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寡妇惜寡妇,寡妇何苦为难寡妇?
弓楚2017-04-08 16:541,632

  !#

  正在琢磨的时候,赵小天不知道在哪翻出个钢叉,往门外走。

  丫丫问:“少爷,你干啥去?”

  “你没听耳大爷说吗?”赵小天一边擦着钢叉一边说,“我去给村长的媳妇打猪,你做好饭就先吃,不用等我。”

  丫丫又问:“啥是打猪?上哪打去?”

  赵小天一笑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耳大爷教给我杀猪的手艺,村长媳妇不下奶,野猪的肉能催奶,这个时候应该有野猪去河边喝水,我去打一头来。”

  丫丫一听打猪就是去打野猪,当场吓了一跳,拉着赵小天胳膊说:“少爷俺跟你一块去,俺弟弟就是被野猪叼走的。”

  赵小天知道丫丫这是担心自己,也不拒绝,带着丫丫一起往河边走去。

  丫丫边走边问:“少爷,你说野猪肉能下奶,难道你真懂医术啊?”

  赵小天懒洋洋的说道:“都是耳大爷教的,‘医’字诀我连一半还没学全呢。”

  也就是这个时候,村长家的耳大爷自言自语说:“二双,这都是劫数,天意如此,没法更改。”

  到了河边的时候村里的一帮老娘们正在河里洗衣服,一群人看见主仆俩都叽叽喳喳的开始议论。

  “真是不要脸,一个丧门星,一个寡妇,这俩人还好意思满街溜达。”

  “你们不知道吧,这寡妇可骚气呢,昨儿我看见耳根子从赵小天他家跑出来,那脸给打的都不是人样了,肯定是这寡妇下的手,耳根子跟赵小天好的都能穿一条裤子,居然还纵容寡妇打人。”

  “我看不见得是寡妇打的吧?我咋看见耳根子抱着猪头跑的时候还乐呵呵的呢?”

  “你们懂啥,寡妇门前是非多,耳根子被打成这样还猜不出来咋回事啊?”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哈哈大笑。

  狗蛋娘摇摇头,闷头洗着自己的衣服,不加一句评论,人人都说赵小天坏透顶了,可这小子对狗蛋别提多好了,去年狗蛋三岁的时候,人贩子把狗蛋拐跑了,狗蛋娘哭的昏天暗地的。老爷们死的早,狗蛋一丢,狗蛋娘立刻就没了主意。满村子跑遍了也没见着狗蛋,狗蛋娘失魂落魄的回家,就打算上吊跟着狗蛋爹去了,刚一回家就看见狗蛋跟赵小天俩人正拿着棍子在院子里练武术呢。

  从那以后,狗蛋见着赵小天都叫师傅,说师傅从人贩子手里把自己抢回来的时候功夫可好了,以后长大了也要跟师傅一样,惩恶扬善,除暴安良。

  狗蛋娘也不想念叨丫丫啥是非,因为她也是寡妇,寡妇惜寡妇,况且寡妇何苦为难寡妇?

  狗蛋本来在河里边摸鱼,看见赵小天走过来,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说:“师傅,你咋来了,拿着钢叉这是要干啥啊?叉鱼啊?”

  狗蛋是个四岁的孩子,跟平常的孩子本来没啥两样,可是自打去年被人贩子拐跑之后,回来跟赵小天熟络了起来,也不知怎么地心智变得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很多,有时候说话比大人都中听,十足的小大人儿。

  赵小天挥舞着钢叉,摆了一个自认为能迷倒万千少女的造型说:“叉鱼多没意思,师傅我是来打野猪的,你个小屁孩不许捣乱啊,边玩去。”

  狗蛋一听是打野猪,立马来了精神,吵吵闹闹着要跟赵小天一起瞎溜达,非要学习一下打野猪的本事。赵小天找了个有利地形,趴在河边,一边跟狗蛋吹科打诨一边等着野猪来饮水。看样子是漫不经心,可眼神一直盯着四周,但凡有个风吹草动都会做出一击必杀的动作。丫丫这旁边也趴下,听着爷俩吹牛也不说话,提起野猪就想起自己的弟弟,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狗蛋娘见狗蛋跟赵小天在一起,也不阻止,她很相信赵小天能照顾好狗蛋。

  三个人爬草坑里等了半天,等的赵小天都尿急,也没见到野猪的影子,本来有心多等会,可是实在憋不住了,就跟狗蛋说:“狗蛋,是爷们不?”

  狗蛋一拍胸脯:“咋不是,我是纯爷们。”

  赵小天哈哈大笑:“纯爷们?我看不见得,来,咱爷俩比比,看谁尿的远,咋样?”

  “行啊!”狗蛋一听要比赛笑逐颜开的拍着手。

  师徒两人会心一笑,脱了裤子就冲河里开始尿。比赛的结果可想而知,狗蛋以一米半的劣势毫无疑问的输给了赵小天。

  两人正得意的时候,就听河的下游一帮老娘们开始喊:“咦?这水咋还黄了呢?”往上游一看,不远处赵小天和狗蛋正尿的不亦乐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