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拜了个大神做师尊
留仙心语2015-10-29 12:173,182

  第六章拜了个大神做师尊

  回到萧家就休息了一阵,萧逸根本不敢松懈,体力恢复了就开始修炼起来,继续与周围天地沟通,不断地积累真气,想要突破铸体三层。

  “哎,还是不行么,怎么总是感觉就差一丝真气第二层就进入饱和就能突破了的,那八面丹田就像是个无底洞一样,总是吸收不满?”修炼了好久,可是还没有突破到三层的萧逸疑惑了起来。其实他并不知道以他这种修炼速度已经是惊世骇俗了,要是别人知道一定会认为他贪得无厌毫不知足。

  修炼上的问题以及许多瓶颈都是修炼者一定会遇上的难题,这时需要的就是一个名师指点,所以在原凡大陆上的巅峰人物都有一个个的归属,那就是宗门!因为想要攀登更高的山峰就必须需要一个后盾来支持指导,无疑宗门就是这样一个不二之选。而半路出家的野路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不可能随时随地有人来帮你解惑,所以像散修在修炼界的地位很低,一向被人们所看不起。毫无疑问,萧逸现在就勉强算是一个散修了。对于为什么总是突破不了这个问题萧逸已经准备好去问问那个老头了。

  第二天清晨,萧逸一来到青袍老者所住的茅屋,就看见青袍老者在门口一身青袍,静静地站着,眼睛望着远处的天际,眸子深邃地像是口幽井。临着风,衣袂飞舞,斑白胡须轻飘,俨然一副仙人模样。

  “逸儿,今天我和你讲的事很重要,你切记不能泄露出去,不然会为你惹来杀身之祸的。”

  “到底是什么事啊,是关于我能修炼的事吗?”萧逸不解的问。

  “嗯”,青袍老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相传在一百年前,萧氏祖先求当时天机先生算一算未来萧氏气运,结果天机先生就说了八个字,你知道是那八个字吗?”

  我哪里知道是哪八个字,当时我爸估计都还没出生呢,内心小小地表达了不满,撇了撇嘴。

  “八相兴时,萧门易主”也没等萧逸回答,青袍老者就直接自己回答了。“而这八相,就是我昨天看到的那个异象,萧门易主说的就是萧家将有一场巨大的浩劫,可能酿成灭门之祸啊,哎!”

  这些话听得萧逸迷迷糊糊的,忍不住开口道,“可是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臭小子,你平时那么聪明,现在还想不出么?”青袍老者揉了揉萧逸的脑袋,笑骂道。

  听这话萧逸细想了起来,抓耳挠腮地样子让人忍俊不禁,最后一声惊呼,“哦,我知道了,这个萧门易主就是说萧家可能会被灭门,但也恰恰说出了那人名字里有个‘易’字,或者说与‘易’同音的,而我就恰好符合那个条件,如果说名字里有个‘逸’字算是巧合,那这个八相因我而起就绝对不可能是巧合了,解释只有一个,就是这个预言里的灭萧门而代之的人就是我了!”

  看着萧逸这么快就回答了出来,青袍老者一直忧虑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可是这个百年前的预言事真的吗,说不定是呢个天机先生随口说的呢!”毕竟哪个人要是突然间说什么你是当皇帝的命,将来你一定立不世之功,创万世之业,肯定第一反应是不信。

  “不会的,天机先生行事必有实据,而且天机门门规森严,就算是一门之主也不能违背。而且天机门从不理会修真界的恩怨纠纷,上至门主下至杂役弟子,都一生追求天机奥妙,绝不会欺骗萧氏先祖的。”青袍老者立马反驳道,言谈之中对天机门颇为熟悉,根本不像是一个三品家族的客卿,因为天机门可是和“两宗三殿四谷五门”并列的超级大宗派,绝不是这渭水城畔的区区三品小家族恩能够沾惹上边的!

  “老头你说的这么清楚,是不是……”听着青袍老者如数家珍的介绍着天机门,萧逸立马反应过来,狡黠地笑着。

  “呵呵,你小子,就知道瞒不过你,老实说,我就是当初给你萧家老祖测运的天机先生的三弟子,哎,当年师傅为了报萧家的一个恩情不惜触犯天机,以自身生机为代价,泄露出了八个字,所以测完之后就仙去了。”轻呼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由于师傅他老人家以生命代价换来的八个字,所以萧家格外重视,下令萧家日后出现了八相异象时要立刻把祸患扼杀于萌芽,所以,逸儿你现在格外危险,虽然昨天八道光芒是白天出现的,不易被发现,但有心人的追查之下必定会发现是你,你必须想好一个对策!”

