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落井下石荆无涯陷困 误失灵匙孟无邪出禁(上)
文立2019-09-27 09:039,617

  公输谷的惨死对于公输一门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冲击,在机关塚这个地方,自公输班开创此地以来,上百年传承下来的与世无争的心态,早已让这里的门人享足了安详的生活。但是此次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这些在宁静中生活了这么久的人有了一种极为敏感的警觉。所以但凡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他们也会誓死来维护这种祥和与宁静,更何况此次经历的是领导者的变故,所以家族的复仇情绪会显得异常的激烈,即便此次公输蓉力保了荆无涯安然无恙,但是作为公输一门的门人,如若没有一个水落石出的结果,他们是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公输蓉和荆无涯也深知这点,所以此次能够得到亲自着手调查此事的机会,他们也显得格外的慎重。对于公输衍来说,他自然也不十太相信荆无涯会做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来,只是碍于二弟和各大长老之面,他又不得不秉公办理,如今,他又得见三妹如此自愿为荆无涯趟这趟浑水,使他更加认为此事确非表面看得那么简单。所以,在调查此事上,他也显得格外卖力,但凡所知之事,自当言无不尽。

  “少塚主,当日发现大塚主尸体的时候,你可在现场?”荆无涯凝视着这曾经为自己而布置的新房,不由得发出了内心的一问。

  “当日发现家父尸体的是送喜的丫鬟杏儿,杏儿发现这幕惨剧之后,便大声惊叫了起来。她的惊叫声惊动了当时确有八分醉意的四座,于是大家便一起赶到现场,但见家父已倒在那血泊之中,早已气绝身亡。”

  “那你可还记得当时闯入这新房之中的有哪些人?”荆无涯接着问道。

  “当时情况混乱,人员也比较杂,我只记得好像几位长老他们及时赶到了现场,其余就是些喝的七摇八晃的本门弟子了。”

  荆无涯听着,慢慢俯下了身子,看着地上的那滩不完整的血迹,一边仔细打量着,一边随口问起公输衍来:“这里的现场没有人动过吧?”

  “为了查找家父的真正死因,自家父蒙难之后,我便命人封了这厢房,所以这屋内的一丝一毫都无人动过。”公输衍应声答道。

  “哦。”荆无涯随口应着,目光便在那屋内仔细搜索了起来。他时而俯身细看,时而又定神凝视,连着这厢房之中的厢门、窗户的角落都没有放过一丝蛛丝马迹。忽而他又定声问道:“当时公输塚主是不是背后中刀,而死状则是俯身而卧?”

  公输衍听了荆无涯此话,顿时甚为吃惊,只是目带不解道:“荆少侠,你如何得知此事?莫不是你…”

  “莫不是我杀了公输塚主,才会对当时的情况这么了解,是不是?”荆无涯一早便猜出公输衍有此想法,便顺着他的口把话说了出来。

  “无涯,可你当时不可能出现在现场啊。”但是只有公输蓉知道荆无涯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折回去谋害自己的父亲。

  “可是这…”公输蓉虽然如此说道,但是公输衍依然不能相信荆无涯居然有如此神奇之处。

  “少塚主,看你也不像个愚钝之人,不过这次你真的让我失望了许多,”荆无涯说着摇了摇头,便随手一指那地上的血迹而道,“你看这血迹之中,带着的是一个脚踵之后的缺口,说明当时血是从大塚主的背后往下流的,但是这散乱的血迹之中还有一只血手印,而倒在血泊之中的只有大塚主一人,所以这只血手印应该是大塚主的,而只有俯卧之人才有可能完全保留这血手印。”

  “哦,原来如此。”那公输衍仿若茅舍顿开,顿时不由得心生敬意,忙抱拳对着荆无涯道,“荆少侠如此聪慧过人,家父当日果然没有看错人,有公子相助,相信此番家父的死因定能调查的一清二楚。”

