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安分
修鱼笑2019-11-28 15:543,494

  第十四章:安分

  我再看远处的国师,坐进了一顶轿子,众人抬着那顶轿子远去了。

  在国师简青看到我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都吊了起来,我以为他会突然间冲过来,给我一记三味真火把我和墨炫给烧没了,谁知道,他居然没有冲过来,就看了一眼我们这边而已,就走了。

  幸亏啊!

  估计国师大人太忙了,懒得理会我们这两个小小的妖怪。

  国师大人,希望您老一直都那么忙……

  人流正非常激动的对刚才的事情议论纷纷。

  听到他们议论,说国师大人正在为明月楼做法,为了祈祷明月楼更加的繁华,特地请国师来祈福……

  周围的人满嘴都是赞扬声,听到这些声音,我才意识到,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我是一个异类,我不是人类。

  我和他们不同类,如果他们知道我是一条蛇的话,绝对会把我吊起来用火来烧。

  我为什么要来趟这趟祸水呢?

  我为什么来来出国京都呢?我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走,进去看看你的朋友,估计你朋友没事!”墨炫的一句话打断我的沉思。

  “我不去了!”连自身都不能保住,还提什么朋友?楼兰虽然说是老乡,可是他是人类,我是异类,人类和异类能和平共处吗?

  如果他知道我是蛇,会不会把我的皮给撕了,泡酒呢?

  不知道,人心难测。

  “别担心,不是还有我墨炫吗?”墨炫在我前面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你要相信,站在你前面的可是一个比国师还强大的人呢!”

  看到前面一副满不在乎,就算提起国师这两个字还带着蔑视的,我就知道他在安慰我,突然我的心情又好起来了。

  “切!”我才不信呢,我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你那么厉害,你去当个国师给我看看!”

  “那么我就去把国师取代了!”墨炫一副开玩笑的口吻。

  “呵呵,那么你去吧,我举双手支持。”我笑着打道回府。

  墨炫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角带着笑,跟上了我的步伐。

  “你去宰相府当丫环还好吗?”墨炫好像邻家男孩一样问我。

  好吧,我现在看起来就一副男生的样子,他还明明的问我丫环。

  看来,我的什么情况他都知道呢,幸亏他不是敌人,要是敌人呢,我就是死都还不知道咋死的呢。

  “恩,还好!”我想到我吓唬何嬷嬷的情形,突然间很想把这种快乐和人分享。

  于是就手舞足蹈的把我吓唬何嬷嬷的经过说了出来。

  “你啊!”墨炫也跟着笑了起来“就算调皮!”

  “呵呵!真的好好玩哦!”我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要不要我们合计,把她抓来,游历地府一趟?”墨炫也跟着我胡闹,提议道。

  我想了一下“还是算了,她那么老了,我怕吓死了她,就让她每天夜夜惊魂好了!”

  看,我还是很纯良的一个人嘛。

  “那么好玩啊!”墨炫感叹一句“我也想混进去玩一玩呢!”

  “难道你想男扮女装进去?”我想起我应聘丫头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红衣小丫头,也是他本人吧。

  男扮女装也不错,但是我不想看女的他啊,还是男的他比较赏心悦目一点。

  “……”

  “小炫,你要进来就不用扮丫环了,我们一起玩!”我怕他真的女扮男装,在他没有回答之前,我就打断他想说的话。

  “嗯……”墨炫意味深长的回应我的话,笑了。

  我总觉得他看穿我那点花痴的伎俩,害得我脸有点火辣辣的。

  一路和墨炫聊天,我说话的时候,他总是很认真的听,然后赞扬我几句,或者跟着我的思路说一些幽默的话语。

  我觉得和他聊天,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总觉得很快就到宰相府后门了。

  我真想带着他又往回走一次,或者我去送他,回到他家里,再由他送我回来?

  白念蝶,你在胡思乱想点什么?你以为这是晚上八点的狗血韩剧?你情我依的?上演一幕难舍难分的爱情剧?

  回到宰相府后门门口,墨炫站住了,我也站住了,对他挥挥手“再见!”

  哎,真是舍不得呢。

  此时一股淡淡的桂花香飘了过来……

  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附近种有桂花树?

