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下雪了
黄土守山人2019-10-18 20:352,745

  日子总是在忙碌中流逝,杨承志拍着自己脑袋看着墙上的万年历,十二月八号,颇为自责,忙得连时间也不知道了。

  华夏的北方已进入寒冬,天气寒冷干燥,田野一片荒凉,只能在大山深处的针叶林中看到一抹绿色。

  杨承志看天气转冷带着王海燕去了几次平城,买了几套过冬的衣服,顺便也给他家帮忙的杨树春一家、贾丹萍母女添了几件衣服,让这两家子甚是感动。

  大院中蔬菜秧,瓜蔓早已拔尽,果树上只有几片枯叶在寒风中嘶吼。后院种植的珍贵树种都穿上了一层厚厚的冬衣。

  大院一片冷清再没有夏季的热闹,偶尔在院中能看到一群群二三斤大的鸡鸭在荒芜的土地上觅食。

  八只山鸡早已长大,飞回了山林,只是在杨树春喂鸡、喂鸭时偶尔飞来和院中那群鸡鸭争抢食物。

  李舒雅带着工人来过几次,她的到来倒也给这清冷的大院增添了一丝生气。有两次从破开坚冰的鱼塘中捞上几条二三斤大小的乌鱼和五六斤大小的红色鲤鱼,让李舒雅好一顿追问。

  这些都是杨承志从空间不小心带出来放到鱼塘中的空间产品。杨承志只能推脱说在鱼塘养了一些比较少见的乌鱼和红色鲤鱼。

  到后来李舒雅带人专门来大院捞乌鱼和红色鲤鱼,说这两种鱼的味道太好了,很多客人专门去晨光酒店点这两道菜,让杨承志一阵无语,只好告诉她明年就可以大规模养殖了。

  左建华给杨承志打个电话让他抓进酿酒,说这种酒在燕京高层很受欢迎,从小酒坊开工杨承志就没闲着过,看的王海燕直心疼。

  小酒坊招了三个工人,一个四十多岁,两个三十多。都是杨家沟吃苦耐劳、老实本分的村民,他们不懂酿酒技术,只能干些杂活,这下杨承志可苦了,天天早起晚睡,整天泡在小酒坊指点工人酿酒,等酿出原酒,把原酒搬进库房自己往里面添加龙涎草、老山参,紫灵芝和一些保健的中草药。

  新年的前一天,还没等杨承志他们起床,屋门外就传来金毛吱吱的叫声。

  金毛也长大了,一米三四的身高,一身金毛好似金色绸缎一样漂亮。听到金毛的叫声,两人起床,打开房门。一身白色的金毛跑进厨房。

  看到金毛身上的白色,王海燕大叫“下雪了,承志赶紧穿衣物,我们出去看雪景”,生在南方的王海燕只是在电视、电影中看到过雪景,她自己从未有过下雪的经历。

  两人穿了厚厚的羽绒衣出了屋门,大院前后一片白色,天空中不时有榆钱大小的雪花飘落。光秃秃的树枝上挂满洁白雪花,风一吹,雪花如花瓣一样飘洒下来。

  远处的六棱山被皑皑白雪也覆盖起来,天地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白,整座山脉好似是用银子铸成。看到如此景色王海燕跑到院中大声叫道“真美,承志回家取相机给我拍照,我一会给他们传过去”。

  在他俩在院子拍照、堆雪人的时候,一身白衣的黑子,青云一家也跑过来加入,霎时间院中白雪纷飞,王海燕带着黑子、青云它们追打杨承志,呆在家中的金毛也不甘寂寞,小爪子抓起松散的积雪也是满园乱跑。

  最后站在楼顶的大金、小金也加入战团,硕大的翅膀煽起股股白浪,弄得杨承志、王海燕两人成了名副其实的雪人。院中传来王海燕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两人和一群动物正玩得开心,大门打开,杨树春一家四口、贾丹萍母女一齐进来,看到二人的样子,都是哈哈大笑,“树春哥,丽清嫂子、丹萍姐你们也来玩,”王海燕捂着脑袋叫道。