  “能不能清楚还不好说,不过我总不能让自己背这个黑锅吧。”荆无涯说着,随手擦了擦鼻孔,又随口道,“再说这黑锅太沉,我荆无涯可背不起。”

  “荆少侠此话严重了,在下也一直相信少侠是清白的,但是苦无证据证明少侠的清白,所以…”

  “你就别给我讲这些安慰话了,我若是不想办法给自己洗清罪名,怕是你还得给我另一番说辞吧。”

  “少侠,这…”公输衍还想着再为自己解释点什么,忽然门外一门下弟子进门叩报:“少塚主,门外一自称是墨家天乾之人要求觐见少塚主,说是前来送一样东西的。”

  “天乾?”公输衍喃喃自语,心中自然知道天乾便是那墨家八子之首,但是此番前来所为何事确实令他有所不解,然则此时也容不得他再猜测许多,只得随口答道,“命他在前厅稍事休息,说我随后便到。”

  “是。”那弟子说罢,便轻身退下了。

  那荆无涯在一旁得知那天乾突然到此,却也是好生奇怪,难不成是钜子腹暗中派他前来相助的?可天乾一直未在墨客山庄,如何又能突然出现了呢?荆无涯也不便多加揣测,便也跟着公输衍一同前往前厅查看个究竟。

  待公输衍等人到达前厅之时,得见那天乾已在那耐心等候多时,却也是气定神闲,然则他并非孤身一人,身边却也有一年轻貌美女子端坐。那女子粉黛朱唇,娇容月貌,瞧那衣着打扮,倒很有几分富家千金的态势。

  “天乾侠士,在下方才有些要事缠身,让你在此等候多时,实在是不好意思了。”那公输衍一见到天乾,便抱拳相迎了过去。

  “少塚主客气了,公输一门门庭广泛事务繁忙,在下自然能理解,只是为何不见大塚主尊容?”

  天乾一提到大塚主三个字,公输衍自然是一阵心酸,不过事已至此,他也不得不如实相告:“哎,实不相瞒,家父前几日已经殡天,如今我公输一门上下正是群龙无首、事乱不堪之时。”

  “啊?大塚主已经殡天了?”天乾一听这公输家此等噩耗,顿时也是一惊,随后便抱拳道,“如此噩耗实在是悲天悯人,还望少塚主节哀顺变。”

  “此事说来却也不巧,贵派弟子荆无涯便不幸牵扯在内,所以此番不得不请荆少侠前来协助调查。”那公输衍接着说道。

  “喂喂喂,我说少塚主,话说你这请客方式倒是挺特别的啊,兴师动众出动了你公输一门所有的精英,上墨客山庄请我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我荆无涯实感荣幸之至啊。”那荆无涯却在一旁听得有些极为不快了,不免随口出来冷嘲那公输衍一番。

  “荆无涯?”天乾看到这位说话看似不着理却分明又是处处在理的年轻俊少,方才想起当日师父跟自己提起的那位少年才俊。只是今日得见,却未感到此人有何过人之处,只是一副吊儿郎当油嘴滑舌的样式。

  “你就是荆无涯?”天乾再次上下打量了荆无涯一番,不免又难以相信师父口中的神奇才俊竟是这般模样。

  “在下墨家新晋第九子荆无涯在此见过大师兄,素闻大师兄英明神武,气宇轩昂,一表人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那荆无涯虽与那天乾不熟,但是此刻凑巧能得相遇,再加上辈分有序,他自然先是奉承一番再说。

  “哦?师父已经收你为徒了?”天乾对荆无涯此番的自报家门显得极为不习惯,便颇有些疑问道。

  “那当然,”荆无涯其实心中也心虚的很,因为他根本未正式拜过那钜子腹为师,只是如今同门相遇,也不好失了面子,便故意如此之说,但是却见那天乾似有疑心,便想了法子转了话题去,他看了看天乾身旁那位女子,便又口无遮拦道,“大师兄,以前只听得大伙说你玉树临风气度不凡,不想大师兄你果然是风流倜傥,艳福不浅呐,出门在外也有个如此美貌的女子作伴,真是羡煞旁人呐。”

