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睢水一夜城
一阵风过2018-03-22 10:503,306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这料峭春风吹在身上,春雨沾衣,不禁有点微凉。因为二十艘船不可能一次性将木材全部运走,唐八已经将民夫安排好,留下五百民夫在原地,乘着船只去下游卸货,再抓紧时间再砍点木材。剩余的一千五百人,大部分步行前往下游,幸好不是很远也就七八里路,半个时辰也该能到。其余的民夫则跟着船队前往下游卸下木材,开始建造城砦。

  看着这二十艘船奔驰如风,唐八不由的骚兴大发,吟出了“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诗句,叫好声响成一片。

  船上的民夫大字不识一个,又能懂些什么自然是开口叫好了。

  “此诗大气磅礴,实在是上上之作!”王二狗赶忙献上殷勤。

  唐八瞥了他一眼,这小子脸上灌水的痕迹太重了,不信。

  “每个人的诗词都有他自己犀利的地方,大哥的用词虽然不是很华丽,但是这样读起来更给人真实的感觉,更让人觉得很贴近现实。”李剩儿诚恳的话语引起了唐八的注意,难道自己身边有大才埋没?

  唐八意味深长地看看李剩儿,这厮手粗毛多,哪里像是读书人,莫非是深藏不露,韬光养晦?

  迎着唐八疑惑地眼神,李剩儿憨憨一笑:“大哥,俺这么说的还中不?都是俺娘教我的嘞,俺可是死记硬背,就记下来这么一句。”

  我倒……你们这帮畜生,欺骗老子感情。

  唐八冲他们微微一笑:“弟兄们,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吧,就一会儿功夫了,到了工地上可得连夜干活呢。”别让我再看到你们两个男男!

  听到唐八关切的话语,王二狗和李剩儿都甜甜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片刻的温柔。看着这俩人抱在一起御寒,脸色暧昧,唐八跳开一步,自觉地选择以后离他们远点。

  千帆竞过,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唐八心中是久久不能平息的豪情。船只已经到位,这一片三角洲,水道纵横,如果依仗水势抵敌,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但是城砦内水道纵横不方面开展建筑,战斗开始后兵力调配也是不易。而且兵力有限,唐八不可能在一片广阔区域展开兵力,自然是集中兵力固守一点。打游击战?步兵怎么在平原上跟骑兵打游击……找了一块相对地势较高的坡地,虽然坡度还是嫌缓,但是在冲积平原上很难找到丘陵地势筑砦。选好地址,唐八将手中的士兵,挑了二十人向前方洒出,作为斥候,好让后方最好准备,其余八十多名士兵则分为两班,一班排好枪阵,布置拒马,一班休息,一个时辰轮休一次。

  民夫陆续赶到。先到的人立刻开始干活,在规定的位置安放木栅。木栅大都是以坚固松木为材料,这样不易腐烂。每段木栅的长度都在三米左右,地下需要埋一米,起到固定作用。本来在埋下木栅时地下还需要放上点瓦砾石,方便排水,但是现在也顾不上这么考究了。这种高度主要是防备骑兵,对付步兵用处自然是不大,但是守备的士兵可以躲在木栅后面枪刺,极大的掩护了身体各要害部位,保障了士兵安全。

  唐八是决不允许豆腐渣工程的出现,哪怕稍微慢点,对于“多快好省”什么的,自己虽然不懂建筑但是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大干三十天、确保任务完”,“出大力、流大汗,兵民同心争奉献”,“决战三天不睡觉、城砦完工放鞭炮”,对于在建筑过程中出现的这些老工人到来的指导性思想在工地上口口相传,唐八发现后予以坚决杜绝。

  唐八在工地讲话中强调,施工过程中突出对工程质量的要求,认真查找建筑施工安全生产管理的薄弱环节,采取有力措施,狠抓落实,确保工作到位、人员到位、措施到位、防范到位。

  陈到在施工过程中也强调道,安全,是士兵最大的效益。安全,是广大民众的重要福利,是减轻士兵防守压力的根本保证。一点也不能小视,一刻也不能放松,一时也不敢手软,一次也不可忽视。

  陈到的意见被众人直接选择无视了。

  月亮很圆,这一天是农历四月十六。皓月当空,在濛濛细雨中,民工们加紧干活。雨虽然一直不大,但是下了这么久,有的低地已经很是泥泞,但是民工大都穿的是草鞋,还有一些汉子干脆赤脚。毕竟谁也不想把好鞋子拿到这工地上来,一穿可就废了。

  不过这样也好,草鞋在泥地里行走不易打滑,唐八也让自己的士兵也换上了草鞋,编草鞋很容易,手底下的战士们几乎都会这个本领,因为也不是谁都穿得起布鞋的。唐八不禁恶意的想到,是不是刘备给自己的士兵都推销了高等级草鞋,这支部队才可以在中国大地上跑那么快的。民工们不敢怠慢,栽木栅栽得多了,有了经验,工作速度也越快。大家都知道这时候工程结束地越早,自己就能越早撤退,还能拿到更多的赏钱。

