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遭劫难无涯师徒诀别 同归去墨客山庄陨落 (上)
文立2019-09-27 09:035,415

  第十二章遭劫难无涯师徒诀别同归去墨客山庄陨落

  能够如此让孟无形恼羞成怒,并那混乱之中救走钜子腹等人的,这当今世上有这般能耐之人,除了那荆无涯之外,恐怕再难有第二人了。原来那荆无涯自从机关塚地识破那假尹水寒的身份之后,便料定墨客山庄的必会有奸人所伏,便连夜风尘仆仆赶回了墨客山庄。然则当他赶回墨客山庄之时,他发现墨客山庄周围已有不寻常之人暗自埋伏,于是他便得知师父师兄他们已遭人暗算,索性也不急着暴露身份,便乔装改扮混入那秦军之中,以待良机。

  当孟无形所领的相里氏一族的人正洋洋得意,以为可以一举铲除钜子腹的相夫氏一族之时,荆无涯便急中生智,在那封禅涯下的上风口之处燃起了墨客山庄戒敌所用的硝烟,一下子将那混战的情势弥漫在了这迷烟之中,而那封禅涯涯口处的岩石久经风剥雨蚀,荆无涯只飞身直奔涯口,顺手使出五成气劲便将那涯口处的岩石震裂了下来,而后面所发生的事情便可想而知了。

  钜子腹等人虽被荆无涯趁乱带出,然则此时的墨客山庄已然成了阿鼻地狱一般,处处危机四伏、风声鹤唳,所以想要逃离这里,几乎是不大可能了,唯一的方法也只能先找个暂时安全的地方躲避一时了。

  “无涯,想不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救得众人的居然是你,为师还以为你身犯险境,难以脱身了。”钜子腹发现领着他们脱离险境的人居然是荆无涯的时候,心中不由得一阵吃惊和感叹。

  “我不脱身怎么能行呢,我还等着师父您正式收我为徒呢,难不成师父想抵赖不成?”荆无涯嘿嘿一笑,冲那钜子腹打趣道。他这一番话,惹得火离、地坤等人一阵哄笑,仿佛顿时忘记了此刻他们仍在那险境之中。

  “你这顽皮胚子,”钜子腹一边无奈地指着荆无涯,一边也不由得笑了起来,随口便道,“好好好,师父一定答应你正式收你为徒。只是——”钜子腹还是对荆无涯安然脱身的情况很是不解,故而话锋一转,再次询问起荆无涯来:“公输家二公子公输仇才是布下这迷局的真凶,他弑父夺位,又嫁祸于你,让你去机关塚地,必是早有安排,你到底又是如何识破他的诡计的呢?”

  “这个嘛,说来话长,还是请容弟子稍后向您禀报,此地恐不是久留之地,师父你还是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吧。”荆无涯言语虽然时常不遵章法,然则他总是能在主次面前把握的十分到位。

  “荆兄弟所言甚是,此刻当务之急,还是以脱险为上,不知腹老前辈有何良策否?”此时身在一旁的张显也附言荆无涯的言语,遂向那钜子腹问道。

  钜子腹听了张显的问话,不由得眉头一皱,只用低沉的声音道:“墨客山庄四面环水,此刻怕是已经被王翦和孟无形的人马所团团围住,若是想要突围恐怕是难上加难啊。”

  众人听了钜子腹的此番言语,不免有些大失所望,此时荆无涯在一旁眼珠一个翻转,忽然想起些什么,于是便低声对钜子腹道:“师父,那孟无邪师叔所修炼之地莫不是一个好去处?”

