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拼命击杀
血泪焚心2016-04-13 09:383,581

  猛然爆发出一股强烈战意,乔玄将全身气力集中在手上,两只精壮的手青筋暴起,仿佛感觉到乔玄的战意,霸戟同时也微微颤抖。

  “你也兴奋了么?那好,让这群匈奴骑兵永远记住我们!一生都活在战栗之中吧!”乔玄将所有气力注入霸戟,戟锋斜挑,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出现在他身上,此时在他眼中,冲过来的不是千军万马,只是在他一念之间便会灰飞烟灭的一群绵羊!

  “斩!”

  一斩灭洪荒!

  无匹的锋锐自霸戟戟锋划出,首当其冲的匈奴首领连人带马被从中一分而过巨大的鸿沟将匈奴骑兵从中一份而过,但凡接触锋锐的骑兵没有丝毫抵抗,必然是人马一齐分尸当场!

  这一斩威力如斯,

  “再斩!”

  霸戟一横,第二道锋锐横向斩出!周围幸存的骑兵再度陷入梦靥般地死亡恐惧,这?是人力?

  恐怖的锋锐再度展现梦靥般的杀戮,随着弧形的锋锐划过,以乔玄为中心,倒下了一圈战马,连带的还有数十匈奴骑兵,他们不是被从中腰斩,便是被斩断了双腿,连声惨嚎!一时间血气弥漫,仿佛人间修罗场,什么叫血流成河?什么叫惨绝人寰?这!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乔玄全身气力被抽空,一时间只觉手中霸戟无比沉重!在失去意识前,他之间无数白马义从从远方飞驰未来,我,就到此为止了吗?

  远远地,公孙越与众白马义从便见识到了乔玄无匹的战力!一己之力斩杀了数百匈奴骑兵,公孙瓒心下赫然,这人实在恐怖!要是能助我幽州,那我幽州便如虎添翼!

  “众将士听令!给我把他抢出来!全军冲锋!”见乔玄力竭,周围匈奴骑兵畏之如虎,一时不敢上前,公孙越连忙下令营救!

  匈奴骑兵被乔玄两斩震慑当场,一时心胆具裂,不敢上前!件乔玄倒下,足足楞了几息,身后传来白马义从战马的铁蹄声,顿时一哄而散,失去首领的他们没了主心骨,连忙落荒而逃。

  望着失去意识的乔玄,公孙越内心一阵感慨,如此猛将,实在难得!

  公孙越将乔玄提起,绑在马背上,伸手去提霸戟,可入手却沉重无比,他尽全力才将霸戟提起,可他的战马搭乘了乔玄与自己,再加上霸戟,肯定不堪重负,无奈之下,他只得命两名骑兵并行,将霸戟横在中间,以他们的力气,一人携带霸戟肯定走不了!

  心下又是多了几分敬佩,如此沉重的武器,常人提起已是困难,可在此人手中却如臂挥使,这差距,不可言喻啊!

  “众将士,咱们此行目的已经达到,现随我返回北平!”其实公孙瓒给他任务是带领这支骑兵在匈奴境内刺探匈奴军情与聚集地,此时他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可是看乔玄的样子,再拖下去恐怕情况堪忧,他不得不做出回程的决定,看在乔玄的份上,叔叔想必不会为难自己。

  乔玄昏昏沉沉地昏睡了好久,他只觉得越睡越累,好想一直睡下去啊!好渴!好饿!乔玄只觉得胃里如火烧一般!

  正在他五脏俱焚的时候,一阵清凉顺着他的喉咙蔓延至五脏,舒适地感觉让乔玄一阵呻吟,接着便有觉得头大如斗,继续沉睡了过去。

  “大人!他以无大碍,只需每日喂其参汤,不出几日便可调理过来!”北平公孙瓒附上,郎中正对围在乔玄床边的公孙瓒和公孙越道明乔玄的情况。

  “哦,来人,带赵郎中去账房支10两银子。”

  “谢大人!”郎中应声退下,只留下公孙瓒与公孙越。

  “越而,此人真当有你说的那般武勇?”公孙瓒还有几分不信。

  “亲眼所见,愿用项上人头担保!”乔玄的武勇是他与那千余白马义从亲眼所见,公孙越当下答道。

  “如此甚好!我公孙瓒手下又添一员猛将,越儿当记大功一件!”公孙瓒袭上心头,一直以来他手下缺少的就是这种猛将!又了能够傲视千军的将领,白马义从的战斗力又可以提升一个阶段。

  乔玄昏睡多时,身体的虚弱让他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但意识清醒过来了,这就是力竭的感觉吗?