  “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觉得你现在应该怎么办呢?”说罢青袍老者露出揶揄的神色,想要看看萧逸会不会慌乱。

  可惜萧逸的眼里并没有流露出害怕的神色,依旧如常,明亮的眼睛盯着青袍老者,“我怕什么,第一,不说这萧家子弟千千万万,想要从这么多人里面找出一个人来纵然是身为九大家族的萧家主家也不容易吧。第二,这个预言出现了一百多年,肯定是起初的时候萧家很是重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忽视性定会越来越重,没有哪个人会一百年坚持不懈的做某件事而不腻不烦的,何况还是虚无缥缈的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发生的事,所以要是这么低的概率我都撞上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听着萧逸讲着自己不必担心的理由,青袍老者骤然发现他还适合学习天机运算之术,才这么小的年纪,心思便玲珑剔透,分析问题分析的如此细致!就动了了收徒的念头,“嘿嘿”,青袍老者干干一笑,盯着萧逸,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臭小子,你既然知道我是天机门上任门主的嫡传弟子,要不就拜我为师吧,怎样?”

  正好有一肚子疑问在,一听到拜师,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草草的摆了下竹案,点了点庙香,行了三跪九叩之礼就确定了。然后萧逸才了解到这个青袍老者名叫青歌子,在三十年前由于什么原因才来到渭水城担任了萧家客卿。青歌子拿出了一本名为《天机算法》的竹简递给了萧逸,“逸儿,这是我们天机门的最基础的测算功法,入门弟子必修之列,你要是不能在一个月内把它修炼到第二层,你就别叫我师尊了!”似乎因为收了个徒弟,颇为高兴,大呵呵地对萧逸说着。

  “放心吧,不就是本算命的书吗,既然是最基础的入门心法,我看也难不倒那里去。”萧逸信誓旦旦地说着,只是他没发现青歌子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对了,师尊,我能修炼后,发现我到了二层巅峰总不能突破到三层,这是怎么回事啊?”既然拜师了萧逸就毫不客气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这师尊可不能白叫!

  一听到萧逸才一天时间就突破到了铸体二层巅峰,纵然是见过世面的青歌子也有些震惊,“你真的突破了铸体二层?还是巅峰?”

  “当然了,我哪里敢骗师尊啊!师尊你别这样盯着我看了,快点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萧逸被自己的师尊盯得凉飕飕的,忍不住提醒道。

  “哦,是这样啊,你才刚接触修炼,还有很多事不了解,又是修炼靠的不仅仅是天赋,也靠的是修行功法,看你现在脚步平稳,呼吸舒长,估计修炼的是你父母留下来的《破甲决》吧。”

  被青歌子一语点破,萧逸并没有很吃惊,要是没有这份水平,怎么能被天机子收做弟子呢?“是的,弟子修炼了《破甲决》,可为什么不能再突破了呢?”

  “呵呵,其实只是因为这本《破甲决》级别太低,还有很多缺陷,相传原先最早的《破甲决》号称天下万物无物不破的八道功法,这《破甲决》也在一个名叫破陵的手中大放异彩,修炼到了化元层次据说还能与小神仙三境的修士抗衡呢!只不过现在原凡大陆流传的《破甲决》只是残本,真正完整的《破甲决》估计就只剩破陵那最后一个传人了吧!”

  “那就是说是因为这个《破甲决》的缺陷我才无法突破第三层了,可我该怎么办呢,我也没有别的功法可以修炼了,家族里的规矩师尊你也知道,是根本不可能允许我这个废材进入藏功室的。”萧逸眼巴巴的盯着青歌子,很明显,是准备讹诈自己亲爱的师尊基本功法了。

  “哼,你小子什么心思我会不知道,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就在我给你的《天机算法》上,你只要突破了第二层就能顺势突破铸体三层了。”

  见讨不到什么好,萧逸也就直接没理青歌子,拿着竹简就走了,还真有点不把这个师尊放在眼里的感觉,离开时还小声嘀咕了一句“小气鬼”。对此青歌子也只是一声苦笑,对这个名义上的弟子很是纵容,在这三年里他不知什么原因,可是把萧逸当成亲生孙子一样的对待!要是萧家你们要有什么动作,哼,可别怪我不讲师尊当年情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