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遭劫难无涯师徒诀别 同归去墨客山庄陨落(中下)
文立2019-09-27 09:035,403

  那空相渊之外的孟无形先前故意走漏风声并不是要说给那钜子腹听得,因为他深知钜子腹为人精明,必然不会上他们的当,而他这样放出风声只是让那石洞之内的其他人听闻之后按捺不住,乱作一团罢了。在他看来,即便那钜子腹有本事一时稳住众人的心境,只要困他个十天半个月,到时候水尽粮绝,他自然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一举擒获众人。

  “哈哈,孟先生果然神机妙算,这帮残兵败寇果然躲在这石洞之中,只可惜这石洞坚硬无比,倒是正好成了他们的避难所。”王翦悻悻地对那孟无形说道,言语之中却有些遗憾之意。

  “哼哼,这避难所未必是万全之地,也有可能成为他们的葬身之地。”那孟无形冷冷道,嘴角边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哦?难不成孟先生真想用火雷炸开这石洞?”王翦似有不解道。

  “这倒不必,”孟无形边说着便摇了摇手,“这空相渊坚不可摧,故而能困住我师兄孟无邪这么多年,若使强硬之法恐怕未必能奏效,不过正是因为它的固若金汤,却也让他成为了一处与世隔绝的绝境,只要我们困他个十天半月,待他们定力和身体都将崩溃之时,擒拿他们只不过是瓮中捉鳖。”

  “呵呵,孟先生所言有理,那就按孟先生所说的办。”那王翦那稍有不甘的心听闻这番话,顿时宽慰了许多。

  可他那颗刚刚才得以放下的心,却在他话音刚落之际,被那豁然开启的石门惊了个霎然僵硬。只听得轰隆一声,那石门恍然打开,钜子腹及其弟子突然从那石门背后如那飞鹰般飕地冲了出来,瞬间便将那石门旁的几十个秦兵掀翻在地。而此时其他还处在松懈状态的秦兵突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大气流给封住了手脚,丝毫动惮不得。

  那孟无形显然也没有料到钜子腹等人会这么快便杀将出来,在他稍作惊讶之后,便立刻意识到事情可能处于失控状态,于是大吼一声:“青龙、白虎、玄武速速守住关口,莫要乱了分寸,放走了那钜子腹!”

  那青龙白虎等人听闻师父的此番命令,立刻各自施展绝技,领着一帮子相里氏弟子封住了南、西、北几个方向的关口,将那钜子腹等人团团围困在乱军之中。

  钜子腹一看那孟无形等人早有准备,各自强行突围已是不大可能,于是立刻大喝一声:“布阵!”那地坤、荆轲等人一听钜子腹的号令,立刻按照伏羲八爻阵的阵法迅速成形,并以钜子腹为核心,施展步法和内力,顿时便形成一道无形的气障而来。而那阵型形成的八面气障,既把那青龙等人的封杀挡在了那阵型之外,而且却不偏不倚正好把那孟无形和王翦等人围在了那阵型之中,钜子腹的意图很显然,既然突围不得出,那便将命令者与听命者分将开来,使其内外不得兼顾,乱其布局。

  钜子腹的这番阵法确实让孟无形大出意外,他虽未曾得见过伏羲八爻阵的阵法,然则他亦曾有耳闻墨家有一套内外兼顾的阵法,进可攻退可守,而且变化多端,乱敌于无形。不过那八个人形成的阵法之中,却显然有着非墨家弟子的张显、杜三娘等人,所以他也不能断定自己的判断是否确实。于是他便试探性地使出了墨家的墨守八式之一践墨随敌,企图越过此道阵法。

  可是当他刚使出此招之时,钜子腹如炬的火眼便看出了孟无形的意图,于是立刻喝到:“变阵!乾三连坤六断!”话音刚落自己的身影便已越过了那孟无形的身形,挡在了孟无形的前方,而地坤则依照阵法封住了孟无形的退路,其他六人则根据阵位的变化迅速移位,不一会儿便在那孟无形的前后左右形成了一道无懈可击的屏障,他们彼此之间相互接应,将那孟无形死死封住。

  “果然是伏羲八爻阵!”孟无形此时似有确断地嘀咕道,随即他便对那钜子腹喝道,“师兄,你可是真费了一番心思啊,连墨门从不外传的独门阵法你都能传给外人,你下了九泉如何有颜面去面对墨家的列祖列宗!”