  想抬手摸一摸额头,乔玄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用力,身体却不听使唤,无奈之下,只好精心神沉入脑海,修炼起第三幅经络图。

  一阵微弱的清流自灵台涌出,缓缓游遍全身,乔玄只觉气力恢复了几分,当下看到了希望,连忙继续运转那丝清流,直到它不断壮大,不停游走于体内,将枯竭的身体重新焕发生机。

  “呼!”吐出一口浊气,乔玄坐了起来,举目四顾,发现自己正身处于软床之上,看着室内的摆设,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厢房,身上早已被清洁干净,此时身着一质地柔软的内衣,比之前穿的粗布与兽皮强太多。

  “公子,你醒了?!”床头的丫鬟件乔玄清醒过来,连忙过来搀扶他。

  “这是哪里?”此时的乔玄还没虚弱到需要别人的搀扶才能下地,当即自顾地站了起来,询问道。

  “这是北平公孙瓒大人的府邸,公子昏迷过去好长一段时间了,是少将军将您带回来的。”丫鬟倒也乖巧,不待乔玄发问边讲自己知道的东西和盘托出。

  “公孙瓒?”乔玄内心一阵思索,“这家伙对我这么好,因该是起了招揽之意了吧。说道公孙瓒,赵云此时应该也在他麾下效力,不如乘此机会和他讨教一下,也可以验证自己的武力到底到达了什么程度,能不能和当世顶级猛将一分高下。不过说起赵云,此时的他还过于年轻,于后世那“长胜将军”怕是还有一段距离,毕竟他的武艺此时还没达到巅峰。”

  正在乔玄思量的时候,院子里却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乔玄一看,果然,刚才那丫鬟已经不见,向来是向公孙瓒通报去了。

  随即房门被推开,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壮汉走了进来,打量了一下乔玄,双手一抱拳,道:“乔玄公子,伤势可曾痊愈?”

  乔玄微微一笑:“多谢大人搭救,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乔玄此话正中他的下怀,但表面他仍旧不为所动:“施恩莫忘报,乔公子少年英雄,想必他日必是人中龙凤!”

  乔玄微笑不语。

  “不知乔公子为何会出现在匈奴腹地?”公孙瓒渐渐步入正题,虽然在公孙越说来乔玄武力超群,可他还是想问问乔玄的来历。

  “说来惭愧,在下本是遵循师命,在长白山锻炼武艺,却不知不觉走出了长白山,饥渴难耐,所幸遇见公孙越将军,才得以捡回了一条命。”

  “那乔公子以后可有什么打算?”终于步入正题,与乔玄虚已委靡这么久,这才是谈话的关键。

  “呵呵,在下除却妹妹,身无长物,天下之大,皆可去得!”

  “哦,那不知令妹现在何处?”

  “冀州邺城!”

  公孙瓒略一思量,道:“不知乔公子觉得这幽州这北平比之冀州邺城如何?”

  “在我眼中,这天下哪里都一样。”乔玄的话模凌两可。

  “那乔公子可愿屈就?在本将帐下与本将一同匡扶大汉?”件时机成熟,公孙瓒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大人抬爱,小人却之不恭!”乔玄与公孙瓒是一拍两合,各取所需罢了,在乔玄心中他可并非明君,刚并自用,最后关头更是让人失望,蜷缩在城内不敢出战,最终一把大火烧光了一切,典型的自欺欺人。

  看在赵云的份上,他屈就在公孙瓒帐下亦无不可,而且貌似他也是十八路讨伐董卓的诸侯之一,只要自己表现武勇,到时候也可以随着他南下勤王,见识一下吕布的风采!

  “太好了!”公孙瓒大喜,得此虎将,自己可以说实力大增,当下为了表示亲近,又道:“不知乔公子表字是何,以后我就称你表字吧,总是叫乔公子也显得生分。”

  乔玄面露尴尬,是啊,三国有名人物都有自己的表字,自己一直没机会取一个梦靥不到怎么取,这下可难堪了。

  “乔玄出身贫贱,未曾有得表字”

  公孙瓒也显得有些尴尬,没想到一番好意结果是这样,不过他也算个人物,当下脑筋一转,“若不嫌弃,我也痴长你几岁,便充当你的长辈,为你取字可好?”

  “多谢大人!”乔玄求之不得。

  古人取字大多是忠义子孝,礼义廉耻,反正要富含寓意,公孙瓒也算饱读诗书,当下在房内踱了几步,道:“就叫子佑吧!”

  “子佑?”乔玄思考着这字的含义,“自己这一路走来,也是多苦了上天的庇佑,这子佑也不算白叫。”

  “谢大人赐字!”乔玄感激道。

  “不要叫我大人了,以后就叫我伯父吧,你与我儿公孙续年纪相仿,便也如我子侄。”公孙瓒的爽朗也给乔玄留下了几分好感,也不拒绝。

  “谢伯父!”

  其实乔玄是比较欣赏公孙瓒的。放眼幽州,也只有刘虞和公孙瓒才算得上人物。

  白马义,,在北方赫赫威名,杀的匈奴,乌桓,鲜卑丢盔弃甲,见者奔逃。

  公孙瓒虽出身贵族世家,可惜不是嫡出,而是庶出,所以不能依靠家族的荫庇,自己从小一步步做起,但凭借着自身的才干与氮气,积累下了不少军功,慢慢往上爬,才得以担任北平太守。

  公孙瓒的军功完全建立在与外族的战争之中,麾下白马义从忠心耿耿,所向披靡,也是他立足这北方的重要依靠。

  可惜时下幽州牧刘虞与他在对待外族的观点上产生了巨大的歧意。刘虞主张的是怀柔政策,毕竟即使是饿狼,,也会畏惧猛虎,而猛虎虽强,也架不住群狼;可是在公孙瓒看来,大汉这匹猛虎已经垂垂老矣,早已失去了对周围觊觎中原富饶之地的饿狼失去了震慑!只有铁血才是震慑边疆最有效的手段,将他们打伤,打残,打的他们痛了,记住教训了,才不会出现,饲狼噬主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双猛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双猛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