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墨炫
修鱼笑2018-04-03 16:253,296

  第十二章:墨炫

  “小蝶,是不是你搞的鬼?”陈妍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脑袋。

  “嘻嘻……”我对着陈妍笑傻笑,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今天早上一个早上你都不对劲!”陈妍也笑着掩住嘴巴说“看到你一个人在那里偷笑,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

  “呵呵!”我对陈妍做了个鬼脸。

  “好了,既然不用训练了,我们就去休息吧,这两天累死了!”陈妍伸了个懒腰,往宿舍走去。

  恩,我也乖巧的跟着走了,昨天晚上弄得太晚了,我的睡眠也不够呢,精神也不济。

  于是,美美的睡了个回笼觉。

  又是晚上,我再次光顾何嬷嬷的房间。

  这次居然看到何嬷嬷的房间里贴满了咒符,地上有一个火盆,火盆里燃烧着纸人啊,纸房子啊,还有就是纸币。

  何嬷嬷口中直念叨“小竹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黑子你也安息吧……小红,你要怪就怪大少爷……”

  哎,看来,这个宰相府里面的冤案,不,是冤鬼真多啊,何嬷嬷,你不愧是宰相府里下人的三剑人之一啊。

  估计那两个剑人,手中也有了命案吧,哎,万恶的旧社会啊,太不把穷人当人看了。

  算了,看在何嬷嬷那么老了,被我这个坏小孩这样吓她,而且还害怕得哆嗦成这个样子的份上,白念蝶,别捉弄她了吧。

  虽然她罪有因得,但是,起码也不要终结在我的手中嘛。而且,这家伙无儿无女的,挺可怜的。

  所以,温柔如我,打算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是,放弃吓唬可怜的何嬷嬷。

  那么在我们培训的这一个星期里,何嬷嬷,对不起你了,我天天晚上来吓唬你。等你培训我们完结了,我就放过你了。

  我可是一个非常纯良的好孩子呢。

  我做人可是非常厚道的呢。

  “何嬷嬷……”我又开始悲惨的呼唤起来。

  何嬷嬷一听到这个声音,马上就把一串佛珠带在脖子上,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跳到角落里,嘴巴里喃喃自语“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我乐了,我以为何嬷嬷今天是去补眠去了,原来是做好准备去了。这准备,做得挺充分哦,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桃木剑是道家的,那脖子上的佛珠是佛家的。

  看来,佛家,道家的东西,都搬来了,也不知道她花了多少银子,不知道有效不?

  我凝眉思考,她这些东西应该是用来对付的是鬼的吧,我是妖,比鬼更高级的东西,应该不畏惧这些小玩意的吧。

  不过也难说,还是小心点为妙,我自己对自己的能力还是不太清楚呢,小心在阴沟里翻船了,这就不太好了。

  我隐着身,试着小心翼翼的用手去撕墙壁上的道符,我以为我的手会碰到火一样滚烫的东西呢,谁知道,一摸上去其实和摸到纸张没啥两样的。

  我把一道符撕了下来,揉成一团,看来,这个符纸对我没什么作用哦,那么那串佛珠呢?还有那把桃木剑呢?

  她嘴巴念的那“南无阿弥陀佛”我听着也没啥感觉。

  算了,不用以身试法了。

  于是我站在门口在外面吹了一把阴风,想把墙壁上的符咒吹落下来,可惜,不知道他用什么粘贴的,稳稳当当的,怎么吹都吹不下来,于是只好作罢。

  “何嬷嬷……你为什么要拦住小竹啊……”我在门口依然悲惨的叫了几声。

  何嬷嬷见我没有进来,以为自己的东西起了作用,胆子也大了起来。

  “小竹,你不用缠着我了……我给你烧了很多东西,你拿走吧……”居然能说话流利,还不错啊,何嬷嬷,胆子挺大的嘛。

  算了,不玩了,没劲。

  我懒得理会她,翩然而去,反正我丢在她床下的闹钟,会在晚上十二点之后,每隔一个时辰发出不一样的恐怖声音……

  哇咔咔,看,我实在太纯良了,没有用动态的视觉效果和声音效果两管其下来吓唬她。

  回去吧。

  今天白天睡多了,晚上也睡不着,不如去看一看楚国京都的夜市吧?

  我是那种一说就行动的人,于是就向宰相府外面飘去。

  在暗处一显身,本来想继续弄个女装的,一想到楼兰的那个样子,其实,女扮男装也不错?要不然我也变个男的看看?估计绝对能胜过楼兰一番吧?