  “哼,墨门祖师爷遗训便是兼爱非攻,只要能用来对付那破坏世道法则之人的东西,天下人人都可以得而习之,又何忌本门秘技外泄?”钜子腹冷冷道。

  “好,师兄你既然如此执迷不悟,那我倒要看一看你的伏羲八爻阵的厉害!”那孟无形说罢便使出一招引绳削墨,顿时化作一道暗影直扑那阵外而出。

  “离中虚坎中满!”钜子腹亦毫不示弱,急忙再次变换阵法以应对那孟无形的招数。伏羲八爻阵果然甚是厉害,在那八个人的默契配合下,这套阵法便像个紧箍咒一般,死死地缠住了孟无形,任凭孟无形如何使出墨守八式,却依然被那阵法的气劲给挡了回来。

  此时,身在一旁的太皞、蓐收、玄冥等人见师父孟无形被困在了那阵法之中不得脱身,便急忙大喝一声:“师父,我们来助你!”随即便使出了身法,一个个如同利箭般直逼那钜子腹等人而来。

  “离中虚坎中满震仰盂艮覆碗!”钜子腹一看形势不妙,知道这几个人合力而为的冲击力自然不可小觑,于是便连着唤出了四句口诀,一来则是要避开那三个人的冲击,而来同样也要困住那孟无形,所以阵型的变换速度陡然徒增,而处于震位的三娘和艮位的张显因修炼时日尚浅,故而变换之时稍显迟钝。

  只闻得一阵“轰”的一声,那太皞、蓐收、玄冥三人从三个方向同时攻来,明明进攻的是那阵法,可哪里知道此阵如此诡异,霎那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倒是让这三个人使出的内力碰撞在了一起,却各自被对方的内力震出好几丈开外。

  而那孟无形本想借此机会一举脱身,哪里知道此伏羲八爻阵如此厉害,不但瞬间化解了自己三个弟子的合力围攻,而且依然死死地困住了自己,还是未有半分先机得以脱身。不过他那双鹰眼却也发现了杜三娘和张显方才那半分迟疑,所以心中便也有了脱身之计。

  此前那施展伏羲八爻阵的众人方才能躲过那孟无形师徒的内外夹击,心中陡然也徒增了一丝松懈之意。可就在众人想松口气擦一把虚汗之时,那孟无形便立刻又施展出引绳削墨,顿时化作利影直扑那杜三娘而去。此时尽管钜子腹已经察觉到了孟无形这出其不意的偷袭,而且也是第一时间发出了变阵的号令,只可惜此次杜三娘那丝毫的迟疑却成了这孟无形的唯一的机会,更况且她之前受到过阵型真气的震荡,七经八脉尚处在紊乱之中,所以此番面对孟无形出其不意的全力一击,终于有所不支,顿时只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一股暖流直从心中一涌而上,“噗”的一声直从那口中喷溅出来,而自己的身体也一下子被震飞了出去。

  孟无形见伏羲八爻阵的缺口已被打开,急忙一个墨鱼自蔽,从那阵型的缺口之中潜行了出来,钜子腹一看形势已经十分危机,若是此刻再不把握此次机会脱阵,恐怕再难有机会突出重围,于是大吼一声:“散阵!诸位依计行事!”

