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破关
云 鹰2019-11-30 16:003,159

  青衣和紫衣二人分昼夜偷袭,随时随地进行试探,开始时确有教训云啸飞之意,但时日一久,渐渐产生友情,便只是真的切磋交流了。

  云啸飞每天除了温习当日的练体训练,应付二人偷袭外,还要练习术数相学及阵法内功,时间按排得非常之紧,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就算是睡觉时,都在进行呼吸吐纳,并且随时提防着紫衣的偷袭。

  春夏秋冬,周而复始,日子便在这样简单而又繁复的训练中度过。

  正光朝七年,北安郡安阳镇,安阳客栈,子夜,有星无月。

  后门悄悄开启,一老一少两个店伙计拖着一个麻袋轻手轻脚的往一处山上走去。

  入山半里,出现一片密林,二人边走边东张西望,不知作何勾当,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跟随一人。

  两伙计越往里走越是心慌,其中一人道:“小钟呀,你说这乱葬岗还有多远?”

  另一伙计回道:“我说老马,你不也知道吗,咱也不是第一回干这个了,别总是哆嗦好不好。”

  起风了,风吹枝摇,发出沙沙声响,老马越发胆小,脚下一绊,慌慌张张的爬起来,吓得再也不敢说话。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阴森森的声音:“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小钟和老马二人丢下袋子,撒腿就往来路跑,小钟道“鬼啊!快跑。”老马则道“不是我们干的,你要找就找我们老板吧。”

  两人慌不择路,将到路口,听到前面又传来那阵索命的叫声,吓得转向再跑,不想前面是一处悬崖,没有止住步子,直接坠落下去。

  林中转出一人,长相普通,但身材高大,二十许人,却是铁剑铺的小鹏。

  小鹏自言自语道:“哼,你们两个活该,碰上大爷我,算你们走运,虽然不是主谋,确是帮凶无疑,还好我的口技不错,白天见了那壮士,学了几句派上用场,不知道这人有没留下什么?”

  想罢,看向倒地的袋子,袋口已经松开,露出一个头来。小鹏将麻袋扯下,现出一具尸体,旁边掉出两截断剑,尸体正是白天见到的那位壮士。

  小鹏翻遍其全身上下,终于在内衣袋中找出一封信和一个小册子。

  小鹏对着星光仔细看去,小册封面上依稀是《铸器篇》三字,喜道:“发了,发了,不枉在镇上逗留这么久,钱丢了事小,这回总算可以给师傅有个交待了。”

  转看断剑,拿起又扔下,想想最后还是拿着与小册和信一起塞入怀中,使壮士入土为安后,快速回到镇西的铁剑铺。

  铸剑师却已睡下,小鹏到自己房中,挑灯细观随身收获,反复观察断剑,终在剑脊下端看到两个古字,像是听雪,暗想,莫不是‘听雪剑’吧,拆信观之,确认为听雪剑,信是萧易水所写,交待铸剑师务必在三年内把断剑‘听雪’续好,另有《铸器篇》可作参考之用。

  小鹏打开铸器篇,内有图片及铸炼详解,极易看懂,讲了名剑断后重铸的各项细节,最后一节却是‘投炉成剑’,细看之下,心中已有计较,将最后一页撕下藏好,心忖:《铸器篇》是师傅早就盼望已久的,应该还没有看过,只要不让师傅知道最后一页内容,到时候由我来投炉,也好报答师傅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决不能让师傅投炉铸剑啊。

  世事如云变幻,谁也不曾想到,那听雪剑几经周折之后,竟然终究还是回到铸剑师的手里。

  小鹏又怎么会想到,只能归于天意罢了。

  中都,皇宫,皇帝寝宫。

  正光帝见过辛如雪后,心内窃喜不已。

  辛如雪经宫女精心打扮,越发美丽动人,只见她脸上薄施脂粉,眉如远山,鼻若琼脂,肌肤胜雪,两凤目开合之际,眼放媚光,教人好不怜惜。

  正光帝得皇后同意,选妃才得安然通过。这也在情理之中,正光帝五个子女中,三子二女,太子死于宫庭政变,现在的杰太子原是世子,应群臣之议而提为太子,是前任皇后嫡出,虽勤勉务政,却优柔寡断,应世子是正光帝与现任皇后的小儿子,虽聪明可爱,却年幼多病,每月吐血数次,此等怪疾连宫中御医也是束手无策,为免后继无人,方才趁现在壮年有为,续妃而期望多生几个皇子。

