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天子门生!
破壶2017-04-08 07:313,268

  “说的好!”

  “小子!我要请你喝酒!”

  “奶奶的,你小子说的我都想哭。”

  众武官群声喝彩,听的靖王及坐在门里的成武皇都不禁暗暗点头。

  “嘿嘿,谢了谢了!我还没说完呢。其实,当时我格挡住先帝御赐的教杆,就是想给老太傅提个醒。我大丰朝应当文武兼备,不应该弄的这么分明。文可以安顿天下,治理朝政。武可以震慑敌国,使万民安于耕读。先帝御赐教杆,应该是让太傅从严治学,而不是从严弃武。江山社稷,离不开文人,也离不开武将,老太傅,您说学生说的对不对?”

  朱天降话锋一转,变相的赞了一下文人。他可不傻,闹这么大阵势,一旦把这群文人逼急了,宫里的那位老天爷就会弃卒保帅,拿他的小命换取朝堂的安定。

  王太傅虽然倚老卖老,却是个耿直的人,朱天降说的这些话在场的人都明白。但是好像有点跑题了,朱天降把王太傅给绕了进去。王太傅嘴里嘟囔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话锋来反击。

  朝堂之内的成武皇,终于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这个时候该自己出场了。

  “来人!打开宫门!”

  成武皇站了起来,两名太监赶紧上前整理了一下龙袍。两扇大红宫门,嘎吱吱~向两边打开!

  成武皇帝背着双手,威严的看着前面。刚要迈步,成武皇停了下来,眉头微微一皱。

  “靖王,是你自己让开,还是让皇兄把你一脚踢开!”

  朝堂之前,武官们群情振奋,大呼过瘾。文官们则是交头接耳,准备脑子里相好词汇再次发难。谁也没想到,大红门一开,成武皇帝竟然走了出来。

  靖王心里的憋屈可大了去了,这么好的机会他正想借坡下驴,宣布朱天降获胜的时候,皇兄竟然来抢这个成果,这不是成心耍人吗。当然,就算耍他也没着,谁让人家是皇上,他只是个王爷呢。

  靖王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了两声,站起来让开了路。旁边的宫差赶紧把椅子搬开,低着头站在朝门两边。

  成武皇帝单脚一踏出朝堂之门,外面满朝文武‘哗’的一下,全部跪倒在地。

  “吾皇圣安~!”群臣齐声喝道。

  朱天降一听这话,吓的普通一下就跪倒在地。皇帝是什么人,在这个时代他就是老天爷,他就是法律,他就是拆迁办加黑煤窑窑主,说弄死谁就弄死谁。朱天降可以不买任何人的账,但对这位老天爷可不敢胡来。

  成武皇帝扫视了众人一眼,并没有马上让众人起身。

  “诸位卿家,朱天降刚才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这么浅薄的道理,其实朕相信众位卿家心里都明白。但就为了自己脸上那点面子,非要分出个文武高低出来。朕在朝堂中,听着非常心痛,难道我大丰文武群臣,还不如那一个年轻学子的心胸宽广吗?如果只知道争名夺利,朕要你们这些人有何用!”成武皇帝的话铿锵有力,透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

  “臣等有罪~!”群臣跟上了自动化程序似得,齐声答道。

  “有罪?哼,说的轻巧,你们都有罪,那朕的罪过就更大了。堂堂大丰皇帝,竟然用了一帮罪臣,是不是想让朕写份罪己诏退位啊。”成武皇目光中露出冷色,吓的群臣没一个敢说话的。

  “今天学子朱天降给你们上了一堂,朕希望你们能明白各自的职责,文武只有分工不同,并没有高低之分。”

  成武皇说着,走到朱天降跟前,“众位爱卿,都起来吧。”

  “谢陛下!”文武大臣们呼呼啦啦爬了起来,听出刚才皇上话中的冷意,谁都不敢再插言。

  朱天降可没有起,皇上的大脚就离他不倒两米,这丫的正研究皇帝脚是穿多大号码的鞋,是不是经常做个足疗啥的。

  “朱天降,你也起来吧。”成武皇看着朱天降,语气中充满了平和。

  “谢陛下圣恩。”朱天降嘴里喊着,慢慢的爬了起来。

  他可不敢乱看,只能低着头,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朱大官人脑子里还琢磨着,等会用什么样的华丽语言,来拍一下成武皇的马屁。

  “朱天降,你抬起头来。”成武皇再次说道。上回朱天降给他的印象,只是一个略有才华的年轻人。既然林风能看上眼的人,成武皇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审视一下。

  朱天降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抬起头,正想赞美几句皇上长的多么威严耸立,简直是皓月当空神仙转世等等。猛然间,朱天降愣住了。