  于是摇身一变,变成一个男子,依然是白衣飘飘,手拿纸扇,摇晃了一下,大摇大摆的向明月楼走去。

  找到楼兰,站在他旁边,跟他比一比,看谁更能吸引人的目光多一点。

  想到这,我就偷偷的笑。

  今天晚上的明月楼看起来很奇怪,周围围着一大堆看热闹的人,居然有一队的士兵把明月楼给围住,不给任何人进去。

  而且看那些士兵的神态,对待周围的人凶神恶煞的模样。

  到底怎么回事?有人犯了什么事吗?我一想到楼兰,我的心就提了起来了,难道楼兰也跟着发生了什么事吗?

  哎,白念蝶,你装什么神秘嘛?干嘛不告诉楼兰你的身份呢?告诉他,如果楼兰有什么事情了,就找你解决又怎么样?难道楼兰还会害你不成?

  真担心楼兰出事了,如果他出事了,我就少了一个可以共同怀念上辈子的人了。

  也少了一个朋友了。

  我心急如焚的在人群里面往明月楼挤。

  “白念明!”突然一道叫声叫住了我,还有一只手,拍在我的肩膀上。

  我回头一看。

  第一眼:这人真是帅呆了,我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额前几缕黑发随风飘舞着,细长的剑眉,红色的眸子带着温暖的笑意,嘴角微微扬起,唇边露出一对迷人的酒窝,一身红色的衣服,穿在身上,更显俊朗。

  第二眼,这人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我搜索一下自己的记忆,特别是在自己来到这个古代的记忆,不认识。

  同时,一阵熟悉的鸢尾草的味道飘了过来。

  这个鸢尾草香味突然刺激了我的记忆,我脑海里有关鸢尾草味道的事情全部过滤了一遍,我了然了。

  如果说知道我叫白念明的人,就只有一个人了,就是那个自称为“墨炫”的人,在“悦来客栈”和我兄台相称的人。

  当时他和我一样的装束,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不过他身上带的香味也是鸢尾草的味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第一次闻到的是在一条红色的狐狸身上闻到的;第二次,是在悦来客栈,他主动和我说话的;第三次,是在宰相府前面,我隐身了,被门神截杀的时候,有高人相救;第四次,就是我去应聘宰相府的丫环的时候,有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丫头嘲笑我。

  我再次看了看墨炫身上的红衣服,前面这个男子,那么帅气,难道就是当年那个被老虎咬得稀巴烂的红色狐狸精?

  不用说,就是他了。

  怪不得我看着有点眼熟呢,估计是那时候看到都是伤痕的轮廓,如今是完好无缺的模样了,有点差别,所以觉得眼熟。

  我心里嘿嘿的笑了起来。

  不知道这家伙知道不知道我已经认出了他呢?难道我和他是邻居关系?所以他现在来套近乎?嘿嘿。

  “墨炫?”我疑惑的挑眉问他。

  “白兄真是好眼力!”墨炫淡淡的笑着,更加显得俊美了。

  真是受不了,这分明是赤裸裸的美男勾引啊,天啊,地啊,那个谁啊,快来扶住我啊,我被这人的微笑电到了,要摔倒在地了。

  墨炫,你狠,居然对我使用美男计……

  虽然内心在狂妄的叫喊着,脸上却没有什么这方面的表情,换上一副遇见好友的惊喜样问候他:

  “墨兄,真巧,你也来逛明月楼?”

  墨炫黑色的眸子一闪而过一丝无奈和愕然,又风轻云淡的笑着“白兄想进去找人?”

  这回,到我愕然了,他怎么知道我想找人?难道他一直跟踪我?他到底有什么企图?

  “看白兄非常着急往里面挤的样子,墨炫只是猜测……白兄可能想找人!”墨炫估计看到我脸色不对劲,所以连忙开口。

  看来是我多虑了。

  “呵呵,你我那么有缘再次相聚,总是叫白兄墨兄的见外了,不如我称你为小炫,你称我为小明可好?”我觉得有点尴尬不好意思,马上随意说了一句拉进大家的话,谁知道一说完,我就后悔了,差点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为啥要自己叫小明呢?我还记得那打油诗:

  小明的家,黑丫丫,鸡屎鸭屎堆满了家,每个月的工资零点八,气得老婆要自杀,自杀以后又嫁他……

  想到这我就满脸黑线,如果他叫我小明的话,我不就是和打油诗里的那个小明同名了吗?好纠结啊。

  在美男面前,居然露出那么纠结的表情,实在是有损形象,我把纠结放到了心里面,表面上笑颜如花,内心却一直在祈祷,墨炫同志,千万别叫我小明,你不要理我,改个名字就好!

  改个名字我就接受你是美男,如果不改,就算是美男我也不接受你。

  也许前面的墨炫倾听到我的心底的呼唤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