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大难不死
血泪焚心2016-04-13 09:381,501

  “哎,看他小小年纪,倒也勇气可嘉,遇见你变是他的造化吧,管家,你将那孩子带回去打个下手吧。”

  “是,夫人!”赶车的车夫下车将气若游丝的少年简单包扎了一下,绑在了马背上。心中顿时百感交集,可怜的孩子,身在这乱世,实在是难为人啊,看他那伤势,能活下来的几率,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见少年成功被收留,难民顿时蠢蠢欲动,将领一见势头不对,大喝一声:“启程!”一挥马鞭,顿时绝尘而去。

  官道上的小小插曲,一时间随着马车的扬长而去告一段落,留下的只有那将目光望向官道尽头的一群难民,以及官道上那两滩刺眼的血迹

  黑暗中,一道光芒闪过,乔玄被刺眼的光亮刺激了一下,睁开沉重的眼睛,努力抬头望了望:“太阳?我不是在地下室么?”脑海里回忆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一幕,不由惊奇的感叹“我不是死在擂台上了么?”一阵晕眩袭上脑海,又晕了过去。

  好长的梦啊,仿佛又过了一世,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悲催的少年悲剧般的一生,8岁之前不太记事,8岁之后便是与父母顶着烈日在田间劳作,一直过了4年,大汉遭逢天灾,与父母妹妹逃荒出去,却不幸遇上黄巾乱军,父母惨遭横祸,自己带着妹妹躲在父母的尸体下逃过一劫,在修罗场中爬出来被“好心人”收养,却发现被当做“储备食物”圈养起来,趁夜再次仓惶出逃,彻底沦为了流民,吃过草根树皮,后来是树叶甚至泥土,最后为了妹妹能活下去,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看似平淡却包含辛酸的一生,让乔玄为之触动。

  “哥哥,哥哥。”耳旁传来呼唤,乔玄猛然从梦境中被拉醒,入眼的是一张憔悴的小脸,干裂的嘴唇,两只深陷进眼眶的眼睛流露出一丝疲惫,但仍旧关切的注视着自己。

  “这是?”抬手摸摸脑门,乔玄发现一只黑黑的皮包骨抓伸向自己,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去阻挡,却发现原来是自己的手。“这?是我?”上下摸索了瘦骨嶙峋身体,乔玄发现自己变小了!

  “哥哥,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了3天了!王伯说你醒不过来了,玉儿不信,玉儿知道哥哥不会丢下玉儿不管的。”玉儿伸出小手紧紧抓住乔玄的衣角,仿佛一放手乔玄变回丢下她不管似的。

  “难道?”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梦境,乔玄镇定了一下心神,得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我穿越了?”

  “哥哥,玉儿被小姐看上了,做了小姐的贴身丫鬟,以后咱们不用再吃苦了,玉儿以后一定会存很多钱,替哥哥在城外买块地,安安稳稳的活下去,这里是邺城,太守大人在这里驻扎了很多官兵,我们再也不怕黄巾了。”在乔玄发怔的时候,玉儿小小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看见哥哥奇迹般的“复活”,她的内心此时无比激动,3天前郎中就让她准备后事,可是她不信,也不能信,哥哥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爱护她,关心她,肯为她付出一切的人了,没有哥哥,自己活着也没有意义了,她甚至准备好和哥哥一起下去找爹爹娘亲,天可怜顾,哥哥终于挺过来了,玉儿此时心中剩下的只有对以后美好生活的憧憬与向往了。

  感受到小丫头诚挚的关怀,一阵暖流涌上乔玄的心头。多久了?乔玄忘记上一次被人关心是什么时候了,或者,从来没有过吧。

  穿越前的乔玄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他从没感受过温暖,比他大的孩子欺负他,同龄的孩子不愿意跟他玩,孤儿院的工作人员则只有冷淡与漠视,后来他被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头收养,动则打骂。老头是一个古武门派的最后传人,于是乔玄变成了他的徒弟,在教了乔玄几年后也驾鹤归西了,迫于生存,乔玄打过零工,去过工地,可是他小小的一个人,总是被派遣最重的活,然后领最少的工资,甚至拖欠他的酬劳。为了生存与尊严,乔玄凭着老头教他的一点粗浅微薄的功夫,来到了黑拳市场。在鲜血与生命中讨生活。他穿越的原因就是碰见了一个黑拳高手,被人活活打死在擂台上……

继续阅读:第4章:天赋异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双猛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