  “无涯师弟切莫胡言乱语,”天乾经荆无涯如此一提醒,方才想起自己此次来机关塚地的目的,于是便对着那公输衍道,“少塚主,方才话茬多了些,差点忘了要事,其实此番在下前来只是护送你公输一门的后人回访故乡而已。”

  “哦?我公输一门的后人?”公输衍听了此话,心中猜的天乾所指的便是他身旁的那位女子,于是不免开始打量起那位女子来。

  “不错,不知少塚主是否还记得公输尹前辈?”

  “公输尹?”公输衍听了这三个字顿时心中有些许印象来,仿佛是听得父亲公输谷提过,于是便试探性地问起了座下的几位长老,“不知几位尊长对此人可有印象?”

  那几位公输家的嫡系长老左右目目相视一番,大长老公输石终究还是向前迈了一步,慢慢奏禀道:“启禀少塚主,当年公输一门为夺得祖师爷的《鬼斧神工》而内乱不堪,众多公输家的弟子为免遭迫害而不得不离开机关塚躲避一时,公输尹便是其中之一。如果他如今尚健在的话,应该可以与我等几位并列为公输家的元老了。”

  “原来如此。”公输衍恍然大悟,便也一下子记起年少之时父亲对自己说过的事中就有此人的存在。

  “这便是了,”天乾一听这话与自己接上了前后,便接话说道,“那这位姑娘所说应是不假,而那公输尹离开机关塚之后,便隐姓埋名,给自己更名为尹天正,随后为了生计便投奔了赵国军营寻了口饭吃,而后因在军中表现出众,连升三级被提拔为参军,一直追随赵国大将军廉颇麾下。廉颇被迫出走之后,他便一直支持大将军李牧,可如今李牧遭受大难,军中有志之士纷纷遭受奸贼郭开的迫害,他也不能幸免于难。一家老小满门抄斩,场景实在令人怵目惊心。恰逢当日家师派在下前往赵国打探虚实,偶遇了从那虎口之中刚刚逃出的尹参军的女儿尹水寒,便顺手救下了这忠烈之士的后裔。水寒姑娘如今无依无靠,唯有想起这爹爹一直跟他提起的故乡机关塚,所以我便领了她前来投奔少塚主你,希望少塚主能给她一个安身之地。”

  “想不到我公输一门竟有如此忠烈之士,实在可歌可泣,”公输衍听完天乾的叙述,不由得感慨万分,连忙朝那天乾施礼道,“天乾侠士且放心,水寒姑娘既是我公输一门的后裔,又是忠烈之后,我公输衍必会以礼相待,好生照应。”

  “尹姑娘果然出门遇得贵人了,碰上我大师兄这样的大好人了,不过你说你是尹将军的女儿,我也可以说是尹将军的儿子,不知少塚主可否一同收留了我这忠烈后裔呢?”正当众人感慨万分之时,一旁的荆无涯反倒是提出了疑问,虽然他言语不合礼数,但是他的一席话确实提醒了在场的所有人。

  “荆少侠所言也有理,不知水寒姑娘所言有何凭证否?”公输衍于是便顺口问了起来。

  “家父生前一身清白,唯有留下此玉佩于我终日携带,并经常叮嘱我公输一门才是他的归根之处,小女子猜想此物应该可做凭证。”那尹水寒倒也不慌不忙,一边说着,一边从腰间解下块玉佩来,递给那公输衍。

  那公输衍接过那玉佩,仔细端详了一番,若有所悟道:“此物倒像是我公输一门之物不假,不知几位尊长可识得?”说罢,便传阅给了公输石等人。

  几位公输家的长者仔细看了一番,纷纷点头相视,确认此物确实公输一门之物无疑,公输石也定声而道:“此物确实是我公输一门之物,当年祖师爷有令,但凡我公输门人,均需有刻有自己姓名的玉牌为证,所以门下弟子,均有此玉牌。”