  好吧,别想什么桂花不桂花的了。

  “再见!”他笑着对我点点头,没有像我那么幼稚的挥手。

  好吧,我有点幼稚了。

  扭头,转身穿门进去,我总觉得,身后有一道柔和的目光一直看着我,害得我一直不敢回头。

  身后的桂花香和鸢尾草的香味夹在一起,虽然闻起来怪怪的,却没有让人觉得这个味道讨厌。

  哎,墨炫啊墨炫,别对我那么温柔,我怕我会忍不住爱上你的呢,我最受不了就是温柔的人了。

  晚上我以为我会失眠,谁知道一夜无梦,就到天明了。

  第四天的训练,看到何嬷嬷的脸更黑了,我的笑意更浓了。

  而她的训练我们之中一直呵欠连连,连用鞭子鞭打我们的力气都懒得用了。

  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我都很认真的学好了,起码在这里学了很多古代的女子的礼仪,站姿,坐姿,走姿,以及说话,神态,动作等等……

  我来到古代那么久,第一次乖巧了那么多天,天天窝在宰相府的下人房间里,不去逛街,也不去捣蛋。

  我知道自己是被那天国师的那强大的一瞥,给镇住了,所以非常乖巧的当个好下人,好丫环。

  就权当当一个演员,好好体会一下古代丫环的生活好了。

  何嬷嬷训练完我们了,就由陈管事安排我们的工作,我就和陈妍分开了,她是打扫卫生的丫环,因为识字,人又长的漂亮,陈妍的表哥又丢了点银子给陈管事,所以就当了个好差事。

  话说,陈妍提到她表哥很多次了,但是我都没有见过她表哥,一个是没有机会碰到,宰相府很大,如果不是在一起做事,很难碰到;另一个宰相府里面等级深严,一般不允许男女私会。

  陈妍来了那么久,就偷偷见过她表哥一面,所以她表哥长的是圆是扁,我还不清楚,只知道是一个叫张锦德的侍卫。

  别看是打扫卫生,打扫的可不是一般的卫生啊!比如说老爷的书房啊,少爷的书房啊等等这方面的内容。

  本来陈妍也想为我谋划一个同样的内容的,但是我不让她帮忙,我是随波逐流,被分到哪里就去那里,再怎么说,我脸上还顶着一块大大的黑色胎记,砸钱也不会得到一个好位置的。

  最后我分到最苦最累的厨房,成为黄花,也就是阿花手下的一个小奴婢了。

  陈管事叫我直接去厨房找厨房管事黄花报到。

  我乖乖的听从指挥,找黄花。

  “阿花姐姐!”我站在厨房门口,装作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羞答答的开口叫阿花。

  黄花好像已经二十八岁了,身高一米五,就有一百六十斤重,长得比较老相,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样子,一看到她,我就想到了小月月。

  那个曾经在网络上风靡全球的小月月的具体化,就是我前面的阿花了。

  阿花她一直找不到对象,她父亲就是宰相府的管家,她依仗自己父亲的势力,当上了厨房管事,什么事情都不做,就知道吃,又凶悍,没人敢娶她,一般的贫穷小子,她又看不上。

  在宰相府,大家都叫他阿花姐,一般女的丫环,没有结婚的都比她小;男的呢,叫她阿花妹,不过都有点怕她,她恨嫁啊。

  “哼?你就是白念蝶?”黄花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冷哼了一下问我,赘肉下的眼睛把我从头盯到尾,最后停留在我的黑色胎记上面,眼里带着明显的厌恶。

  冷冷的鄙视了我一下“真难看!”

  好吧,我承认我是外貌协会的会员,但是,黄花小姐啊,你自己也不看看自己的那身赘肉,比我的还不堪,还好意思来鄙视我?

  所谓半斤笑半两啊。

  “阿花姐姐,奴婢就是!”我温顺的回答。

  “你以后就负责砍柴好了!”黄花说完,就带我到另一个小院子里面。

  站在院子门口,她整理了一下她的衣服,还吐了几口口水作为摩丝,擦了擦自己的头发……

  我顿时想恶心得呕吐。

  但是,良好的社会主义教育让我把这忍了下去,作为一个党的好孩子,我是不会拆别人的台,让别人难堪的。

  特别是我,在看过小月月那种经典绝伦的人之后,吐了三天三夜,终于吐到我免疫了,再回过头来看阿花,就觉得阿花比小月月可爱多了。

  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啊。

  黄花好不容易整理好了,脸上带着淫荡而害羞的笑,然后屁股一扭一扭的向里面走去。

  我走在阿花后面,不得不对上她那胖而圆成一团的屁股,一直对自己说:白念蝶,你要镇定,你要镇定,不要冲动。

  我一直在叨念自己,用各种力量来按住自己要冲上去踢两脚阿花屁股的冲动,哎,我容易嘛我?

  神啊,你怜惜我吧,奖励我一个小W奖吧。(如果大家不知道小月月和小W的故事,请百度小月月。)

  我走在阿花后面一直忍着,终于阿花停了下来。

  回头看了一眼我,我马上低头,表示非常温顺的样子。

  “以后你就住这里了!”

  我看了看这里,真荒凉,到处都堆积着木头和柴,看来,这里是整个宰相府供应柴火的地方了。

  阿花突然用娇得腻死人的声音对前面一间看起来非常简单的房子一边敲门一边说:“喜哥哥,你在里面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