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一战成名 天下知
枪神2017-05-07 03:493,104

  第二日一早大军挺进虎牢关,袁基率领关羽、张飞、赵云、典韦一众将官在前,其余十八路诸侯在后压阵。刚到关前张飞就急不可耐的上前对着关上大骂道:“三姓家奴快快下关受死,你燕人张爷爷在此,缩头乌龟快快下关,你张爷爷来取你狗命了。”

  十八路诸侯看到今日上阵的并不是那红脸的将军,而是换了个黑脸的,而且更加嚣张,上来就大骂吕布,这不是活得不赖烦了吗。众人心中微微叹息。这时吕布在关上向下望去,这不看还好,一看就头上冒烟,这不是上次我在被围时大骂我的那黑脸小子吗。想不到我没来找你你却来找死,现在还敢骂我,想到这,就大声道:“备马。”说完就穿起铠甲,拿着他的方天画戟上了赤兔马就冲出关去。

  张飞看到吕布下关,哈哈大笑:“来、来,三姓家奴让你知道知道你家张爷爷的厉害。”吕布听了也不答话,拍马就挺起方天画戟对着张飞就刺,张飞手拿丈八蛇矛,身体微侧躲过一刺,抬手就对着吕布胸口横削而去,吕布也是心中微微惊讶,想不到这黑脸小子还有几把刷子,只一晃就让过我的攻击,看来要认真对待了。竖起方天画戟挡住张飞一削,就这样两人你来我往,连斗了五十余回合。

  在场众人无不惊讶,这可是至今为止第一个和吕布过招超过五十回合的,不要说五十回合了,挡住十回合就要烧香了。看到这众人顿时来了精神,要是击败了吕布,那董卓就是秋后的蚂蚱长不了啦。

  而袁基则不这么看,毕竟他和那些菜鸟武艺不是一个级别的,不仅是他,关羽赵云典韦都看出来了,张飞手有些抖了,怕是快坚持不住了,袁基挥了挥手道:“云长你去助翼德。”关羽微微额首,拍马而去,也不答话*起他那把八十二斤的青龙偃月刀,对着吕布就劈,吕布一看来了帮手,也是不惧,在他想来,来多少都是送死,只是方一抵挡住一刀就觉手上有些发麻。这时吕布知道来的这个定是那斩了华雄的人了,果然不愧是五个回合斩华雄于马下的人,只一刀就让我手臂有些发麻,但就算这样吕布枪法依然不乱,和二人斗的不易乐乎,一转眼都过百余回合了。

  袁基一看这不是办法啊,看了看赵云和典韦。随后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没和吕布交过手呢,不知其实力如何,想完对着赵云和典韦道:“替我压好阵,照顾好军师他们。我去会会那吕布。”二人深知吕布之武在他们之上也不阻拦。

  袁基拍马冲来,关羽张飞一看袁基都冲来了,二人老脸一红,是关羽更红张飞更黑。知道袁基是看他们久战不胜,决定自己解决了。想完就抖擞精神,把刀枪舞的更快。

  袁基可不知道这么多,他是想试试吕布身手才上来的。来到几人阵中随即大喝道:“你二人给我退下,我来试试他的身手看是否有传言那么厉害。”关羽张飞自知自己斗不过吕布也没什么可说的,掉转马头就走。

  吕布也停了下来,问道:“你是何人?我看你也算不错,报上姓名吧,否则做鬼我都不知你名讳。”袁基看了看他,说道:“我知道我杀的是谁就行了,不需要告诉你我叫什么。”“好,好,好,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嚣张的话,看戟。”说完挺戟直刺。

  袁基看吕布攻来,也不敢大意,这可是生死之战,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挡过吕布一戟,*起一百零八斤的宣花斧来了个力劈华山,只见赤兔马的马蹄微微往下一沉,而吕布的脸上青筋直冒,十八路诸侯这时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了,屏息凝神的看着。

  吕布此时才知道这才是自己的大敌,一斧就让自己的赤兔马给跪下,幸好自己的赤兔马是千里良驹,换做一般的马恐怕就跪了。用手奋力一挡,挡开了袁基的一斧,此时的他也有些乏力了,毕竟跟关羽张飞大战了一百余回合,袁基可不管他乏不乏,双手拿斧又是一记斜劈,这下吕布可不行了,挡下这一斧后拍马便逃,袁基看吕布要逃,在后面直追,只是他的马可不是赤兔马,没一会吕布就逃到关前,关上立刻就是一阵箭矢射下,袁基也知事不可为,一边抵挡关上的箭矢一边撤回了自己的阵中。

