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袭击
云 鹰2015-10-29 22:063,288

  京城,也叫中都,位于中州中心,东靠洛川,西衔长安,是举国政军重地,也是神州文化荟萃之中心,各地仕子三年一次来中都比文斗武,为各自前程而展望抱负。

  明王与随从二人着普通便装进城,进入南正街后,一路所见,尽是百姓安居乐业,诚买实卖,七十二行,行行有人行业济民的太平景像。

  明王对随从道:“小武,你看这于今的中都,比之先皇时如何?”

  名叫小武的跟班道:“王爷是要听真话呢?还是假话?”

  明王佯怒道:“废话,自然是真话了。”

  小武郑重道:“禀王爷,就目前情形来看呢,虽然百姓生活得十分的好,但是王爷不要忘了,这只是外像,它是完全没有规划的,乃是这几年中过快发展造成的,非缓慢而有计划的进行,所以属下个人觉得不出五年,必有大事发生。”

  明王想了想道:“五年,哼,五年时间,我们也该行动了。”

  小武摇头道:“王爷,属下是说另有一股势力要在中都发生大事,也许还不只一股势力。”

  明王正要说话,突然前路响起急骤的马蹄声,伴随着斥喝声传来:“闪开,闪开!”

  小武拉明王闪到路边道:“王爷,是神机营的卫兵,看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明王道:“哦,你去查一查,我回店等你消息。”

  \\\\\\\\\\\\\\\\\\\\\\\\\\\\\\\\\\\\\\\\\\\\\\\\\\\\\\\\\\\\\\\\\\\\\

  夜深人静之时,小武赶回明王所住店里,明王警醒,持剑在手,起来见是小武,问道:“情况怎么样?”

  小武惊出一身冷汗:“王爷,是有人行剌正光帝,不过剌客已经被谢永川抓回,明日午时就要处斩,属下差点就被发现。”

  明王有些意外的道:“哦,这么快就被抓到,是谢道元的儿子谢永川抓的?”

  小武接道:“不错,正是。”

  明王叹道:“我看没有那么简单,这其中一定另有文章,不出所料,剌客不等明日处斩,今晚就可能死去。明天就知道了,此地不宜久留,收拾下行装,明早就回去。”

  小武虽有不解,却只能放在心里,王爷不喜欢多问的人,他深知,你越是知道得越多,危险就会越大。当下小心收拾不提。

  次日晨,小武与明王悄悄离京。路上,明王突然改变想法,拿出三张银票,对小武道:“这里是三千两银票,你回中都拿出经营活动,不求赚钱,只要你在中都扎住阵脚,你在中都没有人会认出来,只要随时传递消息就行,中都负责的另五人也归你执管。”

  小武没有多说,欣然道:“谢谢明王赏识,属下一定尽心尽力,不负王爷重托。”

  明王没有多说“好!”轻拍小武肩膀,潇洒而去。

  小武知道王爷武艺与自己不相上下,并且沿途都有兄弟接应,放心回城。

  \\\\\\\\\\\\\\\\\\\\\\\\\\\\\\\\\\\\\\\\\\\\\\\\\\\\\\\\\\\\\\\\\\\\\

  余昌洛想方设法之下,终于投身释迦门。

  这都是胡勿言的巧妙按排,不愧是十八寨军师胡立峰之子。

  数日后,余昌洛化名常落在释迦门拜妙空为师,削发受戒,妙空方丈招集全寺二百余僧众告知所有弟子。

  妙空方丈约六七十岁,但外表根本看不出来,黑眉黑须,宛似五十上下的壮年一般,面容清瘦,但双目神光内蕴,显其内外兼修,武技不凡。

  此时,合寺僧众齐聚广场,妙空面对宽敞的练武场,中气却甚是充沛,全寺僧人皆清楚听到:“今天,本座代师收常落为关门弟子,赐法名妙凡,你们以后要互相尊重,互相帮助,不准发生有违寺规的举动。下面由传功堂首座妙元师弟带领你们习练伏魔棍。”

  合寺僧众施礼恭送,宣佛号‘阿弥陀佛’,妙空看向余昌洛,暗含嘉许,点头示意,叫其有不懂的可以来问他。

  正午时分,余昌洛找到火工师傅,托其留意救他的樵夫,他要当面谢谢,火工师傅正要下山采办香具及日常所需,见是掌门新收的师弟,恭敬的应声去了。

  火工师傅下得山来,碰上一人拦路,火工小心戒备。

  来人正是离京不久的明王,明王取消了见儿子的愿望,只是稍稍了解了中都布局,吩咐随从留在京城,白天照顾黄忆明,不让其知道,晚上做自己的事,聚集人手。

  明王拱手见是位僧人,想来是释迦门的人,问好道:“这位师傅,张某人家中独子在路上走散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并以手比划描述长相。

