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网住风的蜘蛛
留仙心语2015-10-29 12:143,286

  第四章网住风的蜘蛛

  神识恍恍惚惚,好像飘荡在天地的边缘,一会儿又好像到了时间的尽头,一瞬什么都突然停顿了——甚至是思维。像是一个流浪者独自旅行在宇宙无垠广袤的时空,忍受了无尽的孤独寂寞,萧逸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萧逸这次没有被痛楚击倒,而是咬紧牙关坚持了下去,可是那钟声的力量太过玄奥绝伦,根本非人力能够抵抗,潮水般狠狠地在萧逸的灵魂深处撞击着,紫色的血慢慢浸透在丹田!

  魂血,这是一个神奇的物事,因为实力不到小神仙三境的人是没有资格接触到这般深奥的事物的。武者修炼分为三大境界,铸体,行气,化元,而每个境界除铸体外都分为三个层次,即为初期,中期,后期。在武者境界里只能修炼到化元就无法寸进了,因为再往上实力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相传飞天遁地,上天揽月,下海捉鳖的若反掌,实力层次上宛如云泥。而萧家当代家主萧痕就是萧家三少的老二,实力位于化元巅峰,是接近神仙的人物!所以萧逸当时和青袍老者交谈的时候才会对萧痕的实力那么向往崇拜。

  而魂血就是突破了化元后的武者,不,应该说是修士才会拥有,而且一般的魂血都是白色,毕竟修炼的资源灵石灵气都是白色的,可从没有人的魂血会出现紫色,尤其是像萧逸这般被压迫出,而不是靠自己实力炼化而出的魂血了,简直就是天地间的独一份!

  魂血一渗入丹田,就莫名般受到了一股牵引力,其来源来自眉心!一种强烈的渴望从萧逸眉心迸发出来,把刚刚溢出的魂血给吸扯过去。这时,一方面眉心深处传来吸引力,贪婪地吸收魂血,另一方面,黄钟大吕的钟声始终不停息,不断挤压着萧逸的灵魂,看那架势不榨干萧逸的灵魂这钟声就不会停止。所以就这样一方吸收,一方制造,可受苦的就是萧逸了,萧逸这个时候还来不及被这些突如其来的状况震惊到,为什么他的身体里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那本已渐稀的声音更猛烈地袭来,随之,疼痛剧增!

  “不成功,绝不苟活!”这句绝境中萧逸对自己说过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回荡在萧逸耳畔,一次又一次地刺激着萧逸的灵魂,青中带紫的嘴唇已是血迹斑斑,虽然难熬,但萧逸还是凭借着对天地不服的那股子意志和执着挺了过来。

  这一刻,就在萧逸到了极限的时候,眉心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充分地吸收了萧逸的紫色特殊魂血,萧逸眉心终于有着流光流转,不再像一个吸血鬼,只是吸着紫色魂血了。古色古香的光芒笼罩着眉心处的泥丸宫,一团光缓缓升起,磅礴大气。以古色光芒为中心,虚空漾出一波波涟漪,向丹田拂去,涟漪所至之处,萧逸手上的肌体暗伤正在慢慢恢复,三年来被黄钟大吕般的怪声所造成的内部肌体创伤正在被慢慢还原。而丹田的声音本来最为浓厚,受创也是最为严重,早市支离破碎,残破不堪!现在古色与青色两种力量更是在丹田激荡,把丹田搅得粉碎!

  “呲呲呲……”萧逸丹田终于撑不住压迫,轰然破裂!这也标志着萧逸从此再没有一丝可能修炼了!毕竟,丹田是人之根本,是武者储存真元,修士储存灵力的必要之处!没了它,萧逸日后就算发现自己能够摆脱这黄钟大吕的限制,那也回天乏术!这是源与流的关系,就像一个人弱智没有了心智,便不能思考一样,修炼之人没了丹田就是废人!真正意义上的废人!

  “为什么!”感受到了自己丹田成了破碎状,彻底崩溃,萧逸这次真正绝望了,以往就算被人当猪狗一样对待萧逸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就算老道士离世那天萧逸也始终坚信未来是美好的,可如今,真的是没有了一丝希望了。

  由于古色光芒挡住了钟声,所以萧逸暂时从钟声的摧残中解脱了出来。看着不知何时窜出的古色光芒,定睛一看光芒中心,赫然是一本古书!其外形与萧逸穿越前的实体古书一模一样!

  古色的光芒,伴随着钟声随上随下,不断放出幽紫的光芒,把萧逸的痛苦减弱了,稍稍地缓解了萧逸的压力。缓过来的萧逸这次并没有想先前那样地不顾一切的试图运转真气,通行经络,因为不用想也知道,丹田没了,如何运转?

