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喝得个伶仃大醉
破壶2017-04-08 07:313,227

  一听朱天降的声音,郭颖和李玉儿赶紧停下,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当目光落到四皇子身上时,两个女孩一下子惊呆了。

  “啊~这~!”玉格格心说这还是她的四哥吗?。

  朱大官人装着没看见两个人的表情,目光扫了一眼桌上的菜,“朱三,再去到对面酒馆弄几个硬菜,今天我要跟老四一醉方休。人生得一知己,本官人很欣慰。”

  四皇子舔着大脸,硬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啊~对,朱哥说的不错,人生得一知己,不醉不休。”

  郭颖和李玉儿吃惊的互相看了一眼,“朱哥?”两个女孩都蒙了。

  我的天,四皇子竟然喊他‘朱哥’,两个人不会是病了吧?怎么开始说起胡话来了。

  朱大官人非常体恤下属,把朱一等人也叫了过来。这哥四个看到两位主子小脸青红皂白,另外两个姑娘跟擦了胭脂似得,四个人也不敢多问,低着头瞎着眼不停的扒饭。

  朱天降和四皇子喝的酩酊大醉,最后喝的出溜到桌子底下。两个人抱头痛哭,要不是被郭颖和李玉儿拉着,非要磕头拜把子不可。

  朱天降和四皇子骂天骂地说着一些能灭九族的话,俩女孩也不敢让其他人进来。朱一等人早不知道跑哪躲着去了,这些话他们也不愿意知道。郭颖和李玉儿急的一身香汗,两个女孩一气之下,把门一锁不问了,爱谁谁。

  等郭颖二人一离开,朱一轻挑窗搭,发现朱大官人和四皇子还在桌底下唠着呢。俩人一个说洗澡一个说卖菜,根本就不挨着。朱一叹了口气,看样今晚又得轮流值守了。

  次日一早,朱大官人头还晕沉沉的,就听到前院一阵嘈杂声。朱天降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被人放到了床上。

  “来人,外面吵吵八火的,弄什么呢。”朱天降不满的问了一声。

  “大人,是税府的人。他们已经把账本都拿来了,好家伙,满满的两大车。”朱四赶紧走了进来说道。

  “来就来呗,吵吵什么。”朱天降说着,坐了起来。

  “大人,据属下观察,这几个小子是故意找茬的。他们要让大人签个交接手续,朱一大哥说您和四皇子还在睡觉,结果有个家伙就不乐意了。说不能耽误皇上的差事,还诋毁大人说您这是故意刁难,要去府衙告您去。”

  “哦?还有这事?”朱天降三两下穿上官服,脸都没洗就走了出去。

  朱天降看了四皇子的上房一眼,他知道玄珠昨天被自己打的鼻青脸肿,根本不会出来见人。

  朱天降本着脸向前院走去,几个家伙正在那吵嚷,朱一早带着一群官差护卫把他们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家伙叫嚣道:“我们可是奉命来移交账目的,怎么着,你们还想打人啊!我警告你们,这车上的账目异常重要,只要敢碰我,少了任何账目就别想拿到一文钱的税款。”

  朱天降眼睛一眯,“这是谁啊,怎么这么大脾气。”

  朱天降说着,背着手走了过来。据说背着手能显示出官威,朱天降学的到挺快。

  一干官差看到朱大人驾到,纷纷让开。朱二悄悄来到朱天降身边,小声说道,“大人,外面有不少眼线在监视,估计咱们一动手府衙的官兵就会到。朱一大哥怕乱中丢失了账目赖到咱们头上,所以吩咐别动手。”

  朱天降点了点头,朱一想的非常周全,万一是唐齐力故意使的奸计也说不定。

  那七八名税衙的人,一看朱天降的穿戴,就知道正主来了。他们都是唐齐力的心腹,今天是奉命故意找茬来的。别看朱天降和四皇子是‘上差’,身份显赫,但这些人一家老小都靠的是唐齐力,他们可不管什么京里的人。

  “请问这位大人,是否是朱天降大人?”领头的一个家伙走上前来傲慢的问道。

  朱天降微微点了点头,狗仗人势的事情他前世见的多了,也不值当跟这些贱人生气。

  “在下税衙帐房张春发,奉我家大人之命,特把账本送来。不过,我可要提醒大人,这些账本很重要。一不能随便涂改弄脏,二不能乱了史册序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丢失。否则的话,大人可就是失职,这可是大罪。”张春发嚣张的说道。

  “哦?大罪,什么大罪?”朱天降装傻道。

  “那可不好说,没准就因为大人丢失的账本,蜀天府或许能丢失一半的上缴税银。你说,这会是什么罪。”

  “天啊,那可是死罪。”朱天降很‘害怕’的说道。

  “哼,大人知道就好。既然这样,那就签收吧。”张春发得意的说道。

  朱天降看了看满满两大车的账本,指了指说道,“让我签收它们?”

