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云常
成玄2015-10-29 12:432,447

  第二十六章云常

  月色阴沉,群星也暗淡无光。

  月下的血无常此时正看着邢昌,一双眼也变得特别的温和。

  “记得十年前,我拜你为师时,你对我说无毒不丈夫。要达目的不择手段。你知道那时的我在想着什么吗?”

  邢昌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有一天我要杀你时,是不是也要这样做。”

  邢昌看着他。过了一会不由大笑起来。看着血无常道:“我说你怎么变得越来越狼子野心,变得越来越让我觉得恶心。看来我对你的话你是听到了心里啊。你说我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养虎为患?”

  血无常也笑了:“这不正是你教导出的学生吗?”

  “好!好!好!我这辈子有你这个徒弟也算是有福。”

  一连三个好,对于这个曾经的徒弟,看来邢昌也是极为满意。

  血无常又道:“你也这么认为。那我是不是,可以杀了你!”

  “杀我?”邢昌看着他,似乎也想到一些问题要问:“你对那个女人很是在意啊。”

  “我的心里只有她一个。”

  多么肯定的一句话。一个人一生在心里不可能只有一个人,但是他说只有一个那就只有一个。因为谎言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必需的东西。但是,对于他最想让他知道的人来说,他绝不会说谎。而邢昌就是他最想让他知道的人!

  邢昌似乎也不由有些感动,道:“看来你也是一颗多情种啊。不过你认为一个妓女,对你说的话是真心的吗?”

  血无常的眼,在听到邢昌说到他心中的她时,不由变得十分冰冷。他沉着脸,看着邢昌,道:“你,一定要死在我的手上。”

  晚风吹过他的的发际,他的一双眼第一次变得这么的冷。

  云震看着他,冷冷道:“他不是你的同伴吗?”

  狼烨也看着他,似乎对这样的眼神交集有一点意思,可是他的那双眼还是让他有些害怕。第一次,这是狼烨第一次对一个人感到这么的害怕。

  “这有错吗?在我死后,我也会这样。这是我们公会的传统。”

  云震第一次对人怒吼道:“想你们这样的公会就该消失!”

  这一拳蕴含着无数的怒意。他为何怒?因为对他这个孤儿来说,公会的众人就是他的亲人。他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离他先去,就算真的这样,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同伴这样的暴尸荒野,这样让自己以去的同伴遭受这样的罪,他做不了。可是,他也做不了让人这样的对待自己的同伴。所以他为了这个敌人,打出了自己的一拳。

  这一拳直来直往,没有丝毫的曲折与花哨。拳风虎虎,但是绝对没有一丝的回迂之地。甚至可以说是漏洞百出。可是结果确实这样的一拳,结实的打在了狼烨胸膛上。

  这夹杂这天雷之威的一拳打在狼烨的身上。狼烨闷哼一声,身子不由如断线纸鸢般,飞向远出。

  但是,狼烨却只是在半空时一转,身子一扭。身子急坠了下来。但是,这股恐怖的劲力竟然让狼烨在地上擦行了数十米。

  狼烨抬头看着云震,冷冷一笑,道:“看来,你们风影也是该消失了。”

  这话让云震一听,不由是火上浇油。

  “你这个混蛋,我第一次有一种要杀了你的冲动。”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没有人知道狼烨的元力怎样,但是紫魁知道。尽管自己拥有可以看到千里的“极眼”,但是在他的面前似乎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扬雪只是看到一道黑影掠向云震,可是刚想出口提醒,但是他太快了。这一招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云震只感觉胸口被一把巨锤狠狠的轰了一下,一下就飞射而出。一口鲜血似乎就要喷涌而出。但是,云震却是硬生生的吞了下去。身子一沉,脚刚一着地,身子便飞奔而出。

  “喝啊!”

  一声大喝,云震的一拳犹如一颗飞来陨石。

  “你这个混蛋!!!”

  “轰!”

  狼烨回以颜色的一拳,与云震这愤怒的一拳相碰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惊天巨响。一时间林中惊鸟四飞,一道狂风骤起。将四周的沙石吹走,众树摇曳。

  而玄锋与扬雪、火凤等人的眼看着那狂风中的两道身影。突然,扬雪眼神一凝,不由的感到诧异。

  玄锋更是出言道:“看来,我们这次……”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现场的人却都已经看到了。

  看到?看到什么?是什么可以让风影的众人都有惊讶。

  风,还在吹。它无形无形,流东逝西。我们感受着风的魅力,享受着风的力量。但是,风扬起一丝长发。

  长发?

  没错是长发。但是这是谁的呢?

  瞧仔细点,这丝长发上还有有着淡淡的白色。

  风吹过他的发间,一张本已经苍老的脸,此时变得更加苍老。

  血无常看着邢昌,眼中有些惋惜,他叹息道:“岁月不饶人啊。”

  邢昌此时的嘴角,有着一丝鲜血流下。他看着血无常,道:“我是老了。但是你不要忘了,我还是你的师父。”

  血无常笑了笑,道:“师父?谁知道。”

  邢昌也笑了,道:“天地都知道。还有一个人也知道。”

  “谁?”

  邢昌盯着他道:“怎么,你想要杀了他?”

  血无常道:“是谁?”

  这一次,他的眼也变得有些异动。一丝莫名的杀意在他眼中出现。他似乎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个事。这是一段不美好的曾经,他没有必要去让人来诉说着他的事。所以,那个人必须死。

  “你想知道?”

  血无常道:“你肯说?”

  “当然,毕竟……我还是你的师父。”

  血无常没有生气,他知道他再故意气他。没有人会明知对方在故意气他,还会生气。所以,血无常当然也不会生气。

  “说吧,是谁?”

  邢昌摇了摇头,道:“那个人你会杀,也不敢杀。”

  “是谁?”

  邢昌又盯着他,问道:“想知道?”

  “是谁?”

  邢昌忽然大笑起来,指着血无常道:“那个人……就是你!!!哈哈哈哈,你敢杀吗?”

  血无常的确不敢杀自己。因为他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事要做。这个事绝不允许他还没有达成前就死去,绝不!

  邢昌道:“血无常,不管你如何否认也改变不了你是我邢昌的徒弟!”

  的确,他改变不了。就像他改变不了她离他而去的事实!但是,他就是要逆天而行。

  “的确,我是改变不了。但是,你也改变不了你的命!”

  风起,云动。月寒冷。

  没人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但是,云震却是有着诧异。因为他的一拳竟然对狼烨毫无损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