  “若是这样,那便再无甚好猜疑的了。”天乾见众人纷纷点头认同,便接了话说道。

  “天乾侠士一路护送我公输门人的后裔,实在是辛苦了。”公输衍见情势确已明朗,连忙对天乾一番客套道。

  “少塚主言重了,公输一门与我墨家本就渊源较深,今日在下所做之事,不过是份内之事罢了,”天乾也顺手还礼说道,然则他侧身回转之时瞥见了那荆无涯,不免又有所疑问道,“只是我这小师弟不知所犯何事,却劳少塚主你如此兴师动众。”

  “哦,此事说来话长,方才在下已经说了,家父前些日子不幸遭人暗算,死于非命,为了全力追查凶手,我不得不倾尽我公输一门的精英,而令师弟当日却也在场,所以也必然有所牵扯,不过依我三妹的证言来看,令师弟是否是真凶还不好说。”

  “少塚主,你用点脑子好不好,我要是真凶,早就逃之夭夭了,还会如此甘愿束手就擒被你囚于这机关塚地之中?”荆无涯对那公输衍之言极为不快,出言反驳道。

  “无涯师弟,你休得无礼!”天乾见荆无涯出言不逊,便呵斥一番,而后又问起那公输衍来,“此事可有人证物证?”

  “哎,实不相瞒,正因为此事全无确凿的人证物证,所以目前还不好下决断,然则依照逻辑来看,所有的不利都指向了令师弟荆无涯。”

  “凶手既要栽赃陷害于我,必然是将矛头指向于我,这还用想么?”那荆无涯却在一旁嘀咕道。

  “少塚主,我小师弟所言不无道理,此事还望少塚主仔细查个明白。”

  “这点我自然明白,所以未免冤枉了荆少侠,便请他来我机关塚地一一印证,不过当日得见荆少侠慌慌张张出谷的确有明光子和风语子二人,所以此事究竟如何依然是一团迷雾。”

  “大哥,此事我先前也跟你说过,当日无涯与我出谷是自愿而为,至于风语子、明光子二人所见的公输令,也并非爹爹的那块,而是上代塚主公输龙前辈之物,你为何还有所疑虑呢?”公输蓉见公输衍并未消除戒心,便又再次上前解释道。

  “三妹,并非大哥不信于你,只是但凭你一人之词实在难以给众人一个交代,所以还是有些十足的证据为好。”

  天乾听得他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心中便也大致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于是便上前提议道:“少塚主,既然此事与那明光子和风语子二人有关,不如前去当面对质,届时一切事宜自然能见分晓。”

  “天乾侠士所言有理,不如大家与我一同前往验证。”公输衍听得天乾此话,便就要与众人起身前往机关塚的关口。

  “少塚主,天乾大侠与我一路舟车劳顿,连着几日的赶往这机关塚地,小女子实在有些心力俱疲,不知道可否先安排我一休息之处,你们再行其他事宜。”此事,尹水寒在一旁提起话来,话语中不想再为其他琐事所累。

  “哦,你看我我,这差点都忘了,”公输衍被她这一提醒,方才想起这事来,连忙对那天乾说道,“天乾侠士一路辛苦,如今天色业已不早,不如今日先暂且在此住下,明日一早再去叨扰风语子和明光子二位前辈,你意下如何?”