  “咦~你不是那谁吗?天啊,原来您就是皇上?瞧把我吓的这一头汗。嗨!~真没想到是您,太好了,那什么~你好!”朱天降一看是上次摘花的那慈善老头,心情顿时松懈下来,激动的伸出了手。

  成武皇一愣,难不成这家伙是被自己吓傻了?怎么会有此怪异举动。

  站在成武皇身后不远的靖王,更是吓的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群臣更是大眼瞪小眼,嘴巴一个个张的跟看扁桃体发炎似得。

  成武皇呵呵一笑,“朕很好,看来你心里还有朕。”

  朱天降也发觉自己的做法有点太超前,赶紧把手收了回来,“陛下,自从上次见到您之后,我天天挂念着您。”

  “哦?那时候你就知道朕的身份了吗?”成武皇说着,目光扫了远处的郭天信一眼。

  “没有,当时我哪知道您是皇上,早知道的话,我就跟您打五百两黄金的赌了。”朱天降笑着说道,他发觉这老头挺慈善,不象传说的那么可怕。

  成武皇一怔,这才想起自己还欠人家一百两黄金,“呵呵,难道朕让你进入国子监,成为天子门生,这还抵不了百两黄金吗?”

  成武皇这么一说,朱天降才明白,原来不是郭天信发了神经把他弄进国子监,是眼前这老头的缘故。国子监等一干文臣,这时也恍然大悟,感情是陛下把人家弄进去的,怪不得这么护着他。

  “谢陛下看的起学生,既然是天子门生,那么说以后您就是我的恩师了?”朱天降抓住话柄顺杆上,追问了一句。

  满朝文武都是一惊,天子门生只不过是个‘名相’,历朝历代都这么说。但是,哪有谁敢当面质问皇帝的,更没人敢说自己是皇上的学生。因为皇上是天,连‘师’都要供着他。

  成武皇眉头一皱,他还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自己刚说完他是天子门生,总不能打自己嘴巴说不是。但要说是,那可大发了。自古师徒如父子,身份一下子就牛逼了。

  “这个~嗯!”成武皇也不好明说,只能嗯了一下想换个话题。

  谁知道朱大官人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扑通就跪倒在地,“学生朱天降,今后一定牢记恩师的教诲,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成武皇愣了半天,心里有气嘴上还说不出来,再说自己教诲什么了,他就好好学习。学就学吧,闲的没事天天向上干嘛?难道是天天‘想着’上面的朕?。

  “你~起来吧。”成武皇略带尴尬的说道。

  “谢恩师!”朱大官人赶紧爬起来,满脸的喜庆,乐的牙都快碎了。

  一群学正可傻了眼,朱天降成了皇上的弟子,那以后还不得骑在他们头上拉屎。众文官都把目光看向王太傅,结果王太傅手持教杆,站在那里一点表情也没有,非常的淡定。这群文官可不知道,王太傅哪是淡定,整个就是被气蒙圈了。

  成武皇的思维也被朱天降打乱,本来还有很多话要说,却是一下子想不起来该说些什么。

  看着满朝文武,成武皇只能把怒火撒到他们头上,“都还站着干什么,还不退下!”

  听到成武皇这声怒喝,文武百官赶紧向宫门外退去。礼部尚书一看他的老恩师王太傅还淡定的站在那里,赶紧与户部尚书过去把老太傅拉走。在淡定下去,成武皇可真要发飙了。

  看着满朝文武跑的一干二净,靖王可傻眼了,“皇兄,您这位学生~怎么处理?”

  成武皇把眼一瞪,还没等说话,靖王赶紧说道:“臣弟知道了,又是我的事。”

  “哼~!等几天再说。”成武哼了一声,迈步走进朝堂。两扇大红门,嘎吱吱重新关闭起来。

  靖王走到朱天降身边,上下左右的仔细看着,不明白这家伙是不是踩着狗屎了,怎么这么走运。

  “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跟本王走吧。”靖王说着,背着手向宫门外走去。

  “我说靖王爷,还要关我啊?”朱天降苦着脸说道。

  “关个屁,你现在已经是天子门生~哦,不对,是我皇兄的学生,谁还敢关你。奶奶地,郭天信要不把家里珍藏的好酒拿出来,本王就把他的宅子砸了。”靖王说着,带着朱天降离开了皇宫。

  朱天降在朝堂前的壮举,立刻传遍了京城。文官悲武将喜,这群武官把朱大奇人的事迹,都编成了故事,在各大营盘里传诵。一时间,京城驻守的各个兵站,都奉为朱天降为偶像。谁要是在大街上敢说朱天降个不字,那群兵痞能揍的他连亲妈都不认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