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奇葩果果2015-10-29 16:242,292

  只是一想到白洋洋,她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垂下了头。

  虽然她心里怨战长风,可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她何尝没有责任。

  如果坚持,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

  一想到白洋洋离去时说的永远不会原谅她的话,白暖暖觉得胸口又闷了起来。

  她从旁边的柜子上拿起自己电话,犹豫了许久终于拨出了白洋洋的电话。

  紧张的把电话放在耳边之后,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冰冷冷的女声,白暖暖垂头丧气的放下了电话。

  是啊,这个时候白洋洋怎么会接她的电话呢,她恨死她了,又怎么会听她的解释呢。

  这个时候她一定是躲起来偷偷的哭了吧,自己抢了她喜欢的人,她肯定恨死自己了。

  “醒了?”不知何时,战长风出现在了门口。

  “恩。”白暖暖闷闷的应了一声,声音中满是浓浓的鼻音,她强忍着落泪的冲动对走到她身边站着的战长风说:“结婚申请肯定还没有递到上面去吧,你把申请要回来好不好?我们不结婚了。”

  白暖暖抓住了战长风的衣角。

  她知道以战长风的身份想要结婚,要往上面递交一份结婚申请,而那个申请非常麻烦,一时半会肯定下不来,现在还有要回来的机会。

  “白暖暖。”战长风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慵懒的沙哑,他垂下头看着那个一脸渴求着的女人,总是布满寒冰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令人看不懂的光芒。

  “不可能!”下一秒,他的声音骤然转冷,修长的手握住白暖暖抓着他衣角的手缓缓移开。

  他不容反驳的口气让白暖暖一愣,她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心,一丝落寞浮上了她依旧苍白的脸:“洋洋是我最重要的人。”

  战长风抿紧了唇看她。

  “我们两个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比亲姐妹还要亲,对我来说洋洋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不能为了一个外人伤了她,我知道我这样的要求是过分了一些,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够理解,除了她,我一无所有,所以……请求你,不要让我失去最重要的亲人。”

  “那我呢?”战长风弯下腰,冷漠的眉眼对上了她的视线。

  “什么?”白暖暖不知所云的问了一句,她眼中带着泪花,却硬是没有让眼泪落下来。

  “我是你的丈夫,是与你共同度过未来几十年的男人,是你孩子的父亲,如此,我又怎么会是外人?”

  战长风的声音中已经有了怒意,他看着那个低下头去的女人,忍不住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他。

  周围的温度似乎一下子降了下来,白暖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尤其是在看到男人冷寒的面色之后,她心中更加忐忑,就连视线都开始飘忽不定的到处游移。

  “我不过认识了你一个月,却认识了洋洋十几年,对我来说她才是我的家人。”

  白暖暖没有说出口的是,截止到昨天战长风对她来说还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战长风的手指一紧,几乎是捏痛了白暖暖,她轻轻拧眉却没有开口。

  “呵……”他轻笑了一声,松开了白暖暖,缓缓的直起身子,宛若帝王一般俯视着白暖暖,冷声说:“申请已经递交上去,就绝对没有要回来的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

  战长风冷冷的说完之后便大步离开了,走到门口,他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最近他真是越来越容易动怒了,这个女人总是能够轻易的挑起他的怒火,这可不是件好事。

  揉了揉头痛的额头,他直接去了书房。

  闫文清还在书房里等候,看到战长风进来,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不过才起了一半,战长风便向他伸出手往下点了点,他又坐了回去。

  “找到了吗?”战长风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他坐的笔直,秉承了军人一贯严谨且标准的坐姿。

  闫文清摇了摇头说:“被她跑掉了,对不起少将,这件事是我没有办好,我接受任何惩罚。”

  说着闫文清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鞠了个躬。

  “继续找,将功折罪!”战长风微微眯了眸子,浑身散发着的危险气息令人心惊。

  想到那个张狂的身影,他的唇角紧紧的绷了起来。那个女人推倒了白暖暖,虽然她并没有怀孕,但绝对不能让那么一个危险分子存在。

  那个人既然有胆这么做,那就必须要准备好承受相有的惩罚!

  “是!”

  闫文清恭敬的退了出去,就像来时那样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书房里又安静了下来,战长风走到窗边,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他面无表情的解起了衬衫上的扣子。

  “咚咚……”

  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他的动作一顿,随即将手放了下去,在说了声“进来。”之后,他迅速的走到书桌前笔直的坐在了椅子上。

  白暖暖从外面推门进来,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被风一吹轻飘飘的贴在了她的身上。

  战长风的眉忍不住拧了起来,他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绕过桌子走到白暖暖身边,伸手将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

  西服很大,几乎快到她膝盖了,显得她更加娇小玲珑。

  “有事?”白暖暖炙热的视线看的战长风浑身不自在,他眼神闪了闪,一脸镇定的又坐了回去。

  “那个……我……”白暖暖低着头,就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一副欲言又止很是为难的样子。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战长风说,虽然自己的要求现在听起来很是可笑,但是她还是想试一试。

  战长风没有说话,只是眯起了眼睛,墨黑的眸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他已经猜出了白暖暖的来意。

  放在桌子上的手有节奏的敲了起来,一下一下,在这寂静且尴尬的氛围里显得格外响亮,就像是锣鼓一般重重的敲击在了白暖暖的心脏上。

  胸腔里似乎有一口气憋着,吐不出去吸不进来,憋的她胸闷气短只觉得已经快要呼吸不上来了。

  再加上战长风目光凌厉,白暖暖已经感觉到自己后背上全是冷汗了。

  想了想,她被西服盖住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鼓足了勇气去看战长风:“我想现在去洋洋那里一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将的纯情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将的纯情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