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赵小天断指赔命!
弓楚2017-04-08 16:544,432

  !#

  村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摇着头捶胸顿足,说不出话来。

  赵小天看见村长的熊样哈哈一笑,又冲着村民说:“狗蛋娘死的真冤,掉下水之后,旁边围着一群会游泳的娘们,竟然一个个都傻看着不知道救人。我知道你们怕,因为水太急,但是谁口口声声说随便一个就能狗蛋娘捞起来的?孬种!一个个的都他娘的是孬种!你们想让老子死,想占了狗蛋家的地,老子告诉你们,做梦!”

  话音刚落,只听见“啪”一声,赵小天愣生生挣断了绑着自己的绳子,那个能让疯牛跑不脱的绳子在这声响声后断开了好几截。

  赵小天右手摸向大腿,仓啷一声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当着全村所有人的面前,“啊”地大叫一声,手起刀落,竟然割掉了自己左手的小拇指!

  血光四溅,喷在了前排村民的脸上,屈大婶当时吓的魂不附体,一口气没倒上来,晕了过去。全村人也都傻眼了,丫丫更是捂着嘴泣不成声。

  赵小天举着血淋淋的左手蹲在狗蛋面前,柔声的说道:“狗蛋,你娘是因为我死的!本来嘛,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师傅现在还不能死,我要把你抚养长大,我要守住你娘给你留下的二十二亩地。师傅这个脑袋先寄存在你这,等将来你长大了,啥时候想要了师傅这条命,师傅要是说个不字,要是吭一声,我就不是人生的,死了也要下十八层地狱!今天师傅就用这个指头跟你表个态。”

  说完,赵小天苍白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咧开嘴朝狗蛋笑了笑。

  狗蛋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大声的说道:“师傅,狗蛋不哭,狗蛋是老爷们,是带种的,不是孬种!我娘死我不怪师傅,我也撒尿来着,我承认!我长大了也要做一个师傅这样的人,不当孬种!”

  赵小天拍拍狗蛋的头,说了句:好孩子。

  说完起身走到大树附近,找了一块土砖,举着土砖跟村民们一字一句的说,“你们这群白眼狼听着,狗蛋我养,他家的地他自己种,你们谁要敢动他家的地一下,先跟老子比比谁脑袋硬!”

  话音刚落,赵小天举起手中的土砖拍在了自己脑袋上!土砖当时就变成了两截,而赵小天的头也是鲜血汩汩,顺着额头流下来,流到嘴边的时候,赵小天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丫丫傻愣了半天,这些事儿发生的都太突然,她的两腿早就发麻,动不了。直到赵小天伸出舌头才一个激灵缓过来,赶紧冲上前去,撕开了身上的衣服帮赵小天包扎。

  赵小天温柔的看着丫丫,笑了笑,拉起狗蛋,三个人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空地上,五百多人还都坐在原地,没有一个人有丝毫的反应,满地的血触及到了他们的神经,谁都说不出话……

  三人在回家的路上都没有说话,赵小天面无血色,丫丫不停的给他擦拭头上和手上的鲜血。赵小天在两人中间,无疑成为了最高大的靠山,自己说出多年前的旧事,他知道,自己和丫丫来说,并不意味着放松,而是让两人树敌更多。

  三个人一进屋,耳根子早已经在屋里摆好了桌子,腰上不知道从哪找来一块破布,正忙忙碌碌的往桌子上摆食物,如果不是一脸脏兮兮的,乍一看还真像极了家庭主妇。见到赵小天咧开嘴一笑说:“回来啦,赶紧洗手,准备吃饭。”

  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赵小天的左手,又补充了一句:“你就不用洗了,过来我给你上点药。”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暗金色的小瓶子,抓过赵小天的左手,打开了瓶塞。在瓶塞拔出那一刹那,丫丫似乎屏住了呼吸,用膝盖想都能知道这个瓶子是耳大爷所赠,耳大爷是个神秘莫测的人物,这瓶子肯定不寻常。

  让众人失望的是,没有飞腾而出的金龙,也没有香气四溢飘满屋……但看那些黑色的粉末涂抹在赵小天手指上的时候,赵小天脸上明显有享受的表情,更奇特的是,一直流血不止的手指登时止住了。耳根子一边倒粉末一边说:“你啊你,办什么事都这么实在,切手指居然连根切了,多少留一截就能接上了,这下可好,你他娘的成九指神丐了。”

