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回荆州
枪神2020-06-24 14:222,404

  当袁基带着大军回师荆州时,一个消息让他惊喜万分。高顺亲自带着袁基的家小及其他将领的家眷来到了荆州,现在已经住进了府里。

  得知这个消息,袁基交代一声就跑的没影了,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无语,这典型的有了老婆忘了兄弟啊,可当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老婆都来了后就飞呀的跑了,留下一些没老婆或老婆原本就在这的众人相视无奈,但谁叫人家那么长时间没见呢,算了,我们来安顿军马吧。

  来到府里,就见父亲在厅堂之中正在喝茶,袁基上前拜倒,给袁逢磕了三个响头道:“父亲孩儿不孝这些天不能侍奉父亲,让父亲受苦了。”

  袁逢立刻放下了茶杯扶起袁基看了看道:“还是那个样,就是瘦了点。父亲没受什么苦,在家吃的好喝的好,就是没什么事做,闲来就写写字画个画,要不就和你蔡岜伯伯下下棋。还有就是带带我那小孙子。倒也自在逍遥。”

  “听说你杀了孙坚已经拿下了整个荆州?”袁逢问道。

  “是的,父亲,现在我以上表朝廷表自己为荆州牧,想来不日就会有消息了。”说完袁基脸上现出骄傲的面容。那是一种孩子在父亲面前表现时才出现的表情。

  “不错,我也没什么心愿,只要你能平平安安就行,其他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了。哎。”说完叹了口气。

  袁基也知袁逢的心思就道:“父亲不必如此,等我整顿好荆州就会去长安解救献帝。到时父亲又可在朝廷为官了。”

  “这是不提了,你有这个心就行了,你还是去看看你媳妇和孩子吧。”说完就要赶袁基离开。

  “好了,父亲我知道了,我先去了,有空我在来看您。”说完袁基就转身回房而去。

  刚来到房间,就听见你们一阵欢笑之声,袁基推门而入,顿时就看见一副仕女图,二个貌美的女子正坐于桌旁有说有笑,而一丫鬟正在边上端茶倒水。

  几人正说到高兴处就见门被推开,一人呆愣在哪里,随即就见一女嘤嘤笑了起来,而另外一个则满脸羞红。

  袁基听见笑声回过神来,笑着说道:“怎么看见夫君这么开心?”

  转头对蔡文姬道:“文姬也在啊。”

  貂蝉上前扶着袁基坐下道:“当然开心啊,这几日都在盼着夫君回来呢,尤其是某人那可是望眼欲穿啊。”说完有意无意的看了蔡文姬一眼。

  蔡文姬见貂蝉看她立刻知道是说她脸一下子更红了,道:“臭貂蝉,谁望眼欲穿了。”

  貂蝉捂着嘴笑道:“我又没说你,你这么快就承认啦。还说不是你?”说完笑的更欢了。

  袁基坐在一旁也是满脸窘迫。不知该说什么好,看了看蔡文姬口张了张有闭上了。

  文姬见袁基看她也低下了头道:“不理你了,我先走了,明天再来找你。”

  “哎,这么快就走啦,再坐会儿啊,夫君你快叫文姬再坐会啊,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都是文姬陪我的,否则我都不知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快去啊。”说完对着袁基眨了眨眼睛,就推着袁基往外去。虽说她也很想袁基现在陪她,但为了将来有人可以在袁基不在的时候能陪自己当然要有所牺牲了。

  袁基无奈被推出了门,就见文姬在花园里正站着,一看就是在等袁基的到来。

  袁基把心一横,这事怎能让人家姑娘开口,自己大老爷们一个还怕什么,连貂蝉都支持自己,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想到这里就迈开了步子来到了文姬身边,牵起了蔡文姬的手道:“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说完就深情的看着蔡文姬,心中默默和李白告了声罪。

  蔡文姬也是满脸痴情的看着袁基,她被袁基所说的诗句所感染,沉浸在了里面,袁基轻轻牵着蔡文姬的手去到园中长亭之中坐下。

  蔡文姬道:“这是你写的?写的真好。”

  “你若喜欢,我以后天天念给你听如何?”袁基深情的看着蔡文姬道。

  蔡文姬被袁基看的低下了头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过了会蔡文姬道:“我才不要呢,你是做大事的人,岂能被儿女私情所阻,我愿做你背后的女人看着你就好。不奢求朝朝暮暮,只求长相厮守。”

  袁基点了点头道:“会的,我念首这样的诗给你听如何?”

  蔡文姬满脸潮红的看着袁基点了点头。

  “妾生我未生,我生妾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妾生早妾生我未生,我生妾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妾好。我生妾未生,妾生我已老我离妾天涯,妾隔我海角。我生妾未生,妾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说完就微笑着看蔡文姬。

  “没想到袁郎如此有才,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也。”说完就紧紧的握着袁基的手。

  二人就在这长亭之中诉说衷肠,最后蔡文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袁基,她也知道现在毕竟不明不白的,不可久呆,袁基也是一脸痴情的看着其离去。

  用手在鼻中轻轻嗅着那一缕清香,心中不由一荡。转身回到了房中,房中就貂蝉一人坐在桌旁似笑非笑的看着袁基,道:“夫君,你要如何谢我?”

  袁基哈哈大笑道:“得妻如此夫妇何求啊,怎么谢你你还不知道?”说完就抱起貂蝉往床上走去。

  急的貂蝉乱踢道:“夫君,现在可是白天,你怎如此,这多羞人啊。”

  袁基哪管其他,把貂蝉放到床上拉下幕帘……此处删除五百字

  晚上用完晚膳,貂蝉突然说道:“夫君,瞧你干的好事,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了,我养父养母已经从长安逃了出来,现在也随我从永安来了荆州,现在就在城中一处府邸住着呢。都是你干的荒唐事,今日应该去拜见父亲大人的。”

  “哦?岳父大人如何回来的?这真是太好了,我还一直在为此事忧心,怕你因为此事伤心难过,现在岳父大人过来了,真是太好了。”

  说完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貂蝉继续道:“今日已晚,明日我再去岳父附上赔罪可好。”

  貂蝉一叹道:“哎,只能如此了,今晚你可别碰我了,都痛死了。”

  袁基听貂蝉如此说,在一旁嘿嘿直笑。

  晚上袁基的儿子袁天霸被貂蝉抱回了房中,现在的袁天霸已经几个月了,会咿咿呀呀的喊着一些只有他才能听懂的话。

  看的袁基欢笑不已,逗弄着小天霸看着貌美的貂蝉,袁基满足感顿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