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夜会袁术
枪神2018-03-22 11:103,652

  “这么晚了二哥有什么事吗?”袁基道。

  “呵呵,伯温,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关于你上次回城被袭击的事想和你详谈一二。”袁术说完眯着眼睛笑道。

  “哦,二哥你知道些什么呢?这件事父亲调查到现在也没有眉目,你有什么发现应该和父亲说啊。”做为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在那科技发达的年代,什么没看过,耍心机谁不会。

  这小子怎么回事?自从醒来后越发的精明起来了,不怎么好骗了,难道真是老道人梦中传法?

  “哎,为兄也想先和父亲说啊,怕就怕父亲不相信啊,我这不是没办法才和你商谈一二吗。”

  袁基看着这个惺惺作态的袁术,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厌烦,虽然以前袁术看在一奶同胞的份上对这痴傻的袁基比较好,可那也是有目的的,因为那时的袁基武功高强且没有心眼,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

  袁术正是利用这点才特意对袁基关怀备至,因为他和袁绍的关系一直不和,万一和袁绍闹翻,袁基也是一大助力。

  “那二哥就坐下细细详谈吧。”说着就转身回了房间,来到桌旁坐下为袁术倒了杯茶。

  袁术接过茶杯,喝了口茶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的一个手下向我汇报,发现在你出事的那段时间,袁绍从外请了一批武林人士约定只要把你和父亲杀了就会给他们三百两黄金作为报酬,而且他也会派人从旁协助,那知事情没有成功,不但父亲没事,就连为了阻挡刺杀之人而深受重伤的你也康复痊愈,这让袁绍愤怒无比,其实我早知他想把父亲和我杀了好做家主,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向你下手,毕竟当时的你对他一点威胁也没有啊,哎。”袁术说完叹了口气接着喝了口茶。

  袁基听完后没有答话,心里却在冷笑,难道你的野心就不大吗,你不也想杀了父亲和袁绍做家主,好利用袁家的势力扩充你自己的实力,哼!都打的好算盘,以前的我痴痴呆呆,你假意对我好,实则却是想利用我,让我为你卖命。哪只我现在不在痴傻,人算不如天算,要是让天上的袁基知道第一个就杀了你。

  “二哥,这些不是真的吧,大哥怎会做如此之事?我以前有点痴傻大哥为何要陷我于死地?”

  “哎,你我本是一母同胞,而他是庶出,虽然比你我大,但是家主之位怎么座也轮不到他,而你和我的关系一向比较好,我又不经常出城,他不好向我下手。想来他打算除掉了你对于我也是一种打击。”

  “二哥,这些都是手下人汇报的,在没有确实的依据前可不能妄下断言,万一弄错了岂不是酿成大错,影响我们兄弟间的感情。况且我三天后就要随军出征也没时间细细调查,这件事还望二哥私底下小心盘查,别露出了什么马脚叫大哥发觉,没调查出什么那最好不过,这样也不会影响我们兄弟间的感情,但如果消息确凿,那么。”说着袁基目露凶狠之色,左手在脖间做了了个割脖的动作。

  心里思量着,你们最好都不要来招惹我,我现在还腾不出手来收拾你们,等我招兵买马,实力壮大了第一个拿你们开刀,也为了死去的袁基报仇。

  且先让你们多活几日。想到这里,袁基的灵魂有一种升华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融入了进来。现在袁术在这也不好细细探查。只等打发了袁术再说了。

  听到这话袁术有些发愣,他还没完全适应现在精明的袁基,想想袁基刚才的话心里不由的打了个冷战。这小子也是个狠人啊,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想到这,知道袁基不在痴傻,也就顺着话岔开话题。

  “啊,伯温,这是何时之事,我怎不知?今日听说豫州幽州一带有大批的难民聚众叛乱,难不成你要去平乱?”

  “是啊,二哥,今日和父亲陪大将军狩猎说道此事,但朝中没有可堪一用的大将,所以我主动请缨作为先锋,大将军也应允了,明日奏请陛下让我领越骑校尉5000军兵为先锋,卢大人随后压阵,兵发幽州。”

  “这可不是小事啊,你身体刚刚痊愈就领兵出征,万一有个不测,你叫为兄怎生悲痛。”说完话袁术做式轻擦眼角,一副欲哭之态。

  看到这样袁基心中冷哼,你是怕我走了一个人应付不了袁绍吧,你们就慢慢斗吧,等我回来再除了你们二人。“二哥,这话就不对了,大丈夫生于天地,当为国效忠,马革裹尸而还才不失为真英雄,岂能因为小小伤势而畏缩不前。况且我一身武艺不上阵杀敌建功立业岂不可惜。”这番话说的大义凛然,袁基也被自己这番话有所感染,心潮澎湃,恨不得立马上战场厮杀一番,估计这是受了前世的影响。

  这小子真的变了,看来是利用不到他了,算了,就算利用不到也要交好一番,说不定哪天他有了功名还能有个依仗。

  “好吧,既然决定了二哥也不多少什么了,这里是二百两金票,我知你没有什么钱,你明日兑换了带着应急用。”