  “既然少塚主如此客气,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天乾本来却也有几分倦意,再加上他料定尹水寒一孤身弱女子,此刻定然是人困马乏,要她跟着再行奔波也是于心不忍,如今听那公输衍这般说道,便也客随主便了。

  “喜儿,赶快命人安排厢房,让这几位宾客先且住下,明日一早再行其他事宜。”公输衍见天乾亦不反对,便吩咐左右安排住宿去了。

  这一晚的时光似乎过得特别的漫长,也过得特别的寂静,然则这一晚却有好些人不得入眠。公输蓉自然是不用说了,虽然她能十分确定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另有其人,但是目前的情况却是十分复杂,她不能断定自己是否能够解开这个谜团。而他的大哥公输衍也是一头雾水,他虽然十分相信妹妹公输蓉的话,但是迫于当前的形势又不得不弄个水落石出,才好以服众人。至于墨家大弟子天乾此番前来,虽是护送那尹水寒前来巧遇了此事,但他也深知如若此事处理不好,极有可能挑起公输一门与墨家的冤仇错恨,所以他此刻也不得不静下心来仔细冥想着明日可能发生的一切情况。倒是那心无旁骛的荆无涯,此刻却是倒头便睡,还是不是地打几个呼噜声,在这寂静的夜幕之中时隐时现。

  这日,天色尚未清朗,公输衍、公输蓉、荆无涯、天乾等人便早早的集合到了一起,准备向着机关塚的关隘出发了。对于他们而言,昨夜必是一个不平凡之夜,各自心中的疑结却让他们各怀心思,所以这启明星尚悬于半空之中,他们便各自向着心中的疑问出发了。

  机关塚的关隘星罗密布,只是其中大多是死隘,一般人等常常是进得去出不来的,而当中的生隘却只有两处,一处便是由碧波潭而入的正门之处,一处便是机关塚烽火涯之后的后隘。当日,公输蓉为避开些不必要的麻烦,便带着荆无涯走了那后隘。那后隘是当年公输班设计为公输一门遇到大难之时逃生所用,所以平时少有人迹,而驻守此地的风语子和明光子也是多年在此与清风明月为伴,与飞禽走物为伍,习惯磨砺至此,再加上他们二人本就对公输一门死心塌地,否则但凡一般人等,却是绝不会有如此耐心的。

  一路兼程,公输衍等人不一会儿便到了那机关塚的后隘,由于人迹罕至,所以此处蜘蛛网早已层层相叠,入那石洞之时,会常有几只吸血蝙蝠受到惊扰,哗啦一下扑腾着翅膀一跃而出。那蝙蝠发出的凄寒的叫声,直透过人的心脉,一阵冰凉的感觉着实令公输衍等人不由得一阵心里发怵。

  “大哥,风语子和明光子被誉为我机关塚地的慧心神目,可如今我们这般唐突的到来,为何他们到现在还未察觉?”公输蓉见他们的动静如此之大,却丝毫没引起风语子和明光子二位前辈的警觉,不免心生疑虑起来。

  “三妹这话也正是我所觉得奇怪的地方,若在平时,但凡百丈开外的声响都逃不过这二位前辈的心目,可今日却…”公输衍也觉得分外奇怪,可也说不出个原因来。

  “我看这两位老人家是在此地呆的日子呆久了,早已心智麻木,今日我们又来的这么早,估计他二人这会儿还在那睡梦之中与那周公闲话家常呢。”荆无涯却不显得奇怪,在他看来,如此常年无人惊扰之地,玩忽职守对他们来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师弟,不得无礼。”天乾见无涯又在一旁无聊打趣,便止声喝道。

  众人虽对荆无涯的话引以为笑,但是终究未见到那风语子和明光子二人,也不由得有些心生疑惑起来。大家不再多言,便径直朝那石洞内部走去。

  “啊!”忽然身后的一声尖叫让所有进入石洞的人顿时都毛骨悚然,大家转身望去,只见那尖叫之声竟是从那尹水寒处传来,只见她战战兢兢地指着地上,声音不断发抖道,“血…血…”

  天乾和公输衍立刻赶了上去,仔细端详那石壁之上的斑斑血迹,天乾不由得眉头一皱,失声道:“不好,二位前辈可能出事了!”

  众人见天乾如此一说,顿时也都紧张了起来,公输蓉凭着女人的直觉,第一反应便是朝着谷内喊了起来:“风语前辈!明光前辈!二位可安在?”