  赵小天脸上回转泛红,嘿嘿一笑并不说话。丫丫瞪了耳根子一眼,路过他去洗手,耳根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丫丫,两人四眼对视的一瞬间,耳根子没有抑制羞涩的表情,腼腆一笑低下了头。

  四人围着桌子吃饭,谁也不说话。狗蛋没有从亲娘死亡的悲痛中走出来,赵小天一直在忍着疼不敢张嘴,丫丫吃饭的时候也闷着一口气,桌子就那么大,离耳根子最远的地方就是坐他的对面,而她更不可能挨着耳根子。

  耳根子抿着嘴,一边吃东西一边抬头看丫丫,每看一眼就低头笑一下,好像很享受一样。

  最终丫丫失败了,她实在忍不了,加了点菜,坐在炕上闷头吃起来。

  赵小天忍了忍疼痛,终于开口说话:“两件事,你不做饭,耳大爷中午吃什么?耳大爷让你来是交代什么事?”

  耳根子瞟了一眼丫丫,嘿嘿一笑说:“爹在村长家吃,你被绑在树上的时候爹就跟我说让我拿着药来给你吃顿好的,因为你会断指头。还有,爹说要让我把狗蛋带走,他不能留在你身边。”说完了又羞涩的看一眼丫丫,低头吃饭。

  向来耳大爷的话赵小天都只是遵从,不问原因。于是他抚摸着狗蛋的头,说道:“狗蛋,吃了饭跟耳根子叔走,师傅的师傅是耳大爷,以后见了耳大爷要叫师爷,跟师爷好好学东西,将来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狗蛋年龄小,但是师傅的话句句在心里,点点头之后继续吃饭不说话。

  在耳根子走的五分钟里,赵小天都是茫然的,他脑子里很乱,这些年不停的忘记记忆中的痛苦,他成功了。可是在这次的事中,又把旧事翻出,让他很不痛快。

  丫丫也能看出赵小天的茫然,只是坐在旁边并不说话。就在丫丫准备上前安慰赵小天的时候,赵小天突然一拍大腿,叫了一句:“哎呀,忘了大事!”

  丫丫被吓了一跳,断指事件才发生不久,赵小天的一句哎呀大叫,无疑是把本来冷静下来的丫丫又揪了起来,丫丫用紧张的表情盯着赵小天,想要知道答案。

  赵小天缓缓转过头对丫丫说:“丫丫,你早晨是不是说要给我来着?”

  丫丫有种中计的感觉,再看赵小天的时候,才维持不到五分钟的严肃和镇定的表情已经变成了一副混蛋样,而那双眼睛正在萎缩的看着自己,让她感到全身不舒服,两人对视几秒后,丫丫说道:“少爷,俺是你什么人?”

  “丫鬟!”赵小天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您好意思跟一个丫鬟发生关系吗?不觉得掉价吗?”丫丫恢复到以往的表情,而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原先是呆滞,现在已经升华为了木讷。一边说着,丫丫一边拿起碗筷朝里屋走去,不过一会,叮叮当当的穿来一阵洗碗的声音。

  赵小天冲屋子里骂道:“娘西皮的,早知道老子早晨就应该弄死村长。”再回想丫丫的话,赵小天觉得很有道理,身为一个少爷,是绝对不可能跟一个丫鬟发生任何男女关系的,即使是很漂亮的丫鬟,那也不能升级为少奶奶,在他的心里,既然自己能拿下这么漂亮的丫鬟,那少奶奶肯定也差不了。

  想通这一点,赵小天咧开嘴哈哈一笑。

  丫丫洗着碗,心里又惊又怕,心里一直犯嘀咕:“早晨的时候明明是做了一个春梦,怎么少爷会这么说,难道是真的?难道自己心里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丫丫用力摇了摇头,一定是少爷听见了自己说梦话。否定了答案之后又开始想:“少爷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断了手指头,还这么没正经,好像不疼是的……”

  思绪正在乱飞的时候,就听外边赵小天哇哇乱叫:“该死的耳根子叔,光顾着手指头给我上药,脑袋就不管了啊,还他娘的流血呢!丫丫你看好家,藏好钱,我去村里诊所去一趟。”