  那众人当然知道钜子腹此番话语所谓何意,急忙散出伏羲八爻阵,从那太皞、蓐收、玄冥方才散出的缺口之中夺路而出,而张显则立刻扶起受伤在地的杜三娘,从那西面蓐收之位逃脱了出去。孟无形此时方才发现虽然自己得以脱身,却在无形之中放走了那地坤等人,顿时得知自己也中了那钜子腹的计,急忙使出身法,想去追击那夺路而出的众人,哪里知道刚脚下一运气劲,却被那钜子腹死死地拦在了自己的跟前。

  “师兄,你果然老谋深算,这样也能逃脱出我给你们设计的囚笼。”那孟无形冷冷道。

  “彼此彼此,这盘棋大家只不过是互换车車而已。”钜子腹也冷笑着回应道。

  “哼,想互换车車?其他人虽然逃脱了,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脱身!”孟无形恶狠狠道,不过他很快眼珠子一转,话锋一转道,“不过倘若你能交出钜子令的话,师弟我依然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哈哈哈!想要钜子令?”钜子腹忽然仰天大笑,笑罢便从怀中取出一锦盒,在那孟无形跟前闪动了一下,随即便一个转身直奔入那石洞而去,口中大喊道,“那你先打赢了我再说!”

  孟无形一看那钜子令既已现身,贪婪之心便吞没了一切,已经顾不得其中是否有诈,便紧随那钜子腹直入那石洞而去。

  待那地坤、荆轲等人赶到飞津渡的途中,猛然听得身后一阵“轰隆”声,直朝那飞津渡的方向而去。荆轲蓦然停下了脚步,自言自语道:“莫不是师父出事了?”

  身在一旁的地坤虽然心中也有疑惑,但他一向坚信师父的安排从无纰漏,所以安慰荆轲道:“钜子师弟,师父一向神机妙算,你无需多虑,只管朝我们约定的地点汇合便是了。”

  荆轲听了地坤的话语,总算有些定心地“嗯”了一声,随即便和地坤一直朝飞津渡赶去。

  可哪里知道当他二人赶到飞津渡之时,那里却空无一人,按照钜子腹事先的安排,那隐长老一行人应该早就应该出的那空相渊,在此等候他们一起汇合了,可如今却看不见半点人影,不由得让他二人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他二人迟疑之际,忽然那飞津渡渡口不远处卷起一阵巨浪,那巨浪约摸有一丈多高,直朝那渡口席卷而来。荆轲急忙朝地坤大吼道:“地坤师兄,快闪!”话音刚落,那地坤也察觉到了这突如而来的威胁,便立刻随身一个轻功,跃开在那渡口十几丈开外的岸上。

  那巨浪却也好生厉害,直硬生生地拍在了那渡口的暗桩之上,将那暗桩连根拔起,直甩进了岸上的深沙之中。待那浪潮退去之后,荆轲和地坤放眼一看,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了个目瞪口呆。原来那岸边并不只是那深埋沙堤的暗桩,居然活生生现出一艘大木船来,而那木船上还有人发出些战栗声、惊恐声、呻吟声,从那些人的声音之中,荆轲依稀可以辨认出那是妇孺受到那巨浪席卷的惊恐声、老者腰骨酸痛所发出的呻吟声。

  “隐长老?”荆轲一见到从那木船之上蹒跚下的老者,第一眼便认了出来。

  “荆…荆无涯?”那隐长老冷不丁被这突然出现在跟前的荆轲吓了一跳,仔细打量了半晌,才发出荆无涯这三个字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早就按照师父的安排到达这飞津渡了吗?”荆轲来不及答应那隐长老,急忙问起那隐长老来。

  “唉,”隐长老短叹了口气,随即无奈的说道,“我本以为那密道的尽头便有船直接驶出飞津渡,哪里知道那尽头不但没有可以绕行的水路,就连能驱使船行驶的水都没有一滴,只有一艘快要腐朽的破木船被遗弃在那里。”

  “那你们却又是如何得以来到这里?”荆无涯听了隐长老如此说道,心中更是不解道。

  “正当我等众人挤上那破木船,准备寻找出路之时,忽然地面上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一股强大的水柱冲地而起,随着那道口子逐渐变大,那水柱便如泉涌一般,顿时一道强大的暗涌穿地而起,直把我们带到了这里。”隐长老边说着,边不停地擦下虚汗,此时还显得有些心有余悸。

  “什么?暗涌?”荆无涯听了那隐长老的言语之后,直低声嘀咕这几个字,忽而如若被细针扎了一般,大叫一声,“不好!师父可能出事了!”