  杨树春看看身边的赵丽清、贾丹萍和三个孩子,“你们也玩玩吧,我到后院先喂鸡、喂鸭,一会过来,杨树春刚走,大金、小金的攻击就来了,一股冷风刮过,站在门口的赵丽清,贾丹萍和几个小家伙就成了白色的雪人。

  在杨承志家干了两个多月,她们二人生活条件改善,性格也开朗了不少,见大金、小金攻击她们,两人也顾不得去家里收拾,和几个孩子抓起地上的积雪追打飞在半空的金雕,有了她们几人的参与,院中更加热闹。

  到上午九点来钟院中参战的人缘足足有二十几个,这些都是村里爱玩闹的年轻人和孩子们听到院中的笑声跑过来加入的。

  杨承志、王海燕几人满身大汗看着院中还在玩闹的人群,王海燕道“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杨承志看着几人流着汗水红扑扑的脸蛋,“走,回去洗洗,别感冒了”。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件衣服,杨承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王海燕给正在洗澡的赵丽清、贾丹萍找衣服。

  门外传来杨树春的声音“承志,你出来一下”。杨承志找了见羽绒衣穿上出了院子“树春哥,什么事”。“承志你到后院看看,后院来了好几十只野山鸡”。

  两人来到后院,杨承志见杨树春扫开的一大片空地上,一千只鸡鸭正在啄食洒在空地上的玉米、谷子,在它们中间夹杂着三十多只野山鸡,杨承志抬头看看远处被白雪覆盖的六棱山,下大雪了野山鸡在山上找不到食物,到山下寻找食物很正常。

  但又一想,不对,野山鸡觅食不会到人们院子,再仔细看看那三十多只野山鸡,恍然大悟,三十多只野山鸡中有八只个头较大,是他饲养的八只野山鸡把他的伙伴领回家觅食了。

  看到这杨承志碰了下杨树春,指了指野山鸡群中间的八只野山鸡“树春哥,你看”。杨树春也看到那八只野山鸡,点了点头,“我就说呢,按说野山鸡不进院子,原来有家贼呢”。

  “树春哥,你说院子的野山鸡能养熟不,咱家要是也养一些山鸡,销路肯定不错”。杨承志问道。

  “难,承志你也知道野山鸡基本养不熟”。

  “我试试”说完杨承志到了简易房中,找了个给鸡鸭饮水的水槽,往里面注了半槽空间水,端着向野山鸡群走去。

  野山鸡看有人过来,除了那八只其余的都飞到空中,那八只野山鸡看杨承志过来,都跑到他的身边,咕咕直叫。

  杨承志把水槽放下,八只野山鸡都抢着饮食里面的空间水,飞到空中的那些野山鸡看同伴都在那人跟前饮水也没见危险,就落在杨承志不远处瞅着杨承志咕咕直叫。

  那八只野山鸡朝它们咕咕叫了几声,好似告诉他们没有危险,慢慢的这群山鸡都靠近杨承志,见没有危险都忙得抢食水槽中的空间水。等回到前院,院中只剩下几个小孩还在玩耍,偌大的院子满是脚印、污雪,一片狼藉。

  回到屋中见王海燕正在上传刚才拍到的雪景和人们打闹的场景,片刻间王海燕的小鹅不停的闪动,一条条留言全是打问王海燕在哪里玩的那么开心,王海燕说就在自己院子和村里的人们玩耍,羡慕的她的那些朋友,之后告诉王海叶等有空就过平城找她玩耍。

  吃了午饭,杨承志道后院看了一下,野山鸡还和鸡鸭混在一起在空地上啄食,再看见杨承志过来也不在飞走,杨承志心道,“有戏”又弄了点空间水喂食院中的鸡鸭和野山鸡,这些野山鸡喝了空间水更是大胆,围着杨承志唧唧直叫,他又喂了一些玉米、谷子并试着过去抓了一只,野山鸡稍稍躲了一下,就不动了,杨承志心头暗喜,他知道他的计划成功了一半,就这样下去,就等这明年养小山鸡了。

  到晚上的时候,杨承志有出去看了一次,那群野山鸡混在鸡鸭群里面都进了简易房,杨承志彻底放心,有了空间水他相信山鸡进门的日子不远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塞外江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塞外江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