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粘杆处出马
破壶2018-03-22 11:033,236

  朱天降一看,眼前这家伙竟然是个老头,看年纪比林风小不了多少。这下他更放心了,对付一个老头总比对付一个年轻人容易。

  “我说老家伙,你是来抓我的吗。”朱天降冷笑着说道。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么样。”老者的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

  “是的话~嘿嘿~那就~去死!”朱天降说着,手中铁尺‘嗖’的一下,直向对方咽喉插去。

  练了这么久的插树叶,朱天降出手又准又狠,根本就不给对方留活路。在前世朱天降就知道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是直线,在今生林风又经常告诫他,只要你感觉有威胁,最好的方法就是杀死对方。不管是敌是友,死人,是不会对你有任何威胁。

  朱天降的铁尺距离老者咽喉不到一寸之时,却被老者两根手指轻松的夹住。

  “砰~!”朱天降只觉得鼻子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脑袋向后一扬,一下子撞在了车厢上。

  “啊~!”朱天降扔下铁尺,捂着鼻子干嚎起来。

  “哼!林大人的夺命刺竟然被你练成了这个样子,这一下是老夫替林大人教训你的。”

  老者说着,慢慢的摘下斗笠。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粘杆处当今的翘首,首席青龙使卫展。

  “老家伙,你说什么呢。老子跟你无冤无仇,你找上我干什么。”朱天降捂着鼻子,鲜血从手缝里流了下来。

  “说,林风林大人现在在何处。”卫展冷冷的问道。

  一听提到林风,朱天降心里一愣,脑子里马上想起了什么。

  “你是~粘杆处的人?”朱天降一边说着,一遍拿起车内的白巾擦着鼻血。

  “哼哼,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位大人,既然咱们都属于朝廷官员,今天就当认识了,改天我请您喝酒。”朱天降可不傻,有些秘密知道的越多,自己死的就越快。

  “老实告诉我,林大人是你的师父吗?”卫展冷冷的问道。

  朱天降脑子迅速的转了几圈,咬了咬牙决定赌一把,“是又怎么样,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老子不怕。我恩师说了,这辈子他就收我一个徒弟,任何人敢碰老子一下,他会帮我报仇的。”朱天降张牙舞爪的嚎叫着,不过他惊惧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他的内心想法。

  “既然林大人是你的师父,那请你转告他,就说四弟卫展很想念大哥。如果有机会的话,还请大哥出来相见。”卫展语气平和了下来。

  朱天降愣了半天,感情这家伙跟老花匠是兄弟啊,看来自己赌对了。

  想到这,朱天降赶紧挤出笑容,“原来是~师叔是吧?你看你也不早点说,要不然刚才我要是真伤着你,那多不好。其实我早就看出来您有点不凡,所以刚才下手的时候故意放慢了动作。师叔放心,只要我见到师父,肯定把您的话转告给他。对了,师叔还有什么东西要我转交的吗?比如我师父这些年的俸禄,还有他以前留下来的家产什么的~!”

  卫展叹息了一声,他真不明白林风怎么选择了这么一个人当徒弟。从这小子的表现来看,根本不适合进入粘杆处。不说别的,落到敌国手里,不用审这家伙准得什么都交代出来。卫展思量再三,还是决定按照成武皇的旨意办,也算是为了报答当年林风照顾之恩。

  “小子,你给本座听好了,从现在起,本座破例收你进入粘杆处。是但,这个秘密身份你要是敢暴露出去,不管是谁替你说情,你都是死路一条。”

  说着,卫展摸出一面黑色的戒指扔给了朱天降,“至于怎么与粘杆处联系,相信林大人会告诉你的。如果他不说,那就是不允许你进入粘杆处。”

  朱天降兴奋的接过黑戒,在他看来粘杆处就相当于前世的国家安全局,能进入这里,那用处可大了。

  “嘿嘿,师叔,您放心,师父早就想让我进粘杆处,他只是不好意思当面给皇上说。那什么,今晚我在广德楼请客,师叔有空的话,一起来吧。”朱天降说着,赶紧收起了黑戒。

  卫展冷冷的看了朱天降一眼,“小子,不要把那些皇子都当傻子,他们比你想想的要聪明。今天的见面就到此为止,记住本座的话,不要暴露你的身份。”

  朱天降看到卫展下了车,这才爬出车厢。车夫赵四趟在地上,看样是被打蒙了。

  “师叔~您把他弄醒啊~,不然我不会赶车~!”