  钜子腹听了荆无涯这番言语,随即会意般点了点头,呵呵笑道:“无涯你果然机智过人,此处亦正是为师方才所想之处,只是空相渊易进不易出,一旦我们进了那空相渊之中,只怕再难以出来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腹老前辈您尽管发号施令吧,我们都愿意听您的。”在一旁的张显也听出钜子腹此言之中的难处,于是便安慰道,那杜三娘及她的一班子手下也随声附和,愿意听从钜子腹号令。

  “好吧,既然众位江湖义士如此看得起老夫,都愿意拿自己的性命陪老夫闯一闯这鬼门关,那老夫就赌上一把,看看老天给不给我墨家留条后路!”钜子腹见诸位侠士如此坦荡,便也不再多言,便当下断言,领着众人前往那空相渊而去。

  钜子腹说的一点没错,空相渊本就是设计得与世隔绝,那周围的石墙乃千年青岩所铸,一般的武器兵刃在那石墙之上划过都难以留下痕迹,倘若有人想要徒手而出的,更是异想天开罢了。而那空相渊唯一的石门却是由八卦连心锁封锁,开启那八卦连心锁的八把九齿灵匙的下落如今亦不得而知,所以此番若是入内,想要再出来,那只怕只有盼望奇迹发生了。不过幸好空相渊中虽不大,然则自那孟无邪破禁之后,洞内依然尚有些不少食物和水,所以在此躲个一时半刻自然不在话下。

  待那钜子腹等人步入那空相渊的内穴之后,钜子腹便一掌拍在了那八卦连心锁的机关之上,只听得“轰”的一声,那空相渊的石门便由此禁闭,直把众人困在了那石洞之中。

  “师父,今日你虽断了王翦等人入洞的通路,却便也是相当于断了我们自己的后路,难不成师父打算就此被围困于这石洞之内,不再重见天日?”此时巺风见钜子腹如此作为,便很是不解道。

  “并非如此,空相渊虽构造简陋,然则你们可能有所不知,墨客山庄八八六十四条出路此刻必定已被我师弟孟无形封死,然则他未曾料到的是,在这洞穴之中却有着墨家最后一道逃生的退路,便隐藏在这潜龙潭之下,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启用的。”钜子腹的此番淡然之言总算让大家有所心安。

  钜子腹看了看随他侥幸逃脱的弟子,加上杜三娘和张显等人在内,却也不足二十余人,而且其中要么已经是元气尽损,要么便是身负重伤,一个个东倒西歪,好不凄惨。堂堂诸子百家的第一大门派墨家如今却落得如此境地,实在是让钜子腹不由得有些痛心疾首,羞愤难当。他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哽咽着对众人说道:“诸位墨门弟子以及江湖朋友,今日墨家遭逢灭门大难,连累诸位身受其害,实在是令腹某人愧疚不已,实在是再无颜面去面对墨家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说罢,钜子腹便缓缓低头啜泣起来,随即便准备向众人叩头谢罪。

  “腹老前辈您言重了,要不是腹老前辈您一直遵循着墨家大义,只怕李大将军的血脉早已断送在贼人手中,今日即便是赴汤蹈火,我张显亦在所不辞!”张显见钜子腹情绪如此低迷,急忙上前扶起了他,紧紧握住他那苍老的手说道。

  “是啊,师父,您别这样,你要保重身体啊。”周围的火离、巺风、水坎等人也一起扶住钜子腹,好生劝慰道。

  钜子腹经过众人的不断劝慰之后,终于情绪缓缓有所镇定下来。此时他也明白此刻已不再是感慨愧疚之时,当务之急便是要想办法领着众人寻出一条生路来,这才是真正是作为领军智者的风范。于是他便重新稍微整理了自己的憔悴之容,向着众人道:“承蒙诸位不离不弃,感怀诸位的生死相托,既然如此,今日我钜子腹即便就是一死,也要领着诸位逃出生天。”

  “那王翦定然想不到我们此时便就在他眼皮底下,他若想要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处,只怕还需要一些时日,所以我们还有一些时间来应对,”钜子腹继续分析道,“目前我深受重创,元气已经大伤,只怕已经无法抵挡孟无形墨守之术的轮番进攻。然则好在我墨家留有一套阵法,是当年祖师爷伴随墨守八式一起研发的相生相克的阵法,名为伏羲八爻阵。伏羲八爻阵最早乃伏羲氏所创,经祖师爷墨翟反复研究之后衍生出来的阵法,阵法由乾、坤、震、巺、坎、离八阵所构成,八阵又有阴阳之分,八阵和阴阳相互融合之后,便有八八六十四阵,囊括世间各类阵法,所谓变幻莫测,威力无穷。只是……”钜子腹说了一半,突然欲言又止,好似为难。