  多年来未曾选妃,大臣们每年送进宫来的几乎是庸脂俗粉,正光帝早就忍了很久,这次特派黄忆明等选妃,就有深意在其中。

  此时,正光帝见如此美人,如何还忍得住道:“美人,朕来陪你了,听闻爱卿说美人功夫可是了得,朕看看是否真如其所说。”说完向辛如雪扑来。

  辛如雪娇笑道:“皇上,别猴急嘛,来,喝杯酒先,没有酒可不行的。”媚音闻之入骨而酥,辛如雪躲开后倒了杯酒递上。

  正光帝哈哈大笑道:“美人真有意思,好,朕喜欢。”喝过交杯酒之后,正光帝捉住辛如雪的玉手拉入帐中。

  寝宫外瓦面上,独立一人长叹道:“要说世界上最大的色鬼是谁,我想谁都不会怀疑除皇帝外还有他人。看来,只要控制好皇帝,那么称霸江湖,一统武林也就不远了。如雪,好好伺候他,有什么事按原定计划进行。”最后一句用传音术说给辛如雪听的。

  此人正是正光帝口中的闻先知爱卿,雪月教副教主叶少华。

  叶少华闪身而去,独留下淫声浪语,辛如雪已与正光帝巫山幽会去也。

  小鹏巧得铸器篇和断剑听雪,将铸器篇最后一页偷偷撕下藏好后,一夜无话,次日起来后才回报其师傅。

  铸剑师细细看完信后,再听小鹏细说经过,只是略去了撕页之事,没有再怪他丢了买菜钱的事情,铸剑师验证断剑确为听雪,师徒二人一起讨论着《铸器篇》。

  当看到最后,铸剑师疑问道:“小鹏,怎么这一页没了?”

  小鹏早就想好措辞,并且练习了一晚上,此时镇定答道:“哦,我拿到时已经是这样了,当时附近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掉的那一页,要不我再去找找?”

  铸剑师沉吟道:“不用,我去找吧,你小子去不知又玩到什么时候。”

  小鹏装作可惜道:“哦,那我守在剑铺吧,师傅你要小心点。”心中暗想,你能找到才怪,嘿嘿,看来要把最后一页记下来毁掉,免得给师傅查到了。

  待铸剑师出门后,小鹏迅速回房,熟记铸器篇的最后一页内容,然后烧掉。

  殊不知窗外的铸剑师早把一切看在眼中。原来是铸剑师在吃饭时察觉小鹏神色有异,二十年来相处,怎么会看不出来小鹏在说谎,只是当时没有说破而已。

  铸剑师想道:其实最后一页是什么,为师早就知道了,你想代替为师投炉铸剑,为师甚是感动,但是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师不允许也不可以让你这样做,主人(即萧易水)啊,我一定会将听雪剑重续成功的。

  正光帝十年,无名谷。

  每隔数日,云啸飞就要被殴打一次,其后遍体遴伤,再经汤浴疗伤治体,益气增元。

  青衣和紫衣还有十八名黑衣人,每天照例轮流的攻击云啸飞。到后来,云啸飞逐渐强大,从守多攻少,到攻多守无,倒是十八个黑衣人轮翻被云啸飞整治了。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云啸飞在无名谷中习艺已近十年,从当初什么都不懂的七岁小孩,至于今天文地理术数玄学,各项绝技皆有涉猎,武技更是内外兼修,并触类旁通,自创‘七情拳’及完全融合而创立了‘行云流水诀’,可谓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

  萧易水欣慰不已,同时却又多了几分落寞,因为云啸飞艺成就该下山了,而从此以后,自己时日无多矣。

  玄机道人设下‘玄天大阵’,要云啸飞破关后才可下山。

  云啸飞被带到一个奇怪地地方,四面都是城墙,云啸飞位于阵眼处,稍一动,城墙就已转动开来,阵法已经开启。

  玄机道人在阵外解析道:“这个阵叫玄天大阵,是我穷数年精力摆设而成:此阵由六层三丈高两尺厚的城墙构成,由内而外各墙长度分别是三丈、六丈、九丈、十二丈、十五丈、十八丈,首层由甲乙二墙组成,两墙之间各有一门,东为乾门,西为坤门。

  阵法运转之后,当第二层的缺口转到乾门或坤门时,两门中对应的门会突然关闭,堵住出路。乾门若开,则坤门关;坤门若开,则乾门关,每相邻的两城墙之间仅有一寸半的缝隙,就算是使用缩骨功,想通过也是不可能的。

  并且每层的城墙都是活动的,只要阵中有人,它就会永无止境的运转下去。

  其运行方式分三种:一种是有规律性顺行;一种是有规律性逆行;第三种则是时顺时逆无规律运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啸武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