  外有一千多民夫埋下木栅一万两千根。内里,泥瓦匠们和剩余的民夫一起担土加高土垒,完工后又合力在土垒外一圈掘下土掘,深近两米,相当于近代的壕沟,这样即使敌军冲破木栅也不能轻易接近城池了。这样子,城池的规模也就初具雏形了,只要再建上兵舍和屋敷,箭橹,防御设施也就基本完成了,唐八美滋滋的看着这座属于自己的城……

  “敌袭!”

  一声凄厉的呼喊在前方响起,,是前方斥候喊出的声音,但是敌方骑兵并没有特地去搜捕这名斥候,而是加紧速度,直冲工地。骑兵的速度是很关键的,加速度越大骑兵冲击力越大,速度越大约越能达到战术上的突然性。这队骑兵并没有调头干掉斥候,而是选择排成了锥形阵,卷地而来。

  虽然蹄声杂乱,有经验的老兵已经听出这不是一只大部队。唐八大手一挥,列阵!早就在营前列阵的四十名枪兵立刻布下阵型。按照唐八的想法,士兵并没有布成密集枪阵,当然这是有原因的。

  左右枪兵各十人,持普通长枪,正面为二十人,手持拒马枪,拒马枪已经是安放好的,是比较稳固的防御设施。按照事先安排的计划,正面的一队先迎敌,与敌方骑兵相接前的一瞬,一声号令,左右两队即时从两侧攻击,而正面的一队,则分成为十人的两小队,放弃拒马枪,持普通长枪转到左右两队的侧面。如此依号令指挥来行动。

  骑兵渐渐出现在了众人视线内,大概也就二十多人,应该是一队斥候骑兵。

  这边枪阵刚布置完,看到工地上的民工有点慌乱,唐八立刻让陈到带着正在休息的四十名士兵安抚大家,维持秩序,要是炸营了,自己也算玩完了。幸好陈到没有辜负唐八的信任,迅速组织执法队伍,将已经恐惧到情绪失控的人控制住,镇下了混乱。

  枪阵只布置了一层是有道理的,这也是唐八布置下的诱敌之计。因为两层枪阵就不是哪个骑兵敢轻易碰撞的了,不怕死不等于赶着要去送死。这些并州军大都是老兵油子,打惯了仗,见得也多,对于眼前这一排枪阵倒是不以为意。这些骑兵都是在塞外跟匈奴,乌丸骑兵交过手的,悍不畏死,这一排枪阵激起了他们的征服的兽欲,在队长的呼号下,嗷嗷叫着发起冲锋。

  日本骑兵名将秋山好古在陆军大学回答学生什么是骑兵的时候,当场运拳打碎教室的玻璃,然后举起流血的拳头,告诉学生,这就是骑兵。骑兵就是意味着速度和伤亡。

  但是眼前这对骑兵并没能轻松地冲垮这一层薄薄的枪阵,骑兵小队长敏锐的发现自己这队骑兵冲锋的速度越来越慢,战马似乎怎么催促也提不起速度。眼前是一排枪阵,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的骑兵虽然精锐,但是赶不上匈奴人那样如臂使指可以在急速奔跑中急转弯,既然发起了冲锋,只有一口气直线冲下去了。

  这队骑兵冲锋速度降低是有道理的。这河滩上平常洪水频发,土地肥沃而松软,加上一夜细雨连绵,土地已经泥泞到人走道都要打滑,战马的马蹄上沾着太多的泥,一蹄子下去陷得也深,这一插一拔最耗时间,所以跑不快。

  在冲锋的过程中已经有两名士兵马失前蹄摔倒在地,但是幸好弓马娴熟,并没有受很重的伤,但是战马已经废了,勉强拿着马刀,步行跟上队伍。

  这一队骑兵迎面撞上了布置好的枪阵,但是出乎他们意料,除了少数几个士兵因为动作慢而被战马撞翻,大部分士兵都是迅速放下手里抬着的拒马枪,分从左右两路向后撤退。在这一场冲锋中这队骑兵几乎没有伤亡,小队长暗叫一声侥幸,呼喝着继续冲锋。鄙视的看了溃退的枪阵,小队长大喜过望,难得这么轻松就突破了枪阵,看来自己这一队骑兵很有可能完成马踹敌营的壮举啊,说不定一战成名,八健将变成了九健将,吕布大人让咱统帅陷阵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看着眼前的土垒上都是民工的恐惧的眼神,小队长呵呵大笑,挥舞起手中的马刀:“小爷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嗯?……不要啊……”

继续阅读:第15章 初出茅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大讼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