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迷失天涯
血泪焚心2016-04-13 09:381,695

  野人只觉树身一阵摇晃,连忙抓住旁边的树干,心下感叹,这畜生的力气不小啊,要不是刚才饥渴不堪,气力不足,哪轮的到它呈威风!

  野人便是乔玄,它听从于吉飞吩咐,一路北上,穿过幽州,来到了这长白山脉,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15岁的乔玄在两年的不断磨砺中成长了许多,一米七几的身高也超越了大多数同龄人,气力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凭他现在的力量生死虎豹只是举手之间!“遁甲天书”也打开了5页,学会了前五式心法和招式。

  这头斑斓猛虎是因为自己身上披着的虎皮才一直追着自己,当初穿进山的衣服早已破损不堪,乔玄无奈只好将猎杀的野兽皮披在身上,这虎皮是不久前杀的一只猛虎身上剥下来的,本来是件好事,披这猛虎的皮,一般野兽根本不敢靠近,夜晚休息的时候都安稳了许多,哪知道今天进入了其他老虎的地盘,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嗅觉灵敏的老虎闻到同类的味道便一直对他穷追不舍,当时他饥渴难耐,便只好夺路而逃,现今喝饱了水,只等片刻之后体力恢复便宰了这畜生,正好可以充饥,身上破损的“衣服”也可以换一换了。

  老虎件乔玄不肯下来,这棵树如此粗壮,一时半会不可能击断,刚才上树的时候乔玄那一脚让他现在额头还隐隐作痛,一时也没办法,就这么蹲在树下,抬头看着乔玄,目露凶光,一时间一人一虎僵持了起来。

  乔玄心下冷笑,最好别走,等大爷气力恢复,便拿你开刀!

  一个时辰之后,乔玄感觉气力恢复得差不多了,便向下望去,只见老虎就卧在树下,当即一跃而下,骑在了老虎背上。

  老虎正卧在地上休息,只觉背后一沉,猛地从地上弹起来,就地一滚,将乔玄甩了出去,乔玄一把抓住老虎,但巨大的惯性还是让他飞了出去,手上还带着一簇虎毛!

  “吼!”老虎吃痛,起身对着乔玄就扑了过去,乔玄被甩出去,就地一滚,紧绷的身体才刚站稳,就见头顶一片阴影,当下知道是老虎扑了过来,这畜生来来回回就只有几招而已,死在自己手下的猛虎也有好几只了,经验十足的乔玄干脆倒在地上,在老虎扑到上面的时候一个鲤鱼打挺,踹在老虎的肚皮上,这是它最脆弱的地方,吃了乔玄猛力一脚,当下惨叫,在地上不停打滚,乔玄见得手了,一个横跃,骑在老虎身上,一只手用力按住虎头,一边往老虎的脸上、眼睛里乱打。老虎痛得咆哮起来,爪子刨出一个土坑。乔玄死死不肯放松,按得老虎渐渐的使尽了力气。这时乔玄腾出右手,铁锤一般在老虎头上打了五六十拳,只见老虎的眼里、嘴里、鼻子里、耳朵里全都流出血来,再也动弹不得,只剩喘气了。

  翻下老虎身体,乔玄就这么头靠老虎休息了起来,这诡异的一幕恐怕没人相信,更诡异的是此时老虎七窍流血,气若游丝。

  休息了一下,乔玄起身,从旁边找来一块大石头,对着老虎的头就砸了下去,没办法,没有武器,老虎的头骨实在太硬,打的他的手发疼,砸几下,虎头附近皮开肉绽,白色的脑浆混合着鲜血流得满地都是,乔玄将老虎翻了过来,之间老虎双目紧闭,早已断气多时,不由松了口气。

  从小溪边找来尖锐的鹅卵石,乔玄就地剥骑了老虎皮,由于缺乏工具,一张价值千金的虎皮被他剥的破破烂烂,随手将身上的“旧衣服”脱下扔掉,将新虎皮从中间破了个洞,将头穿过去,便算是穿上了“新衣服”了。

  乔玄找来两块石头和干草,想点起篝火就地考虎肉充饥,却怎么也打不出火星,心下气愤,一把将石头丢出去:“今天运气真背,被老虎欺负了不算,连石头也欺负我!”

  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跑到远处捡了两块石头,果然几下便砸出火星,随着干草的燃气,篝火慢慢成形。

  一般水源附近都比较湿润,乔玄在小溪附近捡的石头都沾染了水汽,自然打不出火星,这些野外生存的浅显知识稍一细想便可发现,乔玄自然不是笨人,当下就着篝火烤起了虎肉。

  在烤肉的同时,乔玄愤慨不已,师傅不是说去给我弄武器么?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算算日子大概两年多了,凭他的脚力,可以将整个大汉走过几遍了!

  此时幽州一座深山之中,于吉也愤慨不已,这蠢材徒弟,叫他进山修炼,到底跑到哪里去了,“遁甲天书”掩盖了他身上的死气,叫我如何寻找啊!整个冀州的山脉都被他翻遍了,也不见他的踪影,要不是天边高挂的那颗本命星,他是指理解为乔玄被某只猛兽吞进了肚子!

继续阅读:第16章:天下神器--单耳青龙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双猛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