  朱天降说着一抬头,卫展早已经失去了踪迹。

  “操!这老家伙怎么跟个鬼似得。”

  朱大官人说着,把车夫赵四抗到了车上,一挥马鞭~“驾~喔喔~吁~麻痹的,向右转~!”马车歪了糊七的向城里赶去。

  朱天降一走,五道身影一闪,出现在路边。卫展看着远去的马车,吩咐道。

  “盯着他,看看能不能找到林大人的下落。”

  “是!”

  四个人单膝跪地,还没等起身,就听着一道声音从不远的大树上传来。

  “卫展!朱天降还是个孩子,何必让他趟这个浑水!”

  唰~!身影一晃,老花匠林风从树梢上飞身而下!

  卫展听到声音,身体微微一震,四名青龙卫士‘唰’的一下,围在了林风的四角。这几个人都是后来进的粘杆处,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传奇人物林风。

  卫展看着苍老的林风,激动的眼眶有点湿润。二十多年没见了,除了心中的那份惦记,留下的只有岁月的痕迹。

  “粘杆处青龙护卫卫展,参见林大人!”卫展说着,双手抱拳,单膝就要跪地。

  林风双手一托,“老四,我已经不是什么大人,但咱们依然是兄弟。”林风托住卫展的双手,两位老者目光对在了一起。

  其他四名青龙卫士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老大,在他们的心中,卫展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粘杆处里,卫展就是最大的天,连在皇上面前,卫展都不必跪拜,今天却要跪拜一个平凡的老头。

  四名青龙卫士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已经猜测出眼前这老头是谁了。除了粘杆处当年的传奇人物林风,恐怕没人能享受到这个待遇。

  “我等青龙卫士,参见林大人!”四个人收起兵刃,齐刷刷的跪倒在地。

  林风看着几个年轻人,微微点了点头,“粘杆处,一代新人换旧人啊。大家都起来吧,不必行礼。”

  四个人站了起来,卫展递了个眼色,四名青龙卫士辗转腾挪,各自奔了自己的岗位。大路边,只剩下了两位老者。

  “大哥,当日您为什么要里离开?您要是不走,老二和老三也不会死在当云国。”卫展的声音有点发颤。

  林风一愣,不明白卫展为什么要这样说,“老四,他们是怎么死的?”

  卫展苦涩的笑了一下,“当年您留书一走,粘杆处群龙无首,老二老三开始争夺您的位置。在粘杆处最乱的时候,当云国奸细混进了粘杆处。他们制造假情报引诱老二老三上当,才被射死在乱军之中。后来我一气之下,亲手斩杀了十六名青龙卫士,才算把真正的奸细找出来。为了一个奸细,却误杀十六位兄弟,逼的我当年也差点隐退。大哥,这要说起来,都是您当年不负责任所造成的后果啊。”

  林风难过的闭上了眼睛,但一瞬间又睁开了,“卫展,人总会要死的,只不过是早一步和晚一步罢了。如果不是经历这场风波,你也不会成熟的这么快。记得当年我们兄弟四人,你是最猛撞的一个。现在看来,呵呵,很好!”林风一句很好,代表了很多含义。当年林风为情所困,当着兄弟的面,林风打死也不会说出来。那份内疚,他只能藏在心里。

  “大哥,以前的事就不提了,粘杆处需要您重新来掌舵。目前大丰朝表面平静,但四周强敌窥视。南有当云国虎视眈眈,北有天青国蠢蠢欲动。朝中一干大臣只知道勾心斗角,不思朝政,而当今成武皇又不忍心严纪朝纲,革除无用之人。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早晚必成大患。”

  林风摇了摇头,“卫展,我已经老了,不想再参与这些。如果你还把我当大哥的话,听我一句。何谓粘杆,就是帝王视我们为手里的一根杆子,蝉虫藏的再高,也可以用粘杆把他拿下,这就是粘杆处存在的作用。如果干预朝政,必为皇室视为眼中钉,早晚会被取缔。江山社稷不是粘杆处考虑的问题,粘杆处要做的,就是当皇上的耳目和替皇上清除蝉虫的杆子。”

  卫展稍微一愣,默默的点了点头,“大哥,我明白了。还有一件事想问问您,那个朱天降?”

  一说朱天降,林风微微一笑,“老四啊,这小子很有意思。才学过人思维独到,有时候想出来的事情令人惊奇。好好的培养一下,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大哥,既然您这么说,那也不能老是逍遥自在,总不能把担子撂到我一个人身上。您在什么地方落脚,总得让我知道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