  “腹老前辈,您为何欲言又止?”杜三娘和张显等人正听得头头是道,这会儿突然断了思绪,而且观那火离、巺风等人也脸上一起面露难色,不免既有些心急,又不乏疑惑。

  “诸位可能不知,这伏羲八爻阵本就是我墨家八子一起所习的阵法,需要八人心意相通,通力协作方能发挥其巨大的威力,否则这阵法便是空有其表,难以抵御强敌。可如今,不但墨家八子只剩下我们坤、离、坎、巺四人,更别说心意相通,配合默契了。所以依照目前的状况,想要运用起这套阵法,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墨家八子之一的地坤在一旁面露难色的说道。

  “啊?听诸位高人所言,此阵虽然厉害,然则却是如此繁复,看来即便有破敌之招,也只是徒劳无功啊。”机关塚的隐长老此时听了地坤的解释,却知只是空欢喜一场,刚刚燃起的情绪不由得又低落了下去。

  “这倒未必,”此时一旁的钜子腹反倒是一下子打消了方才的疑难之色,朝着众人又缓缓而道,“此阵虽然繁复,然则目前连我在内已有五人熟悉此阵的站位和变幻,只要再找三个有些武学根底的侠士勤加练习,如果掌握的快的话,相信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也能出些成效,况且我师弟孟无形必然不知道伏羲八爻阵能再次展现,所以对阵之时突然使出,也必然会生出惊人的效果来。”

  “哦?如此甚好,既然腹老前辈如此有把握,那不妨一试,只是这临时挑选的人选怕是难找啊。”张显自然也觉得钜子腹的言语颇有道理,只是在人选问题上他还是显得颇为担忧。

  “这人选问题老夫心中早已有定数,只是不知当选之人可否愿意一试?”那钜子腹此刻依然还是想探一探大家的战斗意志到底如何。

  “大家都已至山穷水尽之地,相信只要腹老前辈您一声令下,只要在场的侠士能做的到的我想必定都能尽力而为。”杜三娘此刻一番斩钉截铁的言语颇有一番巾帼气概。

  “好,既然三娘愿意打头阵,那三娘你就算其中一个,”未等那杜三娘把话说完,钜子腹便一个好字打断了三娘的言语,随即便又趁势对着那张显道,“张将军一生英雄气概,相信定然也不会落于三娘之后吧。”

  “岂敢岂敢,一切但凭腹老前辈差遣。”张显见钜子腹侧首朝向了自己,急忙抱拳施礼道。

  “这最后一人嘛,”钜子腹一边说着一边假装仔细打量了周围的诸位侠士,随口便又说道,“剩下的人选中武功和资历较高的要数机关塚的诸位长老了,而诸位长老中隐长老资历最高,所以……”

  “师父,这隐长老虽然资历高,然则您看他老人家胡须都比您都花白了,精力亦是有限,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完成如此超强度的练习,恐怕他难以担当此任呐。”此时可真急坏了一旁的荆无涯,连选了两个人,就剩下最后一个名额了,他自然按捺不住了,所以急忙打断钜子腹的言语,急切的说道。

  “你说什么?!晚生小辈如此放肆,竟然敢欺我年老,今日你先胜了我再说!”那一旁的隐长老听了荆无涯这话,自然很不高兴,随即便摆出一副出招的架势来,执意要与那荆无涯较量一番。

  “隐前辈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此时一旁的钜子腹急忙拦住了气急败坏的隐长老,并一边帮那荆无涯圆场道,“无涯年纪尚浅,出言又一向不尊礼制,所以还望隐前辈海涵。”

