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风来了
成玄2015-10-29 12:422,406

  伴随着风声,此时天地一片肃杀!

  日困愁城,被困住的可不仅仅是城,还有人。

  有人曾经说过,人的极限可以快过风吗?答案是,否!

  因为的确没人快过风!

  要说风的力量是什么?答案是,无形无相。

  风,没一刻静止,也没一刻不静止,因为,没人琢磨的出,它的轨迹。

  云震步入飞羽的一瞬间,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四周有着一股风。

  这股风不仅夹着犹如刀锋一般的凌利,还有这万载玄冰的寒冷!

  玄锋的一双眼看着四周,眼中有着迷惑。因为他在进来的一瞬间就和云震分开了。也就是说,他们从一个门进,却犹如进入了两个世界!

  此时的玄锋不但迷惑,还有点不知所措,因为他的面前是一片黑暗,黑的深邃。

  而扬雪此时所在的世界,却是一个荒凉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一点生机,有的只剩荒凉!

  飞雪朔朔,这银装束裹的世界,的确很美,可是美却是一种无尽的凄凉。

  雪的世界,有的只有冰,没有人,当然,火凤是这里唯一不和谐的一个人,因为他的身上,有着一股莫名的火。

  最让我们感到不解的是这个地方——无!

  这里的确没有什么,因为这里本就没有什么。这里有的只有一个人,一个有着某种目的的人。

  流亮没有什么表情,依旧得冷漠如初。对于他来说,不管他身处在哪?他都不在乎,因为,他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的现状!

  有人在叹息,为什么人的一个世界会有这么多的遗憾。

  可是,我们遗憾归遗憾,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

  此时的梦娴儿在一间古色古香的阁房里。这间阁房只有一种颜色,那就粉色。

  对于梦娴儿来说,粉色代表美丽的回忆,而她的房间里,到处都有着她的回忆。

  不过,现在的她却有着一些不悦。她的一双妙目看着窗外的那棵柳树,楞愣的出神。

  风,吹拂着柳絮,美丽的绿色,看的令人十分陶醉。

  但是,梦娴儿却没有似乎的兴趣。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笼中鸟,想飞,却怎么也飞不走!

  “这个世间的男男女女,难道都是这般的相思这对方吗?还是说,这个世上只有我一个人如此?”

  一片树叶飘落,缓而慢。

  她伸开自己的掌心,接住了这片落叶。也许是她突然发现,自己与这片落叶的相同之处,都是这么不随自己,任由风吹,雨打!

  “怎么,有心事?”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这道声音不但有力,还有劲。

  梦娴儿没有回头,这样的声音她知道是谁,因为这样的声音想不熟悉也难!

  梦娴儿看着手中的落叶,说道:“你怎么回来,你不是走了吗?”

  “我想你呢?毕竟,你和我……”

  梦娴儿打断了他的话,声音变得十分的凌利,她说:“那你早干什么去了。”

  他似乎也有着歉意,声音带着忧伤,道:“我知道,你还在恨我,可是,我希望我可以帮你,哪怕,只是让你正眼看我一眼。可以吗?”

  梦娴儿此时才回头,看着那个中年人。

  那人虽然已经有了四十多岁,但是看他丰神俊逸,想必年青时也是一个美美男子。

  “你可以帮我出去吗?”

  他笑了笑,道:“只要你想!”

  这是何等的气魄,只要她想,便可以出去。难道,来人的实力,既然可以在这个此时机关重重地方,来去自如。

  风,似乎还在吹。它没有一刻停止。

  云震感受着这道风的的力量,不由的有些警惕。因为,他感到了杀意。

  突然,他猛的退了一步,一道劲风也搽拭而过。

  “是谁!”云震一声大喝,一拳也随之而出。

  “轰!”

  挡住云震拳的是一道风,可是瞧仔细一点,这却是一只手,一只握拳的手。

  云震刚感到诧异,那人手上的那道劲风一时间像是有了生命,竟然脱离那人的手臂,直射而来。

  云震一惊,身身子本想一侧,可是脚却动不了。

  而这时,那道杀人的风已经刺上了云震。

  黑,此处出奇的黑。玄锋可以肯定,自己要是在这里待上一些时间,自己是不是会被这个黑暗世界所吞噬。

  可是,有一个令玄锋感到有趣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相信自己似乎只要可以出去,就一定可以出去。可是,他似乎没有想到怎么可以出去。

  他看着四周,闭上了眼。静静的感受着四周的一切,可是,听到的却似乎只有他自己的心跳声。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没人能回应他,因为这里只有黑。

  飞羽,羽堂。

  这里还是有着四个人,依旧是玉断风、狼王、鹰王,当然,还有幽冥!

  不过,这次与上次似乎又的确有些不同。因为,在他们之间的那个桌子上,却多了一面镜子。

  镜子?

  这当然不是镜子,在他们中的这面像镜子的东西,其实是——映镜!

  映镜,也就是映境的意思。它可以将远处发生的事,用它来看到。前提是,那里要有灵石作为媒介。

  “嘿嘿,俊鹏似乎已经开始呢。”鹰王笑了笑,也不在说些什么。

  幽冥却是竖着大拇指称赞道:“不错,鹰王不得不说,你的弟子实力还是不错的。”

  听了幽冥的赞赏,鹰王笑道:“哪有,调虫小技吧了。”

  “哼,谁不知道你是在高兴,得意什么。”

  狼王一脸的不悦,似乎对于鹰王的弟子受到赞赏很是不爽。

  鹰王听了这话,只是笑笑,没有多余得话,因为他知道狼王在嫉妒。对于一个嫉妒你的人,我们可以不必理会。因为,你的理会对他来说,是在刺激他。

  玉断风看着映镜上的画面,不由高兴的笑道:“看来,这个叫云震的小子,已经可以确定是个死人呢。”

  听闻鹰王不由哈哈大笑,似乎很是得意。狼王见状却是一言不发,只是看着云震与那个人的弟子。可是,看着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这个小子我喜欢。”

  众人听到狼王的笑声,正想问什么,但是他们的眼却是被一副画面所吸引呢?

  给读者:谢谢大家再次看着小玄子的书。对此我要说声谢谢。记得小说解禁后,风影曾在十几天里无人问津。那时,我心里有了一种不想在写的冲动。但是,只从两天前看到有人在点击后,小玄子十分高兴,还发了条说说。看到大家的支持,小玄子很高兴,再次谢谢大家。谢谢。(真的只有种想哭的冲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