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续)
云 鹰2015-10-29 22:063,238

  屋中黄忆明、东方明日和皇甫怡三人几乎看呆了,还是黄忆明先行冷静下来,咳嗽一声后,各各端坐捧茶掩饰刚才的失态。

  一个丫环跑来道:“大小姐,您的信。”

  谢清芳启信一观,知道是龙映霜所写,内容有些含蓄:本素玉斋门内突生变故,需回山即时处理,因此不能来参加寿辰了,请大小姐见谅,顺祝寿永康安。

  后来皇甫怡解释后,谢清芳才知内情,不禁愁上眉头。

  在五龙四凤中,年纪最小的是玲珑公主,可最为接近和投缘的,除了燕美姬外不作第二人想。

  正当谢清芳有些许的失望时,公孙子俊有些发福的身体缓缓行来,手捧一个大木盒子,老远就听其笑声传来:“唉呀,来晚了,来晚了,怎么又是我最后啊,还好,费尽心思做了个特别的礼物,大小姐一定要当场验收,哈哈。”

  黄忆明接道:“还算不晚,冷剑尘,冷公子没有来。”

  公孙子俊人称‘棋公子’,号‘棋追武侯’,其棋道十五岁以前书院称王,坊间传言其十八岁以后在京城从无敌手。

  谢清芳三分惊讶,七分好奇的打开了盒子,却原来是一个木制的像风筝的物事,问道:“子俊哥,这个是什么东西呀,它会飞吧?”

  冷剑尘,人称‘画公子’,号‘画中道子’,画工技艺直追画圣吴道子,此时堪堪赶到:“我也带了个会飞的玩艺,希望大小姐喜欢。”

  公孙子俊哈哈大笑道:“原来剑尘兄也带了古怪东西,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言罢,两人对视,又复大笑。

  公孙子俊和冷剑尘分别试放一次,公孙子俊的叫‘飞凤’,让其翅膀在空中滑翔,有如凤鸟凌空一般,旋飞五六圈方止;冷剑尘的是一个装有机关的暗器,拨动按钮后可以射向百步内的敌人,其快无比,一般武林人士不防之下必不能幸免。冷剑尘叮嘱清芳再三注意安全,莫要伤了熟人。

  \\\\\\\\\\\\\\\\\\\\\\\\\\\\\\\\\\

  端木冷玉看向冷剑尘,暗示他过去一下,走向远处脚落,谢清芳这时玩得高兴,也没有发现异常。

  厅中诸人,自有总管谢宜在应对招待,人未齐,便先喝茶,谈天说地。

  冷剑尘跟过来,问道:“玉儿,什么事?”

  端木冷玉白了冷剑尘一眼道:“还问我,你心里清楚?”

  冷剑尘一阵哆嗦,说实话,在别人处总能谈笑自如,唯独在端木冷玉面前就有一种笑不起来的感觉,冷剑尘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端木冷玉见冷剑尘不说话,转望别处,等着他的回答。

  冷剑尘试探着问道:“哦,玉儿是认为剑尘送给清芳妹妹的礼物太贵重了,好,好,下次,我随便一点,你就不要吃醋了,清芳她那么小,而玉儿则是剑尘未过门的妻子,你不会为这点事闹情绪吧,这样吧,回去后,我给你画张画,以示对今天的惩罚,怎么样?”又说了一大堆好话。

  端木冷玉未置可否,只转过身走去里面,刚好这时候玲珑公主来了。

  当然不会这么巧,其实玲珑公主早就听到了两人谈话,只是不好撞破。

  谢清芳这时候见玲珑公主过来,叫去一起玩,玲珑公主吩咐跟来随从在外面等候,然后拉着谢清芳一起玩。谢清芳较玲珑公主小上一二岁,两人年纪相仿,甚是投机。

  玲珑公主一边玩,一边问好道:“妹妹,你不会怪我来晚了吧,等下跟你说一件大事哦,你知道云啸飞吗?就跟我们一般年龄,可是他武功可高了,竟然连西北的大魔头手上一个玉扳指都给削了下来。用心之深,见机之快,连我玲珑公主都自愧不如呢?不过后来听说受了重伤……”

  谢清芳想起怀里的玉扳指,心里涌起莫名的刺痛:你怎么那么傻,为了一枚玉扳指,竟然跟大魔头相斗;转而又有种欣慰,原来我是那么的在乎他,他也是那么的在乎我的……

  \\\\\\\\\\\\\\\\\\\\\\\\\\\\\\\\\\

  龙映霜接了掌门令牌,火化了师傅之后,将骨灰带回芙蓉山后山埋葬。

  芙蓉山,位于益州西南部,属雪山一脉,绵延数百里。其高峰拔地而起,植被葱绿,古树参天,主峰高达四百余丈,全天云雾缭绕,山峦起伏,有如朵朵莲花,更似株株芙蓉,故以得名。