  “不错!”张春发心说你不是要让人送来吗,我看你怎么签收。

  朱天降眼睛一眯,抡圆了就是一嘴巴,“麻痹的,还真把自己当爷了。”

  张春发被抽的眼冒金星,手里的签收簿散了一地,他哪想到朱天降说动手就动手。

  “朱一,把人和账本,全部关到后院。告诉这几个王八蛋,既然账本这么重要,那就让他们重抄一份。抄不完别想吃饭,更别想走出这官驿一步。”

  朱天降吩咐完,一干户部官差和护卫们,跟狼似得就冲了上去,掐着脖子拎着腿,连车带人就弄到了后院。

  “朱一,吩咐下去,从现在开始,任何人包括府衙官兵,没经过我的允许,不得踏入官驿半步。否则,就按刺杀皇子的罪过斩杀。”朱天降冷冷的吩咐了一句。

  “是,大人!”朱一答应着,开始安排人手。

  朱天降冷笑了一声,心说你唐齐力敢跟老子玩小把戏,看我不弄死你。

  朱天降刚一转身,忽然想到了什么,吓的赶紧在怀里摸了起来。当摸到四皇子那张‘罪状’还在,朱天降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左右看了看,朱天降给跟随的朱二和朱三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很明白的背过身去。朱天降掏出火镰,咔咔几下打着火苗,一把火把‘罪状’烧成了灰烬。

  朱天降扣押了税府的帐房库管,马上引起了蜀天府的震动。别说是小小的六品巡税官,就是正牌钦差大臣到了蜀天府,也没人敢这么嚣张的。

  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还要看主人。再怎么说,周大忠身份的特殊性在那摆着呢,就是成武皇也得给三分薄面。朱天降也清楚扣押了这帮家伙,等于是打了周大忠的脸面。蜀天府的税衙就相当于朱天降前世省里的财政厅和税务局,扣押了这些帐房库管,连一些正常的财政计划都得耽搁。但他不这样做,恐怕得与前几次的巡税官一样,灰溜溜的跑回京城。朱天降要是这么空手回去,他只有死路一条。

  府衙之内,周大忠面如寒铁,唐齐力更是快气疯了。那张春发是他结拜兄弟,所有的暗账都由张春发保管。真要是张春发吐了口,恐怕他一家子都不保。

  “大人,那小子眼里根本没有您,这次说什么也要狠狠的制裁他。”唐齐力悲愤的说道。

  唐齐力本来是想让张春发去惹点事情,如果被打的话,捕衙会派人出面。到时候趁乱把账本散落到官驿中,他们就可以趁机发难。谁成想,四皇子和朱天降居然直接把人给扣了。

  周大忠没有冲动,他明白只要自己一下令,那几乎就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在没接到父亲和姑母的指令之前,周大忠也不想把脸撕破。

  “一平,你和齐力一同前往官驿,看看四皇子怎么说。记住,尽量不要发生什么冲突,首要的任务,是把咱们的人带回来。只要账本留在官驿里,那老夫就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周大忠捋着胡须老谋深算的说道。

  蜀天府刑部巡司姚一平小眼珠转了转,事先他与唐齐力商量好的,那边一动手他就派人过去。到时候乱中把账本弄散。这样一来税衙可以诬陷丢失了大批的账本,把朱天降那小子打入万劫不复的局面。但姚一平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大胆的扣人。

  官府驿站中,朱天降郭颖及玄珠李玉儿四人坐在后院大堂,四个人唯朱天降马首是瞻,一切都听他的安排。特别是四皇子玄珠,不管朱天降说什么,他只发表三个字~“说的好!”

  “天将哥,咱们一来就与税衙的人闹僵,恐怕他们就不配合了。”郭颖担心的说道。

  “不配合?那帮孙子根本就没想配合。指望他们老老实实交出银子,门都没有。而且,就算是有银子,恐怕~!”朱天降皱着眉头。

  就在刚才,他想通了一件事。一想到这事情的后果,朱天降就觉得头疼。到现在朱天降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皇上手里的棋子,这趟差事根本就是个死局。

  “说的好!”四皇子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李玉儿奇怪的看着四皇子,人家说什么了他就跟着喊好。李玉儿发现自己这位四哥变了,跟以前变化的太大。难不成,是昨晚喝酒喝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