  “哼,看在钜子腹您德高望重的份上,我就不跟这后辈计较一二了。”隐长老见钜子腹如此礼重,方才的怒气便也消了几分,便也缓缓收起了架势。

  “不过隐长老您乃我墨客山庄贵客,自您来我主地之内便让您遭逢如此多事之秋,实在让腹某人愧疚不已,无涯方才虽然是无礼之词,然则亦是考虑到您的贵体为上,所以还请您老不要见怪。所以依老夫之见,这等吃苦遭罪之事还是交给晚生后辈去历练一番,老前辈您先行休息一番,稍歇时候好随腹某人一起杀出重围。”

  “钜子腹您言重了,我机关塚地公输一族虽久未历世事,然则却依然有着一颗江湖道义之心,本当此等危难之际,只要钜子腹您一声令下,隐某人自当在所不辞,不过既然您有意让晚生后辈去历练,我便听从吩咐便是。”那隐长老说罢,便也抱拳对着钜子腹尊了下号令。

  “好,既然隐长老再无异议,那腹某人便放胆一说了,”钜子腹随后便也还了下那隐长老的作揖之礼,转身便对着其弟子和张显等人定声而道,“诸位弟子听令,今日适逢墨家八子只剩其四,伏羲八爻阵残缺不齐,然则此等为难之际唯有伏羲八爻阵能助墨家度过难关,所以今日老夫便破例将此阵传于墨门之外的江湖义士,希望诸位能不辱使命,随老夫一起破围而出!”

  “谨遵钜子号令!”钜子腹话音刚落,地坤、火离、巺风、水坎、张显、杜三娘等人便一起异口同声道。而此时身在一旁的荆无涯,终于有机会正式加入墨门的行列,心中自然很是偷乐一番,然则见众人如此庄重,便也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随着众人随声附和道。

  “那诸位便随我一起入空相渊内堂之地趁着这短短的时机潜心修炼,其他人在外堂好生歇息,若然发觉外头有何紧急事宜,便由隐长老负责通告于我,否则万万不要随意进来扰了众人的潜修,不然则将功亏一篑!”钜子腹随后又对着其余的众人厉声叮嘱道。

  “钜子您大可放心,这里的一切事由交于我隐某人便是。”此时隐长老便也欣然接受重托。

  “那一切就拜托隐长老您了。”钜子腹对那隐长老谢过之后,便领着座下弟子入内堂而去。

  钜子腹缓缓领着众人进入了内堂之后,随即便转身对众人语重心长的说道:“伏羲八爻阵原型乃八人各据一方,分工协作而成,按照乾南,坤北,离东,坎西,兑东南,震东北,巽西南,艮西北分布,无论哪一方遭受到外敌的强大攻击,其它方位都可以随时变化迅速支援和接应被攻击方,将敌人的进攻完全化解在这深不可测的阵法之中。然则所谓万变不离其中,在这变化之中,无论阵型瞬时能发生怎样的变化,最终都还是会按照伏羲八爻阵的原型阵列。如今你们大师兄天乾不在乾位,我便替他坐镇乾位,其余弟子还是本属原位,余下的震位由三娘你来接替,艮位由张将军你接替,而这兑位则由无涯你来领衔。大家谨记伏羲八爻阵口诀:乾三连坤六断离中虚坎中满震仰盂艮覆碗兑上缺巽下断。一会儿大家随时听我号令变化阵型。”

  “得令。”除了墨家四子十分有把握地应答了钜子腹的言语,其他人则是似懂非懂地随口也应了下来。

  尽管钜子腹深知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要想张显等人熟练掌握伏羲八爻阵的奥义确实非常困难,但是目前也唯有此阵能挽救众人性命,挽救墨家的生死存亡。于是,他便不再多言,一字一句地领着众人操练了起来,而张显等人也是深知自己肩负重任,所以也丝毫不敢怠慢,花了全神贯注的心思去体会这变化多端的奇阵。

继续阅读:第12章 遭劫难无涯师徒诀别 同归去墨客山庄陨落 (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客剑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