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乱世流民
血泪焚心2016-04-13 09:381,313

  汉末的天空,正午的太阳高挂在头顶,仿佛要晒干大地最后一点水分。冀州官道旁,无数衣不蔽体的百姓跪伏在两旁。这些百姓,或者称之为流民面黄肌瘦,双目涣散,在长期与饥饿与疾病的斗争中,无数人败下阵来,幸运活下来的也奄奄一息。

  与饥饿于疾病相比相比,更让他们恐慌的却是黄巾。这几年大汗天灾不断,大地干旱,蝗虫肆虐,田里颗粒无收。百姓无不出逃外地,期望能逃出一条活路,但他们哪里知道不仅家乡遭逢大难,整个大汗除却富足的鱼米之乡,千篇一律。赤地千里,饿蜉遍地,百姓易子相食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时巨鹿郡有兄弟三人,一名张角,一名张宝,一名张梁。那张角本是个不第秀才,因入山采药,遇一老人,传其奇书太平要术。让其代天宣化,普救世人。中平元年正月内,疫气流行,张角散施符水,为人治病,自称“大贤良师”。角有徒弟五百余人,云游四方,皆能书符念咒。次后徒众日多,角乃立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帅,称为将军;讹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令人各以白土,书“甲子”二字于家中大门上。于是在张角的带领下,黄巾席卷青、幽、徐、冀、荆、扬、兖、豫八州。

  起初黄巾军军纪严明,绝不扰民,只与官军争斗,后来随着人数日益增多,良莠不齐,变衍生了黄巾乱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百姓畏之如虎,纷纷举家外逃。

  官道旁,一骨瘦如柴的少年牵着面黄肌瘦的女孩,猛毒的太阳晒的少年昏昏欲睡,但他知道,不能睡,睡着了就再也起不来了。旁边不时有人倒地昏睡过去,但是能爬起来的十不存一。

  “哥哥,我饿。“女孩虚弱的声音响起,少年无力的低头望去,看见少女企盼的眼神,内心一阵抽动,无力的感觉再次弥漫在心间。

  无奈的咬破手指,让女孩含在嘴里吸了一阵,可是得到的只有自己的头晕目眩,已近2天没有进食了,官道附近的杂草,草根,树皮,树叶,甚至蚯蚓,所有一切能够吃的东西,都被饥饿的难民分食完了,但这仍旧只是杯水车薪。

  正当少年无计可施之际,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从管道尽头飞奔而来,领头的是5骑黑甲骑兵,一队盔甲鲜明的将士尾随侧翼。

  “老爷,可怜可怜我们吧。”仿佛看见了希望,道路两旁的流民猛然爆发了求生的意志,一拥而上围向了马车,一时间管道拥挤不堪。

  “该死的贱民,退开!”领头的将领一声令下,周围的士兵顿时长枪对外,将马车围了起来。

  “让开,靠近着格杀勿论!”将领的声音在无数难民的蜂拥下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无奈之下,他只得下令将靠及马车的难民格杀!

  “啊!”“不要啊!”全副武装的士兵面对手无寸铁的难民自然不具可比性,转眼之间,20多个靠的最近的难民倒在了枪下。临死的时候他们怨毒的眼神让将领一阵心惊,但是想到马车的重要性,他不得不把心一横:“靠近者格杀勿论!”

  面对死亡的恐惧,难民么退却了,不需要人带头,慢慢退到了官道两旁。当希望变成绝望,无数难民不由得悲声痛苦,此时他们不知道是该同情还是羡慕那些死去的人们。

  没有了难民的阻碍,马车又开始了继续前进。

  路旁的少年望着妹妹期盼的眼神,又感觉到手里握着的那只瘦骨嶙峋的小手,见飞驰而来的马车,心下一横,松开小手,在妹妹错愕的眼神中,冲向了官道……

继续阅读:第2章:苍天开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双猛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