  颓废的坐在了地上,也不再管两色力量的交战情况,他,完全放弃了!不再奢求什么,萧逸现在只想为自己吹一曲《尘起》,吹响自己这个可怜人在人世的最后一场痕迹。

  烟尘起,烽火狼烟路,也羡来人寻不驻;日晚霜晨落,黄昏拭血,尘烟要把天倾覆!熟悉的调子,当初自己和的词,仿佛就是自己今生的路了,现在烟尘正起,前路就是烽火狼烟,自己当初也羡慕过别人能有一个幸福安乐的家,羡慕过他们能够在父母的手心里呵着,护着,能够在父亲的严厉呵斥下修炼,可是就仅仅是这些对常人来说都有的生活自己都得不到,还在苦苦挣扎!现在不正是日晚将暮了吗?等到霜晨一落,估计就是我归于尘土的时候了吧!

  “呜呜呜呜……”呜咽萧瑟的笛声渐渐低吟,这时丹田内的激战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黄钟大吕般雄浑的力量仿佛永无止尽一般,始终保持稳定的输出,然而古书的力量终究有限,抵不住这外来的轰然之声,正在一步步地败退,本来各占丹田五分的天平也开始倾斜,四六,三七,二八,终于古色力量被逼退守到“丹田废墟”中央,还在顽强的抵抗,透支的发出幽紫之芒对抗着。

  “呵,估计这丹田失守之时就是我命消之时了。”萧逸无奈的苦笑道。丹田内,古书抱成一团,力量不足的它只能防守,也就是被动挨打!一波一波的冲击来临,一次次地震荡着古书,渐渐地,幽紫的光芒暗淡起来,这也显示古书支持不住了。

  这幕景象在早已放弃了的萧逸面前一遍遍的反复,他仿佛这时能够听到古书内有人在叹息,有人在悲鸣,有人在怒吼,尽管古书已被冲击的残破,可是在古书里始终不减的是一份不屈,一份执着!正是这股不屈和执着在对抗着这冥冥中降临无尽的钟声,不然单以力量来看,古书早就该支撑不住了!

  “好熟悉”萧逸看着看着不由地想起了在他六岁时有一次看到一只蜘蛛不停地结着网,可是刚要结好却被风给吹破了,又得从新织过。终于等到蜘蛛又一次织好,一阵风又来了,把网又给吹破了。仿佛是不知疲倦般的,蜘蛛又继续织网起来,一次又一次地轮回,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可是这个小蜘蛛,还在努力的编织着他的小窝,从不停歇。

  “老头,这蜘蛛好傻哦,干嘛总编着网,它不知道这样下去它永远也不可能成功的么?”天真的萧逸含着指头问道。

  “逸儿,你还不懂,这蜘蛛编织的不是网,它编织的是属于它的梦想,要是一个人没有了梦想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所以它不放弃的不是网,是梦!”摸了摸萧逸的小脑袋,望了望远处刮来风的方向,接着说道,“可是上天是不会让我们如愿的编成我们的梦想的,所以就有了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上天本就不仁,视众生为蝼蚁,而世人也有人甘为蝼蚁,又有几人能做这蜘蛛呢?那逸儿,你长大了是想当蜘蛛还是蝼蚁呢?”

  往事浮现,萧逸想起了儿时看到的那只蜘蛛,想起了老道士告诉他的要编成自己的梦,想起了老道士还问过他,长大后是想当蜘蛛还是蝼蚁。现在猛然想起了当时的回答,“我当然要当蜘蛛,而且,我要我编的网是风吹不断的网,我要当一只能够网住风的蜘蛛!”

  “网住风的蜘蛛,”萧逸轻念着,“可是,现在我被这无情的风吓成这样,还谈什么编网,更别说网住风了”,暗淡的眼神重焕光芒,绝望的内心深处燃起了希望的火苗,那是不屈和反抗!

  丹田废墟中央,古书摇摇欲坠,,光芒已经暗淡的微不可闻,在最后关头,古书好像回光返照一样,光芒大盛,紫得妖艳的色彩迎向钟声,又是轰然一声巨响,像是世界末日一般,丹田的古书爆裂开来,“不成功,便成仁”一股风暴席卷了整个丹田,钟声瞬间被轰出丹田,古书四散开来,盛紫的幽光拉着青色的钟声力量同归于尽,一缕一缕的消灭着丹田里残存的钟声。而爆裂开来的古书分出八色光芒,每种光芒分成两股,一股印在丹田的八个方位,“砰砰砰砰砰”帮助萧逸把本该被这爆炸给震碎身体的丹田给稳固起来,赫然,八个方位形成了八个石门,轰然闭合!

  而八种光芒的另一股则是共同追击着被打出体外的钟声,声震长空,划出八道彩霞,看不到踪迹。

  一处碧丽辉煌的宫殿,九霄深处。一个灰衫道士看着空中飘浮的青钟,淡淡的看着钟壁上的八个手掌印记,自语道,“道钟已伤,百年内不能再用。孽障,你们开始了吗?”念罢,一挥衣袖,翻掌收起了青钟,身影消失在九重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