  可那呼喊声在那石洞之内来回盘旋了几个来回,却依然是随那阴风逐渐消失而去,毫无丝毫回应之声。

  “看来二位前辈可能真遭遇不测,”公输衍顿时也觉得最怕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不免有些心急如焚,于是便命众人道,“石长老,段长老,麻烦你们几位去左边查看,天乾和尹姑娘去右边,我与三妹、荆少侠便在这石洞外再仔细查找一番,几位分头行事,半个时辰之后在此处汇合。”

  “是,少塚主。”众人听了那公输衍的号令,便各自分头查看去了。

  约摸过了那半个时辰之后,众人按照当初的约定集聚到了一起,可众人纷纷只是一副摇头叹息、垂头丧气的模样。公输衍看着众人的这般反应,自然已经猜透了八九分,但还是不死心的问道:“众位,怎么样?”

  “启禀少塚主,我等搜遍了这四周左右,却…没有任何发现。”石长老不免低头叹息道。

  “如此看来,二位老前辈恐怕已是凶多吉少。”公输衍听那石长老如此之说,心中顿时灰心丧气。

  “二位前辈隐居此地多年,早已不问世事,可如今不知跟何人有如此大的冤仇,却要如此心狠的要了他二人的性命。”石长老也婉声叹息道。

  “有人急着要除掉他二人,必是因为他二人牵扯进了一些不可告人的变故之中。”天乾在一旁凝神低思道。

  “昨天你们不是说他二人跟什么塚主的死有关吗?会不会是这个变故呢?”此时,身在一旁的尹水寒不经意地说道。

  她这一席话倒是提醒了在场的许多人,众人方才只是忙着在寻找两位前辈的踪影,却忘了此番亲自来此处的目的。如今尹水寒不经意的一说,反倒让众人想起了与两位前辈牵扯了重大关系的荆无涯。

  “荆少侠,请问昨晚你身在何处?”公输衍想起了这一系列的联系,不由得问起那荆无涯来。

  “我?我昨晚便一直在房内睡觉咯,而且还做了一个美梦,梦到好几位美女与我相伴,不过,其中的细节是否也要告知于你呢?”荆无涯面对公输衍的质问,却丝毫不紧张,只是依然一副油腔滑调的样子。

  “那可有人为你作证?”公输衍见那荆无涯答非所问,便又厉声质问道。

  “我说少塚主,你有没有搞错啊,这厢房住宿都是你一手安排的,连我那刚过门的妻子你都不让在同一个房间,还想让谁给我作证呢?”荆无涯听了公输衍此言,倒是十分不满起来。

  “你…”公输衍被他如此一反驳,竟然顿时哑口无言了起来,于是便口中恨恨地说了声“不可理喻”,便扭过头去与那天乾说道,“天乾侠士,阁下的师弟面对二位前辈被害一事如此等同儿戏,简直岂有此理!”

  “少塚主稍安勿躁,我这师弟也是心直口快,说话不懂得礼数,我自会多加调教。”天乾自知理亏,便急忙跟那公输衍赔不是。

  “本少主先前还敬他有几分机智,想不到如今他如此得寸进尺,不知好歹,我看先前他那几分机智,必是想了法子给自己开脱罢了。”公输衍此刻却是得理不饶人,愤愤而道。

  “哇,少塚主,先前好也是你,现在坏也是你,什么话都让你说了,那我荆无涯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给我定罪不就行了。”荆无涯却是在一旁极为不耐烦道。

  “无涯师弟,给我住口!”天乾怕形势有所恶化,立刻喝住了荆无涯,随后便又扭头对那公输衍道,“少塚主,无涯说话向来口无遮拦,还请不要见怪。二位前辈被害一事,目前看来嫌疑最大的确实是我无涯师弟,可是话又说回来,此事虽无人能证明我师弟整晚在那房中,可也没有人能证明他出过房门,所以此事还不好妄下论断。”

