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讼师初征
一阵风过2017-05-06 17:432,933

  所谓讼师,就是古代替人出主意打官司的人,有人这样评价讼师:贪婪、冷酷、狡黠、奸诈的,最善于播弄是非,颠倒黑白,捏词辨饰,渔人之利。

  所谓“*两可之说,设无穷之词”,一言能定生死。但是古代讼师是中国辩护事业与法律程序发展史上的“先烈”,尽管为当政者所不容,也屡遭立法层面地打压,但是他们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仍得以存续与发展。这是极其悲壮的历史画卷。

  但是也有一些人愿意挺身而出匡扶正义,洁身自好,敢于鸣不平求正义,所谓养浩然之正气,铸法治之精魂,李唐八就自己觉得自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这一天,天色蒙蒙,小雨淅淅,正式开庭审理,一阵“威武”的低沉喝声夹杂在棍棒乱砸捶地之中,营造了大厅里一派恐怖的气氛。衙门口早挤满了大爷大婶,都是三更天不亮就起来买菜的,图个新鲜便宜。

  上面还没传唤上人犯,底下早就议论开了:这案子谁啊?听说是卞家老头要告他儿子。是嘛?听说是家庭暴力父子儿媳苦情故事。旁边大婶纷纷来了兴致,热烈的表达着自己的意见,个个踊跃发言。

  “俺们家男人回来跟俺说了,队伍上都是男人,像卞家小子这样喜欢乱搞的可不少。”

  “俺也听说了,卞家这丫子可喜欢那调调,那根鞭子好粗好长好有型哦,唉,可惜了。”

  “死相,你不是是看上他了吧。”

  “好有型,好有型,我真是爱死他了。”……旁边的人纷纷投来鄙夷的眼神,大婶们聊小伙子,这老大爷激动个什么劲,一阵恶寒#¥#—#¥带着镣铐,被衙役左右拖着进公堂路过门口的卞喜强忍住暴K这帮男男女女的冲动,好的,我都记下了,千万别让老子单独碰上你们!

  老父亲已经站在公堂上,老泪纵横,一六十多岁老人家也是真不容易,看到儿子进来忍不住手痒,二话不说,乘着儿子被绑着还不了手,冲着儿子上来就是两巴掌,吼道:“暴力能解决问题吗?啊!”

  这两巴掌打的卞喜有点发蒙,不过也打出了一点眼泪水。正好,刚才出门的时候忘记先生说的买点洋葱辣椒什么的辣辣眼睛,手又被拷在手铐上没法揉眼睛,憋了半天出不来眼泪,现在好了这泪水一出来止不住的流,一阵咸味刺激了卞喜的味觉,又呛到了鼻子,感觉立马上来了。卞喜想到小时候吃棉花糖被大孩子抢,个子矮被人笑话残废,娶阿菊买不起新房被人娘家人嘲笑,一阵悲从中来,嚎啕大哭。唐八在人群之后默默注视着卞喜的表现,没错,就是这样,领悟的很快!

  这老父亲也有点蒙了,这孩子,干嘛呢,咋不还嘴呢,和平时很不一样嘛,瞅着倒是真的哭的挺伤心,难道是反悔了,浪子回头?自己这掌法几年不练,难道功力大涨,还有这功效?可怜自己还一直不知道。

  卞喜一把跪倒,趁势扑倒在地上……吼,疼!……嚎啕个不停,脸上满是悲痛欲绝又说不出话来。唐八在人群后默默举起来大手指,哥们儿,真棒,影帝级别的!

  县官早就不耐烦了,一拍惊堂木:肃静肃静!卞喜略收小了声音,只是仍哭个不停,两个拳头攥的紧紧的就是不松开……天可怜见,自己两天前就攥着这什么两道符,先生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自己不能打开,要等时机成熟自然能救自己性命,害的自己几天不能用手,攥地发麻,既不能近女色,左手又不能解放出来,弄得自己最近火急火燎。要是这回事情解决不了,特么的,老子搞死这个穷酸。

  老父亲痛诉儿子忤逆,从小时候不听话在家里偷钱买棉花糖,到偷看女娃洗澡,顶撞父亲不听教导,横行乡里,一桩桩说来,倒也妙趣横生。县官早已听的大怒,人渣,偷看洗澡居然没有带我一起!不待卞家这老爷子说完,就冲着卞喜再拍惊堂木:“堂下犯人,可知罪!”

