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比试大胜
枪神2018-03-22 11:063,311

  袁基站在阵前观看着对面的队伍,只见对面个个都是龙精虎猛,但队伍却不慎整齐,松松垮垮的不慎整齐,就知道这场战斗已经有九成胜算了。

  卢植和一众将领站在高台之上看的最为仔细,看向袁基这里都不住点头,而看向偏将那边都是微微摇头,卢植同样看了出来,但他认为站的再整齐要能胜利才行,又不是比试队列。

  “演武开始”随着卢植的一声令下,比试就此拉开了帷幕。

  袁基单手一抬口中高喊道:“布锋矢阵,给我冲。”

  只见这一千人在张辽高顺带领下迅速布成阵法,袁基在中,一起向前挺进,这时偏将所属队伍只有百米时,袁基心中在想虽然阵法布置完成但还不甚完美,只待以后多加磨合了,还是时间太紧迫,好在这锋矢阵布阵简单,但威力不凡,对付他们应该绰绰有余。

  此时还剩二十米了,袁基大喝一声:“盾牌。”

  刷刷刷,最外侧的兵士举起了盾牌准备抵御敌人第一波冲击,“嘭嘭嘭。”

  长枪刺中盾牌的声音此起彼伏,“长枪”盾牌后面的兵士替换下前排兵士往前刺去,当场就一百多人被刺中要害不甘的退出了演武。

  这时袁基再次高喊道:“分割围歼。”

  队伍瞬间四散开,每百人一个方队对敌人进行围剿,袁基张辽高顺所带方队则左右支援,这时那偏将也大惊失色,在他想来就算不敌也能拼个平手,那只比试刚开始自己这方就损失一百多人,再看袁基所带之队伍全部散开但是丝毫不乱,有序的围杀着己方的兵士。

  他也有点手足无措起来,只能一边冲杀一边大喊:“都不要乱,不要乱。”可这也于事无补。

  看台上的卢植目露惊奇之芒,在他看来这样的战法简直匪夷所思,他别说看过,听都没听过。

  除了锋矢阵他能看出一二后面的方阵围杀就看不出来了,表面上看二人举盾,三人持枪刺杀很稀松平常,而且会消耗人手,可同样的也减少了死亡的人数,心里大呼,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在场的也只有袁基知道这是为什么,这根本不是现在的人所想出来的,这是壮族古代兵法中最原始有效的一种战术。三人一小组,两人持枪只管奋勇前进杀敌,一人持牌掩护,兼割取被杀敌人的头(古时作战是凭得了多少人头来计功的),宋将孙沔曾说:“闻贼之长技,用蛮牌捻枪,每人持牌以蔽身,二人持枪夹牌以杀人。众进如堵(前进时象一堵墙),弓矢莫能加,大为南患。”

  这种战术是壮民古代兵法的结晶。明代田州瓦氏夫人征讨倭寇所用的“岑家兵法”,就是这种战术发展而来的,而袁基稍稍改变了一下,把三人变成五人,但其本质不变。

  这些东西哪是三国时期的将领所能想到的呢。估计就是卢植下场指挥效果也是一样,只是多坚持片刻罢了。

  要不是这阵法不需要多少时间演练就可成阵,袁基也不会用了,关键时间太紧,要不是时间紧,给他一个月,袁基都想把孙膑的八卦阵给布置出来了(八卦阵源于战国时期大军事家孙膑创造的,据说是受了《易经》八卦图的启发,所以又称八卦阵。具体阵势是大将居中,四面各布一队正兵,正兵之间再派出四队机动作战的奇兵,构成八阵。

  八阵散布成八,复而为一,分合变化,又可组成六十四阵。当年诸葛亮还用石头在四川奉节布设过八阵的方位,作为教练将士演习阵法之用,名为“八阵图”。)

  没过一会偏将就败下阵来,所属队伍全军覆没,反观袁基这边,除了一个百人小队被冲散阵亡之外,其余皆在。也就是说袁基只以损失一百人的代价就打败了一千人的队伍,这还是磨合的不够,否则一兵一卒也不会损失。

  卢植身后的将领个个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张辽高顺等的兵士对于袁基更加的敬畏了。

  袁基叫张辽高顺带着人休息,自己来到高台之上躬身抱拳对卢植道:“卢大人,在下侥幸得胜请不要见怪。”毕竟还不是其下属该给面子的还是要给的。

  “袁基听令。”

  “末将在。”