  火工这才知道来人是打听人的,不疑有他:“你说的人没有看到,不过方丈师叔却代师收了个关门弟子常洛,他长得比你儿子要高要壮,我看施主还是去别处去寻吧。”

  明王当然不是问自己儿子的消息,只是借个事由相问,得知确信,知道先前被小武打伤的人竟然成了妙空的亲传弟子,心中惊异,看来回去后要派人来密切关注此人,说不定日后会成为自己的绊脚石。作揖告辞道:“谢谢师傅,多有叼扰,告辞。”

  火工回道:“不必客气,阿弥陀佛。”

  \\\\\\\\\\\\\\\\\\\\\\\\\\\\\\\\\\\\\\\\\\\\\\\\\\\\\\\\\\\\\\\\\\\\\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中都,元帅府东厢房。

  卜十暗中摸黑出屋,掏出一把自制的弩弓来,从衣袖内拿出三支小箭,搭弓上箭。

  天上有星光闪烁,卜十却无暇他顾,只见他弓开满月,箭似流星一般划破长空,疾飞入窗。

  快步闪开,跑到另一处,点火烧向靠北的书房。

  东厢房传出谢道元夫人的尖叫声:“啊,有剌客,有剌客,救命啊!”

  谢道元听得是二夫人房间传来,吩咐叫夫人勿动,自去看看。

  院中值夜护卫闻风出动,扑向东厢房,见一老者,扑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这个时候出来走动,定是非奸即盗,因此护卫们看也没看二话不说就动手了。

  老者咳嗽出声道:“是我,是我呀。”

  有人听出不对道:“唉呀,好像是吴师傅呢。”

  另一人也道:“呵,真是吴老头呀,我们都打错了,对不起啊。”

  第三人似是领头者,发话道:“不见得,这么晚出来会有什么事,把他带到谢帅面前,看他怎么解释。”

  众人看到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吴师傅,心有不忍,只是碍于李传山是谢帅五大护卫之一,只得推着吴师傅带到走来的谢道元面前。

  谢道元正待发话,却见北边火起,耳听得卜十大叫:“剌客休走!”

  谢道元看向李传山,李传山会意,前往接应。谢道元转向吴师傅道:“老吴,这是怎么回事?”

  吴师傅机警道:“我也没看清楚是谁,我傍晚时喝多了,夜里突然醒来如厕,刚走到这里,眼前晃过去一个黑影,接着就听到二夫人的喊声,我恐怕剌客伤我,正要躲起来的时候,却被他们一通乱打,谢帅呀,老汉真的冤枉啦。”

  李传山与卜十一同走来,卜十左臂一道半尺长伤口仍在流血不止,裹住的布条根本不管用。

  谢道元转向卜十问道:“剌客呢?”

  卜十甩开缠扶,跪下道:“禀谢帅,剌客武功太高,属下不敌,但属下正要与他同归于尽时,剌客却打出一个烟雾弹跑了——幸好火势不大,已经灭了,属下办事不力,请谢帅重重责罚。”

  谢道元摆手道:“你做得不错,好好养伤就是,谢宜,带他去药房好好上药调治。”

  谢道元身后的谢宜领命,带卜十去了。

  卜十右手紧捂左臂,防止鲜血大量流出,心里暗想,幸好见机得快,用匕首伤自左臂,去了谢道元的疑虑,只是苦了父亲。

  不远处听得说话声,卜十走得很慢,听到谢道元正在对父亲盘问,心内对谢道元恨意更增,看来以后的行动要更加小心了,可惜没能杀了二夫人。

  \\\\\\\\\\\\\\\\\\\\\\\\\\\\\\\\\\\\\\

  无名谷,微风徐吹,刚长出的小草瑟瑟发抖,摇摆不定,似乎正期待着春雨的早日到来。

  天空多云,太阳时隐时现。

  云啸飞起来,推门一看,差点吓一跳,原来门外空地上站了十二名黑衣人。

  十二名黑衣人齐刷刷的站在云啸飞平日里练功场上,一样高矮,一样身材,一样蒙面,一样劲装,可以看出都是男子。

  云啸飞想到师傅昨晚与玄机道人一起喝酒过多,二人正在昏睡中,玄机道人酒量较萧易水还高,他是最后一个倒下的,倒下前尚且叮嘱云啸飞,第二天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只能由云啸飞自己搞定。

  思及此,云啸飞暗叫不妙,师伯好像早就知道了的,怎么让弟子一个人面对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