  后有人形容此战:“汉朝天数当桓灵,炎炎红日将西倾。奸臣董卓废少帝,刘协懦弱魂梦惊。曹*传檄告天下,诸侯奋怒皆兴兵。议立袁绍作盟主,誓扶王室定太平。温侯吕布世无比,雄才四海夸英伟。护躯银铠砌龙鳞,束发金冠簪雉尾。参差宝带兽平吞,错落锦袍飞凤起。龙驹跳踏起天风,画戟荧煌射秋水。出关搦战谁敢当?诸侯胆裂心惶惶。踊出燕人张冀德,手持蛇矛丈八枪。虎须倒竖翻金线,环眼圆睁起电光。酣战未能分胜败,阵前恼起关云长。青龙宝刀灿霜雪,鹦鹉战袍飞蛱蝶。马蹄到处鬼神嚎,目前一怒应流血。枭雄袁基持巨斧,抖擞天威施勇烈。三人围绕战多时,遮拦架隔无休歇。喊声震动天地翻,杀气迷漫牛斗寒。吕布力穷寻走路,遥望家山拍马还。倒拖画杆方天戟,乱散销金五彩幡。顿断绒绦走赤兔,翻身飞上虎牢关。”

  这时,十八路诸侯都来到了袁基身旁,此时众人的眼神完全变了,他们都没想到不仅袁基的手下将领厉害,自己的武艺也不在他们之下,比之吕布也不逞多让,而袁绍和袁术此时也是心里大悔,他们可是把袁基得罪的不清,只是还没撕破脸皮罢了。曹*此时也是双眼微眯的看着袁基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众人寒暄的,讨好的,不一而足。都想给袁基留下个好印象,袁基也不好给别人脸色看,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吗。

  看到这些袁绍小心眼又犯了,袁基只不过是仗着自己手下将领把吕布打累了自己再上才赢的,其实没那么厉害,对就是这样。而这些小人嘴上叫我盟主,可是现在却把自己这个盟主搁在那了。等着吧,我会一一收拾你们的。

  随后众人簇拥着袁基就回了大帐,晚上大家齐聚帐中,把酒言欢,这是自起兵以来众人第一次这么开心,毕竟只要有人能够抵挡住吕布,那么虎牢关被破就不是问题了。大家一直喝到深夜这才作罢,袁基此时也是醉眼朦胧的回到大帐,倒头就睡,他被灌得最多,还好有典韦在一旁护卫,否则他也不敢这么喝。

  就在他们喝酒之计,虎牢关上,董卓见吕布被击败也是大感诧异,随后又有些愤怒,吕布败了不要紧,要是虎牢关丢了,那么洛阳也不保了,毕竟虎牢关是洛阳的门户离那洛阳只有五十里。随后董卓把李儒招来,问道:“现在吕布败了,虎牢关不保,军师怎么看?”

  李儒道:“温候新败,兵无战心。不若我们引兵回洛阳,迁帝于长安,以应童谣。”“哦?童谣若何?”

  李儒道:“近日街市童谣道,西头一个汉,东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臣思考这西头一个汉,乃应汉高祖旺于西都长安,传一十二帝;东头一个汉,乃应光武帝旺于东都洛阳,今亦传一十二帝。天运轮回。丞相迁至长安,可保无虞。”董卓听了大喜道:“那还等什么,赶快下令叫吕布带兵先撤,留下樊稠、张济先抵挡,不要出战,等我们迁都了在去长安。”遂引吕布星夜回了洛阳,商议迁都事宜。

  袁基他们可不知道这些,他们还沉浸在战胜吕布的喜悦中,喝酒庆祝呢。

  第二天,袁基微微转醒,就见荀彧和郭嘉已经在帐中等着自己,想来已等了多时,起来梳洗了一番就问道:“你二人怎么这么早就来我帐中了?”

  郭嘉苦笑道:“主公,不早啦,现在都快午时了,大帐那边传来消息叫你去帐中商议军务,我等看你迟迟未起也不好做主,还好主公现在的威名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整个大营都传遍了,想来要不了多久就会传遍中土大地。”

  “去,去,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神,只是那吕布和关羽张飞战了一场有些乏了,被我补上,捡了便宜罢了。”

  荀彧又道:“就算捡便宜那还是主公自己的事,关羽张飞可都是主公的大将,这可和别人没一点关系。最后还是算做主公的功劳啊。”

  “算了,说不过你们,我去看看袁绍那小心眼又有什么事找我,整天要事要事,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郭嘉和荀彧听到袁基叫袁绍是小心眼都是哈哈大笑。心里不得不佩服,还是主公高,形容的恰如其份啊。

  袁基来到大帐看见众人的表情就知道,又出事情了啊,就没一天让人省心的,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