  “钜子师弟,你何出此言?”身在一旁的地坤见荆轲如此反应,不由得一阵惊慌和不解地问道。

  “师兄可曾记得师父曾对隐长老说过‘潜龙潭周边的木舟自会把他们带到飞津渡渡口’,如果依照隐长老方才的述说,那么这带他们来这里的便是这空相渊底下的暗涌,而它的源头便是来自这潜龙潭,换句话说,这空相渊便正好是在在那潜龙潭之上,师父口中所说的最后一条秘密通道实际上是这墨客山庄的水底机关才对。”荆无涯皱着眉头煞有其事的说道。

  “嗯,如此看来,确实不假,可钜子师弟你又如何判定师父可能会出事?”地坤虽然明白了些许,但是依然不知荆轲口中所潜在的危险又是指的什么。

  “既然这空相渊的密道中的水底机关能直接把人带到飞津渡,可为什么师父却不跟大家一起从那密道而出,非要想尽一切办法安排我等并分两路各自突围?如此作为岂不是多此一举?师父向来处理事情都是运筹帷幄,绝对不会想不到这点,所以唯一的解释是肯定有什么逼不得已的苦衷使得他不得不出此下策。”荆轲慢慢分析道。

  “嗯,钜子师弟言之有理,”地坤微微点头喃喃自语道,“可为何师父要这么做呢?”

  面对地坤的疑问,荆轲只是低沉不语,因为这个问题也是他之前在多番揣测的,他仔仔细细地把他和师父在那内室之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想了一遍,师父的言语、表情、神态都一一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半晌之后,他脑子里随即闪过一道光亮,顿时明白了过来,不由得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钜子师弟,你又想到了什么?”地坤见荆轲灵光一闪,遂迫不及待地问道。

  “师父果然是用心良苦啊,”荆轲不由得微微叹了一口气,慢慢摇头道,“他知我本性多疑,不容易瞒骗过去,所以故意在我们面前演了一出戏,当初问起突围之策之时,他故意让我先说,因为他知道,他如果亲自安排的话,必然会引起我的推敲,或许会露出破绽,但是一旦借我的口说出,我便会沉浸在我的策略中沾沾自喜,不再会多加怀疑师父的安排,而师父他正好顺势而下,提出分兵出击的战术,我们被他这么一绕,自然不会多加怀疑,于是便都被蒙在了鼓里。”荆轲缓缓而言,十分懊恼道。

  “即便如此,那也不能断定师父必定有难啊。”地坤得知这确实不是师父的一贯作风,看还是不愿意相信师父遭遇了如荆轲所说的大难。

  “师父既然煞费苦心安排了这一出,便不想任何人知道他的意图,怕就只怕他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执意要和水坎从密道而出,我只怕这最关键的地方便在这密道之中。方才隐长老说他们刚刚才随那暗涌直到这飞津渡,从时间上算来,应该是师父潜入密道之后才出现的那股暗涌,那也就说那个水底机关必定是在那空相渊的内室之中,而且需要有人去打开方能起的作用。而在众人之中,唯一知道那个机关的也只有师父本人,他之所以选择这样做,只怕这…这是个不归之路。”荆轲一边分析道,只觉得喉咙之中开始生了那针刺一般,无比痛楚,不由得开始哽咽起来。

  “什么?师父!”地坤听得荆轲这番言语,立刻举首望了望这飞津渡的茫茫湖面,顿时有些呆若木鸡,只觉脚下一阵漂浮感,摇摇欲坠之时便差点瘫坐了下来,好在荆轲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地坤。

继续阅读:第12章 遭劫难无涯师徒诀别 同归去墨客山庄陨落(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客剑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