  三国时期一两黄金=十两白银,一两白银=十贯铜钱,一贯铜钱=一千文铜钱。二百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啊,相当于二千两白银了,从前段时间打听来的消息看不算吃喝,二千两白银可以组建一个四百人队的精兵了(精兵是指要年轻强壮,还要有好的铠甲和武器)看来这袁术还蛮有钱的。一步步来。

  看了看袁术,袁基也没推辞毕竟现在身无分文,以前的袁基一向痴傻,所有的衣食都有人打点,根本不用他*心,平白有人送钱不要白不要,钱可是好东西啊,哥要招兵买马全靠他了,得想个法子多弄些银子。手上接过银票满脸笑意道:“多谢二哥了。”

  “好兄弟,等你得胜回朝二哥再为你庆功。哈哈哈哈。太晚了我也不做逗留了,那件事情我会仔细调查的。”说着袁术离开了袁基的房间。

  等我回来?我还没回来估计你就要被袁绍*着跑路了。哼。

  关上了房门,袁基来到桌旁坐下,细细体会刚才心里面那一丝灵魂升华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释放了出来,但查看了半天也查看不出来,想想也身体也没什么不适,这感觉应该不是坏事吧,管他呢,都死过一次了,也不怕什么了,还是早些歇息明日还要去找卢大人。

  次日一早,袁基身披亮银铠甲,马跨高头大马,马的左边悬挂震天弓,右边是宣花大斧。来到了洛阳城西门的教场门口,一个穿着铠甲的军官正更边上的兵士说着什么,偶尔传来几声大笑,转过头看见有人前来,随即趾高气昂的站那问道:“来着何人?”

  袁基下马走上前去答道:“这里可是卢中郎将,卢大人的大营?”

  “是又如何?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没看爷正忙着吗?”那军官有些不耐烦道。

  袁基略微皱眉,这是什么军队啊?这样的军队也能打仗?

  “我是来找卢大人录职的,你帮我禀告一下卢大人就说袁基前来军营参见即可。”

  “可有信函通文?”

  “还未曾收到。”主要今日早朝何进才上奏朝廷,最快也要下午才能收到公函。前方又催得紧,一个月前就准备发兵了,只是粮草军饷一直没筹备齐全。随着前方越发催的紧迫也只能先带着凑齐的一部分粮草去前方支援,剩余的粮草慢慢运去,这些袁基都打听过了,所以三日后就要发兵了,袁基哪能等到接着公函才来,那还剩几天?

  “那就不行了,卢大人事务繁忙,岂是什么人都能见的?”虽然这军官看见袁基气势不凡,但他也是兵士们的教习颇受卢大人的器重,平日被人恭维惯了也不把袁基放在眼中,在他想来肯定是些富家公子看要打仗了,想来找卢大人混个闲散的官职,到时候有了功劳他们这些人来捞,打仗拼命就是他们上,这段时间来找卢大人为这事的多如牛毛,看这打扮还不错,想来也是这样的人,所以心里比较排斥,更不想搭理这些富家公子,虽然袁基身着铠甲带着兵器,这军官还是先入为主的认为袁基也是那些要面子穿着铠甲装门面的富家公子了。其实这些士兵还是比较有血性的。

  袁基看他这样也不答话,径直牵马往里走去。、“慢着,谁让你进去的。”说着就要来抢马的缰绳。

  袁基看他蛮不讲理,并栖上前来,也没了什么好脸色,身体一晃躲过来人,左手牵过缰绳,右腿抬起对着过来的军官当胸就是一脚,但也没出全力,袁基清楚,凭他现在的身手,这小小的军官还不够看。万一下手重了被打成重伤给卢大人的印象也不好。

  只听“嘭”的一声,就见这军官飞身往后摔在地上,在飞起的一刹那,他就知道看走眼了。

  从地上慢慢爬起,看了看身上的脚印,再感觉了下身体的状况,发现并无什么大碍,只是有点微微疼痛,眼睛不由一亮心里想到高手啊。

  只见这军官三步并做二步走上前来躬身抱拳道:“刚才是我程远失礼了,把您当成了那些富家子弟,这些天总有些富家子弟前来卢大人这想讨些闲散的官职,而又不想上阵杀敌,兄弟们拼死拼活,他们却捞现成的功劳加官进爵,卢大人也不胜烦扰,只是苦于这些人都有些来头也不好过多得罪,所以才让小的们在门口拦着,妄兄弟见谅。”说着话又是一拱手。

  “无妨,既然是场误会你也无须自责,只带我禀报卢大人即可。”袁基同样回礼到。

  “兄弟稍等片刻,我这就回报卢大人。”说着就往里奔去。

  没过一会就小跑着出来,满脸堆笑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原来是越骑校尉袁基袁先锋今早刚听卢大人说过却不曾想刚说完就来了,在下是这里的教习以后还望袁校尉以后多多提携。

  卢大人正在营中等候袁校尉,袁校尉请随我来。”

  临走还不忘对那些兵士说了声看好门口的话。

  看到这袁基不由的笑笑,想来刚才的确是场误会自己被当成了阔绰,也没多计较就让边上的兵士牵过马,自己和程远一起向卢大人的营帐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