  伴随着一阵狂吼,赵小天朝着诊所狂奔。

  一边跑着,赵小天一边骂,他娘的,别的村诊所都在村中间,娘西皮的佛爷村的诊所怎么这么远,在诊所杀人了都不一定有人知道。骂着骂着,就到了诊所附近,正要进诊所,就看到诊所外边大门口站了一个人,正在东张西望。赵小天凑近一看,这人正是孙大傻。

  赵小天心想,孙大傻在门口那孙癞子应该就在附近啊,难不成在里边?仔细一想,孙大傻肯定是给孙癞子放哨,这俩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赵小天嘿嘿一笑,好像看到了好几十块钱往自己口袋里飞一样。

  悄悄的绕到诊所院墙旁边,赵小天发挥了偷东西的本事,蹭的一下窜上了墙头,悄无声息的跳了下来,一丝动静都没有。望了望大门口正在放哨的孙大傻,赵小天伸了伸舌头,大摇大摆的朝门口走去。

  藏在门口的门板后边,赵小天往里边探头看去,只见一个窈窕的身影在忙碌的找东西,一旁边的病床上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孙大傻的哥哥孙癞子。孙癞子正静悄悄的挪动笨重的身体,嘴里不停的哎呦哎呦的叫着,往床头的一杯水里挤着药面,一个药囊里的白色粉末终于被孙癞子全部挤到水杯里的时候,粉末迅速融化,孙癞子也哎呦的叫唤着躺在床上。

  那个窈窕的背影身穿一件白色的护士服,裙子很短,白花花的大腿暴露在赵小天的眼睛里,身材玲珑有致,从背后看的时候已经超过了村里所有的娘们,每动一下,赵小天就在心里打着分。78……79……80,分数直逼丫丫。

  看看这个护士,再看看孙癞子的行为,再想想孙大傻的行为,赵小天明白了。这孙癞子人如其名,什么坏事都做尽了,要不是因为村里有赵小天的存在,孙癞子早就称王称霸了。

  “看来这孙癞子是想用迷药迷倒这个小护士啊!”赵小天摸了摸下巴,心里极度的做了思想斗争,目前摆在他面前的有三条路。

  第一,赵小天立刻冲上前去,拆穿孙癞子的奸计,用威逼利诱的方式从孙癞子身上榨取些钱来。

  第二,赵小天等小护士被迷倒之后,用暴力的方式解决掉孙癞子,然后坐享其成,成功后全身而退,事情顺利的话还能把责任推在孙癞子身上。

  第三,赵小天在孙癞子准备发起进攻的时候冲进去,以一种英雄救美的形式树立良好的形象。

  显然这三条路对穷疯了的赵小天来说答案很明显,那就是第一条。

  赵小天打定注意,决定随机应变,先看看孙癞子到底会不会按照他谱写好的剧本来。

  正琢磨着,小护士拿了个体温计,跟孙癞子说:“来,夹在腋下,看看有没有发烧。”

  孙癞子二话没说,先脱掉了上衣,光着膀子把体温计夹了起来。从始至终嘴里都没有停止过哎呦哎呦的叫,一张尖嘴猴腮的脸写满了道貌岸然。

  “护士,麻烦你了,真不好意思,你休息一下,喝杯水吧。”孙癞子表情极度痛苦的端起水送到护士面前。

  赵小天看不到护士的表情,只听见护士说了声“谢谢”然后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甜!声音很甜!

  赵小天觉得这娘们声音简直跟天籁没有任何区别,那个温柔却又性感的声音就好像银铃一般,绕在人的耳朵里久久不散。赵小天心想,这孙癞子眼光不错啊。

  护士刚放下水杯,孙癞子哎呦一声叫的更大了,捂着肚子跟狼嚎一般的叫了出来。护士赶紧按了按孙癞子的肚子一下,问道:“是这疼吗?”

  孙癞子一看护士把手按在了自己的肚子上,赶紧说,“不是,是胸口,哎呦疼死我了。”

  小护士又按了按孙癞子胸口问道:“那是这儿疼吗?”一边说着,按了按胸口两侧。

  孙癞子又哎呦一声叫:“好像也不是,好像是肚子,哎呦,肚子疼。”

  护士不厌其烦的又按了按肚子,问道:“是这儿?”

  孙癞子一把抓过护士的手,握着护士的小手一顿乱按:“这疼,这疼,这也疼。”

  说着说着,孙癞子抓着护士粉嫩的小手,朝着自己的小腹下边按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邪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