  “现封你为先锋大营前将军,统帅先锋营共一万人,望你旗开得胜首战告捷。”卢植统帅五万人马,分为了五个大营,每个大营一万人马,为各营将军所辖,每个大营又分为了二个小营每小营五千人马,为副将所辖。每小营分为五个小旗,每旗一千人,为大都统所辖。

  袁基心里乐开了花,一场胜利,五千人马变成了一万,连忙说道:“领命。”

  “随我去帐中细说。”一行人随着卢植一起来到大帐之中,分主坐下。

  卢植道:“袁将军,刚才你用的是何阵法如此神奇,让我大开眼界。”

  “禀统领,此阵乃我梦中得一道人所传,就连我的武功也是。”袁基早知会如此可也没办法啊,只有编胡话了。

  “哦,如此更彰显其不凡了。”卢植也没多问,只到真是如此,那时鬼神一说还是比较让人深信的,而且袁基的阵法确实不是他们所能理解的,只有归于鬼神一说才能说得通。

  “你要带领你所属队伍多加*练,争取多多杀敌,我也好为你报功,好了你先下去和先锋营的将士见见。”

  “统领,我有一事相求。”

  “哦?你有何事但说无妨。”

  “我想把刚才的那一千兵士带入我先锋营,这样也利于我*练兵士。”

  卢植皱了皱眉道:”这样恐怕不可行,你所挑之人都是其他各营兵士,军指不可乱也。”

  袁基边上做的各营将军听到卢植这样说心里直竖大拇指,还是统领仁义,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士兵上了战场少死几个,有了那些人就可以教会其他的人。这样就能带着他们得胜回城啦,大家又是一阵黯然。

  卢植这样说袁基也没辙,随即又开口道:“那我可以要二个兵士吗?他二人和我比较熟识,原来也就一什长,还有个是伍长。我想让他们带我教习阵法。”

  那时军队还是比较讲究派系的,虽然卢植带的队伍还算不错,可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任你本领再高也没辙,你上面没有识人之人。

  “你所要何人?”

  “一个叫张辽,一个叫高顺。”

  卢植想了想也就同意了,毕竟二人影响不大,只是他不知道袁基所要之人在日后都成为了一方统帅,地位比之现在的他还要高。

  见目的达到,袁基也没多费什么话就躬身告退,去叫张辽高顺二人前去先锋大营。

  在校场找到二人,和其说了刚才的事情,二人也是喜不自胜,他二人也知道,像袁基这样的人早晚会飞黄腾达,他们也会跟着沾沾光。(按照现在的话就叫找到个好领导就特别有干劲,张辽高顺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三人来到先锋大营,现在已是午时,各兵士正在吃着午饭,高顺正待上前找各小营副将却被袁基拦了下来。

  高顺有些疑惑不解,袁基也不解释带着二人来到一些围坐在一起吃饭的人身边,听着他们说着各自的趣事,谁谁谁在哪有个相好长的如何水灵,等凯旋回来再找其逍遥逍遥,引来周围一片羡慕的目光,还有谁说着要多杀敌立功回来好给自己的婆娘和孩子长长脸,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说着说着看了看众人,声音也低了下去,大家都明白上了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是否能回来,只能自己给自己留个期盼,大多数人也是如此。

  袁基听到这也想到了自己远在后世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想起他们为了自己上大学有家不能回,在外面为人打工,吃着馒头腌菜,把省下的钱给自己交学费,虽然自己也零工赚取生活费,可那离学费却差的远了,也只能寄于中个彩票啥的白日梦了,自己不在了以后父母就无人照料了,跟这些兵士和其相似。这些袁基一直都摆在心里,哪知今天被拨动那根心弦。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心里感叹了一番又重新振作,既然来到了这里,这是上天的安排,我一定不能再枉活一世,我要这天为我变色,要这地为我颤抖。

  略微平息了下情绪,看了下身旁张辽和高顺,发现他们也在低头沉思,也没打搅他们,慢慢站起身,张辽高顺发觉袁基起来了也立马跟在左右,一副护卫架势,走进了先锋大营的中军营帐,里面的人也刚吃完。

  看见有人进来略略有些迟疑,但还是上前躬身抱拳说道:“副将张寒,副将董伟,参见袁将军”

  看到他们这样,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这些人肯定也想执掌先锋大营,但自己的到来打碎了他们的幻想。

  所以心里有所不甘,但自己上午的表现使得他们也对自己有些畏惧。

  你们最好给我听话,否则我不介意拿下你们,哼!心里这样想但嘴上却说道:“不用多礼,以后你们各司其职,对了,未时召集各旗将领来营帐商议出兵之事。在给我弄些吃的来。”

  哎,这活真不是人干的,肚子饿的咕咕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