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有缘人
云 鹰2015-10-29 22:053,342

  入夜时分,白云洞中,灯火通明。

  白云洞长三丈,宽一丈,两侧洞壁之上刻有十副图画,十个人摆着各种姿势,且姿态各异,各幅画之间却并不相连,让人难以明了其究竟。

  云啸飞被破例允许入洞,慧明禅师眼含深意的看了看云啸飞,交待智仁几句后即于一角入定打座,任由众人在洞内来回走动,参详图画。

  当其他群雄皆已下山之后,却有两人偷偷的返回山来,却是‘漠北双雄’去而复返,而在二人身后,另有一人紧跟他们而来,三人先后寻捷径到达寺后的白云洞外。

  漠北双雄正侧耳详听时,不防身后一张大网悄然张开,大网似铺天盖地而来,悄无声息,待双雄发现之时,已然包围住二人。

  双雄奋起拔刀,砍向网绳,然大网不知何物所造,竟然砍之不断,猛力拔扯,亦毫无动静。

  这时候才知白云寺果然不简单,只可惜两人知道得已然太晚了,此时已成笼中之鸟,插翅难飞。

  子风在网外喝道:“果然被师傅料中了,真还有不干心的要来混水摸鱼,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是本寺的天罗地网阵,两位施主就不要徒劳挣扎了。”

  双雄中的老大喝道:“小秃驴,赶快放我们出去,不然有你瞧的,要是等我们师傅来了,嘿嘿,你的死期就不远了。”

  另一个附和道:“就是,就是,臭秃驴,快放爷出去吧,我可以向他老人家担保让你等多活几天,哈哈。”

  子风不动声色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两位施主稍安勿躁,等会自有戒律堂智礼师叔前来处置。”

  不久后,走来一个面目阴沉,不怒而威的老僧,正是智仁师弟,戒律堂首座智礼高僧。

  智礼没有多言,屈二指弹向网中二人,随着双雄二人尖叫声传来,各自功力已然被废,从此,漠北双雄即成废人。

  尾随双雄身后的黑衣人一直没有再出现,应是见机得快,早早溜之大吉了。

  \\\\\\\\\\\\\\\\\\\\\\\\\\\\\\\\

  白云洞中,除铁仁龙外,在场的人中,尚有东方世家东方明日,‘问心刀’杜义山,‘吴月钩’陈天化,端木世家端木冷玉四人没有兵器,萧易水背负包袱,不知有无兵刃,而皇甫世家皇甫怡的判官笔,‘映月弓’时非我执弓,天水教右护法郑朝恩着黑皮手套,所带皆非钢铁之类兵器,是以在于今可以自由挥洒,认真比划参研墙上刻画的招式,其他人只能以手作势略加比划。

  在青灰相间的石壁上,刻有十副图画,十个人物相同,只是所摆姿势不同。人像中有正面,有侧面,有背面,身形有两手高举,两脚成弓步作腾飞状;亦有两手平伸,腿微蹲作奔跃状;有两手一前一后,高蹬腿作旋转状;亦有左拳右掌虚实相间作格斗状。

  ‘云中飞鹰’铁仁龙本是带着‘破天剑’来的,只是在解剑崖时被强行吸走,此时极目望去,仗着自己功力深厚,连续看完十副壁画,静坐沉思。

  余者皆聚精会神仰观壁画,时间一久,对身外再无他念。

  次日,铁仁龙率先起身,向慧明禅师问道:“请问禅师,这壁画我等已参看完,不知这是否就是‘真心诀’呢?”

  慧明禅师:“铁施主似乎急于知道真心诀,如此,你问它便知,”侧身让出,露出一块发光的圆形铜镜,“此镜名为‘试真石’,如果你真与它有缘,就说明你已经了然‘真心诀’了。”

  铁仁龙走近细瞧,实在看不出这石头有什么奇异之处,要说与别的石块有何差别,那就是它会发光,与镜子一般可以映出自己身影。

  左右参详无果之下,铁仁龙心想:何不运功试试。想罢功行周天,运起十成功力,以鹰爪功击向‘试真石’。转头望向慧明,看他有什么反应,却见慧明禅师端坐于莆团之上,毫无动静。

  铁仁龙骤然发觉自己功力正飞速流向那‘试真石’,如此下去,自己必成废人,铁仁龙当机立断,撤回功力,“腾!腾!腾!”倒退七步方才立稳。

  ‘问心刀’杜义山心底暗笑,表面却是不动声色的向前,站在刚才铁仁龙的位置,也是运功打向石面。结果可想而知,杜义山的功力同样被吸去不少,心底暗怒,破口大骂起来:“这是什么破镜子,只会吸人功力,哪是什么‘试真石’我看是‘吸功石’还差不多。”见慧明不为所动,而群雄目光凝视,跃跃欲试,也不敢对慧明禅师动手,可能会犯众怒,再看一眼‘试真石’,无果后还是退居其后。

