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该放弃的生命
成玄2017-04-04 14:272,950

  人们回忆的颜色是有许多。

  但是,没有人的回忆是由这鲜红的颜色构成。因为没有人在这一生里都是由血来组成的回忆。

  然而,他的一生的确是有血构成的。

  玄锋搀扶着他,走到街道旁的一处屋檐下。他二人靠坐在墙角。听他缓缓的道出那段血色的回忆……

  我叫牧翼。从我出生开始,我们这一族就在与人们作着斗争。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的父母就是这样对我说的。

  因为我们族人都是白发黒瞳,所以我们这一族,被人称为黒瞳族!

  我们黒瞳族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个被我们称为“梦幻”的地方!

  不喜争斗,只想活在这个这个不过只有沙之国十分之一的地方。

  但是,沙之国主不知从什么地方听到我们黒瞳族的族人身上,有一种可以铸造绝世武器的东西。

  “就是你们的血?”

  玄锋听到这不由心海震荡,不由出声问道。

  牧翼点了点头,脸色很平静。但是玄锋侧脸却看到了他的眼角似乎已经湿润。玄锋刚想说,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吧。可是,牧翼仿佛回到了从前,继续讲着他的故事。或许,有时将压在心里的一些事情说出来,会让一个人的心变得无比自由。

  我们的族人,一个个被王军抓去。我们没有反抗,因为我们反抗不了。

  我们这一族一千个人中,才只有一个人可以拥有一种“异术”。也就是你们说的元导士。

  但是,拥有异术的人,也未必是一种幸运。对我来说就像是一种责任,因为我要保护自己的族人。

  可是,凭我的力量可以吗?

  于是为了我们的族人,我与族中的长辈,开始了对于沙之国国中的元导士进行了暗杀。

  我族的异术者经过几代的积累,不过只有十三人。但是我们为的是我们的同伴不在被杀害,所以,我们没有退缩的余地。

  我第一次杀人,在我的背上留下了一道刀痕。但是那一次后我去问我的爷爷。我说,为什么我们非要和人类这样的去伤害对方了。

  爷爷说,不是我们要去伤害别人,而是别人不想给我们留下活路。我们必须要让自己的族人活下去。

  我说,我们可以去和人们谈谈,也许可以在不用伤害对方的情况下和平解决。

  爷爷只是笑,他没有回答我的话。

  我见爷爷不说话,我便去求他,我说,我可以去和他们的国王谈判。

  爷爷听了这话,看着我,说,小家伙,这事可不是你能完成的,还是爷爷去吧。

  那时的我很高兴,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话竟然将我的爷爷亲手送入断头台!

  “你爷爷他?”

  “他被当成制造物。”

  “什么?!”

  牧翼只是平静的说:“就是制造大梵天的源物。”

  “大梵天?这是什么?”

  牧翼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那……你最后……”

  玄锋在说出这句话后就后悔了。因为有些时候你感兴趣的事,也许是别人最不愿说的伤心往事。

  “我?”牧翼自嘲的笑了笑,道:“我还是不愿相信,所以我自己亲自去找岩先谈判。”

  玄锋已经想到了结果,但是牧翼还是在讲着他的第二次失败。

  我只身去了王都,也如愿的见到了岩先。但是,他没有给我说话的权利,因为我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源物而已。

  好在我的异术是化影,只要可以接触到地面,我就可以逃出去。但是,我还是被他的元导士打伤了。他在我的背上留下了第二道伤疤。

  他们没有想到,这一道伤疤竟然彻底的将我的一颗心给打碎了。

  玄锋看着他那一张平静的脸,似乎他说的故事与他无关。但是,他的一双手却是紧紧的攥起,青筋暴起。

  他或许理解他的痛。就像自己的那个她,在那年为了自己离开了这个世间。

  想必这种痛,是一样的吧。

  牧翼继续的讲着他的故事…………

  我自从在那个地方失去了我的一颗心后,我自己在自己的背上,留下了第三道伤疤。为的就是警告自己,不要在对人类留手。

  说到这,他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似乎他也不想这样,因为他只是想让同伴们好好的活下去!包括他自己!