  卞喜倒是想辩驳,但是牢记着先生教诲,忍住忍住,对,不能说话,继续哭……到底要哭到什么时候#……#……

  县官等的不耐,再拍惊堂木,正准备发话,略一沉吟,看着卞喜早已哭成泪人,莫非另有冤屈又说不出口?仔细看看这卞家小子,两手拳头攥攥紧紧的,好像手里藏有东西,当即喊上左右两个衙役去掰开卞喜的手。

  卞喜暗喜,果然,跟先生说的一样,自己这时候就需要假意挣扎,做出很不情愿把东西教出来的样子……“啪啪啪”三声清脆、,卞喜的脸上又留下了十五道清晰可见的指印,疼!一阵无力松开了手,衙役轻松取走了纸条……靠,你们这两个狗男男,老子都记住了!

  这两道符攥在卞喜手心几天揉烂地不成样子,汗水浸透了炭灰,但是文字还是依稀可见,这县官倒是粗通文字,打开第一张符,上有六字“妻有貂蝉之貌”,第二张符上也是六字“父有董卓之心”。

  略一思索,县官恍然大悟,好你个老头,贪图儿媳美色居然想弄死儿子霸占儿媳,简直是丧心病狂,看你老态龙钟身上没几斤力气居然还有这情调。

  再看看另一边哭成泪人的卞喜,心中一阵怜悯,这哪里是忤逆儿啊,这可是大孝子!明明受了冤屈,却知道家丑不可外扬,不愿意让老父亲丢脸,怪不得从一开始就哭哭啼啼,这是心里有大冤屈啊!

  幸亏自己青天大老爷一个,明察秋毫,洞悉奸情,查明真相,能还人清白,要不然这一桩冤案可就永世不得翻案了。嗯,儿子的这份情可以原谅,看来这所谓忤逆想必就是老父亲见色起意,被儿子阻挡,恼羞成怒,才诬告儿子。正所谓法不强人所难,这忤逆哪里算的上是忤逆。

  县官脸上青一下白一下,阴晴不定,既为自己的卓越见解感到高兴,又不能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憋得难受!县官脑子里自动脑补了这样一个画面:卞喜老婆阿菊红着脸对卞喜说:“和……和你说个事,我马上就能当上母亲了……”卞喜大喜道:“真的吗?!难道你……”阿菊用力点点头:“嗯,是的!我准备嫁给你父亲了!”……画面太美,不敢看。

  县官还沉浸在幻想中,可外面围着的人早就不耐烦了,拎着鸡蛋烂菜根可重了,就等着县官定了卞喜的罪大家搞点东西砸一下,图个爽快。大爷大婶们一个个伸直了脖子想知道纸条上写了

  什么,难道这案子还有转机?两个给卞喜掌嘴的衙役更是扭捏紧张起来,要是卞喜这丫放出去,哪里还有弟兄们好日子过,刚才那两巴掌打的倒是爽,可自己怎么着也不想付出什么代价啊。大爷大婶们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等待着这神圣的一刻。

  太阳缓缓升起,气温也开始上升,天大亮了。

  县官冷冷的看着卞家老爷子,冷哼一声,吓得老爷子趴在地上不敢直起身。缓步踱到卞喜身边,仔细瞅着:好青年啊,模范啊,老百姓的榜样啊,我的治下要是都是这样的青年,哪里还要愁治安不好!在这个易子而食的年头还能有这样的好青年着实不容易,要褒奖,要鼓励!卞喜也被盯的头皮发麻,难道这老头看上我了?不行!我就是死也不能出卖自己的贞*!鼓足勇气抬起头来和县官对视,眼睛里满是倔强。

  年轻人,有前途!县官默默转过身去,卞喜,本官今天就还你这个清白!

  ……直到走出衙门口卞喜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被释放的事实,虽然仍然是摸不着头脑……自己什么都还没说啊,怎么就被放了……莫非真是那仙符起了作用?一定是的,先生真是高人啊!对了,刚才围观的那帮男男女女呢!算了,这回大难不死,很多事情也就看开了,冲衙门口卖棉花糖的小贩咧嘴一笑,一把扯住人家衣裳:“兄弟,来两串!”唐八兄,你可别走远啊,哥们儿就来看你嘞!

  卞喜正乐着,微一走神,眼前一条黑影从街上略过,一阵长啸:“游侠儿典韦前来报仇,闲人回避!”

继续阅读:第3章 黑帮典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大讼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