  ‘听雪剑’主萧易水上前,观察一阵,运起‘风云掌’,而后徐徐发功,接近‘试真石’待其一旦吸功,迅速撤回,换掌另试。却仍是毫无结果,萧易水收功静立,沉思对策。

  东方世家公子明日、端木世家长女冷玉二人先后相试,奈何二人皆是功力尚浅,虽说仅吸走少数功力,依然未使‘试真石’有任何反应,二人失望而退,各自反省,转而注目未上场的几个高手。

  ‘吴月钩’陈天化快步向前,其称手兵器‘吴月钩’在解剑崖被吸去,如今两手空空如也,无所凭藉,一边发功,一边自言自语着什么,同样不过数息时间,失望而回,默然不语。

  ‘映月弓’时非我认为前面几人皆是太过温柔,未使全力,是以一上手,便使出绝学‘劈山拳’,运足十二成功力,轰然扫向‘试真石’。任他如何加劲,功力仍如泥牛入海般消没无踪,时非我走向一边,左右他顾,烦躁不安,最后低头不言。

  天水教右使郑朝恩脸呈阴森,一个人独自在揣摩壁画,相试无果后仍然观摩壁画,时忧时喜,却是不与外人道耳。

  皇甫世家公子怡将判官笔插入背后,也如萧易水一般左右手互换相试,尔后细观石面,试真石仍然静如往常,石面镜中映射出皇甫怡失望无神的双眼,本是一直在笑的他最后再也笑不出来,低叹道:“看来这‘真心诀’是真的与我们无缘了。”

  萧易水眼望安静站在一角的云啸飞,心忖:在场的人中,慧明应该早就试过了,于今来看,只是啸飞还不曾相试,不知他与这‘试真石’是否有缘呢。缓步来到云啸飞旁边轻声问道:“啸飞,既然慧明准你入洞,你也上去试试吧。”

  云啸飞疑问道:“师傅,我也可以吗?”看到师傅同意的眼神似乎在说‘嗯’,欣喜向前,因为比几位大人较矮,因而踮起脚,举起小手摸向‘试真石’,没有使任何功力,并不是不愿,而是功力确实太浅,看出众豪杰出了全力无功的云啸飞遂不运功相试。

  试真石动了,忽然亮起一道绿光,光照洞中,骤然间让群雄目中突然失去光明,但只是眨眼时间,稍纵即逝。

  慧明睁开双眼,神光电射一般扫向云啸飞,惊愕不已,暗中叹道:难道此子竟是纯阳之身,唉,看来是天意,天意啊!

  群雄投来亦羡亦妒的如火目光,静等慧明禅师解释究竟是怎么回事。

  慧明并没有直接回答众人疑问,却道:“试真石必须是心无杂念和欲望的人才会有感应,且要达心静和心净的忘我境界,否则只会徒劳。云啸飞小施主是目前唯一的有缘人,只可惜年岁太小,所以你等再参几日后,各回本山,十年后我寺再行开坛授法。”

  参详七日无果后,群雄各自与同伴散去。

  萧易水携云啸飞走在最后,本是要避开杜义山,好早日回山教云啸飞习武。

  不料行至半山腰时,听得前方一声长啸传来,赫然是等候多时的杜义山在此。

  杜义山长笑数声道:“萧大侠这是要避开杜某人吗?杜某在此恭候多时了,多年夙愿,今日总算可以得偿,即使身死,也将无憾了。”

  萧易水应道:“呵呵,杜先生还是那么英勇善战,我萧易水是自愧不如啊,干败下风,今天实有要事,改日一定相会,如何?”

  杜义山仍是大笑道:“不比也可以,那你就接我几掌试试。”言毕,一掌强过一掌如狂涛巨浪般朝萧易水攻来。

  萧易水身后是云啸飞,逼不得已,只好出掌相迎,刹那间连拼七掌,尚自不停,第八掌又已攻到,掌未至,声先到,声若雷鸣,震人耳膜欲裂。萧易水对云啸飞传音道:“快运归虚功!”一边急送十成功力相抗。

  初时无声,数息后轰然巨响,二人陷入地底数尺的大坑中,四周烟尘弥漫,不见二人踪影。

  尘埃飘荡中传来杜义山粗豪的声音:“萧大侠果然不愧是萧大侠,雄居武林魁首数十年,无人可撼。”

  萧易水雄壮之声亦起:“杜先生虽是排在第三,但萧某却是自叹老矣,这一次是杜先生赢了。”

  杜义山打断道:“不然,还有一掌未曾出手,注意了。”雷鸣之声再起,‘轰!轰!’二人相继抛飞出坑外,杜义山凝立不动,萧易水上身微晃。

  二人相视片刻,皆是哈哈大笑起来。杜义山道:“哈哈哈哈,原来萧大侠早有内伤,杜某真是抱歉,这次总算是不虚此行啊,只可惜萧大侠有伤在身,不然一定可以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怎么着也要斗个千招开外呀,后会有期!”抱拳一礼,转身下山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