  “所以,你才会想要杀我?”

  “我花了五年才将整个沙之国元导士尽数杀完,看到你,我以为你也是沙之国的元导士,所以……”

  “你为什么不将族人迁走了?”

  “不可能?岩先在没有完成大梵天他不会放过我们的。”

  想到这玄锋也明白了。上天或许让他们拥有可以制造绝世武器的血。但是却让他们失去了某种可以平凡生活的权利。

  “这么说,大梵天……已经……”

  “没错,就算这样。我还是不能阻止大梵天的诞生。”

  “你说大梵天已经成功了!”

  玄锋听到大梵天已经成功消息虽然早走准备,但是还是不由惊呼道。

  牧翼还是很平静,他只说了这么的一句话。

  “可以送我去我的家吗?”

  玄锋没有再问,送他来到了他口中的梦幻!

  “好啦。小河不要闹了。快回家去。”

  牧翼似乎也看不下去了,出言劝我阻道。

  可是,小河却是很不理解。他大声问道:“为什么?他们那么的欺负我们,我为什么不能欺负他?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没人回答。这个问题谁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这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或许,有一天他回明白。

  可是,这还没有结束。因为一个黒瞳族人,突然跑来。他怒视了玄锋一眼。似乎要不是牧翼带来的,他一定会杀了玄锋。

  这让玄锋很是不好受。但是每每想到他们的那份痛苦,又觉得理所当然。

  “朴策,怎么啦?”

  那黒瞳族人看了一眼玄锋,想说却又在顾虑什么。

  牧翼看出了他的顾虑,对他道:“说吧?”

  “是!今天去的族人……全被抓了……”

  “什么?!”

  月残如钩,苍白的令人心寒。夜间似乎很是寒冷,微风吹拂,不竟令他打了一个寒战。

  “现在你知道我们之间的恩怨了。”

  牧翼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旁,似乎在问他,又似乎在告诉他。

  玄锋答非所问:“你让我送你回来,因该是你已经放弃了吧。”

  牧翼听了玄锋的话,没有回答。当然也没有否认。

  “你真的放弃呢?”

  牧翼还是没有回答。

  他没有回答。玄锋的一拳却打到了他的脸上。

  牧翼触不即防,整个身子都砸到了地上。他急忙翻身,怒视着玄锋。大喝道:“你干什么?”

  “你不是要死吗?我帮你。”

  看着玄锋他第一次落下了眼泪。

  “我也不想,可是也许就在明天。大梵天就会诞生。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了。”

  他的话语很是悲痛。或许他也有着无奈。可是他或许不该在玄锋面前放弃自己的生命。

  因为,玄锋曾经答应着她,这一辈子绝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哪怕是他人的生命!

  “一切还没有结束。你就这么放弃,对那些孩子是不是不公平。还有那些在岩先手上,等着你的族人。”

  “孩子?小河……大家……”

  想到那张幼小的脸旁,他不由痛哭起来。因为他也不想让那幼小生命在这一刻就此消失。

  “可是,我还能做些什么?”

  玄锋看他垂着头,似乎也不想这样放气。但是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知道吗?在我们公会,第一条便是绝对不允许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我们都相信,同伴之间的羁绊。他们不会放弃,我们也绝不该放弃!”

  牧翼瞳孔一缩,不由感到羞愧。

  “好好的活着,不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些期待的眼神。”

  牧翼抬头,却看到一只伸过来的手。那玄锋的手!

  “为了那些不该放弃的生命!”

  他迟意了一下,手还是缓缓的搭上玄锋的手。那一瞬间,这两个男人有了对彼此的承诺。为避免章节内容丢失,请您定时存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