些珍贵的动植物。

  杨承志得了这一头衔也是高兴了几天,这样再收养一些动植物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转眼见这些专家在杨家沟呆了一个来月,天气进入十一月,杨家沟除了杨承志的院子外,到处是一片枯黄,杨承志的院中的作物叶子也慢慢变黄,杨承志知道冬天快要到了。

  沙沟水库的建设也进入尾声,一条五十多米长,十多米高,用石头打底,外面石头里面黄土的大坝横亘在杨承志院子的西南,水库的两边沙沟都用一些废石砌筑,沙沟底部的浮沙基本都挖掉,露出黄色的泥土。

  挖出的泥沙杨承志让工程队在沙沟最宽的地方堆积起一座高高的面积大约有一亩大小的孤岛,孤岛四周用石头砌筑防止孤岛坍塌。最后又请建筑队在孤岛上修建了一排十二件砖瓦房和七八间简易房。

  王海燕问他这是干什么用的。

  杨承志回答“孤岛以后可以供游客观光和工作人员居住,简易房子饲养鸡鸭。

  冬天就要来了,不能再出售蔬菜瓜果了,杨承志想到村里的新粮都下来了,打算收购一大批新粮酿酒。

  小时候老爷子年年酿酒,自己懒得动手,就指点杨承志酿酒,几年下来杨承志把老爷子的酿酒技术也学了个七七八八。

  把收购新粮的事安排给强叔。杨树春。又找人在院子外面盖了一间小型酿酒房和一个大库房。

  杨承志回家上网搜寻那里有小型酿酒设备出售,考察了几天,杨承志订购了一套小型的酿酒设备。

  这边强叔他们也收购了七八万斤新粮,就等酿酒设备到家就开始酿酒。

  在等设备的几天杨承志找出老爷子酿酒的土设备,搬到地窖想酿制出一种老少皆宜的酒。

  杨承志先到网上查阅了一下华夏各家名酒的酿制方法,又结合老爷子的酿酒方法,最后总结了一套自己的酿制方法。

  他把收到的新粮让杨树春搬到村里的磨坊打成岁瓣,这样可以加快发酵的速度,把这些新粮碎瓣用空间水浸泡几个小时后,上蒸锅蒸熟,捞出后稍微晾晒一下,然后放到地窖中一个下面带有小口的大瓮中,放上老爷子留下的酒曲,在上面撒上稻壳,再注入空间水,再把大瓮口用油布包严实了。

  半个月后,订购的酿酒设备也到了,杨承志让厂家技术人员去盖好的厂房调试设备。

  自己到地窖把蒙在大瓮上的油布撕掉,拔掉大瓮下面的小塞子,一股略显浑浊,带着辛辣的酒香的原酒流出。

  杨承志把空间种的三四年分老山参和龙涎草洗了一棵放到原酒中,又把早已准备好的强身健体的中草药都放进原酒中,把装原酒的大桶用油布包严实。

  过了十来天,杨承志带着洗干净的酒坛去地窖,撕掉油布,一股夹杂药香的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让呆在地窖的杨承志全身一阵舒爽,这酒味道太好闻了,不知道味道怎样。

  经过用空间水勾兑的药酒,酒味没那么浓烈,酒的颜色变成米黄色,杨承志轻尝了一口,酒味绵绵,清香爽口,不带一丝辛辣,不禁嘀咕“比老头子酿的酒好喝多了”。

  一大桶原酒,杨承志足足勾兑了七坛度数大致在三十八度左右的成品酒。杨承志找来网上订购眯缝酒坛的软木塞把酒坛都密封了,搬了一坛出了地窖。

  进了屋子放下酒坛,安顿贾丹萍、赵丽清晚上多准备点饭菜,请人过来品尝自己酿制的新酒。

  晚上,强叔一大家,村支书杨凤山一家、还有王海燕、杨树春、贾丹萍,赵丽清、叶子、红果。以及在杨家沟研究考察的几个老专家,足足坐了两大桌。

  村支书杨凤山问杨承志“承志,你这请这么多人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我们帮忙”。

  “凤山叔,没事就是想请大家吃顿饭喝点酒”。

  “小杨,吃饭我们还行,酒就免了,我们几个老家伙还想多活几年呢”。

  袁富贵笑呵呵的说道。“那成,您们几个老专家吃就行了,酒我们喝,这些天我自己酿了几坛度数不高的酒,想让大家品尝一下,要大家觉得行的话,我那个小酒坊以后就酿制这种酒,省的冬天没事干”。杨承志笑着说道。

  这会的功夫赵丽清、贾丹萍、王海燕开始往上端菜,杨承志抱起酒坛,拔掉软木塞,一股夹带药香的酒香飘散在空中,让围坐在餐桌旁的众人精神一震。

  “小杨,这是什么酒了,太香了,闻着酒味就舒服,来给我少倒点我尝尝”。老爷子袁富贵说道。

  “老爷子您老不是不能喝酒吗”?杨承志笑着问道。

  “那不是,我不知道这酒这么香嘛”。老爷子哈哈一笑。

  “就是,承志,赶紧倒酒”众人齐说。

  杨承志给每人倒了一小杯,“先尝尝,好喝再倒”,众人吃了口菜,举杯同喝了一小口,一小口下去,众人感到唇齿留香,身上说不出的舒服,“好酒,真是好酒,好酒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了。

  小杨等这酒酿出来给老头子我留上几坛,我拿回去送人”。一个从华夏农科院过来的叫李红军的老专家说道。“行,只要你老觉得这酒可以就成,回头给您留几坛”。

  一顿饭众人吃的高兴,喝的尽兴,就连不喝酒的几位老爷子每人都喝了三四两,吃过饭,大家坐在餐桌前吃着市场上基本没有的甜瓜,谈论杨承志自己酿的药酒。

  “承志,你这就什么名字了,别到时我送老朋友酒,还不知道这是什么酒”,老爷子李红军问道。

  “这就是今天才酿制出的,还没起名字,这不正好你们都在,大家商量起个什么名字才好。”

  经过争论,以为名叫王青山的老专家给药酒起了个“神仙醉”的名字,意思是神仙看见这种酒也的喝醉,证实这就的确好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塞外江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塞外江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