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甘宁出战
枪神2017-05-07 03:492,383

  刘表此时在大帐中已经没有脾气可发了,他发现这次攻打袁基从开始就没有顺利过,一直在失败,这让他不能接受,在他的眼里袁基只不过是自己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蚁,要不是一直顾忌孙坚,否则自己早把袁基给灭了,现在看来这袁基是成了气候了,不是那么容易灭的。自己需要派大将去把这袁基给灭了。一般的人恐怕去了还是送死,还影响军队的士气,毕竟已经败了三阵了。被斩杀了五个人,其中还有自己的外甥张允。想到张允又是一阵头疼。想了想就大声道:“把甘宁给我叫来。”

  想到甘宁此人,刘表就放心了一些,虽然以前不被自己重视,被自己发配给黄祖当副将,但其勇武还是挡不住的,这不黄祖一死甘宁就被委任为先锋大将军了。要不是他当时去为黄祖运送粮草,恐怕黄祖也不会死了。

  没一会甘宁就来了,刘表看了眼甘宁道:“兴霸,现在你为先锋大将军,明日你给我把那典韦小子的人头给我取来,这么多人都被斩了,你可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啊。”“是,主公。”说完甘宁就下去准备明日的战斗了。刘表现在的信心也有些动摇了,希望甘宁可以得胜而归吧。

  第二日一早,甘宁就带领着人马来到了典韦的大寨外,但是今天典韦看城头上并没有任何旗帜,知道今天轮不到自己出战了,典韦想想也是,好处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得了,总得分一些给别人把。算了,就施舍给那张飞小儿一点吧。想到这心里不由的美滋滋的。他又在幻想张飞看见自己的表情了。

  甘宁得了将令是斩杀典韦,所以也没去张飞那个寨子,似乎和典韦耗上了,这可苦了典韦了,他也经受着上次张允在寨外辱骂张飞的痛苦,这真不是那么好受的。和张飞一样,几次都要拿戟出去大战,但都被副将给拦了下来。

  甘宁骂了一天也不见典韦出战,所以也只能带兵回营,此时城里的袁基并不是不想让典韦出战,而是他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何新式的武器砍不断刘表那些武将的武器,上次实验不是轻而易举的就砍断了吗。这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万一自己武器出了问题,这仗可不好打了,起码那一万拿新式武器钢铁刀的人就排不上用场了,所以他在昨天看过典韦战斗后,就立刻派张辽去把那铁匠赵统给我带来,他有要事要问那赵统,张辽星夜骑着快马就出城而去。

  看见甘宁退兵,袁基心里微微算了算,要是快马加鞭今夜应该就要到了,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也不好用兵啊,毕竟那一万人马可是奇兵,用好了就可以翻盘的,刘表也不会一直这样和自己派武将对战,要不了多久就会发动总攻的。

  果然不出袁基所料,张辽得到命令后,知道此事很重要,中途都没怎么休息就拉着赵统骑着马一路狂奔,把那赵统的骨头架子都快颠散了,要不是知道袁基有要事找他,他非得骂人不可。

  夜晚时分,城主府里,袁基坐在上首,赵统摸了摸头上的汗站在下方。袁基喝了口茶道:“赵师傅,有件事我不甚明白,望你能给我解惑。”“将军您说,只要小的知道的就一定会知无不言。”

  “主要是武器的问题,上次我们实验钢铁剑时砍镔铁跟玩一样,怎么现在上了战场却不是这样,这是为何?莫非其中有什么蹊跷你没告诉我?”说完就盯着赵统。

  赵统又摸了摸头上的汗道:“将军赎罪啊,是小的错了,小的上次忘记和将军说了,本以为将军知道,这都是小人的错。”“好了,我不要你认错,快说吧。”

  其实赵统心中也疑惑,一般武将都知道这事啊,为何将军不知呢,他可不敢多嘴只能如实回答道:“是,将军。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上次所劈砍的镔铁剑等东西都是没有经过锤炼的,一般经过锤炼后都可以承受住钢铁剑一会时间的劈砍,简单的说十炼之剑可以坚持一段时间而不坏,而百炼之剑就和钢铁之剑差不多了。”“哦?那么不是说我的钢铁剑没什么用处了?”

  “将军,不是这样的,您想想,镔铁淬炼本身就比较麻烦,加之如果是十炼的话或许比较简单,一般的匠师都可以完成,只要小心就好。但那百炼镔铁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在锤炼的过程中极易损坏,而损坏后镔铁就成了废物一堆,而能打造百炼的匠师据我所知不过十几人而已,而且一般人也承受不了那样的损耗。但钢铁所炼之剑就不同了,不但不需要经过百炼之过程,而且萃取比镔铁多十倍,这是难以想象的啊,主公。唯一的遗憾就是钢铁所打造的东西部可以升级,但已经达到了百炼就已经足够了,而千炼从古到今我都没听说过。”

  听了赵统的话,袁基也就明白了,并不是他的钢铁所打造的武器不厉害,而是镔铁也可以升级而钢铁不需也不能升级,直接就达到了百炼的程度。而且只要有碳就可以大量生产。比镔铁实际作用大了许多。

  “好了,我知道了。这事不怪你,你下去先休息明日就回去吧,这里并不安全。”“是,主公。”

  既然是这样,那么刘表此战你就等着惊喜吧。说完就吩咐下去,如果明日有人挑战典韦张飞,就挂出相应的旗子。

  甘宁回到营寨向刘表复命,说典韦今日并没应战,刘表让其明日继续挑战,如果再不应战后天就大举进攻,此时刘表也不想大举出击了,士气被前几次的失败给打击了,如果现在出击恐怕损失会不小,如果甘宁能搬回一阵,我就可以大举出击了。该死的黄祖张允,要不是你们我何至这么畏手畏脚的。

  次日一早,甘宁又来到了典韦的大寨前,这可乐坏了典韦,他此时也明白过来了,估计是自己杀了那叫张允的小子还真是刘表的外甥,现在刘表发火了,盯着自己报仇啊。这不是赶着给自己送功劳吗?哈哈哈,想到这不由的大笑,再回头看看城头挂的是黄旗,那笑容就更加灿烂了。他的笑里有点幸灾乐祸,张飞看我不急死你。

  点齐兵马立刻拍马出了营寨,双方站住,典韦打量了一下甘宁,只见此人虎背熊腰,身长八尺,手拿霸海刀,甚是英武。这可和以前来的那些小喽啰不同了,自己应该可以大战一场了,“来着何人,报上名来,我的狂歌戟不斩无名之将。”

  “小小的典韦,以为杀了那些喽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爷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甘宁,甘兴霸是也,你给我记好了,到了阎王那里可别说错了。”说完甘宁就拍马而上,舞者霸海刀就直取典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