  由于山高林密,流水潺潺,常有白鹤长鸣,黄莺婉啭,而人烟稀至,疑为人间仙境。

  此地正是素玉斋之圣地,素玉斋全院有一百八十余人,为了保持人数,基本上每年秋冬时分,掌门都要派人下山去收弟子上山,多为无父无母的孤儿,有些自愿,有些却是强行掳来,只是后来这些人渐渐迷上了这个地方,也就少有叛出师门的。

  回师门后,龙映霜的师叔冯月梅要她接掌门一位,龙映霜坚持不受道:“映霜年岁尚小,如何能担此重任,还是师叔暂代掌门一职吧。”

  虽然排辈上来说,龙映霜算是晚辈,但却是前任掌门的大弟子,首席弟子的威望历来备受尊重,掌门不在时便由她说了算。

  冯月梅只好暂代掌门一职,龙映霜则在随后这几年中潜心习武,以便来日报仇,却不知余振原早已经归西了,直到后来出关才知。

  月夜,静立一隅的龙映霜想起半月前的那场杀伐,心中感慨万端,这人类的力量有时候会非常强大,却也有时候会特别的弱小,那么多生命,就那般于顷刻之间死去了,江湖是残酷的,那只是强者们玩的游戏。

  \\\\\\\\\\\\\\\\\\\\\\\\\\\\\\\\\\

  云啸飞方知缘由,随玄机道人回到无名谷,暂时抛开儿女私情,静心养伤。

  将养几天后,云啸飞起行轩外,进行慢跑,见玄机道人一人静立无语,站于一边却不敢打扰。

  玄机道人似乎不知道云啸飞来了,仍是在掐指测算,忽暗道不妙,云啸飞旁观得见,问道:“师伯,可是有什么凶兆?”

  玄机道人想了想,还是告诉云啸飞道:“西北仍有怨气缠绕,旋而不休,可能是余振原在世的儿子因为突然失去父亲之故,变得成熟,恐怕将来会生出许多事端,以后行走江湖时,你要特别留意有没胡人,他们右臂上有一个标记:虎头。”

  云啸飞讶异:“哦,原来是这样,啸飞知道了。”

  玄机道人:“这几天你师傅去了义盟,交待一些事情,由我来单独教你吧,今天开始学道。”

  云啸飞不解道:“道,道是什么东西,是不是那些道士们学的。”

  玄机道人开释道:“非也,道即天道:如——众生为鱼,道为网,河为天地。那捞网的渔夫,就是执掌命运的天地造化。

  道:一首一走,第一次走的路、第一次用的方法才谓之道,而重复别人做过的事不叫道。所以你要走出不一样的路,坚持创新不断创新才能生道,生出你自己的大道。

  老子所说的“道 ”,是宇宙的本原和普遍规律;孔子所说的“道 ”,是“中庸之道”,是一种方法;佛家所说的“道 ”,是“中道”,佛家的最高真理。其所述道理,不堕极端,脱离二边,即为中道。佛家的道是中观的思想,中观思想涉及“中道”和“空”。“空”的思想即似空非空,不能著空相求空……。”

  \\\\\\\\\\\\\\\\\\\\\\\\\\\\\\\\\\

  余振原的葬礼隆重举行,直系亲属皆着素衫白服,沾亲带故的亲朋旧友则白巾束额,以示对死者的尊重,整个过程全部以汉族礼仪进行。

  这是因为十八寨联盟总寨主余振原是汉人出身,虽然其人生前背祖忘宗,然狐死首丘,落叶归根,并且此时全寨半数以上皆已汉化,族中礼节早已学受汉节,除了血统和语言外,其他处皆与中原无异。

  十八寨剩存的寨主和新选出的寨主及族中长老近百余人参与,其间号哭震天,山川动容,闻者落泪。

  正午时分,一身穿白衣,头扎白巾的十六岁少年缓缓行来,围者无不对其行礼,并让出一条路来让他可以直接走到门前,让其入堂中参拜,可见此人必是尊贵之人。

  白衣少年扑通跪下,眼睛直直的望着堂正中墙头的遗像,那是请画师所画的余振原肖像。

  少年没有哭,也没有流泪。因为他不能哭,他还没有报仇,已经有很多亲人离他而去,他必须完成他们临死前的心愿,继承他们未了的壮志。

  另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在旁劝道:“少主,请节哀,往者已逝,生者当强。”此跪地少年正是余振原在世的独子余昌洛。

  少年余昌洛还是没有说话,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木然的跟随众人一起完成葬礼,至亲眼看到余振原的棺木入土后,这才转身对秦际方道:“秦师哥,这里就交给你了,你没有异议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