  “就是就是,你要看到我荆无涯出过这房门,我自愿认罪受罚。”荆无涯便顺口在一旁附声道。

  “你…”公输衍被天乾和荆无涯这一唱一和说的也是无言以对。

  “少塚主,老夫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正在此时,身在一旁的石长老却开口说话了。

  “石长老有话但说无妨。”

  “本来这事,老夫也并未在意,只是今日发生这等惨剧,才让我突然觉得此事蹊跷起来,”那石长老缓缓而道,“大塚主身遭不幸,令老夫常常夜不能寐,昨夜本想出门透透气,不想却看到了有个人影从那屋外正悄悄开门回屋。而那个房间,正是荆少侠所在的厢房。当时老夫自以为是荆少侠夜半出门小解,并未在意,只是现在仔细想来,当时他却是蹑手蹑脚回到了屋内,所以此事不得不引起老夫的怀疑。”

  “哦?”石长老的此番话让公输衍更是疑上加疑,于是便回头对那荆无涯道,“荆少侠,不知石长老所述可属实?”

  “石长老,我跟你上辈子无冤无仇吧,你可不要诬陷我啊。”荆无涯此刻倒显得有些心急起来。

  “荆少侠,老夫只是实话实说,却无半分虚假夸张之意。”石长老却是义正言辞,一字一句道。

  “无涯师弟,不要在此胡搅蛮缠,石长老所说可有此事?”天乾此刻也是言辞厉厉,丝毫不留情面。

  “这人有三急,我当时确实是出门小解而已,如今却被他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

  “那就是有你出门这回事了?!”荆无涯还想着为自己狡辩着些什么,却被公输衍厉声喝住。

  “有就有咯,有什么好稀奇的。”荆无涯倒是满脸的不在乎。

  “可你刚才分明说只要能有人证明你出过门,你就自愿认罪!”天乾却在一旁气得有些火急火燎了。

  “我…我这也就是随口一说咯,不必当真嘛。”

  “混账!我墨家弟子言出必行,说话岂能如此儿戏!”天乾听了荆无涯此话,却是又心急又心痛。

  “天乾侠士,”公输衍一字一顿道,“事到如今,我看你们师兄弟就不必多加争执了,如今证据确凿,荆无涯此番已是百口莫辩,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就怪不得我秉公执法了。”

  “少塚主,此事目前的证据虽然对我师弟极为不利,但是仍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是他所为,而且我也相信我师弟的为人绝非大奸大恶之徒,所以还望少塚主明察秋毫,将此事查清楚了再行决断。”天乾急忙抱拳向那公输衍施礼,定声而言道。

  “是啊,大哥,此事当中肯定有所误会。”公输蓉也在一旁求起情来,因为她深知此事确实非那荆无涯所为。

  “三妹!”公输衍此刻已有些不耐烦了,他厉声喝住公输蓉,随后便道,“你不要再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今天我必须给我公输一门一个交代!将那荆无涯给我拿下!”

  公输衍此话一出,便有几个公输一门的弟子将那荆无涯死死扣住,五花大绑地给缚住了。

  “少塚主,还请您能权衡此事轻重!”天乾还想说些什么,可话刚出口却被那公输衍给打断了。

  “天乾侠士,你且放心,我自然会给你墨家一个交代,不过在此事未查清楚之前,荆无涯便要暂且囚禁在我机关塚铁牢之中,不得出那牢门半步!”公输衍一番斩钉截铁的话语,将那天乾和公输蓉的话给打了回去。

  事到这步田地,天乾和公输蓉亦知目前再怎么说也没用了,唯有静观其变,而后从长计议了,荆无涯身陷囹圄已然成定局,不过好在目前还要不了这小子的性命,只是情况对他来说比较堪忧。尽管有人为他担心万分,但是也有人此时心底里却是暗自得意,因为这个人知道,一盘生死相搏的棋已经开始落子了。

继续阅读:第10章 落井下石荆无涯陷困 误失灵匙孟无邪出禁(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客剑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